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我在山河…不,紅塵之中,從未見到有人使用啊!」季如微困惑不解。

「因為這傳音境只能在靈境之內使用,出了這靈境,這傳音境就是一面普通的鏡子。」 「這樣啊!」 神醫毒后:邪王獨寵狂妃 「要不要送你一個,這鏡子挺便宜的。沒有這傳音境,在靈境之內,挺不方便的。」 「還是不用了,我靈石多的很!不必省!」季如微頗有志氣的說道。 顧白噗的一聲就笑了

「因為這傳音境只能在靈境之內使用,出了這靈境,這傳音境就是一面普通的鏡子。」

「這樣啊!」

神醫毒后:邪王獨寵狂妃 「要不要送你一個,這鏡子挺便宜的。沒有這傳音境,在靈境之內,挺不方便的。」

「還是不用了,我靈石多的很!不必省!」季如微頗有志氣的說道。

顧白噗的一聲就笑了出來,清清俊俊的臉上,一抹淡淡的笑意,極為好看。

「這靈境之中,開銷可是大得很啊!」

「不用擔心,我前世可是財神爺轉世!」

「財神爺?那是什麼?」

「額,這個,就是靈石多的用不完的那種人…」

一不小心,這現代詞語就脫口而出,以後還是得改改……

當滿級大佬翻車以後 這夏蓉也掏出一個傳音境,開口念道:「青門宮開門招生,報考修者已有五千人。人數與日俱增,恐將超過一萬……嗐,又是『千人爭一劍』!」

「青門宮,那又是什麼?」季如微兩眼一抹黑,她怎麼感覺她啥都不知道!

「季如微修士,你這消息可有些落伍了!不知道青門宮,你參加什麼青門戰!」夏蓉有些調笑的說道。

「我當時看著靈石比較多,我就參加了……」季如微低聲的說道。

「哈哈哈,這也是一個參賽的理由!不過季如微修士,你能從這青門戰出來,也是實力出眾啊!」

季如微頓時羞紅了臉,吶吶的回答道:「算是吧…」

「唉,說實話,我們要參加青門戰就是要入這青門宮!」

「這…我們不是已經入了嘛?」季如微困惑不解。

「唉!真有你想的那麼簡單就好了!我們現在連這邊都還沒摸到!」 「這青門宮,難道不屬於青門派?」季如微疑惑的問道。

「這青門宮,確實是屬於青門派,還是這青門派最為核心的宮殿!不僅法術眾多,裡面更是有數不盡的天驕!不僅如此,還有一位化神期的長老做陣!整個明修大陸,就只有三個化神!這青門宮,就佔了一個!可以這樣講,只要你進了青門宮,你的修為最少最少也會是金丹!」

「這麼厲害!」

「這是當然!整個明修大陸,這青門宮,紫薇宮,浮生宮,都是一級的學院!大衍朝的中堅力量!若是這三大宮殿同時摧毀,這整個大衍朝,也就毀了八成!」夏蓉振振有詞地說道。

「若僅僅是這樣,我長輩,還不至於要我一定考上這青門宮。」

「哦,那還有什麼原因呢?」季如微好奇的問道。

「這在青門宮裡面的同窗,可是一筆重要的財富啊!」夏蓉隨即又看了看季如微。笑了笑,「你年紀還太小,或許還不懂!」

額,這有什麼不懂的,不就是人脈嘛!

「這報考青門宮,有什麼條件?」

「十六周歲以下,我今年已經十三了,這青門宮三年報考一次,這樣算下來,我也就只有兩次報考機會了。」

「夏蓉小姐姐,那既然你要參加青門宮,直接報考不就行了,為什麼還要參加青門戰,多此一舉呢?」

說道這裡,夏蓉苦笑道:「因為這青門宮每年對青山派的內部弟子,每年都有一次考核,這樣算下來,我至少有六次考核機會。我想在座的大多數同修,和我是一樣的理由。為了增加考核機會。」

「原來如此,這青門宮果真這般難考嗎?」季如微好奇的問道。

「難難難!這每年都有一些考不上的,又受了這家中的壓迫,歲數又到了,自殺的修士。這青門宮一般是千中取一,這幾年報考的人日益增多,名額又有限,約莫著今年這錄取比例會達到這兩千取一,甚至是三千取一!」

「錄取概率這麼小!」季如微驚呼道。

「是啊!這整個明修大陸的南部地區,凡是有點家底的,歲數符合的修士,這家裡面,都會讓他來試一試。」

庶女毒後 「這青門宮,考的都是些神馬啊?」季如微起了點心思。

這青門宮,她也要去試一試!就算是她沒什麼實力,她也要去試一試!

萬一考上了呢?

「這考試分為靈文試,考得是你對於天地靈氣的理解。萬物皆有靈,這靈文便是靈性的體現。還是天算試,命理與運勢,以及這靈器的製作,都要運用這天算。還有物志試,考得就是你的知識面,這天地山川,風俗義理,甚至是草藥常識,都會考到。這一門,是最簡單的,分數也比較好拿,但是要拿滿分,這很難!」

「這麼寬泛!好難啊!」季如微驚呼道。

「是啊!這最後一門,就是靈資試,這測試,就是測驗你的靈根和身體素質的,這一門,靈根天定,但是身體素質倒是可以加強!」

「那這些考試,又是怎麼算分的呢?」

「每一門兩百分,滿分八百分。」

「那要考多少分,才能進入這青門宮?」

「上一次最後一名,是六百五十分。」

「這麼高!」季如微驚呼道!

「這還只是最後一名啊!這優秀的天驕,可是能接近滿分!這等人,我只能膜拜!」

「這青山派也有一個測試,內容也差不太多嗎?」

「這測試,竟然和這青門宮的測試,是在同一天!」夏蓉突然驚呼道。

就在這時,聽到陸行之長老說道:「此次青山派的測試與這青門宮同時舉行!都是同一場考試!就在三天之後,往大家全力以赴!」

三日後!這麼快!是時候把元啟叫出來了,之前隱藏了這麼多的事情,這下,我都要好好問清楚!

「季如微道友,我就不和你閑聊了,我還要準備考試了,考場再會!」

說著,就從這浮空船上下來了,季如微這時轉身一看,這周圍的人已經走了七七八八了!就只剩一個季清晗在這旁邊,眼巴巴的看著她,也不說話。

自己也下船,準備準備這青門宮的考核吧。

季如微找了個客棧,這客棧一眼望不到頭,建立在這雲海之上,這房屋也像是雲海所做,看起來鬆鬆軟軟的,暖烘烘的,師父符合季如微的口味。

「老闆,這住店要多少靈石啊?」季如微扒著這客棧櫃檯,這櫃檯,太高了點,對於矮子真是太不友好了。

「哦,一千上品靈石一日。」掌柜笑嘻嘻的說道,服務態度非常之好。

「一千上品靈石?!」季如微大吃一驚,這靈境,物價竟然這般高昂!實在是太嚇人了,就算她現在有太多的靈石,也禁不住這般揮霍!

「掌柜的,你不要蒙我!這這住個客棧,竟要這麼多靈石!」

「姑娘,你剛到這靈境吧?」掌柜的都也不惱,依舊和顏悅色的對季如微說道。

「是啊,有什麼問題嗎?」季如微心裡泛起一陣警惕。

這掌柜的不會是看她是剛來的,所以特地坑她吧!

「這靈境的物價,本來就比這紅塵中貴,更不提這青門宮,三日之後就要招考了!這房費啊,也是蹭蹭的往上漲,不信,你去其他店去問問,看看我有沒有坑你!」

季如微半信半疑,最後為了保險起見,還是出了這客棧,四處詢問這價格,這麼貴的客棧,她真的是住不起!

剛剛還說自己靈石多的不得了,這下就啪啪啪的打臉了,這滋味,可真難受!

季如微四處詢問這客棧的價格,最後還是一臉垂頭喪氣的,這老闆,還真沒坑她!

這幾日的價格,就是這麼高!就是季如微磨破嘴皮,這價格怎麼也說不下去!

那些掌柜的就一個態度,我就這麼一個價格,姑娘你愛租不租吧!

最後,季如微還是走進了她最初選定的客棧,那一千上品靈石,竟還是最便宜的!

那掌柜的嘿嘿一笑,「你看姑娘,沒騙你吧?」

我倒情願你騙我!季如微在心裡默默地想道。

「兩間房,住三天。」

「可這考試要考兩日啊,這第三日才出結果啊?」

「那就住六日。」季如微有氣無力的說道。

「好勒!姑娘,這就幫你辦手續!」 這一進入客棧,安頓好季清晗之後,季如微立馬捏碎了那元啟之前留下的玉簡。

這元啟速度倒是很快,一捏碎就聽到了它那個大嗓門,「干哈呢干哈呢?」

結果一看季如微沒事,元啟氣不打一處來,開口吼道:「你既然沒什麼事,叫老子作甚!你是閑的慌嗎?沒看本大爺要做正經事嗎!」

「呵呵,我倒是想問你埋來我多少事情!」季如微冷笑道。

「我能埋你什麼啊!」

「你知道前幾天我經歷了一次暗殺,是個魔徒,好問我宙書在哪裡。」季如微淡淡地說道。

「哈?那個時候怎麼不叫我!這些人這麼快就找上門來了!」元啟驚呼道。、

「當時事出危機,若不是有人幫我,我現在約莫就是一句屍體了!」

「那就不能大意了,讓我仔細想想,有什麼辦法……」元啟抓耳撓腮,一副愁的不得了的小模樣。

「對了,這是哪?」元啟突然問道。

「靈境。」

「靈境?!你竟然到這裡來了!不錯不錯,這樣危險就少很多了。」一聽到這個,元啟就長舒一口氣,一副放下心來的樣子。

「那些凡人,究竟是什麼人?還有這宙書,究竟是什麼?」

「這不是你現在該知道的事情,我日後自會告訴你。」元啟一副不願詳談的模樣。

「不願意說?你可知這和我的身家性命處處相關!」季如微朝著元啟吼道。

「我當然不會讓你死的,這個你放心。只是你現在層次不夠,說了你也不知道。」

「好吧,這事情我就不問了。」季如微看著元啟實在是不願意說的樣子,也就放過他了。

「不過我準備參加這青門宮的考核,無論如何你都得幫我過。」季如微突然又說道。

「青門宮?你要進青門宮?!這裡面有幾個老不死的….比較難搞,我擔心他們發現你的存在….」元啟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怎麼?我的存在很見不得人?」季如微又是一陣冷笑。

這元啟埋她的事情不少啊!也不是對這個世界一無所知,虧她當初真以為它真是沉睡了成千上萬年才蘇醒過來!

元啟有點被季如微那副陰陽怪氣的樣子嚇到來,過了一會兒又說道:「這也不是不行,稍微想點辦法也是能夠掩飾過去的…..」

這廝今天真好說話,真的很不正常!

「只是這考核我怕考不過啊…..」季如微突然長嘆道。

「只要你有本大爺在,有什麼考核考不過的!」元啟突然牛逼哄哄的說道。

「不過這考核,都考些什麼?」元啟突然又問道。

這都不知道考什麼就誇下海口,這廝真的信得過嗎?季如微有點懷疑,

「靈文試,天算試,物志試,靈資試。」

「這前三門都沒問題,只是這靈資試我不能幫你,要考多少分?」

「六百五十分吧!」季如微說道。

「六百五十分!什麼時候青門宮的考核,要求變得那麼高了!」元啟驚呼道。

呵呵,想不到元啟也是頗有經驗啊,它要不是漏點餡,自己還真當它是傻白甜了。

「不過你要帶我去趟萬書樓,我要搜集大量地書籍,充盈我的知識庫。」

「行!」季如微爽快的答應了。

不過她還是有點疑惑的問道:「你確定幫我,不會被人發現?」

元啟特別傲嬌的回答道:「這群人,還沒有本事發現我的真身!到時候,你就放心大膽的抄吧!本大爺包你會過!」

季如微看它自信滿滿的樣子,倒是也放下心來,畢竟之前元啟也沒出現什麼大岔子。

隨即便修鍊,第二日天明,就帶著元啟和季清晗去了那萬書樓。

元啟一到萬書樓就不知所蹤,季如微也給季清晗辦了個借閱卡,讓他去看書了,小孩子看點書也是好的,至於她嗎,看點這靈境的新聞,免得到時候一無所知,又鬧出個大笑話。

季如微在一茶館之中,翻閱歷年靈境的大事記還有飛鳥訊,一種靈境之中的報紙,她身旁的兩個人就吵了起來。

「青門宮宮有什麼了不起!」一個白眉大娘憤憤的說道。

「嘁!」旁邊一個碧眼紅髮的人瞅白眉大娘一眼,說的「時風雨,我記得你考了三次,可惜一次也沒考中!」

「那又怎麼樣?」時風雨起兩眼,「我照樣活得好好的!」

「那是你臉皮厚!」那碧眼紅髮注視傳音鏡中影像,沉吟說,「我侄兒今年也要報考,我得給他打打氣!」一揮筆,鏡子里出現了一張少年面孔,頭髮蓬亂,睡眼惺忪,嘴裡嘰嘰咕咕:「姑媽,這麼早幹嗎?」

「我剛從紅塵回來。」碧眼紅髮笑眯眯地說,「小觴,考試的事怎麼樣。」少年哀叫一聲,鏡子一團漆黑。碧眼紅髮呆了呆,接著怒氣衝天:「好小子,敢黑我的鏡?喝,看我怎麼收拾你!」

「這也怪不得他!」旁邊一個黑衣者拖長聲音說,「今年的狠角色可不少!」

「哦,冥不靈,我倒忘了你是大衍朝特使!」碧眼紅髮陰陽怪氣,故意咬著「特使」兩字,「這麼說,大特使,你一定有小道消息咯?」

黑衣者的臉沉了一下,冷冷說:「沒錯,我剛剛得到了消息,今年要報考的學生,有皇氏、天氏、京氏、伏氏、司氏、鍾離氏……」

他一路列舉下去,碧眼紅髮一邊聽著,眼睛越張越大,臉色漸漸蒼白。黑衣者又說:「據『修者司』的預測,今年報考的世家,將是去年的兩倍!」

「招考人數變不變?」另一個桌子的,留著長長的鬍鬚辮的修者也湊了過來,傻乎乎地問。

「你說什麼?」黑衣者兩眼一翻,「人數什麼時候變過?」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