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時間,場上沒有一個人喊價。

梅煙寒依舊笑眼盈盈,並沒有因這一幕而變化神色,顯然她早已想到會出現這樣的結果。 就在這時... 「一百萬。」 與他婚路相逢 蝕骨寵婚:早安,老婆大人 一個不急不緩的聲音在場中響起。 人們一下子都安靜了下來,目光紛紛投向袁飛... 「諸位,老夫看上了這部法訣,還望各

梅煙寒依舊笑眼盈盈,並沒有因這一幕而變化神色,顯然她早已想到會出現這樣的結果。

就在這時…

「一百萬。」

與他婚路相逢 蝕骨寵婚:早安,老婆大人 一個不急不緩的聲音在場中響起。

人們一下子都安靜了下來,目光紛紛投向袁飛…

「諸位,老夫看上了這部法訣,還望各位賣老夫一個面子。」

袁飛緩緩地說道。

梅煙寒微微一笑,並不說話。

這下場中便徹底安靜了下來。原本想買『冰輪雪』的人就很少,這下天武宗的宗主都開口了,自然都得賣給其一個面子。

「既然如此,那恭喜袁宗主拍得這部地級法訣。」

梅煙寒宣佈道。

啪啪啪…

場中響起了熱烈的掌聲…

而袁飛卻沒有任何錶情。

「下面,有請出我們的最後一件拍賣品。」

唰!

幾乎是一瞬間,場上便寂靜無聲,許多人的目光都變得灼熱起來…

剛才的都是地級法訣了,那這最後一件東西是什麼呢?

奧西一臉嚴肅地走上台,將一個黑色禮盤放在拍賣台上,然後掀開了黑布…

眾人的目光都齊刷刷地投向禮盤…

只見禮盤中:一個散發著淡淡熒光的玉簡靜靜地躺著…

與此同時

梅雲山那一直緊閉著的眼睜了開來,看了一眼玉簡,眼中掠過一抹詫異之色,旋即再度閉上了眼…

而袁飛、虎天雷等人看著那個玉簡,都是面有所思…

梅煙寒拿起玉簡:

「這個玉簡是我們的人在一處破敗的山洞裡發現的。玉簡本身並沒有什麼奇特之處,但是,這個玉簡被人設下了非常強力的封印。這個封印,由我們拍賣行的一位界級強者、三位主級強者聯手,耗時七天七夜,都未能將其破開……」

嘩!

滿座嘩然!

場中除了極個別的人外,其它人的臉上都是布滿了震驚之色…

這到底是什麼封印?!竟然連界級強者都無法破開!而能讓界級強者都無法破開的封印,設下這個封印的人的實力至少都得是王級啊!!!

袁飛、虎天雷等人的臉上則是布滿了詫異與好奇…

能讓王級以上的實力的強者布下封印,那這玉簡裡面到底藏著什麼東西呢?

冥落看著那個玉簡,臉上有些疑惑:

為什麼這個玉簡散發出來的細微波動有些熟悉呢?

……

「相信大家大概都已經猜到了,這個玉簡裡面一定藏著什麼東西,脈訣、法訣、亦或者是…瞳術…不過,對此我們都不知道。這種東西向來是有緣者得之,那麼今天誰會是那個有緣人呢?」梅煙寒微微一笑「起始價:一千萬金幣。現在,拍賣開始!」

嘶~

即使已經猜到了這最後一件拍賣品一定價值不菲,但是眾人還是倒吸了一口冷氣…

開玩笑的吧!一千萬金幣什麼概念?!就為了這個不知來歷的玉簡?!先不說別的,單是那個封印就能坑死絕大多數人!即使僥倖破開了封印,裡面的東西是福是禍還不知道呢!如果裡面的東西是個渣,估計拍買下的人會被活活氣死吧!

一時間,眾人都是有些啞然…

光是玉簡的起始價,就能令得大多數人望而卻步。

就連貴賓區,也是沒有人說話。大多數人都在低頭思索著要不要拍買…一千萬的價格,饒是他們這些有頭有臉的人物,都是有些負擔不起。

「既然沒有人說話,就由我來打頭吧,加十萬。」

虎天雷那洪亮的聲音突兀地在場中響起。

眾人紛紛看向虎天雷…

「加二十萬。」

沉默了許久的錢少芬突然開口道。

虎天雷一愣,顯然沒有想到一個後輩竟然敢跟他叫板。

總裁,一炮而紅! 「錢少芬,想跟我叫板的話你還不夠格。加三十萬。」

「加四十萬。」

錢少芬繼續說道。

虎天雷眼中有著一種被蔑視的怒氣湧出,一股威壓從其身上散發開來,然後湧向錢少芬…

咯吱!

錢少芬所坐的椅子變了形,錢少芬也被壓得呼吸有些急促,但還是咬牙堅持著…

論實力的話虎天雷完全能秒殺他,所以不論如何也得堅持。

「虎門主不必跟一個晚輩計較。我們天武宗加一百萬。」

袁飛語氣緩慢地說道。

「哼。」

虎天雷冷哼一聲,撤去了威壓。

錢少芬的牙咬得咯吱咯吱直響,眼睛看著桌子不說話,只是面色陰沉到了極點…

「我們出雲樓加二百萬。」

一個穿著華麗,面色紅潤的貴婦出口道。

出雲樓也是梅城的一個大勢力,財力上甚至高於聚寶閣。而這名貴婦正是出雲樓的樓主。

「萬虎門加二百五十萬。」

虎天雷繼續加價。

「加三百萬。」

袁飛依舊不急不緩地說道。

看樣子是勝在必得。

……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又有幾個大勢力加入了這場暗地裡的競爭,而那競拍價已是漲到了二千一百萬!

眾人看到這兒,皆是暗自咂舌:

這些大勢力的財力果然雄厚啊!

而梅煙寒只是微笑著,靜靜地看著這場競爭。

……

「我們出雲樓出二千三百萬。如果還有比這高的,我們便退出。」

那名貴婦語氣有些波動。饒是出雲樓,想要拿出這麼多的金幣也是不容易的。

「二千五百萬。」

袁飛繼續說道。

這下子,包括虎天雷在內的幾個競爭者都是搖了搖頭,不再說話了。

顯然,這個數字已經超出他們的預計了。

眾人看到這一幕,也是鬆了一口氣。看樣子,這個玉簡袁飛是勢在必得了。

袁飛那張老臉上也是有著一抹笑容浮現…

這也是他的極限了。不過,他相信,玉簡裡面的東西的價值絕對比著貳仟伍佰萬金幣高得多得多。

梅煙寒見狀,也是嫣然一笑,舉起小金錘,就欲砸下……

「三千萬。」

一個威嚴的聲音在場中響起。

唰!

眾人紛紛將目光投向那坐在前排一直不說話的那道威嚴的身影…

袁飛也是看著那道威嚴的身影,眼神微閃,旋即大笑一聲:

「既然城主有意,那我袁某人願意拱手相讓。恭喜城主了。」

腹黑權少獵嬌妻 叮~

梅煙寒手中的小金錘砸下:

「恭喜城主拍得本場拍賣會最後一件拍賣品。」

啪啪啪啪啪~

如浪如潮的掌聲在拍賣場中響起…

「我宣布,此次拍賣會圓滿結束。」

梅煙寒大聲宣佈道。隨後便緩緩下降到地下,消失在了台上…

見到拍賣會結束,眾人紛紛起身離開拍賣場…

梅雲山起身,朝著出口走去…

「爹爹,你不打算…看看姐姐嗎?」

梅雪寒見到梅雲山要離開,連忙問道。

「這是她自己要走的路,也是她自己的選擇,我…干涉不得。」

梅雲山頭也不回地走出了拍賣行。

梅雪寒見狀,只好跟了上去。另兩個人也跟上…

「我們也走吧。」

冥落三人起身,就欲隨著眾人離開…

「先生,我們負責人想要邀請您到裡間一敘。」

迎面走來一位侍者,對著冥落恭敬地說道。

冥落撫額:

果然不單單是邀請來看戲的啊。

「夜、長安,你們先回去吧,我去去就回。」

「那你小心點。」

夜說完,便和長安出了拍賣場。

冥落示意,侍者便帶著冥落走向裡面的一處閣間…

……

(中秋到了,煙火祝大家中秋快樂^-^) 周錄快速的把之前的事情說了一遍,然後臉色難看的低聲道:「可是眼下小林子和之前進牢中的那兩個假禁軍都不見了。」

如果只是一件事情還能說是湊巧,但這麼多都撞在一起,誰還能說出一句巧合來?

連周錄自己都不信。

姜雲卿臉色微變,快速理清楚了周錄話中的意思之後,心中頓時一「咯噔」,嘴裡低叫出聲:「不好!」

周錄臉色難看:「姜小姐……」

姜雲卿卻沒有理會他,而是直接撐著車轅跳上了馬車,然後快速鑽進了馬車裡面將仰躺在車上的李廣延抓了起來,她手指在他頸脈上微測,然後仔細看著李廣延的臉色片刻,便咬牙出聲。

「他不是李廣延!」

「什麼!?」

周錄大驚失色:「他不是三皇子?」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