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沉正打算敲門,一個提著藥箱的醫生匆忙跑出來,他不認識傅沉,見到他,略顯尷尬,匆忙往外跑。

他正好推門進屋。 「你怎麼和醫生說話的,傅聿修!你的教養呢!」孫瓊華聲音提高,顯然是動怒了。 「我說了不去!」傅聿修也是逼急了。 傅沉穿過玄關,到了客廳,正好看到孫瓊華走到他面前,「你再說一遍?」 「我不去。」 「啪——」孫瓊華直接抬手,沖著他的臉,就是狠狠一巴掌。

他正好推門進屋。

「你怎麼和醫生說話的,傅聿修!你的教養呢!」孫瓊華聲音提高,顯然是動怒了。

「我說了不去!」傅聿修也是逼急了。

傅沉穿過玄關,到了客廳,正好看到孫瓊華走到他面前,「你再說一遍?」

「我不去。」

「啪——」孫瓊華直接抬手,沖著他的臉,就是狠狠一巴掌。

「混賬東西,為了個女人,你看你都成什麼樣了!」

傅沉挑眉,孫瓊華素來溺愛孩子,這應該是她第一次和傅聿修動手吧。

當真是被逼急了。

------題外話------

一大清早,就開葷,三爺,我都沒臉說你。

三爺:那就閉嘴。

我:……

O(╥﹏╥)o我要換男主!

**

求一波票票呀~

再說一下瀟湘評價票和騰訊打分的問題,希望大家給五星哈…… 雲城傅家

孫瓊華這一巴掌,不僅傅沉有些詫異,傅家的管家下人都是錯愕不已,一臉震驚,站在邊上,噤若寒蟬。

管家瞧見傅沉進屋,「夫人,那個……」

孫瓊華氣得渾身發抖,手指收緊,看向管家,分明是不想聽他說話,他只得悻悻地往後退了兩步。

「傅聿修,我告訴你,事情已經定了,容不得你不要。」

傅聿修臉上火辣辣的疼,他畢竟二十多了,被母親當著下人的面掌摑,男人的自尊心過不去,心裡火氣蹭得竄上來。

「我就是不去。」聲音提高,試圖先聲奪人。

「從小到大,你都很聽話,現在為了個女人,你在這兒和我大呼小叫?」

「你憑什麼不和我商量?」

「你還有臉問我,你之前是怎麼和我保證的,你說和她不聯繫,還不是背著我偷偷來往?來往電話信息,你以為我查不到?」孫瓊華冷笑。

提到這個,傅聿修還是有些心虛,「你調查我? 吞海 你能不能給我點尊重和私人空間?」

「我也想尊重你,是你先破壞了我對你的信任,我就搞不懂,她哪裡好,簡直讓你著了魔。」

「你不想出國是吧,想和她在一起?」

「那你立刻立個字據給我,與我斷絕母子關係,我馬上登報聲明,你就是去死,我都不會管的!」孫瓊華惹急了,放了大招。

傅聿修原本還想叫囂,一聽要斷絕關係,漲紅了臉,到嘴邊的話,又被硬生生咽了回去。

臉上除卻青紫的傷痕,手指印也越發清晰。

孫瓊華做事素來果決,真的能狠下心與他斷絕關係,而且面前這人畢竟是他母親,怎麼可能沒感情,他咬著牙,最終沒說話,身子虛軟,跌坐在沙發上。

「手續我讓人在辦理了,三天後離開。」孫瓊華撂下一句話,直接轉身。

瞧見傅沉,神色尷尬,有些難堪。

「老三,你什麼時候來的?」她隨手整理頭髮,笑容不自然。

「剛到,母親知道你們要走,讓我來接懷生,順便看一下有什麼需要幫忙的。」

傅聿修看到傅沉,垂頭,羞憤難當。

「懷生還在喬家那邊,可能要你自己跑一趟了。」孫瓊華忙了一夜,神情略顯疲憊。

「嗯。」

「你是連夜過來的吧,吃飯了嗎?我讓人弄點東西給你,你先休息一下,晚些我和你一起去喬家。」她得去賠罪。

「吃了,我先上樓休息,你忙。」傅沉說完直接上樓。

直至他身影消失,孫瓊華才捏著隱隱作痛的額角,他們雖是一家人,但接觸不多,傅沉又素來難親近,說熟悉,卻又和陌生人差不多,被他看到家裡矛盾紛爭,她面子上掛不住。

頭疼得更加厲害。

**

雲城大學

江風雅昨天回宿舍已經是半夜,她臉上有傷,以身體為由請假沒去上課。

室友上完課,回去的時候,拍了拍她的被子,「還在睡?」

「沒有。」她把頭縮在被子里,不敢露面。

「你要是不舒服,就去醫務室看看,這次的上課筆記,我放你桌上了,我們待會兒要去吃飯,要給你帶嗎?」

「不用,謝謝。」宋敬仁現在自顧不暇,她還得拿獎學金,學業不能落下。

「聽說學長要出國了,你知道不?」

她們宿舍經常叫學長的,就是傅聿修,她猛地從床上跳起來,「你說什麼?」

她昨天回來大家都睡了,壓根沒人看到她臉上有傷,此刻看她嘴角結痂,臉上還浮著未曾消散的紅腫,都被嚇了一跳。

「風雅,你臉怎麼回事?」

「你們聽誰說傅聿修要出國的?」江風雅跳下床,拽著剛才與自己說話的室友。

「整個學校都知道了啊,他家人一大早就給他來辦理手續。」傅聿修在學校也算名人,各類消息自然傳得快,「他家那麼有錢,出國也正常啊,現在不都流行出國鍍金嗎?」

江風雅呼吸不順。

出國!

寵妻有癮:總裁請吃藥 不能讓他走!

她拿著手機,不斷給傅聿修打電話,提示音都是對方正在通話,她只能給他發信息。

聿修,怎麼回事?聽說你要出國?因為我嗎?你要是走了,我該怎麼辦?

消息發送,微信提示。

您已不是對方好友。

江風雅急得六神無主,穿了衣服往外跑。

人沒出校園,就被輔導員一通電話叫了回去。

在雲城大學,輔導員幾乎等同於班主任,而且她此刻正在她宿舍里等著,她只能往回跑。

當她到宿舍的時候,六人間的宿舍,幾個室友坐在自己凳子上,不發一言,氣氛格外凝重,她的輔導員正坐在她位置上,手中拿著一瓶她的精華液。

「學姐。」江風雅急喘著,心臟緊張的砰砰亂跳。

「你不是讓室友給你請了病假?生病不待在宿舍,出去幹嘛?」這輔導員也是學生,研一的,喊聲學姐不為過。

「我去醫務室拿點葯。」

「葯拿了嗎?」

「還沒。」江風雅垂著頭。

「你之前申請了貧困助學金吧。」

「嗯。」這是剛入學時候申請的,她戶口還在江家,按照那個條件,完可以申請,一年有個五六千,對她來說,不是小錢。

「你這精華液一千多吧,就這條件,你還好意思申請貧困助學金?我看你這一桌子的化妝品少說也得幾萬塊吧。」都是女生,對這些自然敏感。

「學姐,這些都是別人送的。」

「最近有人和我反應,你花錢大手大腳,不配申請助學金,而且最近關於你的消息也很多,你這條件也壓根用不著,所以我就把你的名額給了別人。」

江風雅一怔。

「而且最近有人和學校反映,你作風不良。」

「就算到了大學,管束寬鬆,你也不能出去敗壞我們學校的名聲,要是再有下次,你怕你在學校就待不下去了。」

「好好把心思用在學業上,別總想一些歪門邪道。」

幾個室友面面相覷,輔導員這不就是變相說罵她嗎?

江風雅都不知道輔導員是什麼時候離開的,頂著室友異樣的目光回到床上,眼淚一個勁兒往下掉。

這分明是傅家給她的警告。

「風雅,學姐剛才……」有個相處不錯的室友走過去,給她遞了張面紙。

江風雅蹬掉鞋子,扯了被子,衣服都沒脫,直接蒙頭就睡了,讓那個室友有些難堪。

「行了,別管她,又不是我們說她,不就是認了個有錢親爹嗎?還給我們甩臉子?」

「就是,前段時間不是搬出去住別墅了嘛,一回來就這個死樣子,好像誰欠了她的。」

「剛才輔導員在,她怎麼不發脾氣,給我們耍什麼大小姐脾氣。」

總裁令:老婆,你還欠我寶寶 「行了,都少說兩句。」

……

江風雅是私生女的事,從她搬出宿舍的時候,學校就有很多風言風語,不少人妒忌。

宋敬仁失勢,被前妻當眾數落的視頻傳得到處都是,她此刻搬回寢室,大家明面沒說,心底多少有些幸災樂禍。

室友好意關心,她這般樣子,自然有人看不過去。

氣得她躲在被窩,眼淚止不住往下掉。

禁慾總裁,真能幹! **

東方畫室

快到中午的時候,宋風晚提前收拾東西,準備出門去餐廳。

嚴望川定的地方距離畫室很近,走兩步就到了,所以她沒讓人來接。

方才清洗畫筆,涼水刺骨,她搓著凍得通紅的手指,剛走出畫室,就看到馬路對面站著一個熟悉的人影。

宋敬仁一身黑,未修邊幅,鬍子拉碴,雙目猩紅,眼眶處青黑,寒風料峭,瘦削的身子瑟瑟發顫。

「晚晚。」宋敬仁急著跑過馬路,險些被車子撞了。

宋風晚繼續搓著手指,看著他跑到自己身邊,手中提著一杯奶茶,「剛才給你買的,還是熱的。」

他沖她笑著,頭髮有些油膩,許是最近壓力太大,將他後背壓垮,腰桿直不起來,卑微的討好。

「你有事嗎?」宋風晚語氣生冷,好像在和陌生人說話。

冰冷的陌生感。

宋敬仁心臟彷彿被人狠狠揪住,他想起以前宋風晚看到他,總是笑著摟住他喊爸爸。

「晚晚,我就想見見你。」他攥緊手中的奶茶。

「那現在你看到了,可以走了嗎?」宋風晚轉身就走。

宋敬仁大步一跨,擋住她的去路,「中午一起吃個飯?」

「我已經和人約好了。」

「那晚上呢?」宋敬仁窮追不捨。

「也有約了。」

宋敬仁看她態度冰冷,以為是故意敷衍他,從始至終,她都沒正眼看過他,大冬天,一盆冷水淋頭澆下,渾身冰涼。

「那個……」他還有正事要說,猶豫著,還是開了口,「你知道你媽的新號碼嗎?」

公司岌岌可危,銀行的人已經堵到門口,他已經無路可走,只能去求喬艾芸。

「我就是找她有點事。」

「你把她電話告訴我好不好?」

他語氣已經幾近懇求,伸手拽著宋風晚的衣服,弓著腰,就差要給她跪下了。

宋風晚抬起胳膊,甩開他的手。

只冷冷說了一句,「你擋住我的路了。」

她說完,繞開他,直接離開。

宋敬仁肩膀被撞了一下,身子趔趄,眼看宋風晚漸行漸遠,心底又酸又澀。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