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了父親。」

距離小鎮一百多裡外的山路上九叔莫名其妙的打了個噴嚏,奇怪的看了看天空,九叔身後的小板車上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女疑惑的看著他。 天氣不不冷啊!怎麼忽然扛噴嚏了呢。 九叔自己還納悶,揉揉鼻子笑道:「小霜,爸爸沒事我們繼續趕路吧,等去祭拜了你師祖。爸爸帶你回任家鎮,他們肯定著急了。」 「爸

距離小鎮一百多裡外的山路上九叔莫名其妙的打了個噴嚏,奇怪的看了看天空,九叔身後的小板車上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女疑惑的看著他。

天氣不不冷啊!怎麼忽然扛噴嚏了呢。

九叔自己還納悶,揉揉鼻子笑道:「小霜,爸爸沒事我們繼續趕路吧,等去祭拜了你師祖。爸爸帶你回任家鎮,他們肯定著急了。」

「爸爸,師伯真的那麼厲害嗎?還娶了兩個老婆耶,大漠里很多人家一個老婆都需要幾兄弟一起養才行。」

九叔好懸沒吐出一口老血來,你個丫頭滿腦子想的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

九叔根本不會想到因為他離家出走三年多,楊風已經親自過來尋找他,帶他回任家鎮。

至於女兒小霜說來話長,楊風不知道九叔過兩天就能抵達小鎮來到寶發莊祭拜師祖面對眼神幽怨的大貴楊風攤開手掌,很無奈的解釋,「不是我不厚道,而是……」

「而是什麼?」

大貴一臉不信做大人的滋味多爽我不信你小子心動。

「而是……」

楊風看了一眼站在不遠處的師妹,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師弟,您老就認了吧我可救不了你。

「因為我家裡有老婆了啊。還是三個漂亮的媳婦,我幹嘛去找那些亂七八糟的女人。」

早晚都知道的事情坦白一點好。

「什麼?」

「三個老婆!」

大貴驚呆了。 田園記事:枝頭夢 運高吃驚的看著他。

就連站在不遠處偷聽的夢夢都震驚了。

看楊風的歲數不大。怎麼會就有了三個老婆呢?等等這不是重點好吧!

大貴這混蛋竟然帶楊風和運高去那種地方。簡直不可饒恕!

自己混蛋就算了還教壞孩子。還好楊風有主見但絕對不能讓兒子也學壞! 「我有點困回去休息一下,你保重!」

楊風起身就朝樓上跑,感覺到背後有殺氣的運高身體僵硬了一下,頭也不回的跟著跑。

讓楊風好懸沒有撞在樓梯上,運高跑就算了,一邊跑一邊抱著腦袋大喊道:「媽,這一切跟我沒有關係,是老爸要帶我去做大人,我沒有成為真正的大人,你要相信我!」

夢夢臉色鐵青,熟悉的狼牙棒又回來了,不過換了一根釘子比較長的狼牙棒。

「臭小子,你胡說八道什麼,也不小聲一點,要是讓你媽知道我帶你去做大人,你媽不打死我才怪。」

大貴不滿的瞪了兒子一眼,一點出息都沒有。

不過楊風這小子真厲害,三個老婆!

是個男人都羨慕,我也想要三個老婆。

幻想著三個老婆抱著睡的感覺,大貴的表情越來越猥瑣。

「哎呦,我的娘!」

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被神出鬼沒的老婆嚇了一跳,大貴想到了昨晚多麼熟悉的場景。

戰鬥很激烈,叫聲很慘烈,楊風為大貴默哀三秒鐘。

晚上吃飯的時候,大貴幾乎連碗筷都拿不起來了,傷上加傷。

在老婆狼牙棒的伺候下,大貴連想要學楊風娶三個老婆的願望都說了出來。

我的地頭兒我做主 只可惜這讓他被打的更慘。女人太可怕了超凶的!

吃過晚飯運高在自己的成長日記里寫下這麼一句話。

「你快來看看我的小型發電機成功做出來了!」

大清旱。樓上就傳來了運高激動的喊聲。

吃過早餐正坐在窗戶旁喝茶的楊風聽到他的大喊,好奇的走進房間里看著那造型很古怪的發電機表示懷疑這玩意能不能正常運作

「你看,你看我成功了,怎麼樣,我很厲害吧。」

運高不知道楊風在想什麼。拉著他的手大喊大叫。

「或許吧。」

楊風觀察了一陣,就沒了興趣,本來就通電了你弄什麼發電機。閑著沒事做就下去幫忙賣東西。

寶發莊生意很好楊風是客人、加上對價格東西擺放不熟悉有心幫忙,卻只能幫倒忙所以才會這麼悠哉的坐在樓上喝茶而且夢夢和大貴也不准他下去折騰,你是客人好好休息就行了。幫什麼忙。

運高激動的說道:「我們試試了你拿著這個燈泡還有電線」

楊風抱著手,看著運高淡定的問道,「你看我傻嗎?」

「不傻啊。」運高愣了一下回答。

「既然我不傻,那我幹嘛和你做實驗?」

雖然楊風不怕電,但他不想和運高拆騰這勞什子發電機一點意義都沒有。

給人很傻的感覺你怎麼折騰我不管。但請別拉上我。

「真可惜。」

運高拿著電線和燈泡。一臉惋惜,楊風擺明了不會配合,他卻很想嘗試一下這東西到底有設有效果。

「運高運高,下來幫忙了!」

這時患有嚴重老年痴呆症的壽伯走了上來,嘴裡還嘀嘀咕咕的說著什麼。

「有了!」

看到壽伯,運高來了勁,急忙喊道,「壽伯快來快來我有一個天大的好消息要告訴你!」

「什麼。天大的好消息?」

記憶力很差的壽伯被打斷後直接忘記了自己上來幹嘛的,疑惑的看著運高。

「就是這個。」運高將燈泡和電線塞到了壽伯手裡。雞賊的問道:「壽伯你不是有很嚴重的風濕病嗎?這個可以治療風濕呢。」

「什麼風濕病我這是大風濕,一點都不懂事。」

壽伯不大高興的教訓運高。

「哎呀。一樣啦一樣啦!」

什麼嚴重風濕,什麼大風濕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的實驗。

站在一旁的楊風。眼皮跳了一下,總覺得運高這樣坑一個老人似乎有點不大合適。

「不管什麼風濕只要燈泡一亮,你的風濕就和光一樣消失了。」

「真的嗎?」

小的亂來就算了老的更亂來。

楊風抬起手揉揉自己的大陽穴,算了。看著點就是了若是有危險就拉一把反正自己不怕電這種東西。

「壽伯。我們開始咯!」

示意壽伯將電線和燈泡拿在手裡,握緊了運高使勁轉動發電機還別說他胡亂折騰的發電機真有用。不過需要人去轉動。

滋!

發電機通電了。壽伯整個人都抖了起來,就在楊風準備救援的時候驚愕的發現燈泡竟然亮了!

這不科學!

楊風知道人拿著電線身上通電手裡的燈泡也不會亮,因為人體電阻很大燈泡亮不起來。

所以楊風才會問運高自己傻不傻,不傻幹嘛和你做實驗,擺明了不可能的事情。

結果燈泡真的亮了見鬼了這。

看著壽伯抖個不停手裡燈泡通電后直接亮了。楊風眼睛瞪得老大。還以為自己眼花了。

但他沒有眼花燈泡真的亮了起來。

滋!

壽伯一直在抖渾身冒煙。卻沒有生命危險。只是會渾身發軟所以楊風沒有制止。而是默默的看了下去。

「怎麼樣,怎麼樣,我的實驗很不錯吧,壽伯你感覺怎麼樣?」

停止了繼續轉動發電機運高激動的圍著一身冒煙的壽伯問來問去。

「好舒服真的好舒服。」

壽伯彷彿戲精上身將手裡的電線和燈泡遞給運高朝著發電機走去,運高滿腦子露水難道電流真的可以治療風濕病?

下一秒運高就後悔了,壽伯使勁轉動發電機直接電的運高抖動不停和羊癲瘋發作一樣。

「壽伯,你騙我!」

將運高電的一個外焦里嫩渾身冒煙。壽伯才停止下來笑呵呵的看著倒在地上抽搐的運高,語重心長的說道:「我只是有老年痴呆症但不是傻!」

「噗!」

楊風笑場了,壽伯真的很有意思,一把大年紀了總是逢人就說自己沒有老年痴呆症,還經常將買東西的人給氣走。

這話大逗了!

我只是有老年痴呆症不代表我是傻瓜,這話一點毛病都沒有。

「怎麼樣,是不是傻了?」楊風同情的看著渾身冒煙。

「實驗告訴我們,雖然燈泡亮了,但你的發電機有問題,正規的發電機是沒辦法點亮人手裡的燈泡的。騷年繼續努力吧。」

只是脫力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等一下就恢復了。

熱愛科學的少年總是那麼的澎湃,這不早上才被電的欲仙欲死。才到晚上就滿血復活了。還拉著楊風弄什麼天地陰陽接收器。

「我覺得今天晚上天氣不太好。搞不好會下大雨你最好將這東西給收了。免得到時候電到人就不好了。」

什麼天地陰陽接收器亂七八糟的。楊風表示不理解。

不過既然他喜歡弄那就去弄好了,免得打擊孩子的自信心有探索精神也是好的嘛。

「哇哦,你在哪裡偷來的這麼一口大鍋?」

被兒子拉來做壯丁的大貴看到兒子弄的新玩具、驚訝的上前東看西看。

「不是偷的啦,是我借來的,老爸。 快穿之位面黑科技 你問那麼多幹嘛快來幫我。」

「知道了。你小子就是事情多,快點的。弄完了我好去睡覺呢。這鬼天氣雷鳴閃電的。」

大家都覺得運高是在瞎搞誰都不會想到運高的那什麼什麼,天地陰陽接收器真的起了作用,半夜一陣雷鳴閃電一隻女鬼就莫名掉到了院子里。

「小子一天到晚的就知道亂搞,明天一定要好好的收拾他才行!」

院子里的動靜將大貴夫妻倆吵醒,大貴表示無所謂兒子喜歡就好。反而希望兒子成才的夢夢很生氣。

「完蛋了好不容易才做出來的接收器壞了。」

滿院子的零件讓運高很沮喪,他不明白怎麼這天地陰陽接收器怎麼就壞了像是被雷劈了一樣,心疼自己接收器的運高,根本沒注意到身後水井裡一道白色的身影飛了起來。

「有東西!」

還在房間里睡覺的楊風察覺到院子里有一股陰氣在飄蕩,第一時間從房間里跳了出來他記得運高在院子里去了。

竟然有鬼跑了進來,什麼情況?

垂頭喪氣正準備回去睡覺的運高忽然感覺到身後有什麼,回頭一看嚇得大叫一聲待看清楚是一個白衣女子后鬆了口氣!

「嚇死我了。對了你是誰,這麼晚了還不睡?」

「睡你的頭!這裡是你家的院子。你說怎麼會有不認識的人?」

楊風從樓上跳了下來,抬起手,對著女鬼的額頭快速牽引,運高只看到楊風的手指快速在空中畫著什麼符號然後那白衣女子就飛進了他手裡的小布偶之中。

雖然沒有學到任何道術,但運高也不是傻子知道自己爸媽是幹啥的。這分明是個女鬼不是什麼不認識的人。

一聲尖叫劃破了夜空讓大貴和夢夢急忙跑了出來衝進院子里,看著坐在地上嚇得冷汗直流的兒子和手裡拿著一個小布偶的楊風。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你們兩個該不會是大半夜在這裡打架吧。」

「老爸,鬼啊!」

橫空奪愛:億萬冷少寵甜妻 運高指著楊風手裡的布偶顫聲大喊。

大貴和夢夢警惕起來。

楊風搖晃了一下手裡的布偶解釋道:「似乎運高弄出來的東西,把別人準備進入陰間投胎轉世的女鬼給弄下來了魂魄不足。你們等我一下。」

拿出一張符紙丟進水井裡楊風催動了符將女鬼缺少的魂魄引了上來收入布偶之中。反正水井是枯井不用擔心會不會污染水質。

「你小子不錯啊!」

大貴和夢夢眼睛一亮,雖然他們不知道楊風道行有多深但就憑著這一手已經足以讓人眼前一亮了。 「比起九叔,我還差遠了。」楊風笑著道。

「不過這東西怎麼解決,似乎惹事了,不處理好的話對他以後不利。」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