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相互介紹到。

“真是不好意思,害你們擔心跑一趟。”陳奕霖作爲花精的老闆,也是花精的追求者不好意思的說。 “陳總,今天的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妹妹是不會偷東西的。”花王急切的想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 “我跟海海一直是相信花精的,海海已經調查清楚了,幾個小演員嫉妒花精搞出來的事情,我們已經跟那些小演員解約

“真是不好意思,害你們擔心跑一趟。”陳奕霖作爲花精的老闆,也是花精的追求者不好意思的說。

“陳總,今天的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妹妹是不會偷東西的。”花王急切的想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

“我跟海海一直是相信花精的,海海已經調查清楚了,幾個小演員嫉妒花精搞出來的事情,我們已經跟那些小演員解約了。”

“原來如此,只要花精不擔着小偷的罪名就行了。”花王此時放心了不少。

那些害她的人,她這個做姐姐的一定不會輕饒了,等她一個個的收拾這些人。

子涵看着冷冷的花王,他知道花王肯定在想怎麼懲罰傷害花精的人。

如果一次次的縱容,以後還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爲了杜絕此類的事情一定要找到根源,把根源掐斷。

“你們放心,我跟陳總一定會好好照顧花精的。”海海一邊給大家泡茶一邊笑着說。

“大老遠就聽到你們的聲音了,你們怎麼來了。”花精雖然睡着了,但是自己親姐姐來了,她是有感應的,花王說的話,她都能聽到。

她知道大家爲了不打擾她都在海海的房間。

“花精你睡好了啊!”子涵看到花精後高興的做了起來笑着問道。

一改剛纔高冷的樣子,這不符合花精姐夫的身份啊,哪裏有姐夫見小姨子這麼激動的。

海海跟陳奕霖對視了一眼,陳奕霖跟海海的想法一樣,以爲子涵是花王的男友。

花精一點都不注重形象的坐在了海海的身邊,“我能睡好嗎?你們來做什麼?”

花精沒睡好心情也不好,看到子涵跟花王也不是很開心。

本來她就不想花王總是關注着她,畢竟她的生活她想自己做主。

就算是自己遇到事情了,她也希望自己能夠獨立的面對。

“你這傢伙怎麼這麼不知好歹呢,我跟子涵是擔心你纔來的,真沒良心。”花王有些生氣的說道。

“好好說話,好好說話!”海海在花精身邊哄着花精。

子涵看着海海跟花精那麼親密的樣子,整個人立馬臉色鐵青了。

“來喝茶!這茶可是海總平時自己捨不得喝的。”陳奕霖見氣氛有些尷尬趕緊說道。

“對對對,我平時真的捨不得,要不是你們來真的不會拿出來。”海海尷尬的笑着說。

“我還不如在房間睡覺呢?我一來把你們整的都不知道幹什麼了吧。”花精此時覺得大家的表情都很好玩,各有各的小心思。

大家都不好意思說出自己心裏想說的話。

“既然你們來了,在這裏住幾天吧,反正你們回家也沒事了!”花精一邊喝茶一邊說。

“我們在這裏多影響你休息啊!我是不留。”花王肯定的說道。

子涵此時想留下來,畢竟他現在最擔心的就是花精,“花王姐,我留下來照顧花精幾天吧。”

子涵說完臉都紅了,就在這時海海跟陳奕霖才發現原來他們誤會子涵跟花王了。

這兩人根本沒有什麼關係,原來這個子涵也是花精的追求者,陳奕霖輕輕的嘆了一口氣。

原來自己的情敵就在對面,陳奕霖笑着說:“花王姑娘一塊留下來吧,今天也晚了,天黑開車不好的,太不安全了。”

花王看了陳奕霖一眼,“好吧,我聽陳總的。”

花精不可思議的看了花王一眼說:“姐,你不是吧,陳總說讓你留下你就留下啊!”

“陳總可是你老闆啊,我總該給你老闆面子吧,不然以後你再出事,誰幫你啊!”花王笑着說。

花精知道花王是故意這麼氣她的,“我以後什麼事都沒有。”

“今天晚上大家想吃什麼呢?我做東!”陳奕霖微笑着問道。

“不是說好了,我請你們嗎?怎麼又是你了?搶我風頭。”花精嘟着嘴問陳奕霖。

陳奕霖微笑着說:“好,我不跟你搶了,你姐姐喜歡吃什麼?”

陳奕霖不過是客氣性的問問花精,畢竟花王跟子涵大老遠來了,總要考慮他們的口味。

“我姐姐啊!什麼都喜歡吃!她一點都不挑食。”花精見陳奕霖問花王喜歡吃的東西,她以爲陳奕霖喜歡她姐姐呢,她立馬來了精神,笑着說道。

“哦,這樣啊,那太好養活了,那我就做主選飯店了,我想我對這裏最熟悉了。”陳奕霖笑着說。

此時花王的臉被陳奕霖跟花精說的通紅通紅的,子涵此時也以爲陳奕霖喜歡花王,完全沒有看出這個陳奕霖是他未來最大的情敵。

“陳總,你隨便選吧,你選好了告訴我,我們再過去。”花精知道花王跟子涵過來肯定不是擔心她這麼簡單,兩人肯定是有什麼話要說。

“好!你是不是想帶着你姐姐他們回你的房間啊!”陳奕霖猜出了花精的小心思。

“陳總真是太厲害了,她肯定想看看我住的環境,我們先回房間了,您定好飯店後我們在樓下匯合吧。”花精笑着說道。

花精三人回到房間後。

“花精你可真是有出息,竟然被人類欺負成了個傻子。”花王坐在房間內的沙發上說道。

公司爲花精提供的房間是個小的套間,外面是會客廳,裏面是臥室。

“我哪裏知道人心這麼壞,我要是知道我早防着了。”花精坐在花王的旁邊不開心的說道。

子涵在花精的房間仔細的查看,雖然房間很大氣,但是他總覺得有危險的氣息,但是就是看不出有什麼來。

“知道是誰在背後搞鬼嗎?”花王看着花精問道,她覺得自己的妹妹雖然單純但是不傻,善惡肯定能分清楚的。

“是雪兒!”花精面無表情的說道。

雪兒可是花王心目中的偶像,她最喜歡看雪兒的戲了,雪兒一直是女主,演的都是正能量的人物,經常受反派的欺負。

現在從花精的口中得知雪兒跟她刻畫的人物一點都不一樣,難免讓花王有些失望。 “怎麼會是她呢?她在電視上演的可都是好人啊!”花王有些難以置信。

“姐姐,電視上的都是假的,是在演戲,你又不是不知道。”花精此時覺得花王纔是那個什麼都不懂的人呢。

“花王姐,你是不敢相信這是事實吧,沒關係,你要是不忍心動手我去。”子涵知道一個人喜歡一個人不可能一下子就變的討厭起來的。

花精這時才知道花王跟子涵是來替她報仇的。

“呵呵,還是你最瞭解我,那就你去吧。”花王無奈的說。

“你們兩個要做什麼?秦大哥不是不讓我們傷害人類嗎?”花精還以爲花王跟子涵要殺了雪兒呢。

雪兒這麼一個大明星要是橫死了,肯定是一個很大的新聞,這簡直是自己給自己惹事情。

“我們又不親自動手,她能夠買媒體僱水軍黑你,我們只不過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罷了。”子涵笑着說。

“你們學的還挺快,隨你們便吧,只要不傷害他們的身體,隨便你們折騰。”花精現在早就沒有了一開始對雪兒的尊敬。

雪兒萬萬沒有想到自己的嫉妒之心會害了她自己,她要是知道花精等人不是人類,肯定不敢招惹。

“花精,你有沒有覺得你的房間有什麼問題?”子涵疑惑的問道。

“有嗎?我覺得挺好的啊!”花精根本就不知道子涵說話的意思。

“花王姐,你覺得呢?她房間有沒有什麼問題?”子涵知道問花精也問不出來,花精的法力應該是看不到。

“是有些古怪,好像有點冷冷的感覺!”花王環顧了下花精的房間,皺着眉頭說道。

“看來我們來的剛剛好!”子涵看着花王微笑着說道。

花王衝着子涵點了點頭,神情有些凝重,子涵自己不敢確定,花王既然也看出來了,那麼他現在可以斷定花精的房間有厲鬼。

這個厲鬼看來跟了花精很長一段時間了,要不然花精動不動的發脾氣呢?以前的花精特別善解人意,來到人間就變了。

花精還是頭一次見子涵跟花王這麼緊張,“你們兩個說什麼呢?”

“在你的身邊應該有個厲鬼跟着你!”花王看着花精說道。

花精在花草世界的時候就有厲鬼跟着,被秦巖趕走了,她現在不敢斷定現在的這隻厲鬼跟大世界的那隻到底有什麼關係。

但是不管有沒有聯繫,這個東西跟着花精總歸是不好的,會影響她的性格跟運勢。

“不會吧,我這裏有厲鬼,我怎麼沒有看到呢?”在花精看來她是能看到鬼的。

慕容雪菡就是鬼,她就能看到,只是花精不是特別的明白,鬼有好多等級。

而慕容雪菡已經是最高級別了,也只有她達到了,如果周小雨不投胎,周小雨沒準是慕容雪菡的對手,但是現在周小雨投胎了,以後能夠達到什麼程度還是個未知數。

“雪菡姐多厲害啊!你當然能夠看到了,厲鬼跟她不在一個等級,你看不到也是應該的。”子涵對花精說道。

“那這個厲鬼現在在這裏嗎?”花精此時莫名的有些害怕了,看來她以後可不能自己獨自睡覺了。

花精現在也不清楚自己的實力,她還沒有昇仙級別,如果升了仙級別她就不怕什麼厲鬼了。

“現在沒有,我們在這裏她肯定不敢露面。”子涵看着花精說道。

“子涵,你是在向我炫耀你的法術高嗎?”花精不開心的嘟着嘴問道。

“我怎麼可能炫耀自己的法術呢?不久的將來你也會跟我一樣。”子涵趕緊解釋到,他知道花精現在的精神多少受厲鬼的影響。

“爲什麼這個厲鬼跟着我呢?真是太可惡了!”花精同時也很疑惑,爲什麼那個厲鬼不傷害她。

現在她活的好好的,在她看來厲鬼是要殺人的,沒準還能殺了她這個精靈。

“或許跟你有某種緣分吧,就像秦大哥跟雪菡一樣。”花王安慰着花精,她不想花精擔驚受怕,有什麼事情她一定會幫花精解決好的。

“真的啊,這個厲鬼不會也能成爲我的手下吧。”花精此時心情好多了。

“希望如你所願!”花王笑着對花精說。

“這幾天我們在你每天晚上都要是修煉的狀態,爭取早已見到雪菡姐姐的朋友,那樣你就跟我們一樣了。”子涵提醒着花精。

“子涵說的對,我們已經把你的地址給了雪菡姐,她肯定會告訴他朋友的。”

“她朋友難道會來這裏嗎?這麼遠的路。”花精有些失望的問道。

“咱們覺得遠,他並不一定覺得遠啊,沒準他一個跟頭就過來了。”花王笑着說。

花精最近看西遊記了,花精對神通廣大的孫悟空特別的崇拜。

三人在聊天的時候海海給花精打來了電話,叫他們三人下樓一起去吃飯。

子涵開着車拉着花王跟在陳奕霖車的後面,陳奕霖第一次見到子涵的車。

“看來你這個姐夫很有錢啊?”陳奕霖笑着問花精。

花精剛打開一瓶礦泉水,喝到嘴裏一口,聽了陳奕霖的話立馬噴了出來。

海海見狀急忙拿了抽紙給花精擦身上跟擦嘴,順便給花精拍了拍後背。

“怎麼樣?沒事吧!喝水也能喝嗆到,我也是服氣了。”海海一邊給花精拍後背,一邊急切的問道。

陳奕霖一直看着花精,他此時特別羨慕海海,坐在了花精的身邊,能幫花精拍後背。

“喝水不要太着急了!”陳奕霖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他知道要不是他,花精也就不會被嗆到了。

“我沒事,你們不用擔心,陳總你剛纔說什麼?”花精笑着問。

“我是說你姐姐的男朋友很有錢啊!”陳奕霖接着問道。

“陳總你誤會了,他不是我姐姐的男朋友,他只是我們老鄉而已。”老鄉這個詞是秦巖教給花精他們的,讓他們遇到事情或者別人問的時候就說他們是老鄉。

“看來我跟海總誤會了,我們還以爲他們是對象關係呢?”陳奕霖笑着說。

“他們真的沒有關係嗎?”海海此時來了精神。 花精見海海的狀態不對,“海哥,你是不是對我姐姐有意思呢?”

“對!”海海一點都不隱藏自己對花王的喜歡。

“晚了,你沒機會了!”花精沒想到海海這麼快承認了。

“怎麼沒機會了?那個男的又不是你姐姐對象。”海海疑惑的問道。

“我姐姐已經有喜歡的人了,那個人更有錢,比後面那個有錢多了!”花精一邊說一邊向後指着子涵說道。

“多有錢呢?能有我們陳總有錢嗎?”海海覺得花精說的人再有錢也趕不上陳奕霖有錢。

花精知道這個時候可不能把老闆面子給駁了。

“當然比不上陳總了!”花精笑着說道。

“你姐姐喜歡的人一定是人中龍鳳,比我厲害那是必須的。”陳奕霖謙虛的說,雖然他也覺得沒有他有錢但是不能表現的太明顯了。

“陳總您這麼厲害,又有幾個人能比的上呢?沒想到陳總這麼低調。”花精笑着說。

“你太誇獎我了,我也是趕上好時代了,生在好國家了,要不然哪裏有現在的日子呢!”陳奕霖感慨着說道。

花精一直以爲年紀輕輕的陳奕霖是靠父母起家呢?聽他這麼一說,好像是自己努力得來的。

不過這些她一點都不關心,本來她還以爲陳奕霖喜歡花王呢,他知道花王有意中人竟然一點反應都沒有。

要是真的喜歡她姐姐,知道了肯定會很失望的,她就在海海的眼睛中捕捉到了這種失望。

五人吃完飯以後,海海提議去唱歌,花精知道她房間還有鬼等着她呢,她們需要早點回去收鬼。

“海哥太晚了,明天還要拍戲,別去了吧,我姐姐他們今天趕過來也挺累的。”花精委婉的拒絕道。

“花精說的對,讓他們早點回去休息,等戲殺青了,到時候我們再好好的玩一下。”陳奕霖知道花精不想去玩了,他是不會勉強花精的。

海海以前邀約,從來沒有人會駁了他的面子,也就花精有這麼本事,想去就去不想去就不去,每次都是看自己的心情。

“好的,那我們就早點回去吧,你跟我們一起走吧。”子涵開的跑車只能兩個人坐下。

“好的,那就麻煩陳總了。”

“說這麼見外的話做什麼?趕緊上車吧!”

海海已經提前給花王還有子涵兩人定好了房間,三人在一個樓層住。

子涵跟花王先到達的酒店,兩人直接在門口等花精等人,等了很久車都沒有來。

“花王姐,花精她們怎麼還沒有回來呢?他們不會又去其他地方玩了吧?”子涵覺得太奇怪了!

“我給花精打個電話!”花王有些不放心,畢竟現在有厲鬼跟着花精呢!

電話通了以後就是沒有人接,花王掛斷電話說:“鈴聲一直響,就是沒有人接!”

“花王姐,你不是有海哥的電話嗎?給他打一個試試!”子涵知道他們在一輛車上,如果能找到海海,就找到了花精!

海海的電話跟花精的一樣,能夠打通,但是就是沒有人接!

“海哥也不接嗎?”子涵知道電話打不通,一定是這三人包括陳奕霖的司機肯定是出事了!

“花王姐,我們開車往回走,看看能不能找到他們吧!”子涵知道現在找到花精最重要!

花精海海陳奕霖三人聊的特別的好,不停的在聊天,時不時的傳出哈哈大笑的聲音!

三人完全沒有意識到,他們三人已經進了鬼打牆的幻境當中!

他們的車不停的在圍繞着馬路轉圈圈,最先意識過來的還是花精。

“我們剛纔不是走過這裏了嗎?怎麼又回來了?”花精覺得不對勁疑惑的問道!

“怎麼可能?一定是我們什麼時候路過你看了一眼!”海海笑着說!

在海海的意識裏是沒有鬼打牆的,他從來也不相信鬼神之說!

花精覺得海海說的有道理,也就沒放在心上,但是當他們感覺很久都沒回到酒店的時候,才意識到司機拉着他們在兜圈子呢!

“小慄,你怎麼一直在路上繞圈呢?我們不是已經到過這裏了嗎?”陳奕霖意識到了不對,急忙問司機!

這個司機是他老家的,一直跟着他,爲人特別的老實!

小慄說:“陳總,我也不知道爲什麼,我一直都是往酒店方向開呢!”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