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跟我去看看!」

內平山口當先而行,小林柳源急忙跟在後面! …… 闖進莊園的就是韋步平了! 韋步平尾隨撤退的日本殺手,看到8名殺手攜帶著3具屍體時暗暗佩服: 這批日本殺手,居然能趁著混亂,把同袍的屍體帶了出來,這說明這伙小鬼子絕不是賞金獵人那種普通的散兵游勇,! 回想小鬼子的暗殺過程,

內平山口當先而行,小林柳源急忙跟在後面!

……

闖進莊園的就是韋步平了!

韋步平尾隨撤退的日本殺手,看到8名殺手攜帶著3具屍體時暗暗佩服:

這批日本殺手,居然能趁著混亂,把同袍的屍體帶了出來,這說明這伙小鬼子絕不是賞金獵人那種普通的散兵游勇,!

回想小鬼子的暗殺過程,先是3名殺手執行近距離格殺任務,在格殺過程中,四周埋伏著的幾名狙擊手虎視眈眈,隨時準備補槍!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混亂當中,1名殺手被自己人所狙殺,1名被韋步平用消聲手槍擊斃,1名從3樓逃跑時,驚慌之下頭朝下,腳向上,從3樓摔下來,當場死亡。

……

韋步平手腳攀附在卡車底下,順利進入一個莊院,本來以為可以消聲沒息的混入莊園深處!

誰知道2條大狼狗汪汪的狂吠著衝過來!

韋步平無奈,只能開槍將2條大狼狗擊斃當場!

這下子捅了馬蜂窩,莊園里警報大作!

下一刻,一隊穿著和服的武士,嗚啦啦的叫著,衝殺過來!

只是這些武士比較搞笑:有拿手槍、衝鋒槍的,有拿刀、槍、劍等各種原始武器的!

韋步平苦笑:勞資只好大開殺戮了!

韋步平手握雙槍,噹噹兩聲,就把兩名跑在最前面穿著和服的武士擊斃,然而眾武士悍不畏死,照樣衝上來!

韋步平暗暗搖頭:這小鬼子腦袋是不是進水了?你拿槍的發起衝鋒還說得過去,拿刀、槍、劍等各種原始武器的來湊什麼熱鬧?

隨後對方交火了,子彈到處亂飛,擊在假山、樓亭、石台上,石屑、木屑亂飛!

韋步平開始還以為其中有中國人,手下未免留情,擊傷的多,擊斃的少!

隨著湧來的人越來越多,韋步平狠了狠心腸,不再手下留情,槍槍奪命!

小鬼子這才知道厲害,一聲吶喊,四散躲藏!

有個小鬼子可能是頭目,可能看己方這麼人居然打不過一人,氣得哇哇大叫!

此時韋步平已經能聽會說日語,這小鬼子頭目大罵屬下是豬玀!然後命令把湯姆遜衝鋒槍拿出來!

看來小鬼子急紅了眼,開始使用威力強大的武器了!如果湯姆遜衝鋒槍不頂用,不知道還有什麼壓箱底的武器?

唧唧唧唧唧唧……

湯姆遜衝鋒槍特有的、打字機般的聲音響起來了!

比雨水還稠密的金屬風暴劈面而來!

韋步平不敢怠慢,打起十二分精神,把體能調節到巔峰狀態,左躲右閃,在樹木、假山、樓亭中奔跑、跳躍、騰挪移閃,真是快如閃電,敏捷不亞靈貓!

韋步平跑到哪裡,哪裡就是石屑、木屑四處亂飛!

韋步平躲閃不時還擊,每次回頭一槍,總把一名小鬼子打得倒地掙扎!

在山莊里繞行了一圈之後,韋步平已經大致了解松林山莊的地形!

回到剛才打鬥的地方,地上的日本武士屍體還沒有人移動,地上一片狼藉!

一夜亂了情:搶奪日租妻 韋步平撿起地上的湯姆遜衝鋒槍一看,槍身上有個「Z」的標記,這是在中國生產的意思。

沒想到小鬼子還購買了我的武器來打我!

韋步平苦笑。

只是可惜了莊園里種的各種奇花異草,被湯姆遜衝鋒槍掃射之後,如被剪刀剪過,齊唰唰的攔腰折斷!當然更多的被打得七零八落!

韋步平經過的池塘里的金魚,亦遭受城池失火之災!被湯姆遜衝鋒槍幾頓掃射之後,死傷慘重,仰面朝天翻白死翹翹的不計其數!

記下山莊的地形之後,韋步平的反擊明顯加強!

韋步平兩支手槍,隨身攜帶有60發子彈,幾乎是彈無虛發,每每擊中,以爆頭居多!或是擊中眉心,或是擊中額頭,血霧中倒地者,以斃命居多!

以不怕死著稱的日本武士此時亦心寒不已!

松林莊園是黑龍會華南片區的窩點,常駐有間諜護衛等40多名人員,此時已經倒下過半!

內平山口和小林柳源看著倒地地上的死屍,還有受傷碾轉呻吟的下屬,倆人目瞪口呆:這還是我們黑龍會精英中的精英嗎?

對方到底是個什麼人?竟然如此強悍!

內平山口和小林柳源對視了一眼,都從對方的眼睛里看到了膽寒:我們的人數越來越少,這樣打下去,豈不是要全軍覆沒?

更中令人心寒的是,眾小鬼子手中的湯姆遜衝鋒槍已經打完了子彈!

——內平山口和小林柳源萌生退意。

眾小鬼子扔下湯姆遜衝鋒槍,繼續用刀劍等冷兵器對抗韋步平的兩支手槍!

「八格!」

怒喝聲中,有小鬼子展開自殺式衝鋒,頭上系的絲巾飄揚中,高舉武士刀向韋步平衝去!

韋步平面無表情,隨手一槍將其擊斃!

雙有二名小鬼子高舉武士刀哇哇叫著沖了上來,韋步平臉色不變,噹噹兩槍,擊中這二名小鬼子的眉心,二名小鬼子臨死沒慘叫一聲,雙雙撲倒在地!

韋步平已經不再被小鬼子追殺,他現在是反攻眾小鬼子!

韋步平如殺神一樣,一個人二支槍,迫得剩下的七、八小鬼子開始後退!

韋步平冷笑:什麼武士,也不過如此!

剩下的6名小鬼子忽然分開,各走一路!

…… 剩下的6名小鬼子忽然分開,各走一路!

韋步平冷笑:好狡猾的小鬼子,竟然用上了這種賭運氣般的逃命方法!看來是黔驢技窮了!

不過這也是最有效的逃命方式!

韋步平舉槍擊斃2名小鬼子,另外4名小鬼子已經跑得不見蹤影了!

韋步平搖搖頭:這伙小鬼子的戰鬥力,都比不上日軍的骷髏特種小分隊!這些幫派的什麼狗屁殺手,有點腦子進水癥狀,勞資用的是槍,還要手持武士刀衝過來!真是趕時間去投胎!

韋步平原路返回松林山莊,看到沒死的小鬼子就補一槍。

韋步平進入山莊里的房屋時,不由得罵了一句:他NN滴熊,全是木頭房屋!你當這裡是你們東洋老家啊!

韋步平在山莊里走了一圈搜查各間木屋,看看還有沒有其它人!

人沒有,汽車倒時有20多輛,有卡車、小轎車,品牌有德國的,美國的,還有瓊崖生產的吉普車、小客車、卡車。

韋步平心想:這些小鬼子倒是識貨,買的都是最好的車!

韋步平還找到小鬼子的武器庫,裡面有步槍、機槍、擲彈筒。

韋步平心想,小鬼子就在首都南京附近搞了一個據點,南京衛戍司令部居然不知道?戴笠的力行社特務處是幹什麼吃的?

韋步平還找到很多吃的,只是大部分是日本貨,例如日本清酒、壽司、魚生什麼的,韋步平不喜歡吃這些日式料理,但是肚子太餓了!

韋步平吃了一點東西,填飽了肚子,還沒等到張保、黃橫帶人來:難道他們沒有看到我留下的記號嗎?

又等了半個小時,還是沒等到張保、黃橫。

韋步平有點心急:看來只能開車到附近的村、鄉、鎮公所打個電話或是電報,叫張保、黃橫過來了

韋步平忽然聽到地下有敲擊聲,而且越來越響!節奏相當整齊!

難道下面有地下室?地下室里關著人?

韋步平開始尋找進入地下室的通道,這難不倒特種兵出身的韋步平,不到10分鐘,就找到了地道入口。

打開地道的鐵門,一陣叮叮噹噹的聲浪撲面而來,在昏暗的油燈下,韋步平看到一個個鐵籠里關著一大群人,他們手裡拿著石子、木棍、小鐵片之類的東西,不停的敲擊著鐵欄柵。

看到韋步平進來,多數人對韋步平怒目而視!

有人怒吼道:「特瑪的小鬼子!想餓死我們啊!」

「就是! 百戀成精花小癡 給勞資一個痛快!」

「小鬼子們不得好死!」

「小鬼子,我日你先人板板!」

……

一陣憤怒的聲浪撲面而來,韋步平苦笑:我這相貌這麼正氣凜然,怎麼把我當小鬼子了呢?

當然也有不和諧的聲音。

「我願意出錢,放我出去!」

「我願意聯繫我家裡!」

……

不用詢問,韋步平就知道這些國人全是被小鬼子綁票,被關押到這裡!

看來黑龍會還干這種綁架勒索的破事兒。

韋步平大聲說道:「同胞們!我是中國人,我來救你們出去!」

「啥?」眾人看著韋步平年輕的臉,面面相覷。

眾人大多半信半疑,多數人以為小鬼子又要玩什麼新花樣!

「小鬼子,是不是又要尋我們開心!」

「小鬼子,又想搞什麼名堂!」

……

韋步平心想這些同胞被小鬼子騙怕了,還是先把他們放出來再說吧。

鐵籠有個大鎖,韋步平看看沒有鑰匙,只好回到地面的房屋裡找,還是沒有找到,不知道小鬼子放到哪裡去了?

韋步平沒法,最後找到一個斧頭,用斧頭把鎖頭劈開,把籠門全部打開。

「都走吧!」韋步平揮揮手。

「真的可以走?」

「當然是真的可以走,小鬼子已經被我殺了大半!」

「什麼?」

眾人看著韋步平,遲疑不定——他們被小鬼子騙過多次,小鬼子為了尋開心,腦洞大開,經常變著法兒折磨他們,叫他們家屬拿錢贖他們回去。

「你們上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終於有人相信了韋步平的話,上到地面,看到小鬼子的屍首,這才相信不是小鬼子尋開心搞的鬼,不由得大喜。

眾人對韋步平千恩萬謝,有的還跪下給韋步平叩頭,韋步平連忙把他們扶起來。

眾人全是南京周圍的富戶,被黑龍會的人綁架來到這裡,勒索贖金。

「中間那個大屋子是食堂,裡面有食物,你們吃飽了下山回家去吧!」

眾人大喜:剛才高興之下,都忘記了肚餓得眼前發黑了!

眾人飽食一頓之後,向山外走去,只是一會兒,又走了回來!

「怎麼回事?你們不願意走嗎?」韋步平笑道。

「不是我們不願意走,而是走不出去!四周全是樹木,走一段路之後,出現了幾個岔路,選了一條路,走著走著又是岔路!最後走來走去又走了回來!」

「明白了!」韋步平心想,估計張保、黃橫也被小鬼子布置的岔路搞到迷路了!

韋步平從腰間拿出一支煙花,點燃之後那煙花哧溜一聲升到天空中,然後「叭」的一聲炸開一朵紅色的煙花。

一會兒,外面也有一個黃色的煙花在空中炸開!

韋步平知道這是張保、黃橫放的煙花:他們果然在外面轉圈子進不來!

韋步平不由得讚歎這伙小鬼子:難怪敢駐紮在這裡,原來有這一手!

韋步平每隔5分鐘,放一個煙花,為張保、黃橫指明方向!

20分鐘后,張保、黃橫終於走進來了!

「他NN個熊!小鬼子搞這一手真厲害,我們在外面瞎轉了二個小時,居然進不來!」

「來了就好!你派人把這些人帶出去吧,讓他們各自回家!」

「好!」

眾人對韋步平千恩萬謝,有人問韋步平的名字,韋步平也不隱瞞,據實相告。

「原來你就是韋總司令啊!太好了,我給我寫個引薦信,我到崖州去做生意!」

「我也要去崖州!南京不安全,還是去崖州安全!」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