揚眉見狀,神色冷漠鬆弛了一點。

「你有些太天真了。」許辰冷冷開口。 揚眉頓時皺眉朝他看去。 女媧和元始等人一樣將目光投放在了許辰身上。 霸婚,蓄謀已久 「你覺得在我們手中你能有操控天魔自爆的機會?」許辰殺氣忽然一凝,整個人威嚴暴漲,掙,一柄誅天劍出鞘,三個許辰同時邁步朝著揚眉攻伐而去。 「小子你!」揚眉

「你有些太天真了。」許辰冷冷開口。

揚眉頓時皺眉朝他看去。

女媧和元始等人一樣將目光投放在了許辰身上。

霸婚,蓄謀已久 「你覺得在我們手中你能有操控天魔自爆的機會?」許辰殺氣忽然一凝,整個人威嚴暴漲,掙,一柄誅天劍出鞘,三個許辰同時邁步朝著揚眉攻伐而去。

「小子你!」揚眉大驚,萬沒想到許辰說動手就忽然動手,一瞬間他顫抖起來,怎麼辦,自爆?

「事已至此……」

旁邊的鴻鈞老祖和女媧等人同樣凝目,跟著許辰一起出手,連同許辰一共六聖之力朝著揚眉狂轟而去。

「等等!」

瞬間,揚眉大叫出聲,同時他整個人身上的氣息開始變幻,天魔之氣變少,一股聖潔氣息漸漸生出。

這麼一會的功夫,揚眉頭髮已經白了一半,變成一半白色富有清明一半漆黑魔氣滾滾的人。

「不要殺我,我可以自行退回封印之中,把揚眉還給你們!」一半黑一半白的揚眉說道。

嗡!

一時間,許辰等六人的攻擊全部都停滯在了揚眉頭頂,六人皆是變色。

武破九荒 此時恢復了一絲清明的揚眉在不停變幻著,一會是白色祥和的神色,一會又猙獰無比。

在猙獰的揚眉說完之後,白色祥和的揚眉看向許辰等人,平靜開口:「不要讓他得逞,殺了我吧,我已沾了墮落之根,不能做回自己了。」

「揚眉?!」

鴻鈞老祖等人微喜,此時的揚眉是真的揚眉?

「殺了我們對你有什麼好處!」揚眉又猙獰起來,變成了通體黑色道:「我退回封印之中,我們都得以活命這不是更好?何況你們一直以來的目的,不就是完善封天大陣,把我們全部封印?」

「這……」

鴻鈞老祖微微遲疑起來。

「不要信他。」揚眉道人開口:「他已沾染了我,來日即便將他封印,他一樣可以通過我再次出現,殺了我吧。」

「唉。」

鴻鈞老祖微微嘆息:「你現在這個樣子,讓我們於心何忍。」

「我等不能動手啊。」元始和女媧一樣遲疑,揚眉對天地擁有大功德。

從古至今這無數年來,揚眉捨棄一切,一直固守蓬萊一步未出的看護天魔,如此之功,若是沒有揚眉,天地也早就沒有了,這樣一個人,讓他們如何下的去手。

「你們不能動手,那便由我來做這個惡人吧。」

許辰冷漠的聲音傳來,他冰冷果決,誅天劍轟然而動。

「不要!」

揚眉又忽然變得猙獰起來。

「等等!」

鴻鈞老祖也出聲,他沉聲道:「還有一個辦法。」

嗡。

許辰長劍一停,目光看向鴻鈞:「什麼辦法?」

「揚眉。」鴻鈞看向揚眉,沉聲道:「既然你現在可以掙扎恢復清醒,那就連同我們一起開始進行封印吧,直接完成最終的封印。」

「如此……也好。」揚眉又變成了正常,點頭贊成。

「天魔。」鴻鈞再次出聲:「你若是想要活命,那就不要從中搗亂,不然必死無疑!」

他沉喝,揚眉卻是沒有再變成黑色,似乎天魔已經認命。

許辰在一旁微微皺起眉頭。

他覺得不妥。

遲疑了一會,他問道:「封天大陣,可以解決這些問題?」

「可以。」

鴻鈞點頭:「這是徹底封死天魔的最終大陣,之前已經有六位聖人化為了陣基,只等我們幾人再將這大陣完善便能把天魔永生永世都封印在大陣之內。」

「永生永世?!」

許辰皺起眉頭。

「是啊……」

鴻鈞沉默了一下,忽然起身飛向天穹,看向女媧等人道:「開始行動吧,女媧和元始就從你們一直固守的位置開始,揚眉,因為接引已死,他的位置空缺那便由你來補全他的封印吧,等九處封印落實,我化為永封符印鎮壓,而最後的善後和多年來的一些破損漏洞就全交給許辰解決。」

「好的。」女媧和元始點頭。

揚眉同樣如此:「我沒意見,不過動作要快,我不確定天魔會不會從中作梗。」

「嗯。」

鴻鈞老祖點頭。

許辰在一側皺眉看著,不作聲也沒有動作,只是看著。

「那就開始了。」

鴻鈞說完,他伸手指向大地,一絲光芒轉動,隨即光芒大方,他整個人變成了無盡的白光,如同一條九天落下的瀑布灑落大地之中。

「嗡!」

天地顏色在這一刻巨變。

只見天地之中,有一個虛幻的光影籠罩整個洪荒世界,這光影範圍之廣遍布一切地方,嚴絲合縫沒有一點遺漏。

而這大陣由九個分別均勻遍布在洪荒大地上的宮闕為大陣力量,其中六處力量源泉已是大亮,在源源不斷釋放著力量來保持大陣的運轉。

「大陣已起,各聖歸位!」

天地間,一個虛幻的鴻鈞又出現在天地之中。

元始和女媧,還有揚眉都是凝重點頭,三人分別嚴肅的環顧了一番天地后,身影化光消失,隨後在天地間的女媧宮、元始宮皆是顯露天地間,連同遠處一座揚眉聖山,皆是帶著莫大神威鎮壓在了大陣中空缺的三個力量源泉上。

「唰!」

這一瞬間,女媧、元始和揚眉等人的身形都變得虛幻起來,聖宮和體內的力量在飛快的流逝,融入大陣,似乎要與大陣化為一體。

許辰皺起了眉頭。 女媧、元始以及揚眉道人和鴻鈞老祖分化三處封印核心以及鎮封樞紐,他們幾人的力量都在飛快的流逝,不僅僅是力量流逝,乃至於生機命數都在流失!

許辰看到這裡臉色變得冰冷起來:「等一下!」

「嗡!」

鴻鈞和女媧等人都是動作微停,看向了許辰。

「你們是在以生命為代價來化作這封天大陣?」許辰神色凝重的開口。

鴻鈞頓了頓點頭:「嗯,封天大陣需要九位聖人捨棄一切才能布置,自古以來先後已經有六位聖人化入陣中,現在該輪到我們了。」

「為什麼要這樣做!」

許辰臉上變得陰沉起來:「現在根本不需要你們這樣犧牲,只要殺掉天魔源頭一人不就可行,為什麼你們所有人都要犧牲?!」

「不是的。」鴻鈞老祖搖頭嘆息了一聲。

女媧見許辰的神色越來越難看,她出聲道:「其實我們的本尊肉身早已融入了封天大陣之中,因為大陣還有許多地方不完善,又沒有找到合適善後的人,所以我們只保留這神念之體存在至今。」

絕妙江山 「換句話說。」元始聖人在旁邊接話:「我們註定都是死人了,遲早都會融入到這封印之內,而且我們的時間本來也就不多了,所以,今天此舉是必然所為。」

「是這樣?!」

許辰臉色微變,瞳孔凝縮。

到這時候他才明白女媧和元始等人在之前一直對他強調時間不多了,這時間指的是什麼……

「雖然是顯得有些悲壯了一點,不過這已是定局,不能改變的。」元始聖人嘆息了一聲。

女媧點頭:「其實一切本來都是很順利的,只是沒想到接引那裡出了差錯才引發今天的一切,如若不然,在你成聖之前我們便準備要融入大陣了,不過萬幸的是你的成聖雖然有所波折,但最終還是成了,有你在,我們便大可放心的融入大陣了。」

「……」

許辰拳頭不由握緊,雖然他沒有覺醒,但他在支離破碎的身份中也確實知道,他與女媧乃是兄妹關係……

如今要他看著女媧以生命為代價融入大陣之內,縱然他因為未覺醒而感覺不到那種情分,但只是念及這一點,便讓他心有不甘。

「好了,不要耽擱了。」

鴻鈞開口:「就讓我們有始有終,布置好這完整的封天大陣,將天魔永世鎮壓,還洪荒一個朗朗晴空,許辰,只希望我們去了之後,你們做好一切善後,將大陣中的一些漏洞補齊,也能守護大陣不被破壞。」

「……」

許辰深吸一口氣,緩緩點頭:「我,明白了!」

「那就好,以後這洪荒,便全交與你一人打理了,有你在,我們很安心。」鴻鈞老祖平靜點頭。

「嘩!」

鴻鈞老祖說完,身上傾瀉的力量頓時加速,整個人變得虛幻起來,他自身擁有的一切都在融入大陣之中。

唰唰唰!

其他幾個地方一樣如此,女媧、元始,乃至於揚眉道人都是在快速的捨身入陣。

「我會看好這片洪荒天地的……再不會讓人傷到它……」

許辰自語,這一刻他覺得這天地對他有了一種很深的沉重感。

這片天地,是由女媧他們這些聖人的性命捨棄才倖存的,這天地便是眾聖的血肉,是眾聖的墳墓,他有義務代替這些前人妥善去看守……

「兄長!」

忽然,變得越來越虛幻的女媧出聲,她楊手扔出兩物,一個是三生石,一個是彼岸花:「之前未能來得及完成你的囑託,現在,這些東西還是你親自交給素嫣吧……」

「啪。」

許辰伸手接過三生石和彼岸花,如此又是一番心潮起伏……

「女媧。」許辰看向女媧,念及他在洪荒中女媧對他的百般照顧,念及女媧本是他的親人小妹,他情緒百般起伏,最終嘆息:「抱歉,我未能成功覺醒,讓你失望了。」

如果覺醒,他現在應當是與女媧重逢才是,這一點,女媧應該期盼了很久很久了,就如同他期盼葉素嫣能夠恢復記憶一樣……

換位念顧到此,許辰情緒更加複雜。

「沒關係,能夠再遇已經足以慰藉了,而且你能完成三生夙願得成以力證道,這才是我最大的心愿,我真的很高興。」

女媧露出笑容,沒有了往日的威嚴,此刻面對許辰,或者說面對三生之前的『伏羲』,她露出不夾雜一切雜質的純凈笑容。

這笑容直抵許辰心間,讓許辰突兀的感覺到一絲扎入心臟的疼痛!

這一刻許辰清晰的感覺到,在他自己的靈魂深處,在骨血之中,有一縷悲嗆在流動……

「兄長,祝你與嫂嫂能夠接續前緣,白頭偕老!」

女媧最後再道一聲,整個人身上光芒大盛,融入女媧聖宮之內,砰的一聲女媧宮鎮壓在大陣之上,一切神異連入天地之間,而在女媧宮正殿之上,只留一座女媧雕像,在飛快石化……

「女媧!」

許辰咔的捏緊了拳頭,那種來自於靈魂深沉的悲色更濃,他低聲自語:「這一切,本該是兄長為你承受的啊……」

哪怕許辰成了聖,這一刻仍舊是感覺無力,既定的事實,他無力更改。

「嗡!」

其他地方,元始聖宮一樣如此,揚眉之所一樣如此,每一個聖宮都落入了凡間,化為一片壯闊的都城聖殿,每一個大殿之內,前一刻還強大至極的眾聖,此刻全部石化,變成了冷冰冰的雕像……

「唰!」

天地大動,無由來的漫天悲意侵襲,天降血雨,這是聖人隕,天地同悲……

整個洪荒都在這一刻變得壓迫沉悶,天魔被鎮壓了,洪荒大地恢復寧靜了,卻是沒有想象中的歡喜。

「咔嚓……」

突然的,九處大陣之中,揚眉所化的本源核心忽然炸裂!

芙蓉錦 「哈哈哈哈!」

揚眉猖獗的笑聲響徹天地間。

「到頭來,你們還是都被我騙了!」

「眾聖隕,封天大陣補齊,殊不知,在大陣重新整合完善的這一刻,也是大陣最薄弱的時候,只要還有一處漏洞,我便可以捨棄一切,釋放我族天魔!」

揚眉大陣的核心處,黑氣突然衝天。

「轟!」

天地大陣。

這囊括天下的封天大陣,每一處,均強烈震動,九處力量源泉的聖殿中均咔嚓一聲出現裂縫,彷彿萬魔衝擊,有無窮黑氣瀰漫而出。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