喚作木薇(薔薇)的女子本就坐在藍若昕的旁邊,看上去要比藍若昕大上幾歲,眼睛不大笑起來都眯起了眼似的,很是可愛靈氣,不過不妨礙,「作為這個圖紙的擁有者先讓我說幾句兄弟姐妹們再進行不雅的動作,對了,還請那邊的弟兄把那個人給我抓住。謝謝。」很有禮貌的。

木薇緩緩地走到阿齊面前,轉眼間笑臉變成了惡煞,「我讓你偷,你知道老娘為了這個圖紙熬了多少天嗎,老娘的眼圈到現在還么消下去,你知道嗎,你知道嗎?」穿了素白靴子的木靈一個勁的在阿齊腳面上踩,還不換腳的。踩的估計有點累了,長發一撩,「看你以後還怎麼送東西給人家?」 轉頭莞爾一笑,「為了圖紙辛苦的人

木薇緩緩地走到阿齊面前,轉眼間笑臉變成了惡煞,「我讓你偷,你知道老娘為了這個圖紙熬了多少天嗎,老娘的眼圈到現在還么消下去,你知道嗎,你知道嗎?」穿了素白靴子的木靈一個勁的在阿齊腳面上踩,還不換腳的。踩的估計有點累了,長發一撩,「看你以後還怎麼送東西給人家?」

轉頭莞爾一笑,「為了圖紙辛苦的人,買綢緞的,量尺寸的,裁衣服的,凡是有關的人都過來吧。我說完話了,稍後大家自便。」還是那個笑的看不見眼的女子。

「嘿嘿嘿嘿,別怪兄弟們不仁義,也別怪姐妹們不人道。大傢伙給我上…」大概是為了這一系列的衣服大家都付出了心血,現在還沒退潮,打得格外的激烈。

木薇回到位子上,「你準備怎麼處理這個人?」

藍若昕鄙夷了一眼,「老規矩處理。雖說前車之鑒不多但是還是要警醒一下的,這次按照小舞的改良版法子做一次吧。否則之後還是會有這類的人的。」 女神的合租神棍 改良版的法子…

「再者說了,你不是說你的圖紙上有些細節別人做也做不出來嗎,不會有問題吧?」

木薇扭了扭脖子,「放心吧,設計東西的人只有設計者自己看得懂,就算有了圖解,也很難明白其中的含義。再說了,這次的重點就在那個誰都看不懂的地方,沒了我的解釋誰也不會穿出衣服的樣子,而且還可能出洋相。你就放心好了,今天那家店死定了。」

不得不說有時候她真的很佩服小舞,因為有了這些只有設計師才明白的東西才會以防萬一被盜取,而且在一字閣還設置了商品的解說這樣別人就是想要盜取也是來不及的,設計師的點子親自說出來了就算是仿製別人也都及時知道了。

「你家若愚怎麼沒來?」木薇又笑的眯起了眼,這次是花痴的,不得不說這姐弟倆長得都是漂亮極了,雖說藍若愚有點奇奇怪怪可是不妨礙她的少女心泛濫啊,「說呀,你不會又把他關家裡了吧。」

藍若昕莫名地聽到這個名字就頭痛,「要是關的住就好了。」估計他現在就在來的路上,和管家說就是多此一舉,她就不明白怎麼他這麼慢的一個人還能機靈的逃脫,不行,她得揉一揉太陽穴。

「你也別這麼說,若愚這麼有樣貌,額,那什麼,有才華。小舞不是都讓他到閣裡面來幫忙了。有能力就別浪費啊!」木薇想想差不多藍若愚就快來了。

「可是他做的東西也太奇怪了,小舞也是,說什麼不要抑制個人的天賦,現在我家都快保不住了。」想想后槽牙就有多麼的使勁。

「彆氣了。繼續開會吧,要不然那邊人都快堅持不住了。」木薇指了指那邊群毆的,藍若昕啟唇,「好了都住手。把他捆起來,咱們先開會之後之後再處理他。」

接下來藍若昕又說了這個月該注重的點,以及對分店的的及時供給貨源等等問題。「最後還有一點,大家今年也很辛苦了讓一字閣有了更好的發展和獲得了良好的利潤,閣主說了準備給大家一個獎勵。這是在九月之前所發放的獎勵過期無效一是。一百兩的獎金,二是店裡面五百兩以下的商品任意拿一樣,之後你是賣是收藏都可以,三是免費的休假半月但是月薪還是會發的按照一個月月薪發放。」看著眼饞吧,叛徒,額~~,就先聽著饞吧(原諒阿齊重度熊貓驚魂眼難以睜開)!

「以上三項可以任選一項,但是只能選一項。」藍若昕著重強調了一下。「大家還有問題嗎?」

「只有一個,在哪裡登記?」

藍若昕笑了笑,「去木葵(向日葵)那裡登記就好了。」喚作木葵的女子,一臉的冷冰冰倒是和名字不大符合,點點頭示意。

散會了,大傢伙一擁而上的沖向木葵,不過冰山美人近不得,近不得,都離著一米遠呢。倒是木葵趁著空隙間白了一眼藍若昕。翻開手上的冊子,拿起毛筆開始記名字。「都給我排好了一個一個來。」聲音不大但是冷若冰霜,不過效果倒是好的大傢伙一個個排好了隊。

「登記完了就給我出去做事了,還有互相通知一下在外面運貨的人。」藍若昕得去店鋪,準備開門了。

早上九點一字閣準時開門不早不晚,「藍掌柜,藍少爺讓我告訴您他已經去了鑄煉廠了,記得回家的時候叫他一聲。」一個夥計跑到櫃檯前傳話給藍若昕。

果然還是來了,算了,在鑄煉廠好歹不會有多少幺蛾子出,「告訴他讓他別闖禍就好了。我會叫他的。去吧!」夥計點點頭就去了。

「告訴木靈讓她下午再把衣服展示以及解說。還有讓今天宣傳新品的人在店鋪前告訴顧客下午會有新品。好了快點把東西都擺好整理好客人估計快來了,記得啊。」藍若昕吩咐身邊的小丫頭。

鑄煉廠是一字閣後面的一間廠房,一字閣有許多東西都是在這裡製造出來的,而至於像是衣服有專門的刺繡閣,飾品玉器也有專門的雕刻房以及等等。藍若愚喜歡做東西,尤其是帶有殺傷力的玩意,要說他有這個念頭還是因為舞依炫。念頭是指做一些有意思的玩意。藍若愚喜歡和舞依炫混在一起的很大原因就是他能夠見識很多有意思的,他不知道小舞姐姐怎麼會有那麼多稀奇古怪的點子,她書房裡面的圖紙讓他看了就熱血沸騰,跟在小舞姐姐的身後幾年自己也學了不少的東西,也有了許多自己的點子。

之後在小舞的鼓勵下藍若愚便開始獨當一面,舞依炫看得出藍若愚很有創造的天賦,甚至青出於藍,她的伎倆一部分也算是從現代那裡偷來的不值得一提,而藍若愚只是受了她的啟發倒是自己想出不少的精彩的點子,和現代有些東西相差無異。所以舞依炫放手讓他在鑄煉廠有大展拳腳的機會。

所謂慢工出細活,「慢」這點藍若愚絕對的及格,而且這點性子也是從中磨出來的——慢。精細的活總是要很仔細的,而且他要做的也不是什麼普通無害的。

「早上好啊,若愚。」不知道木薇從哪裡冒了出來,「這次你又在做什麼?」這張臉還真是好看啊!木薇妹子就是個不折不扣的花痴,有帥哥的蹤跡絕對就她的身影和聲音。搭訕的手法倒是一度讓舞依炫覺得很有前途。 99

「這不是你上個月就開始做的嗎?看來這次你下了很大的功夫啊!」木薇指了指藍若愚手中的玩意,她可不敢戳,藍若愚一向只允許小舞碰他的東西其他人一律——殺無赦。厚此薄彼啊!傷心!

藍若愚啟唇,「嗯,這次的比較難。」這次的東西總是有個地方不通,讓整個裝置都有了瑕疵,要是這點解決了就好辦了。摸了摸去,拆來拆去,幾天了都沒有什麼頭緒,等小舞姐姐回來之後問問好了。

啊,對了,木薇一錘手突然想起來了,「若愚啊,姐姐帶你去看好戲吧。」不管藍若愚願不願意反正已經拉了起來,正好若昕說了下午她的事情再辦,那不就是說讓某家店出醜嗎,此等大事身為首席設計師怎麼能錯過?「若愚,走吧,走吧,很好玩的。可以一泄心頭之恨!哈哈哈…」就這樣藍若愚被木薇莫名其妙的的拉走了。

藍若昕看著店鋪的進度一直在催促,今天稍微有些忙。都要怪那個便宜背叛者!

「若昕,看樣子今天你很忙?」欣長的身軀從店鋪三樓的後門上來了。

「見過三皇子。」藍若昕禮貌的拜見,當然從簡。「不比您清閑,像我們小百姓為了生活可是要努力賺錢生活的。」都是老朋友的,這麼熟也不存在什麼假惺惺的問候了。

風沐清也沒生氣,「今天怎麼了,你很忙似的。有什麼大的訂單嗎?」好像是比原來更忙了。

捻起大簿翻看了幾頁,「賬簿上沒什麼,那就是圖紙那件事。」

「恩,已經解決了。多虧你的消息讓我及時處理,下午就等著看好戲吧。」說到這兒藍若昕還是樂呵的。

風沐清放好東西,「別這麼說,我也是這裡的一份子,分內。小舞有傳來消息嗎?」

「這點問你比較清楚吧。」有時候覺得皇族的人的就是喜歡說廢話,明擺著的事還一個勁的問別人,明明自己最清楚還來問她,還有明明自家妹妹有一堆問題要問卻讓她纏著他們這些不知情的人,「奸詐1」丟下一句話藍若昕就從風沐清面前飄走了。

重生之醫道修仙 風沐清倒是不在意藍若昕的態度,畢竟真是他自找的。此番來是要找藍若愚的。「若昕,你家弟弟呢?」

「…」,藍若昕沒回答只是一個表情,風沐清提起長腿就往鑄煉廠去了。

正巧,三個人撞上了,哦不,是四個人,「木薇見過三皇子。」今天運氣不錯,帥哥都遇著了,她是不是該去買個彩票?她是不知道彩票什麼玩意反正小舞一遇到好事就這麼說。

藍若愚微點頭算作是行禮了,「沐清,怎麼了?」打小長大的。

風沐清說,「木薇倒是愈發的水靈了。」這麼的淡漠到讓木薇不覺得這是稱讚了。「多謝三皇子讚譽了。」她今天出了一口惡氣,皮膚當然水噹噹的。

「若愚,之前你和我提到的東西做好了嗎?」

藍若愚不自覺的皺了皺眉頭,「還沒。」他是不是來給自己添堵的,伸手去往懷裡。

「你們這是要去哪?」一手抓住藍若愚的手,這小子還是這樣子,一談到這裡要是不高興准要拿東西讓人吃苦頭。死死地拽住他的手不放,藍若愚這漫不經心的任誰都會上當中招,就算你和他熟了也比不了。不過用藍若昕的話來說奸詐如他,怎麼會識破不了,「若愚,這我要是和小舞一提…」

藍若愚立馬頓住,「哼!」算了,放過他。但是還是反手給了風沐清一巴掌,打在手上,使著小性子往前走。風沐清笑笑不語,還是長不大的小孩子1跟了上去。

一旁看熱鬧的木薇似乎發現了是不得了的事情一樣,這會她的肩膀冒出個人影,「木薇姐姐,你的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

木薇回頭一看,二缺鳳沐心正舔著糖一臉疑惑的望著她,「沐心啊,姐姐問你,你有沒有覺得你哥哥和藍若愚不大對勁?」越看越不對勁,充滿了小舞和她說的,說的,就是,啊!滿滿的基情,有木有?

鳳沐心望向前面,「沒有啊,很正常啊,從小他們就這樣啊。大家都是青梅竹馬嘛,我們關係可好了。」藍若愚一向都是被哥哥欺負的,哥哥一向是說幾句話就把他給噎住了,看前面的樣子,估計又是了。

「從小?」媽呀,真的很滿啊,都說過滿則虧,但是這倆人直接否定了這句話。難怪,難怪,難怪,條件這麼好都還沒找著媳婦,「可惜了,可惜了。沐心啊,分個糖給姐姐吃,讓我快散去嘴裡的苦澀。」難怪小舞一向說什麼,異性結合都是繁衍後代,同性神馬的才是真愛!快,讓姐先來個甜的漱漱口!

接過糖后,「等等我們,一起啊。」拉著鳳沐心就往外走。

京都永業衣飾店門口

「人還真多!」木薇嗤到,一眼越過茫茫人海看到那幾件和她所做的相差無幾的衣服,「哥幾個,一會兒等著看好戲吧。」眾人聽完話把視線從木薇的臉上投向那家店。

風沐清知道舞依炫手下這幾個人都不是什麼省油的燈,轉了轉手上的戒指靜靜地等著看戲。

藍若愚和鳳沐心組團在一旁開啟茶話會的形式,拿著吃的擠到前排去聽聽怎麼回事,隨後木薇也擠到前面加入他們。

永業衣飾也是一家老店,聲譽也是好的,至少在做工用料以及潮流上還是較為領先的,但是在一字閣開張之後生意便不如從前。當然在京都的很多家都是如此,本就有了老店的口碑,他們這些小店更加難以生存了,不過一字閣和京都很多商家都打了商量,不只是成衣店,願意提供他們一字閣的商品在他們店鋪展示售賣,利潤三七分,但是商品的所有權歸屬一字閣之類的合作。

因為利潤可觀,這樣一來使得很多店鋪沒有選擇結業,當然一字閣也沒有擔受壟斷的商討和聲討,無形中擴大了規模加大了合作和宣傳。但是百年老店或是有著十年幾十年的老店「寧死不屈」沒有加入這一合作,使得不少的店在一定那個程度上受到了衝擊,而這家永業衣飾就這個例子。他們的生意要比之前慘淡很多,這次大抵是逼上了絕路。但是就風沐清他們看來還不至於,而就這種竊取商業創意的也是一致贊同打擊到底。

老闆是個四十多歲的男人,拍拍手讓大傢伙安靜下來,「感謝大家今天蒞臨,本店之前受到了不少的挫折,但是皇天不負有心人,我們老店終於做出了稱得上完美的衣飾。今天將會展示給大家看,希望大傢伙喜歡。這裡推出的是夏季的衣飾。」

下面的木薇聽了既高興又想吐,高興這傢伙還有眼光稱讚她的完美作品,想吐的是搞得就像是他的東西一樣,為老不嫌丑!

接著幾個穿著新衣服的女子從後面緩緩而至,四件衣服,出現了不同的情態。不過人們的注意力當真沒放在穿衣者上反而都是落在衣服上,而往來的人也一點一點的過來,老闆摸著蓄起的小鬍子笑著點點頭看來很是滿意。(這間店的衣服不是正宗的,所以衣服的詳細介紹會在一字閣的展會上介紹。)

「真是好看,我都移不開眼了。」

「這衣服能和一字閣的店相媲美了。不對,我覺得更勝一籌。」

「聽說一字閣下午也要推出新品,也是夏季的衣飾,不知道會不會超越。我瞅著難度有點大。」

「我想買了。多貴我都要一套!」

接著四下湧起的聲音都是女子嗲嗲的,盼著夫君買下這件衣服的,亦是有著情郎的,閃著電眼撲閃撲閃的示意他們,或有千金小姐貴族夫人準備千金一擲的。但是熱鬧不過三十秒,尖叫只需三秒足矣! 100

在展示衣服的女子爭相尖叫起來,慌忙抱著裙子往身上套著。怎麼回事呢?這就是木薇說的好戲。這幾件衣服雖然風格不同,花紋刺繡各不相同,但是都是相差無幾的款式,這衣服在腰身那裡有個暗扣使得這件衣服可以拆分的,不像是很多衣服一樣都是一體的。所以她在圖紙上著重註明了這一點,本來是是方便綉女們製作的,在衣服做好之後還需要她親自把衣服連成整體,不會讓扣子在整體時脫落,可分可連的方便穿法。如果是一般人只會認為製作后這是分開的,有了這個扣子就是合在一起了,認為這是一件一體的衣服。

而這般認為的下場就是上面的情狀,下面的裙子紛紛掉落,上面的妹子驚慌失措。就算你之前再三的檢查都沒用,時間超出就會掉落,這就是為什麼最後她要親自收官的。哼,敢和她斗得下場就是這個!哇哈哈O(∩_∩)O哈哈哈~「姐妹們走起,回家。」左手牽著呆萌藍若愚,右手攬著甜美鳳沐心,前面走著高冷風沐清,後面是一群盜竊她創意的盜賊的洋相,人生贏家了!

回去要熱情滿滿的工作了,感謝若昕妹子的主意,本來還想著上午提前她就把那幫人的準備毀於一旦的,不過現在想想還是若昕技高一籌啊!

陽城天下第一閣

舞依炫和著鳳沐璃兩個人在天下第一閣一樓下面坐著,這裡一如既往是城中熱鬧之一。人來人往的,打尖的有,住宿的有,而走過必看他們倆的那是絕對有。倆人不知怎麼的,都帶著面具,皆為銀色。鳳沐璃梳洗一番后換了和舞依炫相輝映的月牙色衣裝,且不說舞依炫絕大部分都是月牙色或是純白的衣裝了,鳳沐璃一向是以一身暗色系出現,所以藏於暗處的或是跟隨著的暗衛皆都有些「眼前一亮」,接著又深思起主子的意圖。

這些暗衛也不是只會聽令揮劍的,這不就有一小伙深誨的笑了起來,愣是不願意告訴其他人主子這麼穿的意圖。然後這種笑就成了他被打之前定名成猥褻主子的罪名。

「小璃子,我做的面具有沒有很好用啊?」當初舞依炫做的每一種類型的商品第一個都是她親手做的,而且第一個都是寄給鳳沐璃。想想舞依炫倒是有些多要問鳳沐璃的,問問這些東西用了的感受。

「恩,不錯,比唐希做的要好。」聽到這麼說,舞依炫樂開了花。唐希之前就吹噓自己可是做面具做人皮面具的一把手,現在打臉了吧!

鳳沐璃一看舞依炫這端著姿態卻笑得賊兮兮的樣子,估計又是在想什麼不好的了。當初他離開京都,每過一些日子回到師傅夫人居所就會收到炫兒送來的東西,「美其名曰」說是讓他做實驗品。但他知道她都是一心一意地為他做的,現在在師傅的住處那裡都還存著許多東西。

「哎呀,我做的東西就是好看。嘖嘖嘖!」舞依炫端詳起鳳沐璃臉上的面具,這款是好幾年前的了,她已經不做面具了。不過這款是她最後的成品,做給小璃子的,其實她也有點小心機的,比如她自己有一款小號的情侶面具。一不小心記了起來,怪不好意思的。?(????ω????)?

鳳沐璃又有些整不明白了,這孩子怎麼了這是還把面具捂了起來,這是要捂臉?鳳沐璃瞄到舞依炫的耳朵有些泛紅,附耳貼近打趣道,「炫兒,是不是想到了什麼少兒不宜的畫面?」

低音的磁性充斥了舞依炫整個耳朵,男性的味道填滿了她的呼吸,透著股清涼的味道可是卻讓她格外的燥熱。

她雖然沒有想什麼少兒不宜的畫面,也就是想著她和小璃子陽光正好的時候兩個人走在街上,帶著同款面具,同款衣服,同款首飾,一同手拉…不不不肩並肩的,也沒有什麼事吧,她躁個什麼勁啊,順勢放下手才想到戴著面具看不出來的,壯著膽子挺著胸膛,「我還沒成年還沒及笄,可不就是少兒?我想的都是少兒可宜的畫面。」這一聲倒是讓鄰桌的覺得這孩子不正常。舞依炫抄起水杯喝水喝水,死命的喝上幾口,確實還有點躁。

鳳沐璃也不拆穿,「慢點喝。」,正好人來了,「唐希!」

「我說倒是你先到了。」不似之前的帶著點少年的味道,聲線要沉穩不少,不過這人嘛?

「這誰家的公子,長得可真是俊!」一女子不遠處掩面私語與旁人,略顯羞澀。

「生的真好看。」一女子痴迷道,倒還矜持。

「難得有男人把紅色詮釋的這麼完美。」一女子看來是個千帆盡過的。

「娘,我長大要嫁給這個人。」豪放的小妹妹。

「你看到了嗎?這是我男神了。讓某家的公子滾蛋吧。」這是花痴型的。

桃花眼,眉如墨,面如玉,風流韻致,如果說唐希要用一種生物代表的話,應該就是妖精。哪裡都是博得人的眼球!

舞依炫也驚訝了一小把,可是程度還是低於鳳沐璃很多,很多…「我說,這麼多年唐希哥哥你還是這麼的高調!」

唐希一聽這陌生的聲音可這記憶偏偏提醒著他熟悉得很,「小舞?」望了鳳沐璃一眼,只見鳳沐璃輕點頭。大步過去,唐希一把把舞依炫拎了起來,「熊抱」著她,「可是想死哥哥了。快,給哥哥捏一捏臉!」唐希準備襲擊的時候,臉色沉了沉,「小舞啊,不會你這臉一直毀著吧。」戳了戳面具,真是可惜了,「哥哥還想著帶你一起雙領風騷呢。」

「你是不是一下子長了十歲然後的老年痴獃了。你離開京都時難道不知道我的臉好了呀!」真是越老越糊塗,不過幸好戴了面具否則難逃毒手。

唐希沒半點不好意思,笑著說,「只怪你之前的那張臉過於印象深刻,哥哥我難以忘懷。」手想著法子準備弄開面具。

「抱夠了沒,給我坐下。」鳳沐璃一出聲,唐希連忙反應過來,慢噠噠的放開了舞依炫,「這就坐下。」舞依炫一腳拉開凳子,不過可惜唐希一隻腳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拉了回來,氣的舞依炫直跺腳。

「小舞啊,哥哥可不是你那三腳貓的功夫。」跟在鳳沐璃身邊,小舞的事情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這些年腦子倒是越長越好使,這武功倒是沒多大造詣。「下次拉之前手腳可要快點。」

這可是戳到了舞依炫的痛楚,忍著一口老血,重重的抓住鳳沐璃的胳膊,軟著聲,「小璃子,他欺負我。」她相信小璃子一直是他一國的,堅信! 101

「炫兒,我以後會護著你的。別擔心了。」略帶調侃的意味,顯然舞依炫聽了出來,明明是句暖人心的話,舞依炫卻不自覺地捂住胸口,拔涼拔涼,「是啊,別擔心了!」小憤怒顯而易見。

唐希和鳳沐璃相視笑笑,唐希先開了口,「好了,回到正題。什麼時候能見到天下閣主?」

鳳沐璃抬頭一眼,「現在。」從天下二樓那裡下來一位小廝看著方向是沖他們來的,鳳沐璃同時注意到他是從八樓下來的。

小廝走向他們,「叨擾了,請問閣下是景閣的閣主嗎?我家主子請您到頂樓一聚。」不是疑問是肯定。

鳳沐璃冷聲說道,「請帶路吧。」

小廝右手前伸做「請」狀,「各位請隨我來。」鳳沐璃等人起身。小廝沒有讓他們直接從這裡到樓上,而是繞到了後面的一個房間,一個直通頂樓的繩梯間。

要說舞依炫已經很久沒有感受到高處了,雖然一字閣總店有好幾層但是畢竟和天下第一閣的高度比不了的。不過她現在更加關心這天下的閣主是誰,這頂樓是什麼光景,還有鳳沐璃這幾年到底都幹了什麼竟然可以讓天下的閣主直接面見於他?

打量著眼前的少年,對這還是個和她相差無幾的少年,她因為特殊原因在古代活的還算是風生水起,但是這個爹不疼娘不見的少年呢?按照現在的情形看,這個少年要比她強大,可以說和天下第一閣相媲美,縱使不能也不會落後多少。她要是細細捋捋清楚,這現在五國之間除了君國不在內,這片大陸上數的下來的勢力、富商,天下第一閣,景閣,鴻鵠閣…最後還有她一字閣。

大咖主角攻略 當然若是說到還有一個那就是一人足矣撐起一片天的,世稱明鏡公子。此人極為神秘,傳言存活在這世上已是數百年,極少人見過真容,卻又有傳說見過他的人不在少數只是難以記住他的樣貌,據傳言因為是仙人轉世而幻化了樣貌不想讓凡人記住多生事端。此人在五國的地位極高,就連與世隔絕般的君國亦是極為尊重,傳言因為明鏡公子為這片大陸的太平盛世做出了許多,傳言錦國和月國的十幾年前的戰役就是明鏡公子出手調停的,聽說他把月國皇族混亂的事情告知了錦國亦告知了月國的太子奸佞當道,從而兩國之間的戰事得以停息。而數百年間這樣的例子數不勝數。

舞依炫自然是知道鳳沐璃不會是明鏡公子的,那麼如今能和天下第一閣並駕齊驅的唯有,景閣!舞依炫再次震撼了,景閣是數年前就存在的一個組織,這是黑暗裡的地方!景閣曾經可以說是統領了錦國的黑道,就算是江湖上再知名的幫派聽到也要抖三抖,敬畏都來不及,挑釁什麼的根本不存在。景閣不再甘於錦國,而向著其他國家希望可以逐步的佔領,但是就在十六年前這個組織就像是人間蒸發一樣,江湖上再也沒有出現任何它的消息,有人說是因為出現內訌,也有人說是首領自行解散了組織,也有說是踢到了君國這塊鐵板,總之眾說紛紜。

但是就舞依炫從風沐清那裡得來的最新消息,景閣早就重新崛起,勢力發展的極為迅速。而且景閣不再是從前的只做那些暗地裡的買賣,現在可以說是大白於世,當然江湖上知道景閣到底什麼樣的寥寥無幾。

舞依炫不禁懷疑鳳沐璃的身份,他的消息比她的靈通,手下似乎一個個都不容小覷,他所做的是事極為神秘,他會不會就是景閣之主?

明顯舞依炫被自己的念頭嚇了一跳,眼睛的瞳仁不自覺地放大收縮。還在繩梯間裡面,狹小的空間鳳沐璃自然會發覺舞依炫的不正常,眼見著她眼睛瞪得如銅鈴,微微愣神,而且是一直在看著她的,他剛接觸到她的目光,反射性的避開不敢直視,看來炫兒是想到了什麼,不錯,還是一如既往的聰慧!若是他猜得不錯她應該在思考他的身份到底是誰!看這樣子估計有點眉目。

舞依炫嚇了一跳原本直視前方的人突然望了過來,自己想得太認真,得到的結果過於震撼,眼睛又悄悄地向上挪一挪,結果正好對上了,嚇得她慌亂地立馬躲開了,想想真是太愚蠢怎麼就躲了了呢!舞依炫忍不住的又探了探,怎麼鳳沐璃還在看啊?搞得她又連忙低下去,小璃子那抹詭異的笑是幾個回事,那眼中散發的幾許讚賞又是幾個意思?鳳沐璃眼底的笑意倒是更加深了。

「到了,請各位下繩梯小心。」小廝很是貼心的的提示。舞依炫倒是謝謝上帝了1接著小廝領著他們走到一個走廊的盡頭,「各位,我家主子就在裡面恭候,請。」

鳳沐璃點點頭,「多謝。」小廝便便退下了。

一踏進房間,舞依炫就發現這裡原來從始至終只有一間房間,最多是幾個屏風或是幾扇門略微隔開了但是總體是開放式的房間。果然頂樓就是高端大氣,絕對比得上這幢建築的任何一處,當然也比她所見過的建築要高檔的多,乃至皇宮。她細細瞄了一些物件,不禁咂舌,這裡的任何一件物品在她的店裡都要上千兩也是她沒有的,甚至有些字畫古玩都達到了萬以上的數字,不過她高興是她很親切的看到了她一字閣的一件物品,是由她親自設計的七彩燈。這件物品在她的店裡當時以五千兩成交的,只此一件。這個閣主還是有點品位的!不錯不錯1

侍女領著他們在椅子上等候,上了茶水便匆匆地退下去了。舞依炫拿起茶,聞了聞,竟然是北國雪山上的極地茶葉,這才是真正的土豪啊,這種茶一兩就要上千兩,據說功效神奇。她喝得起但是幹嘛浪費能鋪滿她床的錢去喝這種幾十毫升的東西,她又不是sa!何況玉無雙那裡還留了一罐給她。

「諸位大駕光臨,不知所謂何事?」天下第一閣的閣主毫不拖沓,直奔主題,拖泥帶水藍粲最不喜。 102

三人一聽是從前面的傳來的聲音,齊刷刷地望向了那邊,舞依炫約摸著這隔了有好幾道屏障了,看樣子是見不到真容了。不過這聲音,舞依炫望了望鳳沐璃,壓低聲音,「小璃子,他的…」

鳳沐璃示意他知道,也示意她不要說話了,舞依炫點點頭封了嘴。鳳沐璃也換了個聲音,「閣主,我等為了尋一個往事而來。」說時遲那時快,鳳沐璃就像是射箭一般,把從袖中掉落出來的信封直直的飛向前面,越過了高高的屏障。

藍粲旁邊的手下接住了信封,「主子。」

藍粲撕開信封,大致瀏覽沒過幾秒臉色就變了,怎麼會有人想要查起這件事,這人到底是誰?他現在所擁有的信息就是這個人是景閣之主,所以他才讓人去請他進來。他和錦國皇宮什麼關係?穩了穩情緒,「閣下,為何想要知道這件事?咳咳…」

「天下第一閣不是拿錢給消息,從不過問來由的嗎?」鳳沐璃反問。

藍粲這幾聲咳嗽倒是讓舞依炫覺得有些熟悉,但是還是模糊的。抓了抓了頭髮,到底在哪裡聽過?唐希倒是看舞依炫有點不大對勁,推了推她的手肘。

「我覺得這個人的聲音有點熟悉,剛才他咳嗽的時候聲音沒有變聲。我好像在哪裡聽過?」舞依炫和唐希咬起了耳朵。到底是誰呢?

鳳沐璃接著說,「閣主,不管多少錢都可以。只要你能幫在下查明這件事,日後必定感激不盡。」舞依炫看得出來鳳沐璃很在意這件事,但是是什麼事?

「打開門做生意自然是要招待好客人的。不過這件事年代有些久遠,而且我想以閣下的能力不比我天下第一閣差到哪裡去,閣下都沒能查到的事情,估計天下也幫不到什麼了。」藍粲是有些拒絕的,但是倒是好奇這個人怎麼會查這件事又怎麼和這其中的人摻上了關係?

「閣主抬愛了在下了在下因為能力有限所以才來尋求,這四國之間放眼還有天下第一閣查不到的事情嗎?而閣主這麼說想必這件事閣主還是略知一二的。」鳳沐璃很肯定這個人一定知道些什麼,他這些年查到的實在是太少了,那些痕迹很少有留下,像是有人故意抹掉了,至於知情的人更是少之又少,死的死,藏的藏。

藍粲也不再瞞著什麼,人家都知道了自己再藏著掖著又是何必,「閣下倒是理得清楚。這件事不瞞您說,當年的痕迹都被人給摸殺的一乾二淨,很難下手這些摸約閣下也知道,索性我是知道一二的。我多年前閑來無聊時讓人查過這件事,所以應該可以給閣下一個答覆。不過這件事有些久遠,需要點時間所以還請下次來時告知。」

「多謝閣主。」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