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你現在的樣子,就連外面的出來賣的表子都不如。」蕭逸楓重重地鬆開了手。

原來,他還是那麼的暴戾。 自己在他心目中,竟然是一文不值的。 顧珊珊含著眼淚,然後笑了,心裡是那麼的痛。 但,更多的應該是恨吧! 她恨顧言馨的搶奪,她恨蕭逸晗的拋棄,她恨蕭逸楓的冷酷無情。 「逸楓,你真的……就不給我一絲一毫的機會嗎?雖然我們之前,是因為利用的關係,才

原來,他還是那麼的暴戾。

自己在他心目中,竟然是一文不值的。

顧珊珊含著眼淚,然後笑了,心裡是那麼的痛。

但,更多的應該是恨吧!

她恨顧言馨的搶奪,她恨蕭逸晗的拋棄,她恨蕭逸楓的冷酷無情。

「逸楓,你真的……就不給我一絲一毫的機會嗎?雖然我們之前,是因為利用的關係,才走到了一起,但是我真的想過,我想要放下仇恨,然後和你好好的生活在一起,我愛上了你,我只想好好的生活。可是……你連這個機會都不給我……」 「顧珊珊,你難道不覺得,你自己很臟嗎?」

「我是很臟,可是這一切,也是拜你所賜,當初,是你讓那兩個男人,輪上的我,難道你都忘記了嗎?」

「呵呵……顧珊珊,你他媽的當我蕭逸楓是傻子嗎?」蕭逸楓厲聲吼道。

顧珊珊嚇了一跳。

「逸楓……我……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

「不明白?顧珊珊,我他媽的今天就告訴你,別拿我蕭逸楓當傻子,你和蕭逸霖的那點事兒,老子早就知道了!」

顧珊珊忍不住的癱坐在地上,整個人面如死灰。

像是掉進了一個無比黑暗的深淵一樣,她……她再也爬不起來了!

原來……原來蕭逸楓早就知道了。

是啊,他那麼聰明,她和蕭逸霖的那點事情,怎麼能滿得住他。

可是他未免也太可怕了,竟然裝的那麼好,她一直都沒有發現。

她一直以為,她報復了蕭逸楓,將這個男人玩弄於鼓掌。

誰知道,自己才是那個被他玩弄的人。

「顧珊珊,你他媽的給我帶綠帽上癮了是吧?半夜三更的,竟然公然跑到蕭逸霖的房間,你當我是蠢嗎?像你這樣水性楊花的女人,我蕭逸楓怎麼會碰你一下?實話告訴你吧,我就算是去外面隨便拉一個,也比你強!」

蕭逸楓的話,字字誅心。

顧珊珊徹底的被打入深淵了!!

這個男人太可怕了!

……

第二天。

顧言馨正在花園的亭子裡面看雜誌。

然後她看見,蕭逸楓朝這邊來了。

最近她懷孕了,似乎也很少看見蕭逸楓的影子。

就算是家裡面吃飯,也很少見到他。

「你……你身體還好吧?」蕭逸楓問道。

「還好。」顧言馨一邊喝著燕窩,一邊說道。

「孩子呢?」

顧言馨一陣,然後不解地抬頭望著他。

蕭逸楓這語氣,搞得這孩子是他的一樣。

「孩子也挺好的,謝謝你的關心。對了,你不上班嗎?」

顧言馨怎麼覺得,這蕭逸楓當個副總,這麼輕鬆呢!

蕭逸晗每天忙得跟狗似的。

「我有個東西要送給你。」蕭逸楓說道。

然後他拿出了一個筆記本,放到了顧言馨的面前。

「這是什麼?」顧言馨問道。

「你看了就知道了。」蕭逸楓說完,便離開了。

顧言馨好奇地打開了筆記本,發現上面密密麻麻地記載了許多關於孕婦懷孕的事情。

要注意什麼,每個階段要吃些什麼,那些東西不能吃等等,反正一大堆的筆跡。

自己清秀,一看就是出自蕭逸楓的手筆。

厚厚的一個筆記本,居然上面全部都寫得滿滿的。

這要話多少時間啊!

顧言馨的心裡,突然間莫名的感動。

蕭逸楓他……竟然做了這麼多的事情。

這些東西,不是一天兩天就可以寫好的,除了要花心思,還有花時間。

他白天要工作,難道說晚上還要熬夜給她寫這個嗎?

他寫的這個東西,都可以出版出來作為一本教科書了。

不知道怎麼的,顧言馨拿著這個筆記本,她心裡非常的沉重。

好像這個筆記本有千斤重一般,讓她難以接受。

蕭逸楓的深情,真的讓她無法不知道該怎麼辦。

顧言馨抱著筆記本,眼眶裡面,竟然濕潤了。

蕭逸楓,你何必如此……

……

自從那次見過顧子俊以後,又是快半個月過去了。

顧言馨突然間接到了他的電話,他約她出去。

咖啡廳裡面,顧子俊早就在那裡等著了。

他望著旁邊的窗外,不知道在想什麼。

很久之後,顧言馨才過來。

顧子俊看見,和顧言馨在一起的還有另一個人,他不禁皺起了眉頭。

那個男人,他從來都沒有見過,他來做什麼。

「子俊。」

「姐。」顧子俊淡淡地喊道,心情很沉重。

那天的事情,他回去想了以後,自己也有些自責,是自己沒有控制好自己。

也差點害了顧言馨肚子裡面的孩子,他也很愛這個孩子。

所以今天才將她約出來,然後想要給她道歉。

「子俊,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李毅李先生。」顧言馨向顧子俊介紹身邊的男人。

「姐,他是誰啊?你怎麼會將他給帶來?我只和你一個人見面。」顧子俊有些不高興。

「沒關係的,這位李先生,是我的一個朋友。」

顧子俊瞥了李毅一眼,雖然不滿,但還是忍了。

「子俊,你找我什麼事情啊?」顧言馨問道。

「姐,你和孩子,還好嗎?」顧子俊擔心地問道。

還瞥了一眼顧言馨的肚子。

「沒事了,孩子很好,我每天都有醫生照看著。」

「那天的事情,是我不對,對不起……」顧子俊自責地說道。

「沒事,子俊,我希望你能夠想通,不要誤入……」

「姐,我雖然有些後悔那天的舉動,但是我對你的心,一定不會改變的,你不要說了。」

顧子俊說完,李毅的臉上,閃過一絲打量的神色。

「顧子俊先生,您現在是做什麼工作啊?」李毅突然間問道。

「關你什麼事情?」顧子俊冷冷地回擊。

若不是顧言馨,他才不會讓這個男人坐在這裡聽他們姐弟的對話。

李毅想要試圖和顧子俊接近,誰知道,被顧子俊無情地反擊了。

「子俊,李毅先生是我的朋友,你不能這樣對人家。」顧言馨趕緊說道。

「行啦,姐,你不要騙了我,他真正的職業,應該是醫生吧,而且不是精神病醫生,就是心理醫生。我說過了,我沒病,因為我們根本沒有血緣,所以,我的心理是很正常的!」顧子俊有些微微發怒了。

但他目前還是儘力地剋制住自己。

「子俊,李先生是心理醫生沒錯,但是,我覺得,你讓他看看,配合他一下,我相信對你一定會好的,你相信姐姐好不好?」顧言馨苦口婆心地說道。

「夠了!我說我沒病就沒病!你為什麼還要如此的執著,你可以不喜歡我,但是你不能強迫我不能愛你!」

顧子俊大聲地吼道,然後便生氣地離開了。 一時之間,咖啡廳裡面的人,目光都放到他們這邊了。

「子俊……子俊……」顧言馨喊道。

可是顧子俊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看來,他是真的生氣了。

「對不起,李醫生,我弟弟的脾氣不好。」顧言馨對李毅說道。

「沒關係的,理解。」

李毅是心理醫生,什麼病人他沒有見過啊,所以已經不覺得奇怪了。

顧言馨來見顧子俊的時候,就聯繫了李醫生,讓他也過來看看。

說不定能夠對顧子俊有幫助,誰知道,這就被顧子俊給識破了。

「李醫生,你說,我弟弟他這種心理,到底是不是病啊?」顧言馨問道。

「是,也不是。就像他所說的,你們並沒有血緣關係,一個男性對女性的喜歡和愛慕,是正常的反應,所以可以說他沒有病。但是你們又是姐弟,你們一直都是以姐弟的關係在一起的,拋開血緣關係來說,他對你產生了一種依賴,長時間在他的心裡已經形成了一種執念。」

「換句話說,就是就算你們有血緣關係,他還是會喜歡你的,所以,他的心理也算是有一點的問題,以剛才他對你道歉的那些話來說,他的執念還不是很深,他目前還可以控制。我就擔心,當有一天他不能控制的時候,他會做出什麼失去理智的事情來。」

李醫生的話,讓顧言馨隱隱地感到了一種不安。

執念真的很可怕,它會糾纏你,讓你整個人感到痛苦的。

如果顧子俊真的因為她而痛苦,這是顧言馨不想看到的。

「今天辛苦你了,李醫生。」顧言馨說道。

……

蕭逸晗回到蕭家的時候,顧言馨不在家裡面。

但是顧珊珊卻出現了。

他現在最不想見到的人就是顧珊珊了,所以他掉頭便準備走。

「蕭逸晗,你等一下,我有話要對你說。」顧珊珊說道。

「我和你沒什麼好說的。」蕭逸晗非常的冷漠。

顧珊珊是什麼人,他太了解了,經過這麼多事情以來。

「你放心,我只是想要好心提醒你罷了,是關於顧言馨的事情。」

「言馨的什麼事情?」

顧珊珊見蕭逸晗來了興趣,然後說道:「你一定不知道,蕭逸楓和顧言馨私底下的那點事情吧!」

「你什麼意思?別想挑撥離間,你是什麼人,我還不知道嗎?」

「蕭逸晗,到時候被戴了綠帽子,你可別怪我沒提醒你!」

蕭逸晗走到顧珊珊的面前,然後厲聲說道:「顧珊珊,我警告你,不要污衊言馨。你以為言馨跟你一樣嗎?隨便哪個男人都可以上。」

顧珊珊被蕭逸晗這麼侮辱,她心裡特別的憤怒,但為了後面的事情,她還是忍了。

「蕭逸晗,不管你怎麼看我,但是我必須要提醒你一下,蕭逸楓和顧言馨,他們私底下來往甚密,蕭逸楓還送了一個筆記本給顧言馨,你知道裡面記載了什麼嗎?那全部都是更懷孕有關的事情。」

「所以,而且,我還在蕭逸楓的房間裡面,發現了大量懷孕的書籍,蕭逸楓每天晚上回來,都會花時間去鑽研的,然後仔細地分析,記錄在冊。難道你就不好奇嗎?為什麼蕭逸楓會這麼做?我猜,你這個當父親的,應該都沒他做的好,如果顧言馨肚子裡面的孩子和他沒有關係的話,他為什麼會那麼的在乎?」

「蕭逸楓喜歡顧言馨,我可以理解,但是他連顧言馨的肚子裡面還未出世的孩子,都這麼關心,你就不覺得這其中有蹊蹺嗎?說不定,你頭頂上頂了一片草原都不知道。」

蕭逸楓篡緊了拳頭,雙目散發寒冷的氣息,緊緊地盯著顧珊珊。

「顧珊珊,我相信言馨,所以,你不要挑撥離間了,如果還有下一次的話,休怪我無情!」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