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冷笑,「連同那個穆青都是曾經向左也就是虎威將軍手下的人,乃至剛剛圍在桌子邊上的那些男人,近乎一半都是——虎嘯軍。」

「穆青那些武器其中有一把是刻著這樣子的一種圖案的。」南宮傲掏出了懷裡的一塊小牌子,正是在濟州莊園那個顧爺爺給的東西。 「這是什麼標誌?好像在哪裡看過?文家還是上官家?」木薇只是鄙見的,不曾細看。這上面的老虎倒是威風十足! 「這是虎嘯軍的圖案,也就是虎威將軍的標誌。」 南宮傲繼續說

「穆青那些武器其中有一把是刻著這樣子的一種圖案的。」南宮傲掏出了懷裡的一塊小牌子,正是在濟州莊園那個顧爺爺給的東西。

「這是什麼標誌?好像在哪裡看過?文家還是上官家?」木薇只是鄙見的,不曾細看。這上面的老虎倒是威風十足!

「這是虎嘯軍的圖案,也就是虎威將軍的標誌。」

南宮傲繼續說,「村長屋裡那把劍落了那麼多的灰塵可想而知多久沒有拔出了!而她是村長,這根本不合理!」這地兒這麼好,哪裡來的盜賊土匪呢?

「你知道她是誰嗎?」他摘了朵花。

木薇皺眉,「你知道?」他怎麼會知道?

「南國唯一的女將軍聽說過嗎?可惜……世人都道她已經死了。」

木薇驚到,「女將軍!真是不可思議了,看不出來啊。」雖說明月村長同樣有了一副嫵媚的美人樣子,可是卻多了份風情根本看不出來將軍的英氣。

南宮傲也是嘆口氣,「是啊~」他最怕的就是已經要看不出來了。

「你很了解嘛!」

「你不是也做了準備嗎?知道向左的身份。」南宮傲回道,「我們需要儘快勸說好。」

「可是……」她苦惱,「你有什麼辦法嗎?」

「就是沒有啊!」

「唉~」兩個人嘆了口氣兒,最大的問題得不到解決了。

托腮的兩個人就這麼一直看著夕陽西下,感嘆這裡難得一遇的美景。

對於木薇是忘記了自己為什麼在這裡的原因,在想怎麼辦才能出去,怎麼去救上官明昊他們,怎麼把向左勸說回去,可是夕陽美景又把這直性子的女子給帶跑偏了。

南宮傲不知道是不是心中已經有了計謀,倒是很享受和佳人相處的時光。

兩個人也都頭戴著南宮傲第一次做得花環回去了,「怎麼樣,不錯吧!我就知道我是天才!」第一次做,很滿意。

木薇嫌棄地摸了摸頭頂,「我還真是個好人!要不是咱倆一家人,這種扎死人的玩意兒…」

「你說什麼?」南宮傲還在洋洋得意中,美滋滋地看著木薇頭上花環。

木薇不想打擊他的信心,「沒事兒,就是有點可惜沒有薔薇花。」

薔薇花?南宮傲看了看那五顏六色的各路花,還真是沒有!

「你想要嗎?」

「你覺得我的名字是叫好玩的!」木薇拍拍「小兄弟」的肩膀,「別說了趕緊回去,咱們也不大認識路的。」

穆家

「哥哥姐姐,你們回來了!」站在牆角跟的綿綿委屈地喊道。

南宮傲看了看,「其他村民都回去了!」太好了!

「綿綿怎麼了這是?」木薇看著這院子里的三個人不對勁,捂著嘴巴對南宮傲說,「是不是吵架了?」

「嗯。」南宮傲可不管那些,那個村長也不在了,天下太平!

木薇走到牆角,「綿綿怎麼了?站著幹嘛?新遊戲嗎?」

「木薇丫頭,這事兒和你無關,我的家務事。」沐清看起來臉色確實有點發青,很符合名字。

木薇看著綿綿娘親也是一臉急得慌,「穆夫人……」

「沒什麼!」穆夫人看起來似乎心疼孩子可是也不鬆口,「木薇姑娘,南驕公子你們也是累了一天了,還是趕緊休息吧。我領你們過去吧。」小動作在穆青背後點了點,大概是在提醒他適可而止。

「這邊走。」

木薇和南宮傲也是點點頭,這到底是人家的家務事兒,可是這綿綿小可憐又是一路看著他們離開的。木薇心裏面也是有點同情,但到底不好插手,而且南宮傲還攔著她了。

「我家其他屋子也都是有東西的,這一時半會兒還真是清不出來,你們是姐弟一間房應該沒問題吧,放心,我們還是準備了兩張床放著的。」穆夫人有些歉意,就算是親姐弟住一起也是有些禮數不合的。

「沒關係,我們一個房間也互相照顧些,畢竟不是家裡不是,有點生。」南宮傲立馬接茬,巴不得一間房一張床呢!

木薇笑說,「謝謝穆夫人費心了,有地方住我們就很開心了。」她可是不太挑的,但,「你家就一間房了嗎?」和這傢伙在一塊兒,有陰影!

「額…有是有,但是都放著一大堆東西。」這前後變化有點快,穆夫人縮了縮頸脖,木薇這「大臉」快要貼到人家臉上了。

奈何最後還是這個結果!

「好了,我們來睡覺吧!」他倒是很好興緻。

木薇白了一眼,戳了窗戶紙,「你說那邊什麼情況?感覺穆大叔突然就嚴肅起來了。」看不見也聽不到。

南宮傲這脫衣服的速度也挺溜的,「不知道,這一天折騰的你不累嗎?」直接躺上了床。雖然他很想把兩張對立的床給併到一起,但是太累了,他負荷不了了。

「你這麼一說,還真是累了!」木薇動了動筋骨,這一提渾身都是酸痛無比而且還無力。

木薇也爬上去床去了,「丫的,老娘找罪受,在家裡老闆不做跟著你們受罪。」連被子都懶得動手蓋著了,「爬上來了。」

「本來是泡帥哥的,這倒好了,反而還給人家配對了!」她這心裡五味雜陳。

南宮傲偷笑了。

「我倒是覺得有很多事情都有了收穫。」

木薇呸了一聲,「老氣橫秋的。」

「我困了。」南宮傲堅持不住了。

木薇還想接著問,「你收穫了哪些?我很好奇啊!還有剛剛那個綿綿是被發現什麼了嗎?你說他們再吵什麼?南驕!」

「南驕!南驕?」木薇翻身朝後面看去,「睡著了?」這也太快了吧。

「也是,他好像是挺快入睡的。」木薇想起來了。

看著南宮傲的睡顏,木薇都沒發現自己的目光一下柔和起來了,「哈哈!還會吐泡泡……破掉了!呵呵~真是可愛!」

「我在幹嘛?」木薇這一下子又被一個泡泡驚醒了,才發現自己的手已經摸到了南宮傲的臉。

睡覺!毫不淑女地吹滅了蠟燭。咻~

—————————————————————————————————————————————————

第二日

木薇早起慣了,所以一早就推開房門起身了

「早上好啊,大家!」站在門口就喊道,「哇哇哇!」

木薇揉了揉眼睛,立馬在院子里四處跑接著趕緊到大門口看看,「我的個神啊!」

一夜之間,整個村子竟然就變得那麼的喜氣洋洋!不是,紅紅火火!

「怎麼會?」

「你醒了?」,沒想到這孩子會起得這麼早!穆夫人拿著幾個燈籠,自然是大紅燈籠。

木薇隨手拿起一個把玩著,「所謂大紅燈籠高高掛,這新娘子要嫁人!」她碰了碰穆夫人,「你家的閨女應該不急的嫁掉吧!」

她張大嘴巴,「不會是昨晚綿綿爹是在說這件事情吧!怪不得這麼嚴肅!天哪,不會這麼狠心吧!綿綿還那麼小!難道要嫁給什麼歪瓜裂棗的人吧,什麼糟老頭子,什麼紈絝子弟,什麼斷手斷腳的……」

穆夫人實在是有些哭笑不得,「木薇姑娘不是的,不是的!」穆夫人有些著急了,「不是的,不是的。」這孩子的想象力還真是超群。

「別不是了,昨晚綿綿那叫一個委屈!看她爹那叫一個害怕~」話音剛落這個木薇就指著面前走過的父女倆。

要不說練武的男人,這拖著自家的小女兒毫不費力的。

「看著點路,要是給我晃悠下來了怎麼辦?」跨坐在老爹脖子上的綿綿倒是有些「趾高氣揚」的。

「好好好!綿綿是先去糖炒栗子家的徐婆婆還是買糖人的牛爺爺家?」

一身小紅衫的綿綿眉眼瞧上很是認真思考,「那就都去吧,正好帶著雪球去溜溜。那就出發,快跑!得讓那個臭小虎看看,我爹才是跑得最快的。」

說完父女倆就跑了出去,不過臨走之前倒是一人給了穆夫人一個臉頰吻,給了木薇一人一個燦爛的笑容,立馬快快樂樂的出門去了,倆人顛得挺樂呵。。

木薇收回了手指,嘚卟了幾下嘴巴像是很有疑惑的樣子。

穆夫人也是一臉的笑意,看出來這丫頭怕是不太知道這情狀,「等以後你有了夫君和孩子就知道了。」

木薇笑笑,「好像很不錯的樣子。」

「對了!那你們這個是…每個人穿得都跟要出嫁似的!」那個穆大叔似乎也是穿了紅衣裳的額,就是深紅就是了。

「哎呀!」穆夫人一臉的懵,「怎麼你還不知道?這不就是你家弟弟要成親了嗎?」 媚眼傾城:王妃休想逃! 穆夫人說完就明白了,他們村長估計又是先斬後奏的了。

木薇卻炸毛了,「什麼!」

「這個玩笑可不好笑的。穆夫人這個還是不要開得好。」通知誰了?她還是那個還睡在被窩裡面的那個人?

「明月怕是真的挺喜歡南公子的。不過這也就是先求婚罷了,也是得讓南公子點頭才行,不過我覺得南公子也許會屈服在我們村長的手段之下。所以村裡面的人都早早地布置起來了。」穆夫人有些感觸良多,「明月要是嫁出去了,大家也都放心了這些年她也是苦。明明是……哎哎哎,木薇姑娘,你去哪兒?是餓了?」

木薇把燈籠塞到穆夫人懷裡就往裡面跑去。

「別睡了,別睡了!」木薇趕緊把還賴在床上的南驕給弄醒,「再不起來,你就要永遠永遠待在這裡了。」

「……」人家就翻了個身子連眉毛都不皺一下的,八成沒醒。

木薇一把撩開他的被子,「我得下狠招了!」 489

撓痒痒!

「嘎吱,嘎吱!」

「哈哈哈~癢!癢!癢!」一下子蜷縮的南宮傲就舒展起來了,「別~木薇~」聲音是又急又氣可是奈何臉上還忍不住有笑容。

「你都要死到臨頭了!」木薇捋了捋頭髮,燥火大,「你還睡!」都滿頭大汗了這還又睡下了?

「再睡你就成了別人的娘子了!」

這把南宮傲自覺自發的蹦了起來,「誰,誰,別瞎說!」他心中第一人選蹦出來就是那個村長。

「瞎說呢!人家都大紅燈籠高高掛,這紅嫁衣人人都穿上來了。我估計一會兒之後就有人把你的喜服給送來了。」她撿拾了一把衣服,「趕緊趕緊,穿上,咱們快逃!」

誰能想到那個村長來真的!更加沒想到這個村子的人效率這麼快。

「快,褲子,褲子! 最萌撩婚:國民老公限量寵 外衫,外衫!」

「等一下,等一下!褲子還沒套上去呢。」南宮傲手都接不過來重要的是他在抖,他剛剛瞄了一眼這外面的顏色那叫紅紅火火。

「這外罩?」木薇搓在手裡,這個觸感很是熟悉啊,「我覺得之前好像摸過的。」

「這個是和那個我在安茜身上摸過的面料一模一樣的,這針織法也是同樣的,不是一般人會有的。」布料的問題不會是這裡有的,她又摸了摸自己身上的,「你身上的是穆大叔家的,我身上的是村長家的。料子挺好但是手法就不是的。」

「你這衣服是穆夫人做得,而安茜的是宮裡面那個何言大人做得也就是我老舅做得,這個~」木薇細想,「難道何言表舅會是這裡的人?」有點意外!

南宮傲慢下了動作,何言!那個人他讓十五查過卻身家清白,再說了在宮裡面做衣裳也是有了十年左右的,誰會懷疑一個尚衣局的人有什麼特殊身份?不過倒是也有了些蛛絲馬跡的。

可是按照木薇的說法又不一樣了!

「你確定嗎?」南宮傲說。

木薇點頭,「沒錯,對於布料這種事情我還是很敏感的,這個布料可不是尋常人家就會有的。何言舅舅說了這個布料就是皇帝衣裳也是沒有幾件的。」

南宮傲突然抱住木薇,「好好好,木薇你簡直就是個小天才!」一下子他都想明白了。

木薇被他抱著一跳一跳的,「乾乾乾乾嘛?」這臉又開始燒起來了,無人知曉。

南宮傲看來很激動,「因為你太厲害了,我就忍不住我自己,抱抱你表示嘉獎。」看來他又找到一個「把柄」。

「你…」木薇別過臉不看他,「放我下來吧。」

南宮傲也感覺到了她的彆扭可也乖乖聽話了,「哦。」

木薇轉過身去,「把衣服穿好了,趕緊,再不走人家就要來逼親人了。」一轉身,她就毫不手軟地拍了拍自己的小臉,紅個毛線啊?

「對了對了的。」一向都是人家怕他回去逼親的,南宮傲也是感嘆極了。

悉悉索索的穿好衣服,兩個人正在考慮怎麼出去!這逃出去是不可能的,一則是任務還沒有完成二則是這路也不知道在哪裡!

「跳窗戶吧,先離開再說。」木薇和南宮傲一推開窗戶,「哇塞!」兩人連連後退!

木薇說,「好大一幅畫啊!」

南宮傲打個哈欠,「穆家夫人還是挺會過日子的。」

昨日回來的晚了,也挺累直接就睡了。所以也都沒好好的看看了,這窗戶後面還是一堵牆,掛了一副夏季荷塘畫……挺有心思的!

「還是走門吧!」

兩人點點頭。 490

兩人偷偷摸摸的走出門,一打開門,「南驕公子!你願不願意娶我明月?」

這不是個問句,更像是強迫!

這晃眼的紅色讓兩個人都覺得自己有點頭暈了。

無盡的遺落 明月真的是率領這一眾人等,應該是小紅人,拿著各色花朵擺在各自的面前,而明月笑得如花嬌艷!

「南驕公子!雖然我們相識不久,但是我對你一見鍾情,我向來是速戰速決的,所以一大早就準備了這些。」不知道從哪裡變出來的,明月的手裡多出了一套紅色的男子喜服。

「我以村長的名義,和全村的敬意,不知道南驕公子願不願意娶我呢?」明月靠近他一步。

而所有的村民也都是在起鬨,樂呵呵的對南郊說,願意,願意,願意!!!團結的不像話,這一點木薇早就見識了。

這哪裡是求婚?明擺著是逼婚才是!木薇覺得要是自己的話,倒還好了。可是南驕……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