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能:中級威懾。

神機妙算,可算人、算鬼、算神,目前宿主級別較低,只能算人。 直播之眼1級:經驗值1/10000(可升級,每天只可使用60分鐘,升級后增加120分鐘。) 熔煉系統:可將無用之物丟進熔煉爐中進行熔煉,熔煉后可隨機獲得商店物品。 法器:幽靈紗衣,虎魄刀1星神兵,道家至寶金龍佩(可召喚五

神機妙算,可算人、算鬼、算神,目前宿主級別較低,只能算人。

直播之眼1級:經驗值1/10000(可升級,每天只可使用60分鐘,升級后增加120分鐘。)

熔煉系統:可將無用之物丟進熔煉爐中進行熔煉,熔煉后可隨機獲得商店物品。

法器:幽靈紗衣,虎魄刀1星神兵,道家至寶金龍佩(可召喚五爪金龍出戰,持續12秒。)荊棘之肩鎧。

鬼將:喬峰25級,蒼井25級,武藤25級,波多25級。

物品欄:靈異百科,地府通行證一張,鑽石級寶箱一個,黃金級寶箱一個,白銀級寶箱18個……

看著人物界面顯示的數據,李沖無比震驚。

轉職天師以後,第一個境界,凡境,讓他的速度、攻擊、防禦都增加一倍,實力卻是要翻了幾番。

也就是說,倘若再遇到兵級鬼怪,他完全可以憑藉自身的實力與之戰個幾百回合,甚至能夠輕易將其殺死。

一直以來,他靠的都是各種強大的技能,本身的能力,在普通人來說,如仙人一般,可真正遇到實力強大的鬼怪,他自身還是太弱了。

可現在不同,實力幾倍的提升,讓他即便不藉助系統,也依然強大。

「天師的能力,果然強悍!只是升級所需要的裝逼值太多了。」李沖苦笑。

「系統,購買二十枚紫晶項鏈二十枚紫晶戒指。」李沖對系統道。

「叮……宿主購買成功,扣除20000點裝逼值,剩餘裝逼值為81960點,物品自動存放物品欄。」

李沖點了點頭,答應了魂組,自然要做到,這四十件防禦法器,能夠大大提升魂組成員的生存能力,以至於讓他們的整體實力,提升了數倍不止。

「還有寶箱沒有開,算了,等從魂組離開后再說吧。」李沖啟動油門,車子便如幽靈般消失在學校門口。

然而,就在他車子剛走不到三分鐘的時候,一輛車停在了學校門口。

車上,坐著五名男子和一名女子,全都穿著黑色的武士服。

他們半張臉被一層黑色的紗布遮擋,看不清樣貌,只能分辨行出性別。

「嗖嘎。」開車的是一名男子,他突然恭敬的對著副駕駛的男子道:「織田隊長,是否要抓住他的女朋友。」

織田眼中閃過一抹冷芒,:「抓,但要小心行動,華夏魂組,似乎在保護他和他的家人,記住,千萬不能有任何差池,我們來時已經向天皇保證,拿不到金龍佩,我們就要向天皇請罪。」

聞言,幾人的眼神中都流露出一抹恐懼。 羅陽聽了,嚇了一跳。

他打算拖第十塊木炭幾日,再給一點消息它。

「木炭兄,別急,我說了會幫你打探到消息,就一定會有,遲一兩日,那有什麼分別?看你年紀,沒有一千,也有八百了吧?見過世面不少,還擔心這個?」羅陽試探道。

「不能再拖了!我們十兄弟要在一起才能做大事。」第十塊木炭說道。

做大事?

羅陽很好奇,問道:「你們要做什麼大事?」

第十塊木炭冷笑道:「我們要做一件讓世界震驚的事。」

再進一步詢問,第十塊木炭卻不肯多說了。

以木炭十兄弟的能力,確實有那個能力。

「算我一份吧。」羅陽說道。

「可以。你先幫我找出九個兄弟在哪裡。」第十塊木炭說道。

說要加入第十塊木炭的計劃,那是想查探消息而已。

「你們十兄弟想做什麼大事?」羅陽問。

「到了那時你就知道了。現在不用問。」第十塊木炭說道。

有那麼一瞬間,羅陽都想找機會讓第十塊木炭吞服主僕丸。

不過想到第十塊木炭的能力很大,萬一主僕丸對它沒有效果,那就麻煩了。

何況想讓它吃主僕丸,那也沒什麼好機會,只好暫時作罷。

「木炭兄,你可能不知,十大聯盟的力量很大,你十兄弟能對付?」羅陽問道。

「等我們十兄弟聯手,十大聯盟也沒什麼了不起!」第十塊木炭不屑道。

羅陽有一件事比較好奇,那就是誰把第十塊木炭之中的另外九塊鎮封起來。

「木炭兄,恕我說一句冒昧的話,當時那個能把你九個兄弟對付的人,你不怕那個人?」羅陽說道。

只見第十塊木炭雙眼裡的火星又爆閃起來,可知它內心十分憤怒。

「木炭兄,不要生氣。你想想,我只是提醒一下你。我們要干大事,那得小心。世界很大,什麼奇人都有。」羅陽說道。

「只要我們十兄弟在一起,就能找那人報仇!」第十塊木炭怒道。

聽它的意思,那個能封鎮九塊木炭的人也還在。

羅陽在想,那個人會不會就是把血煞子煉成別的形狀的人。

「木炭兄,你跟血煞子也有仇?」羅陽問。

第十塊木炭明知血煞子在羅陽的身上,沒有回答這個問題。

倒是聽血煞子說道:「快把魂珠給我,我可以幹掉第十塊木炭!」

羅陽連忙在心裡說道:「莫邪小姐,請聽我說。現在還不是對付第十塊木炭的時候。第十塊木炭有很多秘密,我們先弄清楚再說。」

勸好了血煞子,見第十塊木炭依然很憤怒的樣子。

羅陽又接著道:「木炭兄,只要你聽我的指揮,我會幫你報仇的。」

結果第十塊木炭鄙夷道:「你?」

以羅陽現今的能力,確實還做不到他說的那種程度。

不過等修鍊成了飛劍劍術,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木炭兄,我的能力不是你想的那樣的。到時你就知道我的厲害了。」羅陽冷道。

他只是想讓第十塊木炭別把人看貶了。

若在第十塊木炭面前沒有威信,屆時想指揮它都不容易。

「你想站在我們這一邊,就幫我做事。到時會讓你活著的!」第十塊木炭說道。

聽了這話,羅陽哭笑不得。

不過第十塊木炭和它的九個兄弟可能真的會做驚天動地的事,羅陽說道:「木炭兄,我相信你。但你也要跟我說說你們的計劃,對不對?」

第十塊木炭拒絕道:「你不想跟我做事,你到時也要死!」

一寵成婚:萌妻乖乖入懷 這種恐嚇的話語,羅陽聽多了。

「木炭兄,我會成為你計劃的一部分。你什麼時候才能告訴我你的計劃?」羅陽說道。

「現在不是時候,你先幫我找出九個兄弟!」第十塊木炭說道。

羅陽在想,哪一日第十塊木炭知道另外九塊木炭的下落,要怎樣阻止它,這是一個大問題。

除非及時修鍊成飛劍劍術,那還好辦。

不然可能就要讓血煞子吸收魂珠的力量。

「木炭兄,我有個問題,不問不舒服。」羅陽說道。

「有什麼就問!」第十塊木炭冷道。

但聽它的語氣,羅陽可以問,第十塊木炭回不回答則是另一回事。

「你們是木炭,怎麼會有這麼大的能力?」羅陽問道。

果然不出所料,第十塊木炭並沒有回答。

羅陽又問道:「木炭兄,我跟你說,你最怕的不是血煞子吧?」

第十塊木炭怒道:「別再問我這個!我知道血煞子在你身上!我不怕血煞子!」

嘴挺硬的,但可聽出第十塊木炭還是怕血煞子的。

「木炭兄,我們是一夥的,你不擔心什麼。」羅陽說道。

「你要是想跟我混,就把血煞子毀了!」第十塊木炭說道。

話猶未了,只見羅陽眉心透出紅芒。

正是血煞子發火了,想要殺出去,跟第十塊木炭來一次決鬥。

羅陽連忙勸住:「莫邪小姐,不要急,我們會收拾它的。」

在羅陽的勸說下,血煞子才剋制了衝動,又回到《神農經》山水畫的空間里了。

第十塊木炭見血煞子要殺出來,也往後退了退。

「木炭兄,大家是自己人,以後別再說那種話了。你惹怒了血煞子,對你沒有好處,你說好話,說不定血煞子還不會跟你作對。」羅陽說道。

「我不怕血煞子!」第十塊木炭依然嘴硬道。

雖說第十塊木炭可能現時還不怕血煞子,不過血煞子若吸收了魂珠的力量,那可能就是另一回事了。

羅陽冷道:「傳說只有血煞子能對付你,這不會是亂說的。」

第十塊木炭雙眼的火星又開始爆閃起來,怒道:「我現在可以連你都殺掉!」

呵呵一笑,羅陽不屑道:「木炭兄,嚇人是沒有用的。我們彼此都有一定的了解,你能嚇倒我?」

雙方也交過手了,沒有百分百了解,但並非完全陌生。

若第十塊木炭能拿下羅陽,不會等到現在。

黑街總裁的小小妻 「你想活命,就幫我做事!以後會給你一個位置,讓你活下去!」第十塊木炭冷道。

若十塊木炭聯手,羅陽感覺自己確實對付不了。

但要是修鍊成了飛劍劍術,或許又是另一個答案。

「木炭兄,我會跟你做你的計劃,今晚先幫我對付一些人再說。」羅陽說道。

「我幫你做了事,你要是不幫我,你就知錯了!」第十塊木炭說道。 李沖按照陳廣勝所說的地點,來到了一座超級大廈。

整棟大廈,最高層為一百層,而新城市魂組,便是在這裡。

只是,當他進入大廈電梯,卻發現並沒有一百層的按鈕,只有99層。

剛要給陳廣勝打電話,就聽到電梯里的電話響了起來。

電梯里只有李沖,沒有其他人。

想了想,他還是接了起來。

「天師,我是陳廣勝。」

李沖眉頭一挑,想不到對方知道自己來了。

「這裡沒有一百層啊,你們在哪?」

陳廣勝連忙道:「抱歉天師,忘了告訴您了,由於我們魂組屬於特殊存在,所以是不能讓普通人知道的,您先乘坐電梯到99層,到了后,我們會在那裡接您。」

李沖點了點頭,掛了電話。

電梯很快,不一會就上了99層。

電梯一開。

「歡迎天師蒞臨指導。」三十多名魂組成員,在陳廣勝和馮淵的帶領下,站成兩排,對著李沖恭敬道。

李沖笑道:「排場還挺大。」

陳廣勝堆笑道:「那是自然,您是天師嘛,在此,我代表魂組所有成員,對您的到來,表示萬分的感謝和熱烈的歡迎。」

說著,陳廣勝帶著眾人又對李沖鞠了一躬。

李沖苦笑不得,整的跟領導做報告似的。

「行了,我一會還有事兒,走吧,先去你們大本營瞧瞧,看看有啥奇特的。」

陳廣勝點頭,也不再磨嘰,連忙帶著李沖向前面走去。

李沖有些納悶兒,因為在他的視線中,前面是一堵牆壁,根本就沒路,可陳廣勝沒有絲毫減緩步伐,依舊向前走著。

「難道有機關?」李沖想著。

走到牆壁前,陳廣勝停了下來。

「天師,請。」

李沖眉頭一挑,問道:「你們魂組在裡面?可這是一堵牆啊,怎麼進?」

陳廣勝神秘一笑,也不說什麼,率先走了過去。

「嗡~」

李沖感應到空間一陣細微的波動,如果不是高手,怕是感覺不到。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