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的,同樣是腰椎盤,他怎麼就這麼突出呢?這一趟來的不冤!

大大小小的團隊霎時哄一聲散開,各自的團隊頻道里更是亂作了一團,打CALL的打CALL,叫人的叫人。紛紛開始商議如何接取任務。由於不算個人積分,分頭完成任務顯然更加的合算。而且按照任務提示說明,只要接取並參與,不論最終由誰完成,都可以獲得任務獎勵。這簡直是天上掉餡餅的事情!打著燈籠都難找! 周

大大小小的團隊霎時哄一聲散開,各自的團隊頻道里更是亂作了一團,打CALL的打CALL,叫人的叫人。紛紛開始商議如何接取任務。由於不算個人積分,分頭完成任務顯然更加的合算。而且按照任務提示說明,只要接取並參與,不論最終由誰完成,都可以獲得任務獎勵。這簡直是天上掉餡餅的事情!打著燈籠都難找!

周啟面色不變,心中卻著實吃了一驚。根據昨晚的經歷,在來時的路上他已經預料到了此行很可能會觸發臨時任務。卻沒想到空間就像喝了酒的小盪.婦,最後一點矜持和底線都沒有了,「biu」一下放出辣么大一堆任務出來!或許是由於主線任務失敗的懲罰條件已經足夠嚴厲。所有的任務還他喵的沒有失敗懲罰!

我去,真便宜這幫傢伙了。

「周啟,真難以想象,你竟然動員了如此多的傭兵和冒險者前來參戰!我真為你感到驕傲,我的朋友。」

嗯?話說的這麼漂亮,哈根達斯這是有事兒?周啟心中一動,臉上謙虛地笑了笑,不置可否。

「地獄之吼對魔法屏障威脅很大,必須儘快將它們破壞掉。我和哈蘭達必須隨時防備麥格坦有可能進行的偷襲,這裡除了你,我實在想不出還有誰能完成這個任務。」

原來在這兒等著我呢。哈根達斯八成是看中了自己的飛行能力。

「如您所願,哈格達斯閣下,我會儘力摧毀那些機器!」周啟點頭答應,順手接取了任務。待點開任務信息一看不由一陣傻眼。任務提示刺眼地分明,參與人數一欄赫然顯示為一個鮮紅的「1」!

這麼說只有自己一個人?

他喵的,這幫狗.日的真是一個比一個精!過河拆橋不用鎬頭用得是特么打樁機! 「萬靈在上,我的朋友,你要去哪兒?」

周啟心中剛吐槽完畢,耳畔便弱弱地傳來一聲詢問。周啟偏頭一看,卻是黑哥們兒安拉不知從哪裡鑽了出來。手腳國際慣例般抖個不停,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直勾勾落在自己身上。一副你到哪兒我跟到哪兒,就是死也要死在你身邊的樣子。

我去,這哥們兒怎麼跟來了?

「安拉,我必須出城摧毀那些魔法投石機。嗯,這樣,你留在這裡協助哈根達斯大法師。我很快就回來。」說話時,周啟面色微微一變,隨即恢復了正常。不待安拉開口,偏頭沖著哈格達斯使了個眼色。 我在時光深處等你 雙腳微一用力,點地騰空而起,後背上兩對漆黑的羽翼迎風一張,待到了魔法防禦屏障前,隨身影一陣虛幻,眨眼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中。

拉姆福德和主祭哈蘭達對視一眼,雙雙從對方眼裡看到了一絲難以掩飾的震驚!在古老的文獻記載中,奈非天作為天使和惡魔結合誕下的產物,不但外表俊美,更是繼承了二者強大的力量。而後背上可以變換出能量化飛翼便是他們最顯著的特徵。想不到這名叫周啟的年輕人竟然擁有如此純正的奈非天血統!

借用暗影之力穿出屏障,周啟回頭一望。新崔斯特瑞姆彷彿被濃霧籠罩,視野中僅僅顯露出一個模糊的輪廓。

放眼眼前,濃郁的地獄魔氣鋪滿了地面。無數身披殘破的鎧甲,手持銹跡斑斑的刀劍,眼窩裡燃燒著慘碧色靈魂火焰的骸骨戰士排著整齊的隊列,腐朽的腳骨踩踏著滾滾黑霧正一步步向著城牆靠近!

一枚枚巨大的火球不時從這一片金屬與白骨彙集而成的海洋深處騰起,在空中劃過一道明亮的軌跡之後,轟然落在新崔斯特瑞姆上空!

以當前的視角可以清晰地看到。隨著每一枚火球消亡,籠罩在新崔斯特瑞姆上空的霧氣便若大海興波,止不住一陣劇烈的翻騰!

哈根達斯說的沒錯,「地獄之吼」對於整個新崔斯特瑞姆的安全已經造成了致命的威脅!

周啟身形一晃,瞬間自陰沉的天幕下消失不見。下一秒已然出現在了煉妖壺的世界中。就在剛才黑哥們兒纏夾不清的時候,剛恢復寧靜沒有多久的蘊靈池深處傳來了動靜。卻是身中詛咒陷入昏迷的賽琳娜有了醒轉的跡象!

不知這大美女的恢復得怎麼樣?

周啟剛一在壺中天地路面,便一刻不停,如同瞬移般出現在了蘊靈池上空。

卻在這時!

池中水波翻滾!

「嘩啦」一聲,水花飛濺!一道修長而美妙的身影已然破水而出!

壺中天地明媚的天光下!但見羊脂白玉,珠光點點!即便是傳說中的阿芙羅狄忒出浴,也不過如此,當真是美不勝收!

然而這艷絕的美景並未持續多久。

只見賽琳娜先是面帶驚訝地掃視了一遍左右。隨即手指上幽光一閃。魔法裝備特有的寶光閃過之後,傲人的身軀已然被一套貼身輕甲所包裹!

銀白色的胸甲齊著腋下在胸口劃過兩道高高的墳起,露出刀削似的雙肩以及一雙精緻的鎖骨。修長的鵝頸被一襲白色絲巾纏繞,只將迎風揮灑的流蘇長長拖曳在身後。過膝的馬靴和平肘的手套之上,一片片魚鱗般金屬甲葉看起來輕薄而堅固!貼身的黑色皮褲更是渾圓而自然地承接上那盈盈一握的纖腰!突顯絕妙身段!

換過一身裝扮的賽琳娜相比先前的美不勝收,更多了一分兼顧陰柔與陽剛的驚心動魄!不但外形時尚而性感,與此同時,周身上下更散發出一股驚人的氣場!

這?聖鬥士變身?

周啟目中幽光一閃,靈覺偵測瞬間發動。

「警告!目標受套裝特殊魔法效果保護,無法查看相關信息! 戰國之平手物語 靈覺偵測技能失敗!」

「What?套裝?」周啟心中微微一凜!看來此刻的賽琳娜才真正進入了完整的戰鬥狀態!

「看夠了沒有?」略帶一絲沙啞的清亮女聲在腦海中響起,打斷了周啟的思緒。

額,周啟輕咳一聲,飛身落向了地面。臉上的神情好不尷尬。

「看來你恢復得不錯。」周啟厚著臉皮一笑,翻手從紋章里取出了賽琳娜的雙弩和長弓遞了過去。

賽琳娜白皙的俏臉上微微一紅,一雙湛藍色的美眸充滿複雜地深深看了周啟一眼,伸手接過了自己的武器。

「究竟發生了什麼?這是什麼地方?」片刻的沉默后,賽琳娜悉心佩戴著裝備的同時,出聲打破了僵局。

「這是一件魔法道具開闢的空間,非常的安全。嗯,情況是醬紫滴……」

周啟略一猶豫,便將情況挑了重點簡單敘述了一遍。

「我的夥伴已經將你體內的詛咒之力迫出,藉助這件法器中的生命之源,相信你很快就能恢復如初。」

「你的夥伴?」賽琳娜一聲低呼,臉上紅霞盡染。

「額,就是月英姑娘,相信她見到你康復的樣子一定很高興。」

「新崔斯特瑞姆現在怎麼樣了?」聞言賽琳娜臉上紅霞稍退,忙出聲追問岔開了話題。

「我已經告知了萊德,務必留心河對岸的動靜,同時要小心營地內的風吹草動。城外的亡靈已經發起了進攻。在趕來見你前,我正前往摧毀李奧瑞克的幾部地獄之吼。」

「地獄之吼?這些該死的亡靈!」賽琳娜聞言臉色一變,眸中閃過一絲深深的厭惡和憎恨。

「我必須立刻回到營地,周啟,請送我離開這裡!很抱歉,摧毀地獄之吼的事情,恐怕我無法幫你了。」

「嗯,一定要小心,賽琳娜。我建議,你或許可以暫時隱藏身份,說不定會有意想不到的發現。」

「隱藏身份?我明白了!」賽琳娜聞言眼中一亮,俏臉上籠罩上了一層殺氣。周啟的意思再清楚不過。自己隱於暗處,說不定可以發現許多平常沒有注意到的事情。也許那個暗中泄露自己行蹤的叛徒便會主動露出他的狐狸尾巴!

片刻之後,城外一個不起眼的角落。空氣中幽光一閃,隨即出現了周啟和賽琳娜兩人修長的身影。

「地獄之吼威力強大,對於李奧瑞克來說至關重要,周圍一定有重兵防守。你一定要小心!還有,謝謝你,周啟。」說著,賽琳娜突然一伸手摟住周啟的脖子,嬌艷的嘴唇若蜻蜓點水般在他嘴角輕輕一啄,隨即身影一陣虛幻。眨眼消失在濃霧般的防護罩之後。

額,真是突如其來的暴風雨呀。周啟伸手輕輕一撫尚餘溫香的面頰。意猶未盡的同時,心中不由一陣悵然若失。

恰在這時,一枚火球在頭頂爆炸,發出一聲震耳欲聾巨響!抬頭仰望漫天未盡的流光。周啟嘴角一掀,該是去解決那些煩人的投石機的時候了!

與此同時,位於苦難曠野深處的一個洞窟中。

「老子的大斧已經饑渴難耐!」

伴隨著一聲聲狂野的咆哮聲在幽深的山洞岩壁間回蕩,利刃入肉的咔嚓聲,怪物臨死前發出的慘嚎聲連串響起,不絕於耳!

「諸神聆聽我的祈禱!於痛苦之中拯救迷途的羔羊!Healinglight!治癒之光!」

黃月英法杖輕揮,一道道乳白色的光芒隨她口中咒語輕誦,不時落在正施展旋風斬大殺四方的張定軍身上。

山洞狹窄的地形對於別人或許會造成不便,然而於張定軍而言,卻無形中讓旋風斬的威力何止翻了一番?換做平常也就罷了,眼下有黃月英跟在身後,不但腳底踩著各種增加BUFF的光環,頭頂更是不時有一道道奶.水充足的聖光落下。生命值上限便如定格一般紋絲不動。

有了強大的輔助後援,張定軍這一番衝殺當真是趙子龍戰長坂坡,別說七進七出,十八進,十八出都不止!怎一個爽快了得!

「下一次本宮說什麼也不和這頭牤牛同往!噁心死啦!」落璃飄身半空護在黃月英左右。一臉嫌棄地看著前方渾身上下沾滿了碎肉鮮血的張定軍,不停嬌聲抱怨。

黃月英抬眼一瞥落璃嘟著嘴,一臉嬌嗔的樣子,心中好笑之餘,不由暗自慶幸。幸虧周郎讓落璃跟來了。要是沒有她出手,想要如此快找到月亮洞窟的具體下落殊為不易,便是用大海撈針來形容也不為過。眼下山洞內羊頭惡魔數量不多,照張定軍這般清理速度,只需逐步推進,細細搜尋。相信很快就能發現那名叫塔蘇恩的曠工蹤跡。

兩人加上一個魔女,一路勢不可擋,所過之處,羊頭怪紛紛授首,死傷殆盡!進入洞窟沒多久便已然突破到了深處。

黃月英抬手一個照明術將漆黑的洞穴點亮。 重生校園女帝:裴少,慢點撩! 又隨手一個清潔術驅散空氣中陣陣令人作嘔的腐臭。

聖潔的光輝下,放眼一看,洞窟地面上凌亂地堆放著大量的屍骨。有不知名的野獸和飛禽的,偶爾還可以看到羊頭怪的,然而大部分都是人類的骸骨!

黃月英一瞥之下秀眉深蹙。先前還覺得張定軍未免弄的太過血腥。然而此刻卻恨不得自己也取出湖底蒼月親手將這些地獄惡魔一一手刃,碎屍萬段!只看這山洞的規模,便不知有多少人類葬身怪物口腹!

「誰!給本宮出來!」這時,落璃突然口中一聲清喝,半空中紅影一閃而逝,倏忽而回。隨她玉手往下一扔,地上頓時多了一個矮小的身影!

「別殺我!別……」

黃月英低頭一看,只見此人身形矮小,手臂卻極其粗壯,渾身灰頭土臉。臉上更是覆蓋了一層厚厚的泥污看不清長相。難道他就是此行前來拯救的那名礦工? 「我且問你,你的名字可是喚作塔蘇恩?」

「是!是!我就是塔蘇恩!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矮個子聞言,戰戰兢兢地抬起頭,口齒打顫含糊不清地應道。

當他看清眼前手持法杖,渾身籠罩著聖潔光輝的黃月英時。滿是泥污的臉上那一雙布滿血絲的雙眼中,充滿恐懼、驚訝和疑慮的目光瞬間變得獃滯!

「天堂在上,我不是在做夢吧?天使,您一定是來拯救我的天使!我的祈禱有用了!」

黃月英神情微微一滯,隨即恢復如常。此人獨自一人出現在這怪物橫生的洞穴之內,正與柯南所言相符。看來應是塔蘇恩無錯。

「我等並非什麼天使,乃是受柯南店主所託前來營救於你。此處非久留之地,既然你便是塔蘇恩,那便隨我等速速離去吧。」

「這麼說你們是傭兵?天堂在上,新崔斯特瑞姆什麼時候多了這麼美麗的傭兵!」

聽到黃月英表明了身份,塔蘇恩長吁一口氣,揉著膝蓋艱難地從地上爬起。聽說可以馬上離開,眼中頓時充滿了狂喜。不過隨即又露出一抹猶豫。

「我可以跟你們離開,不過,必須先找到我的背包。」

「喵的!命都快特么沒了,還惦記什麼鳥背包! 總裁哥哥請放手 你丫到底走不走?」張定軍一路所向披靡,砍殺的酸爽無比。此時心中正有些小膨脹。聞言不禁濃眉一挑,大聲呵斥了一句。

塔蘇恩渾身一哆嗦,身體情不自禁地向黃月英身旁挪了挪。

「我,我必須取回背包。裡面裝著答應給柯南老闆的礦石。如果你們願意幫我取回背包,我一定重重酬謝你們。」

「哼!本宮面前也敢講條件?無良的主人只吩咐將你平安帶回,什麼勞什子背包,等回去后你自己想辦法回來取吧!」

「撲哧」黃月英忍不住抿嘴一笑。落璃小姐果然不愧貨真價實的魔女。如此摧人心智的言語只怕也只有她能說的出來。

塔蘇恩聞言伸手抹了一把額頭不存在的冷汗。為了償還欠柯南的債務,這才費勁千辛萬苦潛入苦難曠野挖取礦石。這一趟險些連命都搭上!真要是回去再來一次那乾脆一頭撞死得了。哎,也怪自己貪心,好奇下層洞窟深處的那件寶貝。要是挖了礦石就走,眼下只怕早就坐在火爐旁享受香甜的麥酒和美味的烤肉了。

「等等,等等!如果你們願意幫我取回背包,我就帶你們去尋找下層洞窟中的寶貝!」

「寶貝?什麼寶貝?」落璃若紅寶石般的雙眼一陣發光,身形一晃落在了塔蘇恩面前,急忙出聲追問。

「不知道,我也不知道那是什麼。不過肯定是一件了不得的東西。」

「切!你不會是騙本宮的吧?」

「究竟如何,速速講來。」黃月英伸手一拍落璃香肩,示意她稍安勿躁。觀塔蘇恩的言行,這寶物一說絕非虛言,恐怕是真有其事!

「事情是這樣的。大約一周前,我答應過柯南來苦難曠野幫他挖取礦石。原本已經挖取了足夠的數量。正要離開的時候,地面突然發生了猛烈的晃動!天堂在上,那感覺就像整個洞窟要坍塌一樣,可怕極了!怪物們都發瘋似地向著洞窟外跑。」

「說重點!」落璃兇巴巴地瞪了塔蘇恩一眼,語氣不善地喝道。

「是,是。眼看沒法兒逃出去,我只能躲在底層的礦洞里不停祈禱。幸好天堂在上,地面的晃動很快就停止了。不過倒霉的是,我挖掘的隧道也給堵住了。本來我打算趁著羊角惡魔們返回前偷偷溜走。誰知道就在這個時候,惡魔們已經回來了!在它們中還混有三名披著斗篷的黑衣人,其中一人的手上捧著一團閃閃發光的東西!天堂在上,我發誓,我從沒見過那麼美麗的光芒!」

「之後你便潛行過去想一探究竟?誰知行蹤敗露,被怪物發現,倉促間便將背包遺失在了附近?」

「對!對!天堂在上,一切就像您說的那樣。」塔蘇恩一臉驚訝地注視著黃月英,暗自奇怪,這位比天使還要美麗的姑娘是怎麼知道的?就像親眼看見一樣。

「如此也好,你便帶我等前往,取回背包時,順便一探究竟。」

「契約者9981觸發臨時任務——礦石背包!任務目標:幫助曠工塔蘇恩取回礦石背包。任務期間,塔蘇恩必須存活!任務完成獎勵,新崔斯特瑞姆聲望提升500點,隨機金色稀有等級寶石X3。」

額,張定軍收到任務提示后微微一愣,隨即張嘴就樂。九九八十一?月英姑娘這編號當真好記。

「前面不遠就有一條通向下層洞窟的通道,你們跟我來,額,有沒有吃的。我已經兩天沒吃東西了。」

落璃目光一掃地面遍地的屍骨,一臉嫌棄地瞅了塔蘇恩一眼。抬手仍了包薯片和一瓶可樂過去。這環境都能吃得下去?撐不死你!

沿著崎嶇陡峭的通道。片刻之後,在塔蘇恩的指引下,兩人加一個魔女的組合很快便抵達了地下隱藏的洞窟。經過先前的一番清洗,這一路上幾乎沒有碰上什麼阻攔,竟是出奇的順利。只不過這深藏於地下的洞窟地形卻是複雜無比。一條條通道縱橫交錯,宛若迷宮一般!

照明術的微光之下,沿途可以清晰地看到不少崩塌的跡象。黃月英暗自點頭,看來這塔蘇恩並未說謊。此地確實像經經歷過一場地震的樣子。幸好並未處於震中,只是受到了波及,若是不然,即便這塔蘇恩有十條性命,也會葬身於此。

「再穿過兩條通道我們就到了……」

「噓!收聲!」落璃飛身落在黃月英身旁,出聲警示。嚇的塔蘇恩渾身一個激靈,連忙住口。

黃月英抬手驅散了照明術,洞窟內頓時一片漆黑死寂!

「聽。」落璃悄然傳音。

黃月英和張定軍屏息凝視,注意聆聽周圍的動靜。隨著通道內不時涌過的腥風。隱約中似乎聽到,正有一聲聲咒語的吟唱聲斷斷續續,若有若無自遠處的黑暗中傳來。

「隨本宮來。」落璃嬌軀一晃,飄然趕在了張定軍的前面。黃月英二人不敢怠慢,一前一後將塔蘇恩護在當中,緊隨在後。

在黑暗中摸索良久。當轉過一道宛如屏障般的巨石后,只見前方不遠,眼前驟然一亮!只見一輪金光在黑暗中閃耀,宛如旭日初生奪人眼球!將巨石后的整個洞窟照得一片金黃!

金光的源頭三道身披黑色斗篷的身影清晰可見!聲聲咒語的吟唱聲正是從他們口中發出!

隨著晦澀難明的咒語,洞窟內法力氤氳。一條條深紫色的魔法光束不時在三人身邊閃耀,彼此錯落交匯。隨即注入懸浮於金光源頭的一個六芒星法陣中,一眼望去說不出的神秘!

黃月英凝眸細看。即便轉職牧師職業,修行的也多是聖術,卻不妨礙她看出,眼前這三名黑衣人施展的應是一個封印法陣!從六芒星的明暗可以推斷,法陣施展並沒有多長時間。

這三人與羊角惡魔為伍,觀身形乃是人類,不用說,十之八九便是墮落者!

他們要封印的是什麼?

「月英姑娘,此物絕非尋常!被那金光一照,本宮便感陣陣心驚肉跳。」

「嗯?」黃月英聞言心中不禁一陣驚訝,落璃是誰?那是天魔中排名有數的上古兵魔!連她都感到忌憚的物件,豈能簡單到哪兒去!

「動手!」黃月英微一沉吟,當即傳音張定軍。同時玉足輕輕一頓,腳下五彩斑斕,各色光環全開!緊接著法杖輕揮,能量防護,真言術.強韌行雲流水般落在了張定軍和落璃的身上。就連塔蘇恩也免費享受了一回聖術帶來的強大BUFF。

張定軍虎吼一聲,身形暴漲,直接進入了二次狂化,同時身上技能白光一閃!

「音速突襲!」學自X戰警快銀的異能瞬間發動。龐大的身軀拖起長長一串殘影,眨眼就衝到了三名黑袍人的面前!

「嗡!」一聲法力的氤氳聲在密閉的洞窟中回蕩!

咔擦數聲電閃!無數慘白電流若張一條條牙舞爪的的銀蛇不分先後同時落在了張定軍的身上!

「老子的大斧……噗……」

張定軍國際慣例的戰吼尚未完全喊出便戛然而止!口中鮮血狂噴!整個人打著橫狠狠撞在了洞窟一側的岩壁上!看起來傷的不輕!

「張將軍!」三人身邊竟然還隱有法陣!黃月英訝異之下忍不住驚呼出聲!

「媽了個巴子的!我呸!」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