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天完全感覺不到此時自己身在何處,也感覺不到眾人將他抬回來的過程。

此時的葉天,眼前是一片遼闊,但是又是一片黑暗,雖然這片區域極為廣闊,葉天卻是什麼都看不到。 葉天目光四周環視一圈,卻發現自己憑空站在虛空之中,雙腳懸浮,極為玄妙。 然而葉天卻並沒有詫異,因為這樣的經歷,之前的葉天也經歷過,正是那個類似夢境一般的黑暗地域。 果不其然,葉天等待了片刻

此時的葉天,眼前是一片遼闊,但是又是一片黑暗,雖然這片區域極為廣闊,葉天卻是什麼都看不到。

葉天目光四周環視一圈,卻發現自己憑空站在虛空之中,雙腳懸浮,極為玄妙。

然而葉天卻並沒有詫異,因為這樣的經歷,之前的葉天也經歷過,正是那個類似夢境一般的黑暗地域。

果不其然,葉天等待了片刻之後,自己的眼前再度出現了一面銅鏡,那銅鏡極為熟悉,顯然就是葉天自己的銅鏡。

不過有了前幾次的教訓,這一次的葉天並沒有著急去觸摸暗銅鏡,因為根據之前的記憶,每當葉天觸摸銅鏡的時候,銅鏡就會粉碎成末,而後不知散落到何處。

所以這一次,葉天只是靜靜地看著面前的銅鏡,那銅鏡緩緩漂浮向葉天,銅鏡之上似乎是有著一抹淡淡的黃色光澤,因為有了那些黃色光澤,才能夠讓葉天清楚的看到銅鏡的輪廓。

銅鏡距離葉天越來越近,但葉天卻依然沒有伸出自己的雙手,任由雙手自然垂落在自己的腿側,靜靜地看著那銅鏡。

片刻之後,銅鏡開始緩緩的旋轉,就像是漂浮在水中一般,完全不受重力的控制。

葉天看著這一幕,卻是感覺自己的腦海中似乎有一絲細微的動靜。

那種動靜就像是有一根細細的針在自己的腦子上拍打了一下一般,之後便是再無感應。

葉天依然集中注意力,目不轉睛的盯著那銅鏡,再度過了片刻之後,銅鏡上邊的黃色光澤開始逐漸變亮,就像是被點燃的火燭一般,開始綻放出一縷縷微弱的光芒,散射在這黑暗區域當中。

藉助著這些微弱的黃色光芒,葉天再度將目光轉向四周,卻是發現那黃色光芒在黑暗之中漸漸淡去,就像是射向了夜空之中一般。

頓時葉天心頭也是再度一震,看來這黑暗區域還真是廣袤無垠,完全感覺不出邊際究竟在什麼地方。

世紀第一寵:厲少愛妻入骨 而後,葉天再度將目光轉向那銅鏡,卻是發現銅鏡此時卻是漸漸遠去,好像完成了某種任務一般,再度消散在黑暗之中。

葉天一頭霧水,完全感受不出那銅鏡剛才的情況是什麼意思,旋即葉天也是有些無奈的撓了撓自己的腦袋,再度看了看那光澤漸淡且越來越遠的銅鏡。

最後,銅鏡徹底消失,光澤也完全不見,而就在此時,葉天耳中便是傳來了周圍人的聲音。

「天兒?少爺?葉天?」

一陣陣聲音讓得葉天的耳朵一陣陣發鳴,那種「嗡嗡嗡」的聲音甚至快要讓葉天的腦袋炸開一般。

然而葉天卻是一陣迷迷糊糊,想要睜眼時,卻是感覺眼皮沉重如鐵,完全睜不開。

周圍的聲音依然持續,葉天卻是越來越難受,當即也只好是揮了揮自己的手掌,示意他們不要再說話。

「叮!」

一陣清脆的聲音,就像是銀針掉落在地上的聲音,但是卻好似被放大了無數倍一般響徹在葉天的腦海之中。

頓時葉天便感覺自己的腦子徹底炸裂,而與此同時,葉天也終於是睜開了自己的雙眼。

眼前的一片黑暗轉變為溫暖的淡黃色燭光,葉天有些茫然的抬頭看了看四周,發現都是自己熟悉的人,當即再度摸了摸自己剛才那好似炸裂的腦袋,終於是長長舒了一口氣。

「天兒,你怎麼了?」

葉濤看著葉天終於醒來,也是急切的問道。

然而葉天卻是再度擺了擺手,並沒有說話,剛才腦袋炸裂的感覺非常真實,甚至讓得此時的葉天腦袋還是有些疼痛。

「沒事。」

葉天雙掌扶著自己的額頭,感受著逐漸平息的腦袋,喘著粗氣低聲說道。

頓時,周圍的人也是不再說話,看著葉天那般難受的樣子,他們也是一個個沉默了下來。

這般沉默持續了良久之後,葉天終於是從椅子上緩緩站了起來,而後也不理周圍的人,便是對著自己的房間行去,一路上,葉天走起路來都是感覺自己頭重腳輕,好像隨時都可能一頭栽在地上一般。

最後葉天扶著額頭進入自己的房間,便是直接對著床榻重重的爬了上去。

然而,想要用睡覺來讓自己這渾渾噩噩的狀態得到舒緩的葉天卻是發現,自己這個想法簡直是痴人說夢,爬在床上良久之後,葉天還是無法入睡,甚至感覺腦袋中的那股「嗡嗡」的感覺再度開始浮現。

當即葉天便是近乎崩潰的將腦袋狠狠地撞在床板上,然而,就在葉天第三次撞擊床板的時候,神奇的一幕出現了…… 那雪旎仙子見大廳里呼啦啦跪了一地的人,只有兩個還站著的身影向她走來。

男子一身墨色衣衫,那俊美的容貌讓她自認當世最美的心,都有了不小的震顫。 寵妻計劃:總裁大人超給力 那樣完美的身姿氣度與容貌,完全就是為了迎合她的美而誕生的傑作,要是這世上有什麼人可以與她同行,那麼非眼前的這個男人不可。

然而當她看到這個與她一樣完美的男人懷裡還抱著一個女人的時候,心情頓時不是那麼美麗了。

仙子的驕傲讓她直接忽略了那女子的容貌。

眼看著宮佑冥已經過來,出於禮節,雪旎仙子盡量表現出了自己大度的一面。揚起自己那張讓人迷醉的臉,雪旎仙子微微屈膝行了一個宮佑國的女子禮節,在她看來,她只要放下她的驕縱與傲慢,那麼是個男人都會對她俯首稱臣,沒有人不在她的美貌面前屈服下來。

一聲柔軟卻又不失性感的聲音,從她那柔潤的讓人隨時想咬一口的嘴裡發出:「有勞冥王相迎,幽兒不勝榮幸!」

宮佑冥在雪旎幽行禮的時候已經走到了她的身邊,但是他連看都沒看雪旎幽一眼,直接摟著沐靈夕的肩膀走了過去。

這一舉動,讓雪旎幽簡直羞辱至極。

雪旎幽憤怒的揮袖起身,眼中的怒火直接朝著宮佑冥和沐靈夕的背影射去。

「宮佑冥!這就是你們宮佑國的禮賓之道? 錦繡農門:惹火美嬌娘 費盡心思的請我過來,竟然敢如此對我?粗鄙之國,果然是沒有什麼禮數可言!」

林旭一看這是要打起來的架勢啊!連忙哆哆嗦嗦的跑到雪旎幽的跟前,點頭哈腰的賠禮道歉。

「幽公主息怒,冥王殿下今日高興多喝了兩杯,還望公主見諒。」

原本大廳中的眾人一看,情況不妙,這場火要是燒起來了,搞不好要殃及池魚啊!也紛紛跟隨道:「還望公主見諒!」

「見諒!哼!冥王殿下好大的威名,要是冥王殿下現在就將懷裡的女子殺了,本公主就當剛才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雪旎幽當然也不想和宮佑冥這麼快就翻了臉,所以,就提了一個讓自己不那麼尷尬,冥王也不太為難的要求。

但是當眾人聽到雪旎仙子的要求的時候,頓時變得啞口無言起來。

你讓冥王殺誰不好,非要殺那個比你還要美得女人,你這不是找虐嗎?

林旭雖然心中早已冰涼一片,但是還是希望事情能有一絲轉機。

眾人都將目光看向那個墨色的冷凝身影,就連沐靈夕都抬起頭,看著宮佑冥。

沐靈夕也不知道那個雪旎公主怎麼會那麼蠢,想要宮佑冥殺了她來挽回尊嚴,難道她不知道嗎?一個男人可能不會在乎生命,但是他卻一定會在乎自己的聲譽,若是今天宮佑冥只是為了雪旎公主的一句話,就把他懷裡的女人殺了,那麼他的聲譽也就算是完了,連自己懷裡的女人都保護不了的男人,還是男人嗎?

所以,今天雪旎公主讓宮佑冥放棄的不是一個無關緊要的女人,而是他誓死捍衛的尊嚴。

所以結果如何,可想而知。 葉天的腦袋前兩次撞在在床板上時,有一陣劇痛,不過比起葉天之前那股腦袋炸裂的感覺卻是好上許多。

葉天也本就是打算用這樣的方式讓自己轉移注意力,好將剛才那股炸裂感忘掉。

然而,在第三次撞擊床板時,葉天卻突然感覺那股劇痛感沒有了,就連之前的炸裂感遺留下的難忍之感也消失不見。

葉天有些疑惑的抬起自己的腦袋,旋即坐在床上一動不動,靜靜地感受著自己的腦袋之中的任何一絲悸動。

可是,良久過去了,葉天還是沒有絲毫的感覺,然而葉天卻依然是不敢有絲毫的分神,依然是乖乖的坐在床上。

因為剛才那股感覺真的太難受了,甚至葉天都想將自己的腦袋撞碎!

現在,雖然那感覺沒有了,但葉天依然不敢有大幅度的動作,生怕那感覺再度湧入腦中。

語愛動人 隨著時間的推移,葉天終於是在良久之後深深呼出一口氣,當即也終於是確定那股感覺徹底消失不見。

當即,葉天便欲站起身子,好好活動一番,可是,就在剛剛起身的瞬間,葉天體內經脈之中的靈力能量驟然涌動,就像是突然之間湧來的洪水一般,讓得葉天的身子頓時一個釀蹌,便是再度跌倒在床榻之上。

突如其來的感覺讓得葉天再度咧了咧嘴,葉天感覺經過今晚的戰鬥之後,身體便出現各種各樣的奇怪現象,現在這股能量的涌動,更不是自己控制的!

然而還不待葉天有任何地反應,體內那些能量便是自主的運轉起來,而後極有規律的運轉至丹田處的靈巢之中。

此時的葉天清晰的感覺到自己體內的靈力能量似乎在一瞬見增加了幾倍!那些湧入靈巢之中的能量竟然是將靈巢撐得滿滿的!

正在葉天思考著那多餘的能量是從哪裡來的時候,一股即將突破的感覺卻是讓得葉天驟然一愣神!

當即,葉天便是沒有絲毫的遲疑,迅速進入到修鍊狀態之中,而後便是結出手印,嘗試著控制那些正在運轉的靈力能量。

可是,葉天卻是發現,那些靈力能量完全不聽從自己的調動,它們好像自己擁有意識一般的運轉起來。

葉天嘗試幾次之後,卻依然是以失敗而告終,當即葉天便是有著一抹極為不情願的表情湧現在臉上。

近段時間以來,葉天感覺自己的身體越來越古怪,一直都不怎麼聽從自己的指揮,好幾次體內的靈力能量都是自行運轉,就好像是有人在控制著自己的身體一般。

現在,這種感覺更加明顯,雖然是即將要突破,但葉天還是沒有絲毫開心的感覺,反倒是愁眉苦臉。

這種能量不受自己控制的感覺讓葉天很糟糕,但他也沒有什麼辦法,只能眼睜睜感受著體內的能量不斷的運轉……

值得慶幸的是,那些靈力能量也並沒有胡來,它們按照正常的突破流程,在一步步的逼近靈力第六段。

而葉天此時也是懶得再去嘗試,直接是坐在床上,沒有了絲毫的動作,僅僅是閉著眼睛,感受著那些能量的涌動。

當那些能量在葉天全身的經脈之中運轉一圈之後,便是再度回到了靈巢當中。

而此時此刻,葉天便是發現,那些能量運轉一圈后,竟然又是增加了一倍有餘!那些增加的能量好像是隱藏在經脈之中的瑣碎能量,被這整股能量收集到一起一般。

而緊接著面臨的問題便是靈巢已經是容不下那些能量的問題,葉天心頭涌過一抹驚慌,正準備再度進入修鍊狀態時,卻是再度讓得他無奈的皺了皺眉。

葉天發現,在靈巢容量即將滿時,那些湧入的能量速度突然變慢了下來,而後它們一點一滴的緩緩湧入到靈巢之中。

然而,即便如此,也還是有著一大部分靈力能量無法進入靈巢當中。

與此同時,那靈巢當中的能量卻已經是開始旋轉而起。

這是葉天很熟悉的步驟,就是增加靈巢容量的步驟,但讓得葉天詫異的是,現在的突破自己竟然連手都不用動了,一切都是自動完成的!

而且,葉天現在的靈巢容量差不多已經是窺靈境初期的容量了,這一次再擴大之後,甚至都能夠達到窺靈境中期的容量了!

葉天心中這般想著,那些能量卻是沒有閑著,它們飛速旋轉著,而靈巢周圍的四壁也是在緩緩的蠕動著,在蠕動的同時,容量也是在緩緩的擴大著……

半個時辰之後,靈巢容量的擴大終於完成,雖然只是非常細微的一圈,然而容量卻是提升了三分之一。

隨後,那停留在靈巢之外的能量也終於是再度湧入到靈巢當中,而後便是和靈巢之中的能量融合在一起,再度開始旋轉而起。

旋轉再度持續了一炷香的時間,終於是緩緩停了下來,而與此同時,「嘭!」的一聲悶響,也是從丹田處傳了出來!

葉天感受著那漸漸平息下來的能量,終於是緩緩睜開了眼睛,而後再度感受著較之以前更加龐大的靈巢容量,葉天也是不由自主的深呼了一口氣。

然而葉天卻是發現,自己呼出的氣體竟然似是一抹黑煙一般,那黑煙之中,猶如蘊含著極為渾濁的氣體。

葉天緩緩低頭,卻是發現,自己手掌之上的毛孔中竟然是湧出一滴滴黑色粘稠的液體,湊近了鼻子一聞,一股惡臭傳入葉天鼻中。

而後,葉天扒開自己的衣衫,發現自己此刻渾身都是那種黑色液體,看起來也是頗為壯觀。

當即葉天便是沒有絲毫的遲疑,直接是下床燒了一壺熱水,準備好好洗個澡。

下床之後,葉天行走時卻驚詫的發現,自己腳下就像有著一股風一般,極為輕盈,甚至都能夠和自己啟動速影之後的速度相比了!

這讓得葉天極為詫異,之前的自己在啟動了速影之後,也沒有這種感覺,然而現在,即便不啟動速影,都是感覺渾身一陣輕盈。 宮佑冥看了一眼正仰著小臉看他的沐靈夕,修長的手指在沐靈夕小巧的鼻頭上輕颳了一下,然後寵溺的說道:「這裡有隻瘋狗,可別嚇著了我的靈夕美人兒了!」

雪旎幽簡直不敢置信自己所聽到的,瘋狗!那該死的宮佑冥居然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敢說她是瘋狗,不僅不趕快將自己懷裡的女子殺了讓自己消氣,居然還說自己是瘋狗。激動之下,雪旎幽簡直被宮佑冥這毫不顧忌兩國邦交的舉動氣笑了。

「哈!原來在冥王殿下的眼中,一個妓女竟如此重要。竟然不惜挑起兩國戰火也要將其留下。本公主倒是想看看,這宮佑國的妓女到底有怎樣的驚世容顏,能讓冥王如此的棄江山而愛美人。」

說著,雪旎幽竟是原地飛身而起,如煙氣升騰一般的落在了宮佑冥與沐靈夕的面前。

那雙眼睛,直直的看向沐靈夕,那一雙動人心魄的眼眸中,此時目光森冷,像是淬了毒的冰錐一般,恨不得用眼神將沐靈夕瞬間粉身碎骨。

然而當她真的看清沐靈夕的容貌之後,就連自負容貌絕世的她都有了一瞬間的怔愣。

她的第一反應是不可能,這世上怎麼可能還有比自己還要美麗的女人呢!

然後就是憤怒,宮佑冥就是為了這個妖孽般的女人,而對自己百般刁難。

再想起自己被踐踏一地的驕傲,雪旎幽恨恨的看著沐靈夕,忽然素手一揚,一根纖如髮絲般的線狀物體,瞬間就朝沐靈夕的面門上射去。

然而還未到沐靈夕的近前,只見一縷熟悉的黑影,瞬間從沐靈夕的眼前飄過,那根黑線也被那黑影所發出的氣勁打向了一旁雪旎幽的隨身侍女隊中。

「啊!」

雪旎幽隊伍中的一名侍女被黑線打中,瞬間慘叫一聲,整個臉色發黑的倒了下去。

此時只見那抹黑影正站定在沐靈夕和宮佑冥的身前,那全身幽冷的氣息與那天晚上給她送信的鬼影一模一樣。

原來那張衣服的兌票還是出自冥王之手,他到底知道了什麼,怎麼會送張衣服的兌票呢!想到剛才宮佑冥那刻意為之的掩飾,沐靈夕越來越覺得自己似乎被捲入了什麼陰謀當中。

「大膽,居然敢刺殺王爺!來人,快將他們拿下!」

擋在沐靈夕身前的子夜,冷冷的說道,瞬間,大廳兩邊轟轟轟的出來了兩隊人馬,直接對雪旎幽那隊人亮出了兵器。

雪旎幽哪裡會想到自己的一時衝動,竟給自己弄了這麼大一頂帽子,連忙說道:「我根本就沒有刺殺宮佑冥,我要殺的是她,你們搞清楚了在說話!」說完,仍是一臉看死人般的眼神看著沐靈夕。

沐靈夕絲毫不意外的對上雪旎幽那俾睨的眼神,一臉無辜的說道:「仙子大人,你貴為一國公主,怎麼非得置我於死地呢!明白的說你任性,不明白的還以為你嫉妒呢!」

沐靈夕實在忍無可忍的說道,最看不慣的就是這種不可一世,想讓誰死誰就得死的變態,不說她還真以為她是回事呢! 突破之後的葉天感覺自己體內的能量似乎強悍了不止一倍,雖然看起來只是靈力第六段,但是感覺和窺靈境中期都差不了多少了!

葉天也是無奈的搖了搖頭,就因為那該死的驅靈散,讓自己現在的靈巢這般古怪,實力的突破也變得不再尋常,雖然有一定的好處,但葉天還是感覺很彆扭。

燒好水之後,葉天便是將自己渾身上下洗了個乾乾淨淨,而後再度換上一身乾淨的衣服,葉天便是感覺自己渾身再度輕盈了不少。

旋即葉天看了看窗外的月色,而後呼出幾口寒氣,便欲開門再度去往藥房。

然而就在此時,手臂之下的咪咪卻是突然探出頭來,它看著葉天的臉龐揚了揚尖尖的腦袋,旋即吐了吐信。

葉天不明白它的意思,旋即輕輕摸了摸它的腦袋,示意讓它回去。

然而它卻是倔強的再度將腦袋揚了起來,而後張著小嘴,看起來好像是要吃的樣子。

葉天大概猜測著它的意思,當即便是從納寶之中取出一枚妖丹,而後放在它面前,它竟是片刻時間便將之吸收乾淨。

無奈的葉天搖了搖頭,再度拿出一枚,又是片刻便被咪咪吸收完畢。

當葉天再度伸手準備去拿的時候,卻是發現,妖丹竟然一枚都沒有了!

葉天有些詫異,當時在葬天山脈上帶回來的妖丹可是足足有四十多枚!若是讓葉天自己用,只怕半年都用不完。

沒想到,有了咪咪,竟然只是幾天的時間,這四十多枚妖丹就徹底歸西了。

葉天看著那依然意猶未盡的咪咪,卻是無奈的說道:「沒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