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好了,你個小流氓,不就是想和我們玩你的流氓遊戲嗎?至於這樣嚇唬嵐妹妹嗎?我們答應陪你玩就是了!」程紅芳早就看出了吳賴的小伎倆,見任雅嵐急得都要掉淚了,便沒好氣地出言說道。

吳賴見計謀得逞,頓時大喜,立即跳上了屋內的大床,拍了拍床單,招呼三女道:「這還差不多嘛,來,來,這個床蠻大的,我們就在床`上玩吧!」 任雅嵐這才明白吳賴剛才很明顯是為了得逞而騙自己,頓時撅起了小`嘴嗔道:「小無賴,你好壞啊,行,就按你說的,今天我們非把你贏得光屁`股!」 任雅嵐說著,也

吳賴見計謀得逞,頓時大喜,立即跳上了屋內的大床,拍了拍床單,招呼三女道:「這還差不多嘛,來,來,這個床蠻大的,我們就在床`上玩吧!」

任雅嵐這才明白吳賴剛才很明顯是為了得逞而騙自己,頓時撅起了小`嘴嗔道:「小無賴,你好壞啊,行,就按你說的,今天我們非把你贏得光屁`股!」

任雅嵐說著,也脫了鞋跳上了床,就坐在了吳賴的身邊,而程紅芳也是跳上了床,坐在了吳賴的另一邊,莫欣夢雖然覺得這樣的賭注實在是有些黃,可是看任雅嵐和莫欣夢都答應了,自己也不好掃興,只好也上了床,就坐在了吳賴的對面。

四個人玩的撲克遊戲,是北方人們經常玩的一種小遊戲,叫做「5、10、K」,就是一人一開始拿五張牌,一輪一輪地出,大的可以先抓牌,碰到數字為「5」、「10」、「K」的各樣花色的便可以當成分吃到自己的身邊,「5」自然是5分,「10」和「K」都代表十分,這樣的話,一副撲克牌,數字是「5」、「10」、「K」的所有牌加起來,正好是一百分,等大家所有的牌出完之後,那個抓分最少的就算是輸!

第一局很快就結束了,任雅嵐的分最多,得了五十分,莫欣夢和吳賴各得了二十五分,程紅芳的牌不好,一分未得。

吳賴一邊洗牌,一邊色迷迷地看著程紅芳催促道:「芳姐,這一局可是你輸了,可不能賴賬啊,你趕緊脫衣服!」

程紅芳倒是很痛快,一探手,就將自己右腳的襪子拽了下來,扔到了一邊,口裡說道:「這樣行了吧,應該也算是一件衣服了吧?」 「這裡是?」羅格看著不遠處熟悉又陌生的地方。

「是希麗家,我進來的地方。」隆多說道。

「如你所言,我們跑不過它們,那就只能幹掉它們!」隆多說道。

「你有把握嗎?」羅格說道。

「我們還有選擇嗎?」隆多道。

「說得也是。」羅格道,而心裡卻想著:「還是要拚命啊。」

本來聽隆多的話,以為他已經強大到能解決眼前的困境,結果也只是豁出去拼嗎?

這讓羅格既失落又慶幸。

短暫的對話間,隆多已經衝到房屋前,然後迅速放下羅格,將背後的包直接塞到羅格的手裡,並說道:「讓我見識一下你真正的本事吧。」

羅格接住隆多遞過來的背包,手裡猛的一沉——好重!

隆多在扛著他急速逃跑的時候,背上還背著這麼重的背包。

「體質已經這麼強了嗎?」羅格想到。

不等羅格回應,隆多就直接轉身衝進屋子裡。

「我去拿點裝備!」

羅格看了看眼前的屋子,跟他在現實世界看到的不太一樣,一樓的窗戶都已經釘上木板——應該是隆多做的。

他餘光瞥了眼來時的方向——還有些時間。

跟在隆多後面的是蒂娜,現在離屋子的位置也只有十幾米的距離。

羅格拉開背包的拉鏈,緊接著瞳孔猛地一縮。

彈藥,大量的彈藥,手槍、子彈、手雷。

「羅..羅格..」此時,蒂娜已經成功來到屋前,喘息著喚道。

「快進去!」羅格對著蒂娜說道!

「哦,好!」蒂娜點點頭,然後就要進入屋子。

「等一下。」羅格突然說道。

「怎麼…」蒂娜還沒說完,突然感覺羅格塞了什麼東西到她手中——兩個彈夾、一盒子彈、一個手雷。

「還記得我說怎麼用手雷吧!」羅格說道。

「哦..哦..記得,記得。」蒂娜有些慌亂的應聲道,捧著彈藥的手微微顫抖。

「快進去吧!」羅格說著,然後就不再看蒂娜。

在蒂娜之後,希麗也來到屋子前,與她一起的是威爾母子。

從希麗現在的呼吸頻率來看,她分明還有餘力,威爾也是,這兩人是為了帶上泰勒夫人才落到最後。

「快進去吧!」 紅樓一夢黛玉歸來 羅格說道。

三人理都沒理他,就直接衝進屋內。

而在三人後面的,就是那群窮追不捨的屍狗了,按這個速度,再有幾十秒,那些狗就能到屋前,這還多虧那個怪物給給他們爭取了些時間(那怪物與屍狗對峙了不到一分鐘,然後就消失了)。

「羅格!進屋。」這時,羅格頭頂傳來隆多的聲音。

「知道了。」羅格一邊應聲,一邊從背包里拿出兩枚高爆手雷,捏在手裡,用牙齒扯掉拉環,然後掐好時間,猛地將手雷丟出。

隨即,不等手雷爆炸,羅格提上背包轉身進屋。

「嘭!!嘭!!」羅格才將大門鎖好,門外就傳來兩聲爆炸聲。

羅格看到屋內窗戶上也被釘上一層木板。

「既然在,就過來幫我一把。」羅格對著客廳中的蒂娜說道,客廳中只有她一個,顯然是在等他。

「哦,好。」蒂娜迅速跑過來。

「幫我搬到陽台上去。」羅格指著背包說道。

「好!」

在這危機時刻,每多一秒鐘,他們就多一份活下去的希望。

「嘭嘭嘭!!!」一連串爆炸聲傳來,隆多已經和外面的屍狗開戰了。

兩人一起,抬著背包來到正對著大門方向的房間,這是這棟屋子的主卧,在卧室外面是一個寬闊的陽台。

「把二樓的門鎖上!」隆多站在陽台上說道。

「已經鎖上了。」蒂娜應聲。

「嘭嘭嘭…」一連串爆炸聲從樓下傳來。

羅格拖著裝滿彈藥的背包來到隆多身旁,在隆多身旁是一個裝滿武器的行李箱,他瞥了一眼——手雷、散彈、步槍。

相比之下,羅格手裡的手槍如玩具一般。

「這是恐怖分子吧…」羅格心裡想到。

羅格羅格向著樓下望去,不用細看,密密麻麻一片猩紅的瞳子聚集在屋前——數量不會少於八十隻,而後面還有少部分屍狗正在趕來。

心中想著,羅格動作卻絲毫不慢,迅速從背包里拿出兩顆手雷。

「嘭!!嘭!!」

這些屍狗在樓下聚成一群,隨便往狗群里扔就能炸倒一片,只是炸死的似乎非常少。

這些屍狗除了極致的瘋狂,體質並沒有比普通的狗強多少,只是生命力非常強大,斷腿、破腹什麼的根本不影響其狀態。

「你進去吧。」羅格對著身體顫抖的蒂娜說道。進來六個人,只有三人在這個房間,有戰力的還只有他和隆多,他現在也沒心思也沒時間去找那三人。

「不要,如果你們死了,我多半也活不了。」蒂娜雖然害怕,但形勢卻看得很清楚。

「那就一起往下扔手雷。」羅格沒有矯情,直接說道。

聽到羅格的話,蒂娜趕緊走過來,,兩人一起往下扔著手雷。

十多顆之後,三人炸倒了有三十多隻屍狗,但其他的屍狗也學會了躲開手雷掉落的區域,再往下扔的效果已經不大。

羅格已經停止扔手雷,隆多也停了下來,只有蒂娜手裡還拿著一顆手雷,已經扯掉拉環,猛地往樓下扔去。

蒂娜習慣性的想要從包里拿出手雷。

「別扔….了」羅格一句話還沒說完,瞳孔突然猛地一縮。

蒂娜扔的那顆手雷還沒落地,在手雷落下的那片區域,一隻屍狗猛地躍起,狗嘴張開,咬向半空中的手雷。

這一瞬間,羅格突然升起一陣巨大的危機感——他不知道屍狗為什麼要咬手雷,但如果手雷被扔回來,再加上背包里還有五六顆手雷,後果不堪設想,不能冒險!

幾乎出於本能的,羅格拔出腰間的槍。

「嘭!」一顆子彈直接甩出去。行雲流水,整個過程不超過兩秒鐘。

下一瞬,躍起的屍狗腦袋直接爆掉。

雖然秀出了著堪稱完美的操作,但羅格卻並不滿意。

剛才那一槍,他只有不到五成的把握,更大程度上看的是運氣。

這具身體太弱,而且沒練過槍,他的『槍感』只能發揮一半不到。如果是他自己的身體,就算只是普通人的體質,他也有把握在一秒內完成剛才的動作,而且命中率絕對在九成以上。

「身體契合度太差…..」

「嘭!!」落入屍狗群中的手雷猛地爆炸,但卻連一隻屍狗都沒炸傷。

緊接著。

「咔!咔!叮哐!!」玻璃破碎的聲音,窗破了。

……. (前面三章內容,已經刪去,沒有跟整體故事情節有關係的,就是吳賴和三女之間的事情,有想看的,聯繫!)

吳賴看著身周三個千嬌百媚的家人,心中成就感大增,哈哈笑道:「能有你們三個美人兒在身邊為伴,此生夫復何求啊?」

吳賴說著,身子朝後一倒,重重地躺到了床+上。

三女聽了吳賴的話,看著吳賴那雄壯的身軀,都流露出了幸福的神色,一齊朝著吳賴偎依過去,雖然三人共事一夫,可是吳賴這樣的人,註定會是九天神龍,自己等人能夠追隨在吳賴的身邊,享受著吳賴的寵愛,自然也是夫復何求啊!

就在這時,窗外突然傳來了一陣奇怪的「噠噠」的聲音,好似是有鳥兒在啄窗欞一般,嚇得三女都是一個激靈,趕緊拉扯被子,遮住了嬌+軀。

吳賴卻是一躍而起,抓起一張床單,纏在腰間,整個人已然是如同利箭一般,竄到了窗前,一把拉開了窗帘。

耀眼的陽光頓時射^入房間,使得房間里一陣明亮,而吳賴卻是訝然發現,窗外竟然飛著一隻紙鶴,那紙鶴正撲扇著翅膀,尖尖的鳥喙一下一下地啄著窗戶上的窗欞!

「暈,一夜風流,卻是忘了和師兄約好的事情了!」吳賴頓時一拍腦袋,這才想起,自己可是答應今日和師兄一起回紫霞觀,自己倒好,和三女纏^綿了一晚,早就將這事兒忘在了腦後了!

吳賴打開了窗戶,那隻紙鶴頓時「撲扇撲扇」地飛了進來,繞著吳賴飛了兩圈,緩緩地落在了吳賴的掌心。

吳賴接住紙鶴,打開一看,卻見上面用硃砂筆寫著:「師叔:小侄已在城外等候師傅和師叔許久,不見人影,冒昧紙鶴相喚,若是驚擾師叔,還請師叔見諒!師侄:三四道人」

吳賴這才明白,原來這紙鶴根本就不是青山真人發出來的,而是三四道人在城外等候不到,這才發出紙鶴,只是自己一夜風流,將這件事忘在了腦後,青山真人這廝卻是哪裡去了?

「是了,這個老流氓定然是去了九天俱樂部瀟洒去了!」吳賴想起昨天青山真人便向自己不住地打聽這應州城裡的煙花之地,自己還極力地推薦了九天俱樂部,按照那老流氓的性子,自然是按捺不住,肯定是去九天俱樂部尋花問柳去了,說不定此時還在溫柔鄉里眠花宿柳,沒有起床呢!

不過,正事不能耽擱,吳賴還是收起紙鶴,回到了床^上和三女纏^綿了片刻,將自己即將要去做的事情,跟三女說了一遍。

三女雖然不舍,卻是也知道吳賴拜見師門是件大事,只好各自細細叮嚀了一番,都起身給吳賴準備早飯的準備早飯,打點行裝的打點行裝,雖然一個個被吳賴折騰的是腰膝酸^軟,可是為了吳賴,都是強撐著起身。

而吳賴也洗了澡,換了衣服,吃過飯之後,和三女道別,便開著車,朝著城外約好的地方行去。

我去1999年 果然,吳賴出城后,遠遠地看見三四道人盤坐在路邊的楊柳下,靜靜地等待著自己。

吳賴行使到了三四道人身前,下車朝著三四道人問道:「三四師侄啊,你師傅呢?還沒過來?」

三四道人見吳賴過來的時候,便規規矩矩地站起身來,聞及吳賴問話,頓時恭聲回答道:「回師叔的話,師傅他老人家還沒有過來,不過師侄也給他老人家發了紙鶴,想必就要趕過來吧!」

「這老流氓,果然是風流快活去了,現在也不起床,真是老不知羞!」吳賴聞言,不由恨恨地罵道,卻是忘了自己昨夜一夜奮戰的事情了!

吳賴話音一落,卻見遠遠地飛過一隻紙鶴,在自己的頭頂上盤桓,伸掌接住,展開一看,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只見那紙鶴上面寫著紅色的字體:「師弟:愚兄昨夜造訪九天俱樂部,此間果然如師弟所言,美女如雲,佳麗甚多,愚兄一夜未免,樂甚,只是正要起身之際,卻是想起身無分文,無法結賬,現被眾佳麗困在此處,望師弟速帶現金若干前來救援。師兄:青山真人」

三四道人也在一旁看著上面的自己,愈看愈是臉紅,不由搖頭嘆息不已,只是看著那紅色字體有些詫異:「師叔,師傅他老人家用來寫字的筆好奇怪,這等紅色竟然比硃砂還要紅艷幾分啊!」

吳賴不由伸手敲了一下三四道人的腦袋,沒好氣地說道:「你傻呀,這哪裡是用筆寫的,這還不知道是哪位姑娘的口紅呢!我實在是搞不明白了,你這麼一個古板的人,怎麼就做了那個老流氓的徒弟了,這也太不像他了!」

三四道人哪裡敢說自己師傅的壞話,聞言趕緊解釋道:「師傅他老人家,遊戲紅塵,磨礪道心,哪裡是師侄這等凡俗之輩所能企及的!」

「遊戲紅塵?磨礪道心?嘿嘿,這不會是那老流氓給自己找的泡妞借口吧?好吧,咱們回頭給這個老流氓支付嫖資去!」吳賴不由嘿嘿一笑道,暗道,這在床^上磨礪道心的說法,還是第一次聽說啊,如果真能磨礪道心的話,那豈不是流氓都成了神仙了?

好在九天俱樂部的人都認識吳賴這位太上長老,見吳賴親自去接人,哪裡敢要錢,一個個在吳賴身前點頭哈腰,生怕吳賴因為自己等人扣了青山真人而發怒。

青山真人卻是不知道吳賴竟然還有這樣的身份,頓時大為高興,一邊揉著有些發酸的腰,一邊朝著九天俱樂部的經理得意洋洋地說道:「嘿嘿,我可是你們太上長老的師兄,你們這裡的小妞兒還不錯,有沒有什麼免費的VIP卡、金卡什麼的,給貧道一張,貧道以後好來免費瀟洒!」

那九天俱樂部的經理趕緊點頭哈腰道:「我們有眼不識泰山,這才衝撞了這位道長,道長放心,無論道長什麼時候來,我們一定掃榻恭候,一切都是免費!」

「哈哈,那就說好了啊!」青山真人聞言,這才得意洋洋地轉身要離開。

吳賴和三四道人卻是覺得跟這個沒皮沒臉的道士走在一起實在是太丟人,躲得青山真人遠遠的,青山真人也覺得有些訕訕然,不再多話,老老實實地上了車!

一路無話,恆山離雲州城不足三百里的路程,沒用兩個小時,吳賴便已經看到了前方那蒼翠高聳的恆山山脈。

「呃?師兄,這恆山是這裡著名的旅遊區,學校也組織我們去旅遊過,可是沒有發現這裡有什麼古老門派啊,山上倒是有不少道觀,可也沒發現有哪個道觀叫紫霞觀啊?」吳賴將車開至山下,望著高聳入雲的山峰,有些詫異地問道。

青山真人卻是將胸膛一挺,得意洋洋地說道:「哼哼!咱們紫霞觀乃是神仙福地,怎麼能夠在世俗的那些道觀中找的見呢?不要走前山,咱們將車找個地方存了,我們從後山上!對了,我們還要在山下的超市裡採購一些東西!」

吳賴想了想,覺得也是,既然是古老門派,那定然應該是在人跡罕至的深山老林中,那些靈氣充沛的地方才是,就像自己去過的幽泉門,一般世俗中的人,根本就無法接近,而且即便是有人上去,也根本難以發現洞府的所在地,紫霞觀的名字聽名頭要比這幽泉門大得多,更應該深藏在山中,想必是宮殿成群、樓閣遍地的仙境吧!

懷著對師門聖地的美好憧憬,吳賴將車子在前山的旅遊區找了個存車的地方放好,跟著青山真人找了一家超市進去。

旅遊區超市的東西都是超貴,不過好在超市的售貨員似乎認識青山真人和三四道人,很是熱情地打著招呼,青山真人便似是進了村的倭寇一樣,開始在超市掃蕩起來,不一會兒的工夫,三個人的手裡都提了兩大包的東西,花了差不多幾千塊。

吳賴倒是不心疼錢,畢竟自己此時已然是大富豪了,可是三人手裡大包里的東西,實在是讓吳賴有些哭笑不得,啼笑皆非!

這青山真人買的全是食品之類的,有速食麵,有火腿,這也就罷了,甚至還有薯片、米餅之類的,這讓吳賴不由地懷疑,莫非這山上還有貪吃的小道童不成?除了這些,還有不少的啤酒、白酒、各種飲料,甚至還有酸奶,這讓吳賴都有些懷疑,這是要去師門嗎?不是要去福利院看望孤兒嗎?

不過,吳賴見青山真人沒有解釋買這麼多吃的的用意,自己自然也便不再多問,三人各自提著手裡的大包,從那林間小道繞向後山僻靜之處。

恆山是華夏五嶽中的北嶽,風景秀麗,是華夏著名的旅遊勝地,吳賴記得那前山山道曲曲折折,一路上有著很多華麗的道觀,平時都是遊人如織,走累了的遊客還可以乘坐纜車直達山頂,很是省力氣。

可是吳賴這卻還是第一次從後山上山,卻是發現,這後山根本就沒有一條像樣的路徑,幾人只能是踩著山間嶙峋的怪石攀爬,好在三人中實力最差的三四道人也已經是後天武者了,三人都是身輕如燕,雖然山勢險峻,而且各自拿著那麼重的兩個大包,卻也不是特別的費力。

三界淘寶店 就這樣,順著蜿蜒曲折的小路,三人是越走越曲折,而吳賴更是發現,自己三人走的方向,似乎偏離那恆山的主峰是越來越遠,好似是上了另一座偏僻的山峰!

「師兄,咱們門派到底在什麼地方啊?怎麼不在主峰上啊?」吳賴終於按捺不住,望了望前方出言問道。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