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阿寶可憐的模樣,唐玉實在不想說出當時的現場慘狀。

「不可能!爹爹是村裡最厲害的獵人!怎麼可能打不過野獸!一定是你把爹爹藏起來了!你還我爹爹!」阿寶一臉不相信的樣子,一手緊緊的握著木雕,一手伸開來,朝著唐玉索要她的爹爹。 而那個女人聽完這個消息,幾乎站立不穩,整個人變的搖搖欲墜,面色更是一陣慘白。 「當家的,這就是命啊!」 那女人

「不可能!爹爹是村裡最厲害的獵人!怎麼可能打不過野獸!一定是你把爹爹藏起來了!你還我爹爹!」阿寶一臉不相信的樣子,一手緊緊的握著木雕,一手伸開來,朝著唐玉索要她的爹爹。

而那個女人聽完這個消息,幾乎站立不穩,整個人變的搖搖欲墜,面色更是一陣慘白。

「當家的,這就是命啊!」

那女人認命一般的朝天哭嚎了一聲,隨即倒在了地上。

冷明茹眼疾手快的查看一番,「只是暫時昏迷。應該沒有什麼大問題。」

而阿寶看見爹爹沒有回來,娘也跌倒了,立馬嚎啕大哭起來,撲到了她娘情懷裡,娘、娘的喊個不停。 善良的冷明茹看著眼前的母女二人的凄慘模樣,心裡是同情至極。可同時也沒有了主意,「怎麼辦啊?」

唐玉雖然比冷明茹還小几歲,可從小的唐三爺的教育,讓唐玉一身正氣,「必須幫忙!」

「你先在這照顧阿寶,我去找找別人問問她家裡的情況。」

冷明茹點頭,蹲到阿寶跟前。

而唐玉舉頭四顧,卻發現周圍沒有一家人出來看看,也不知道是沒有人住,還是視而不見聽而不聞。

唐玉只能回頭找到那個老翁,「老伯,你說那張家漢子沒了,剩下的娘倆該投靠誰去?她們可還有什麼親戚?」

「死了,死了,全都死吧!這一人一口的,全都會算到你黃剝皮的頭上!」老翁自顧自的說著,語氣中有種難以描述的悲壯。

「老伯,老伯?」唐玉隨後不管怎麼說話,老翁都不在開口,像是完全聽不見唐玉說話一樣。

「看來只能找別人問問了。」可唐玉從進村開始,除了這老翁之外,就沒有見過別人。

「咚咚咚,有人嗎?」

「請問有人在家嗎?」

……

一陣嘗試無果之後,唐玉很是奇怪。

「難道這個村子里都出了什麼大事?要不然也不至於一個人都沒有啊。」唐玉懷著種種懷疑,換了個方向,朝前繼續走去。

出了七才村,走了好些路,終於遇到了一個扛著鋤頭的大叔。

「大叔,受累跟您打聽個事情,那七才村怎麼連個人都沒有,是發生了什麼嘛?」

扛著鋤頭的大叔上下打量了唐玉好幾眼,「小兄弟,你不是官府的人吧?」

從大叔的眼神里,唐玉看到了相當程度的懷疑。

於是唐玉連忙解釋了一番,之後,大叔重重的嘆了一口氣,這才慢慢的說道:「說起來啊,這七才村以前是我們這跟前最富裕的村。可自從村長家生了個孫女之後,就都變了。」

「咱們這一片的地,基本上都是那黃員外的,那黃員外都已經五十好幾了,可年年納妾,丹兒子才十多歲。本來這也是人家的事情,跟咱們沒有關係,可怪就怪那七才村的村長家的孫女生的是國色天香。」

「那模樣,嘖嘖。有一年黃家的管家來收租子,一眼就相中了這家閨女,可誰家姑娘願意嫁給一個五十多的老頭子當小。年輕一點的還說不定生個一男半女的,可這個年紀了,萬一哪天死了,不是要守一輩子活寡,受一輩子氣?」

「這好像的確是……」唐玉不痛不癢的接了一句,好讓這個大叔繼續說下去。

「可不是嘛,可後來管家要人不成,直接帶著黃員外來了,別看這個黃員外看起來客氣,在村長拒絕了他之後,轉頭就給七才村裡所有的地都加了五成的租子。天地良心,我們這都是靠天吃飯的農民,別說五成租子了,就是一成也受不了啊。」大叔說到這裡,已經完全進入情緒,滿臉的義憤填膺。

「七才村的人也找官府的人鬧過,可黃員外家有錢,而且聽說還有個什麼兒子在藍宇府先鋒團里做事,底下的人根本不敢怎麼樣。後來也就不了了之了。你別看七才村現在地方大,可裡面的人滿打滿算也沒幾戶了。」

「哎,剩下的人不是不靠種地的獵戶,就是些動彈不了的老人,稍微年輕的早都躲遠了。可獵戶的日子也不好過,周圍人都給逼走了以後,吃穿都要找別的村子的人換。不方便就算了,而且那黃員外放話給他們兌換東西,要雙倍的價格。」

「這不是要逼死人嗎?」唐玉一雙眼睛都瞪大了,地主欺負人的事情,他從小也有耳聞,可這樣活生生逼死一村子人的,他還真的沒有聽說過。

一孕三寶:夫人別想逃 「哎,誰說不是呢。為此也有人到黃員外府上去理論,可是聽說腿都給打斷了。村長去帶人,眼睛也給弄壞了。造孽啊,為了娶一房小妾,做出這種事情了來,生不了兒子,那真是活該!」大叔咬牙切齒說著。

「那最後呢?」

「最後,最後村長家的孫女還是被強帶走了,可黃員外卻並沒有恢復對於七才村的租子。可就算那姓黃的言而無信,可誰能有什麼辦法呢?哎。」一聲長長的嘆息,也道出了他的無奈於同情。

「謝謝,大叔,我知道了。」唐玉心裡已經有了判斷。

大叔看著唐玉又往七才村裡走去,「小夥子,你量力而行啊!」

現在情況已經全部清楚了,但是這孤兒寡母的應該怎麼辦呢?唐玉為此大傷腦筋。

「小玉,什麼情況?」冷明茹焦急的問道。

雖然阿寶在冷明茹的照顧下,情緒已經穩定,可她娘還昏迷不醒。

唐玉把剛剛聽到的東西全部複述了一遍。

起先冷明茹還鋼牙緊咬的想要懲奸除惡,可聽到藍宇先鋒團的時候,冷明茹神情一滯,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

「明茹師姐,這先鋒團是什麼東西?」唐玉剛剛就想問,可看那大叔的樣子也未必懂。也就沒問,可如今看到冷明茹這樣的表情,他就更加好奇了。

「先鋒團,又稱藍宇少年先鋒團,裡面的人全部都來自藍宇府城裡各個傑出的少年。年紀都是二十到三十歲之間,平時算是公職,聽城主號令。可這些人本身能力強,加上家裡在藍宇都有點勢力。一般從先鋒團離開之後,都會被安排個一官半職,也就是說那些人,就是未來的官!」

冷明茹知道,以前她也跟天瑕宗的人去過,可是到了以後才發現,天瑕宗里那些號稱天才的人去了,就如同廢物一般被人肆意踩踏。後來才很少有人去,因為沒人願意被好端端的侮辱一番。

「這麼說來,這黃家還挺有實力的?我們兩個根本搞不定?」唐玉也緊起了眉頭。

一誤成婚:兜兜轉轉還是你 「小玉,雖然師父教我們俠義,可這事情,不然給她們些錢,我們還是走吧。」冷明茹轉頭看了看阿寶,心裡刀絞一般,可在實力面前,善良算什麼呢?

「不行,給錢只能幫她們一時,難道要眼睜睜看著她們娘倆餓死在這個地方?」

「給她們錢就行了吧,不是我們不幫,難道能把她們娘倆帶回到天瑕宗里去?」冷明茹勸說道。

聽了冷明茹的話,唐玉一腔熱血也涼快了點,心中想道:「是啊,我在藍宇舉目無親,臉真名都不敢用,怕惹來禍端,這兩個人兩張嘴的。連個住處都沒有,在偌大的藍宇,又怎麼活著呢?」

一時間,唐玉也沉默了。 唐玉看了看阿寶,又看了看冷明茹,心亂如麻。

理智告訴唐玉,就應該按照冷明茹說的那樣,直接給點錢算了,本來這一家人跟他也沒有什麼關係。事情發展到現在這個樣子,也不是他唐玉造成的。

可從情感上,唐玉接受不了這樣見死不救。

正當此時,村裡傳來一陣鑼響。

「咚!」

隱約還能聽見一陣男人的喧鬧。唐玉忽而有中不好的預感,「明茹師姐,你先在這照顧阿寶,我去看看什麼事情。如果就這麼把她們娘倆丟這裡,我良心上實在過意不去。」唐玉摸了摸鼻子。把那股鼻酸捏了回去。

冷明茹此時情緒已經非常低落,也沒有說話,點了點頭,抱起阿寶進到房子里去了。

唐玉來到村頭,發現一幫子人,正站在村長面前,嬉嬉鬧鬧的說著什麼。

「村長,你看,這個月土地保管錢,是不是該交一交了啊?」為首的那人摸著一縷鬍鬚,笑眯眯的說道。

「二管家,你也是個讀書人,這麼跟著那姓黃的喪盡天良,你就不怕折損了子孫的福祿嘛?」村長雖然雙目失明,可臉上的那種決絕,依然是清晰可見。

「哼?別說那麼多沒用的,交錢不交?」二管家顯然被村長如此直接的詛咒弄的不開心,笑容消失,也沒有了客套。

「這七才村連人都快沒了,你還收個什麼,你不如一把火把這裡燒了算了。」

「哼,燒了?你想的美。欠咱們黃老爺的錢,想不還就不還?兄弟們,拿東西抵賬,要是東西不夠,就只好用人來頂替了!」二管家大手一會,後面的一眾家丁紛紛磨拳擦掌。

「你們還有王法嘛?啊?」村長一聽要用人來抵債,激動的站了起來,可是他一個瞎了眼的老頭,哪裡阻止的了這些年輕的小夥子。

那群人,已經四散到各個房子里,開始搬用東西。

可這七才村裡,那裡有什麼值錢的,搬走的家戶里,就連一口鐵鍋都沒有。

巨星修仙傳 「走,村尾張獵戶家裡,還有個媳婦跟閨女,這多少也能賣幾個錢!」二管家一看眾人從房裡出來都是兩手空空的,再度指揮道。

唐玉就看著一大批人朝著自己走了過來。

「你小子什麼人?敢擋著我們二管家的路?快滾。」

唐玉不知道這群人的實力,暗自先退到一邊。

人群里有人跟二管家說著,「二管家,聽說那張獵戶的媳婦還有幾分姿色,賣到窯子之前,能不能讓兄弟們也見見葷腥?嘿嘿。」

「就是就是,二管家,這種好事您先來,我們嘗嘗味就行。」

「好,兄弟們近日來也辛苦了,就讓兄弟們都開心開心!」二管家又笑了起來。

唐玉看著這黑壓壓的一片人,救人的心思更重了。

本來唐玉在後面跟著這群人,突然唐玉心叫一聲不好,快步朝張獵戶家裡跑去。

因為唐玉突然想到,這群人對阿寶的娘親恐怕要施暴,那麼這群人看到一個更加年輕貌美的冷明茹,後果不堪設想。

可等唐玉想進門的時候,已經二管家一群人已經到了。

「開門,帶人。」二管家一聲令下,兩個漢子從人群里出來,踢開了阿寶家的門。

「什麼人?」從門裡出來的,卻不是二管家認識的張獵戶,也不是張獵戶的媳婦。而是一個絕色美女。

二管家一時間看呆了,二管家手下的人也看呆了。

「我乃黃府二管家,姑娘又是何許人也?」二管家回答一句,問出一句,可一雙色迷迷的眼睛就沒有離開過冷明茹的臉。

「有什麼事?」冷明茹俏臉一板,眉頭微皺冷冰冰的說道。

「嘿嘿,姑娘,難道是張獵戶家的什麼親戚?鄙人前來,是收租的,張獵戶欠了錢,我來討要,這天經地義啊。」二管家笑的眼睛都眯成一條縫了。

「啊,對。張獵戶是我二表哥,他欠你們多少錢,我還給你就是了。」冷明茹一聽話里的意思是能用錢解決,連忙編了個慌。

「不多,不多,連本帶利一共三百兩。」二管家心裡已經把冷明茹列入了給黃員外納妾的人選之中,心道:「這身段,這姿色。老爺一定喜歡。」

「三百兩?你怎麼不去搶官府啊!」冷明茹本來放鬆下來的神情再度緊張起來,這三百兩顯然不是一個正常的價格。

「哼,交不出錢,那就不要怪我無情了!」二管家神色一變,剛剛的笑容瞬間消失。

「兄弟們,動手,連這個小娘皮也帶上,通通帶回去!有人敢攔著,格殺勿論!尤其小心張獵戶的箭!」二管家對於上一次差點被射中,還有些心驚膽顫。

上一次二管家就是帶的人手少了,才沒有得逞,這一次可是帶了不少人。

而就在喧鬧之間,阿寶的娘親醒了過來,看著屋外的陣勢,聯合丈夫去世的事情。

「阿寶,娘親對不起你!」

「當家的,我隨你來了!」

哭嚎間,阿寶的娘親一頭從枯井裡扎了進去。

唐玉見勢不對,連忙跑到枯井邊上,一看,枯井深不見底,從地上看,一片漆黑,怕是有三四十米,這個高度頭朝下,就是他也話不下來,更別說身子柔弱的阿寶娘親了。

「估計是難了。」唐玉朝冷明茹搖搖頭。

而二管家也不曾想過,張獵戶居然死在了落日谷,更加沒有想到這婦人居然是如此性情剛烈之人。

「二管家,聽她話里的意思,張獵戶也應該是死了!現在我們怎麼辦?」

二管家習慣性的捋了捋鬍子,「還能怎麼辦,把這張獵戶的表妹帶走,賬就兩清!」

「姑娘,妹子替兄長還帳可算是天經地義了。你乖乖跟我們走,省的受皮肉之苦!」二管家皮笑肉不笑的朝著冷明茹說道。

而周圍手下人,也慢慢的開始包圍了上來。不想給冷明茹逃跑的機會!

「動手!」二管家大喝一聲!

「上啊!」眾人紛紛朝冷明茹撲了上去,如狼似虎的氣勢,像是要把冷明茹吞了一般。

作者星河一夢說:各位收藏一下吧! 冷明茹面對來犯的眾人,絲毫不慌亂,身上綠色靈骨一亮,整個人都被一層綠光縈繞的發亮。

「武者!」

眾人驚呼道。剛剛那種如狼似虎般的氣勢也淡了下去,沒有一個人敢先上去動手。

對於修鍊者,這些普通人還都處於不是很了解的狀態,但是印象里,身上能發光的,都不簡單。

可二管家卻不同,他可是見過世面的,而且他本身也有靈骨,只是實在沒有天賦,這麼多年來也就不過是剛剛入門的武徒二重。

「兄弟們,不要怕,靈骨而已,我也有。」二管家說完,胸口也是一亮,一道淡黃色的靈骨亮起。

「這小娘皮年紀小,沒有多大實力的,兄弟們人這麼多,還怕這個?上!抓住她!事成之後每個人賞銀五兩!」

五兩對於這些家丁打手來說,那可是不少錢了。去不錯的窯子過一夜,也才一兩多點。俗話說重賞之下必有勇夫。

「上呀!」一群人朝冷明茹撲了上來。

而冷明茹也早有應對,邊退邊打,跟這些人們開始拳腳相交。冷明茹再怎麼說也是武者,應付這些人還是戳戳有餘。可冷明茹卻並不敢下重手,畢竟這些都是普通人,萬一打殺了一個半個,那官府追究起來,很是麻煩的。

眾人本來還有些懼怕,可見冷明茹只是招架,並不怎麼還手,被推倒的兄弟看起來也毫髮無傷的樣子。五兩的賞金愈發的真實了!

而唐玉則是找准了機會,從背後繞了過去,正當冷明茹跟一群人打的難解難分的時候,唐玉在二管家身後一把勒住了二管家的脖子。

「別動!讓你的人住手!」

「原來是你小子!」而二管家餘光看清唐玉,脫口而出。

唐玉手臂一用力,勒的二管家呼吸有點困難。

村孤 脖子這樣的要害被限制,二管家立馬非常緊張的大喊道:「都停手!都停手,一幫廢物。」

「壯士,您看,都停手了。還有什麼吩咐啊?」二管家的態度突然一百八十度的轉彎,讓唐玉還有些不適應。

「帶上你的人滾!不要讓我再看見你!」

「好好,沒問題!」二管家連忙點頭,在自己的生命面前,一切都變得不重要了起來。

「讓你的人先滾!」

二管家看著愣在原地的手下們,「還愣著幹什麼!快滾啊!」二管家急切的表情,如果不是唐玉控制的他動不了,真想踢他們幾腳。

那些手下相互看了幾眼,很識趣的離開了。

「這位少俠,你看這人也都走了,事情也算完了,不如您高抬貴手,放我一馬?」二管家媚笑著說道。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