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又如何?翼朔雪冷冷回應道。

如果楊青楓知道我帶著火楓之輝騎士團從小道繞過阻川要塞,會不會出兵堵截呢?明楓邪笑道。那麼對付龍息劍客,又需要多少聖堂武士呢? 你不會想犧牲你自己吧翼朔雪驚訝道:如果真跟你說的,只容一人一騎通過,弄不好就是玉石俱焚這樣的下場,聖堂武士有冰龍可以跑路,你怎麼辦? 怎麼可能我真的去呢?明楓又

如果楊青楓知道我帶著火楓之輝騎士團從小道繞過阻川要塞,會不會出兵堵截呢?明楓邪笑道。那麼對付龍息劍客,又需要多少聖堂武士呢?

你不會想犧牲你自己吧翼朔雪驚訝道:如果真跟你說的,只容一人一騎通過,弄不好就是玉石俱焚這樣的下場,聖堂武士有冰龍可以跑路,你怎麼辦?

怎麼可能我真的去呢?明楓又壞笑道:讓一個人假扮成我,帶著火楓之輝騎士團去。我與你,帶上兩千精銳暗中朝阻川要塞進發。

詭計多端。翼朔雪雖然嘴上不服,心中對於巴菲尼索斯的計劃還是有些贊成的。

火楓之輝成員!明楓見翼朔雪都贊成,急忙站起身喊道。

在!五百人齊聲應道。

所有人跟我來!明楓自己騎上一匹戰馬喊道。

翼朔雪追上前幾步道:你早些回來。

你早點把消息放出去吧。朔雪明楓打了個呼哨,五百人一齊上門,跟著他離開了農莊。

她卻不願意收回自己視線,只是靜靜地凝望著明楓離去的背影。 醫女傾城:妖帝,榻上請 長舒了一口氣,用只有自己才能聽到的聲音說:這一次,我也只能幫你幫到這裡了,能不能熬過這一關,還要看明楓你自己了。

就在火楓之輝出發前一刻鐘,翼朔雪接到鎩羽盟的密信,滄浪城失守,凝霜城出現軍士嘩變,彷彿是連鎖反映一般,聖戰城堡附近,也就是故萊恩領主統治地區,兵亂如野火一般燃燒了起來。而她秘密指派平亂的海風卻徒勞無果。

這讓她不禁擔心起來了,是不是楊青楓已經事先料到自己在後方留了一張王牌,也抽調了高手前去,所以才牽制住了海風。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隻能說翼朔雪輕看了自己的這位對手。想到這裡,他不禁又召來那隻白鴿,寫了一封信綁好,拍了拍白鴿,鴿子迅速又飛向了高空。

如果羽無情都無法鎮住他們,這件事情,就真的很棘手了。翼朔雪低下頭說道。

軍師!一名年輕的戰士陡然出現在他的身後,敬了一個軍禮說道:您要調查的,楊青楓的資料,找到了!

好,太好了。翼朔雪的臉上流露出一絲笑意。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啊。他對那名戰士說:帶我去看看吧。

沒有,只有這一點戰士十分難為情地取出兩張紙說:這就是我們所能收集到的,楊青楓所有的情報了,其中的一頁紙還是他在紫華城的行動描述!~!

.. 羽無情曾經見過羽戾天用羽毛施展過幻術,誰知海風這樣的戰士居然也能夠做到。

果然,就在第二式收尾的霎那,數十根羽毛一齊爆裂開來,眼看迎春就要殞命殺招之下,一層深紫色的氣罩籠罩住迎春,虛空中傳來玻璃碎裂的脆響。迎春噴出一支血箭,倒飛出去。探春與惜春急忙將迎春搶回陣內。

四春劍陣中的元春,迎春接連被羽無情與海風重創,顯然無力再戰。海風又怎麼會被她們輕易逃脫,虎牙斷魂槍影一分為二,正指向最後的兩春。

「難道星使欺我天殺樓無人嗎?」鳳姐的竹笛輕擺,彷彿一支翠竹搖曳出無數光影,竟然從各個方面封鎖住了海風槍影的去勢。

「錚錚錚錚!」連續四下,竟然都無法突破那一層虛無的竹影。

此時的海風已經不再用虎牙斷魂槍法,招招都是更為強大的鎩羽秘術槍法。

此時鳳姐已經搶到劍陣之內,一團淡綠色的煙霧在她手中若隱若現,手中跳動的,卻不是煙霧,而是那一支竹笛。碧綠的竹笛,在她的控制下。變成了如同煙霧一般的光芒。不論槍有多少,碧雲所至,槍影盡數歪斜。

此時鳳姐的表情變得肅穆了許多。眼中流露著專註的神情。

「千影裂擊!」海風倒退三步,雙手握住虎牙斷魂的槍柄,萬千槍影從虎牙槍鋸齒形的槍尖上爆發出來。

但畢竟,千影裂擊這樣的特殊武技,是需要精神專註地。哪怕是片刻地失神。也會令他地武技效果大減,突然他攻擊的槍影頓時變得稀疏了幾分。

「殺——」海風再次怒吼一聲,所有槍影在空中瞬間合一,以虎牙斷魂為鋒,整個人化為一支利劍,孤注一擲地朝鳳姐沖了上去。

其實他也是不得以而為之,千影裂擊,絕對是高級武技,但在這竹御面前卻沒有絲毫辦法。相較之下,反而是鳳姐愈斗愈勇。

以他豐富的戰鬥經驗,立刻就選擇了孤注一擲,將全身鬥氣凝聚於一點,只要突破了面前的防禦,那麼戰鬥就將再沒有懸念。

想破竹御,不是任何技巧能夠做到的。只有完全超越竹御使用者地絕對力量才能突破其防禦,海風的選擇無疑是正確地。但是,對手並不是一成不變地。

當海風躍起的時候,鳳姐手中的竹笛陡然間捏住,一轉眼間竟然完全放棄了自身的防禦,竹御已經變成了竹攻。手中的竹笛大開大合,宛如是一柄斷金的短劍。

如果說剛才竹笛的防禦,繼承是竹的堅韌。而現在的進攻繼承的,則是竹的驕傲與挺拔。

奇異的一幕出現了,在陽光照耀下,一道道青黃色地光柱衝天而起,宛如雨後春筍般生長而出地堅竹。碧絲的纖細似乎不見了。剩餘的。只有竹攻的驕傲,粗如手臂的青色光芒。

海風面對她不計防禦的進攻,居然驚慌失措了起來。回槍格擋又不是,繼續進攻自己必然要遭遇重創。想到這裡,海風不禁偏開槍尖,虎牙槍尖對著已經無力再戰的迎春刺去。

就在這時,另一人騰躍而起,一腳踩在屋頂之上,再次躍起,直到將整個戰場都俯瞰腳下,彷彿是獵鷹在注視著獵物一般。

手中一道白光乍然出現,如白虹貫日又如同赤練九天落下,本身殺氣灌注的威力加上俯衝向下的重力,頓時將酣斗在一起的兩人同時震開一丈。

羽無情腳下生風,手中摺扇握緊,一招傲世四式中的「不易如山」,威嚴如山的殺氣從氣勢上完全壓制住了對手,劍勢才姍姍來遲,饒是如此,這一招依舊讓剛剛被震散防禦的鳳姐無從抵禦,右肩生生受了羽無情一擊。

顯然,這一場,面對琴心階高手羽無情,和逆羽強化后的海風,十二釵連損元春,迎春兩名高手,鳳姐又被羽無情所傷,妙玉實力微弱,僅憑探春,惜春殘缺不全的劍陣,根本沒有再戰之力,已落入絕對的下風。

「來日方長,大家後會有期。」鳳姐一隻手捂住被羽無情劍氣傷到的右肩,對著身邊的四春使了一個眼色。四色錦緞,無聲無息地退了下去。

羽無情與海風也知道,再這樣耗下去,兩個人都會成為強弩之末,今日他們以二敵五,已是不易,想要擴大戰果更是難上加難。

「不送!」羽無情雙手抱拳,拱手道。

待到四人的身影逐漸消失在視線之外,陡然海風的身體向前傾倒下來,羽無情眼疾手快,急忙扶住他。「海風,你堅持住啊,你怎麼了?」

「替,替我……卸甲……」海風神志已經不太清楚,斷斷續續地說。

狹窄的山道上,一隊身批火紅色鎧甲的隊伍艱難地前進著。

「老大真是無聊啊,讓我們走這樣難走的路。」一個戰士抱怨道,他陡然拉住自己的坐騎,差點掉下山崖。經過藥物的改造,與將近二十天的魔鬼訓練,火楓之輝騎士團的戰士的騎術與反應都變得敏銳起來。所以,即便在這樣危險的環境里,三天下來,火楓之輝都沒有折損一人。

「你說敵人是會去阻擊殿下呢,還是會來阻擊我們呢?」一個戰士調侃道。

就在這時,高空的雲中猛然浮現出一頭巨獸的身影。每名戰士的耳朵都豎了起來,凝神屏息,每人都握緊住自己的武器。

倘若到來的是近戰部隊,他們還可以一搏,但倘若是明楓之前跟他們所說的,幻術武技雙修的基洛魯聖堂武士,那必定是一場嚴苛之戰。

果然,雲層中掠出的是用冰雪力量凝結成的巨龍。這種龍擁有強壯的身軀,又長又粗的頸,有角或褶邊的頭,尖銳的牙齒,和一條長長的尾。它用四隻強而有力的腳步行,用一對像蝙蝠翼的巨翼飛行,它的身體全身覆蓋著鱗片,保護著身體。牙齒尖而利,通常會向內彎,彷彿是更容易使它們撕開獵物。

正是聖堂武士的專屬召喚物。 「全體準備!」此時的火楓之輝名義上還沒有團長,只是兩三個平時帶他們的頭領,俗稱大哥。但大哥的命令確沒有人不原意順從。以至於後來在正式委任火楓之輝騎士團團長時惹出了不小的麻煩。

「可惡!這該死的大蜥蜴!」地面上的火楓之輝成員咒罵道,就在這時,一枚巨大的光球從冰龍上迅速落下,幾乎是同一時間,火楓之輝騎士團的成員都選擇了立刻下馬,將戰馬當作掩體,躲在馬後。

而這顆光球的目標卻不是地面上的火楓之輝騎士團,而是他們前方的石壁,在崩裂四散的山石攢射后,煙霧逐漸散去,火楓之輝的成員又開始罵娘了。

原本僅容納一人一騎勉強通過的狹窄山道,此時已經完全變成了一道天塹,石壁如斧鑿刀削一般,山道上是直徑愈十米的空洞,正好將道路完全阻斷了。

再看天空時,聖堂武士的蜥蜴冰龍已經不知去向。

在火楓之輝行進的同時,另一支隊伍暗中朝阻川要塞進發。

名義上帶領這支由一萬戰士與兩千名六級以上幻術師混成隊伍的,是復國軍第一智將翼朔雪,但翼朔雪知道,這一戰的主角還沒有出現。

翼朔雪之前為了保密,整支隊伍白天掩藏休息,夜晚趕路前進,這幾日已經到達了阻川要塞附近。

翼朔雪現在要做的,只是等待明楓的到來,一鼓作氣奪下阻川要塞,讓大軍前往聖戰城堡平定陳蒼雲的叛亂。

可就在午飯時間,一條冰雪之力凝集而成的冰霜巨龍出現在烈日的晴空下。

照例正在休息的隊伍急忙敲響了警鐘,在紛亂的警鐘聲里,無數的幻術師從營帳里跑了出來,開始準備幻術向天空中的冰霜巨龍發起攻擊,戰士則慌亂地穿起鎧甲,尋覓著能夠對空的強弩。

「強弩準備!」翼朔雪顯然沒有預料到聖堂武士居然來得如此之快,心中卻又暗暗寬慰起來,這樣也好,畢竟冰霜巨龍來襲擊自己,意味著火楓之輝順利繞過阻川要塞,有這樣一支隊伍馳援聖戰城堡,對於後方的局勢,也是大有裨益的,別的不說,單說是他們伍佰對一萬的戰鬥力……

可六級的幻術師哪裡抵得上魔武雙修的聖堂武士?只見地面上的吟唱才到一半,璀璨的各色光芒從冰龍背上升起,卻不是通常象徵霜炎力量的紅藍兩色,而是紅綠藍黃紫五色。

壓倒性的幻術力量幾乎打斷了下方一些六級蒼月幻術師的吟唱。

十分鐘后,幾乎每一個人手上都已經凝聚了一個或大或小的光球。

灼熱的火球呼嘯而下,隨後的是巨大冰錐的攢射,幾名聖堂武士一齊發動的扁平風刃彷彿是巨人的戰刀狠狠劈了下來,與此同時,雲層驟然變色,天空像是被撕裂了一般,狂風中數道紫色的閃電又精準地劈在了營帳上,燃起大火。大地在土系魔法的控制下,憤怒地張開了大嘴,吞噬著一個又一個復國軍戰士……

從來沒有見識過基洛魯五系魔法的幻術師和戰士頓時驚恐了。他們四散潰逃,如同受到驚嚇的野獸一般,根本無法聽從翼朔雪的調度。

翼朔雪雖然也做好了嚴苛之戰的準備,認為對方不過一千人,己方人數是他們的十倍,支撐到明楓到來還是綽綽有餘的,誰知道剛一交手,就出現了如此巨大的實力懸殊。

偏偏此時,翼朔雪的白銀之霜軍團又不在身邊,卡米拉上將,明楓,甚至連風碎都不在,根本沒有任何的助手可以幫助他。「全體躲進樹林隱蔽!」翼朔雪已經了解,軍心已經潰散,強行組織抵抗只會兵敗如山倒,所以他順從了士兵們逃生的願望。

就在戰士和幻術師沒了命的向附近的樹林跑去時,遠處的山嵐上,一個白衣摺扇的身影看了看腳下的戰場,猛然放出一枚信號彈。

只見兩側的平原上,兩隊騎兵驟然出現。他們卻沒有穿一般騎士的重裝鎧甲,而是玄黑色過膝長袍,武器也只是鋒利的長劍,看起來倒更像是幻術師而不是戰士。翼朔雪注意到,他們的數量也不多,僅僅才五百人。

但實力卻不容小覷。他們的坐騎沒有重裝鎧甲的累贅,所以奔跑速度遠勝於普通的戰馬,只見他們搶到奔逃的復國軍騎士背後,手起劍落,往往是連人帶鎧甲劈成兩半,端的力大無比,長劍也是吹毛斷髮的好劍。」

這支騎兵隊伍如同虎入羊群,孱弱的一萬多人,甚至連反抗的餘地都沒有。

「想活命的都聽我號令!」翼朔雪看準機會,拍馬迎上一名聖堂武士,手中長劍分化出萬千劍芒,那些武士雖然都修鍊過鬥氣,但誰見識過如此絢麗奪目的劍芒。那名聖堂武士陡然就愣住了,根本不知道這萬千劍芒從何而來,哪一道又是真的,就在他失神的片刻,只覺得脖頸一陣冰涼,頭顱瞬息之間已經離開了身體。

此時殺敵立威,無疑是穩定軍心的最好辦法。翼朔雪一隻手抓起那個聖堂武士的頭顱,高高舉起,再次喊道:「想活命的都聽我號令!」

看到同伴居然在對方一招之下死於非命,其他的聖堂武士也冷靜下來。彼此用基洛魯語交談了起來。

「那個異教徒在一招之內殺死了保羅,也不知道用的什麼妖術。」一名聖堂武士說道。

「看起來他是這些人的首領。」另一名聖堂武士說道。

「只有先殺掉那個人,才能最大程度地減少我們的傷亡。」一人分析道。

「不錯,為保羅復仇,異教徒不能白白流聖徒的血!」那名聖堂武士顯然與陣亡者關係不錯,此時已經收回長劍,開始專心吟唱起魔法來。

幻術在基洛魯被稱為魔法,冰火兩系的幻術更是被闡發為水火土氣四系魔法,後來又因為崇天教幾代主教的鑽研,短短兩百年的時間,又從四系魔法中鑽研出了火系與氣繫結合的雷系魔法,稱為名副其實的五系魔法。這處在高原西部的邊陲國家,因為相對閉塞的環境,穩定的社會秩序,反而創造出了高原任何地方都無法比肩的幻術成就。

就在翼朔雪整頓軍隊的時候,地面上的數百名聖堂武士居然開始對翼朔雪發動了五系魔法在連續轟炸。耀眼的火球繼而連三地在翼朔雪身邊爆炸開來,大地不斷地晃動,彷彿是隨時都會裂開一般。

翼朔雪此時在眾人面前又不便施展鎩羽盟的幻術,只能勉強站立,用長劍使出晨月軒傲視四式中的護身劍術「捨我其誰」格擋來自四面八方的攻擊。「所有人退入樹林,幻術師在內,戰士在外,外圍用馬匹連成戰陣就地防守,等待救援!」翼朔雪在阻擋進攻的間隙,匆忙下令道。雖然戰場上一片混亂,根本就聽不清楚翼朔雪的話,但是一些離翼朔雪較近的老兵卻聽明白了,一個傳一個,用這戰場上最原始卻是最有效的方式傳達著翼朔雪的命令。

原本混亂的隊伍開始朝樹林靠攏,騎士下馬,把韁繩栓在一起,圍成一座半徑將近一百米的戰陣,外圍的戰士打開缺口開始讓幻術師躲近戰陣之中,經過天空與地面的聖堂武士一撥聯手突襲,打得復國軍措手不及,一萬兩千多人此時只剩餘下不到伍千人,但總算堅守住了戰陣,暫時抵擋住了聖堂武士的進攻。

反觀翼朔雪這裡,情勢卻是越來越糟糕,最冗長的雷系咒語吟唱已經結束,烏雲開始覆蓋在整個戰場上,雲層間的雷電已經隱隱可見。

翼朔雪已經感覺到上方愈來愈強的壓力,這霸道的雷系魔法雖然吟唱麻煩,但一旦完成,卻是先聲奪人,瞬間就能夠擊潰對方的戰鬥意志。

天空彷彿出現了一道裂紋,赤色的閃電夾帶著灼熱的紅芒攢射下來,翼朔雪情知這雷系魔法不同於其他元素是憑空創造,而是向自然借力,天地神威,又豈是人力能夠抵擋?隨即就地一滾,一道閃電正劈在他剛才站立的位置上,未等翼朔雪站起,又是一道雷電接踵落下,只聽見「擦擦擦擦」的聲音,剛才還萬里晴空的蒼穹之上已雷電交加。

「這雷系魔法威力不遜於我門的馭雷法訣……」遠處觀戰的楊青楓不禁讚歎道:「只是還需要改進,這準星太差了。」他說著取出自己的日出雲海摺扇,雙手各指緊扣,食指伸出相接,瞑目低語,彷彿是在吟唱,那日出雲海圖隨著吟唱聲逐漸懸空起來,銀芒如毫微微散發出來。

楊青楓陡然睜開雙眼,高聲喝道:「

話音剛落,一道碗口粗的金色雷電從烏雲中穿出,從九霄衝天而下,直指翼朔雪。翼朔雪剛想挪步閃避,卻發現身體絲毫動彈不得。只能眼睜睜看著神雷灌頂而下,光芒越來越近,幾乎刺傷了翼朔雪的眼睛,他下意識地舉起了手中的長劍。

「轟!」翼朔雪跌跌撞撞地朝向走了幾步,嗅到了空氣中焦枯的味道,手中的長劍早已斷裂地只剩下劍柄,整支劍柄都被狂暴的雷元素化成了焦枯。他感覺自己的身體好像要散架了一般,耳邊彷彿是萬千鐵騎轟隆而過的聲響,腦海中則像是六輪戰車碾過一般。

視線已經模糊了,只有對著他,抽出長劍發動衝鋒的聖堂武士軍團。 豪門千金:單身媽咪追愛記 「能打開門嗎?」明楓陡然問道。

老幻術師的眼中流露出驚訝的神情問道:「殿下,您說什麼?是不是我的耳朵不好使了。」

「我是問,您有沒有這些銅門的鑰匙?」明楓再次問道。

「您是不是發瘋了?殿下。他可是……」

「我不管,請您打開銅門,我想見見這位前輩。」明楓的語氣堅決了起來。

「我,我沒有鑰匙。」老幻術師一口回絕道。

「如果您有,但是沒有拿給我,我可是會給您叛國罪的!」明楓用恫嚇的語氣說道。

「真的沒有鑰匙,老朽敢用全家老小的性命發誓。」老幻術師信誓旦旦地說,「因為埃德蒙領主當初將他關進去,就沒有想過哪一天還要把他放出來。」

明楓願意相信老人說的是真的,將這個人關進牢獄,然後毀掉鑰匙,顯然是防止意外的最好的辦法,如果他根本就希望對方死在牢獄里的話。

「那這些銅門能不能劈開?」明楓一隻手握住腰間的龍息劍,躍躍欲試。

「殿下,您不必白費工夫了。」老幻術師勸道:「一扇普通的銅門又怎麼可能關的住這個惡魔?埃德蒙領主當時以自己的法杖做獻祭,在銅門上附加了最厚重的禁制。除非是大天使一般的實力,才可能打開,您還是算了吧。」

經這麼一說,明楓對於這扇大門的興趣卻是有增無減。

新婚不歡愉 「哼。」劍客冷哼了一聲,對身邊的老幻術師說道:「請您先退開吧!」隨即右手中的龍息劍驟然出鞘,作勢就要斬開大門。

「殿下,不可啊!」幻術師死死拽住明楓的肩膀。

明楓此時哪裡還管這些,一道灼熱的火焰驟然出現在龍息劍身之上,明楓右腳後撤,反手握住長劍,暴喝一聲,劍上的火焰化成一道數尺寬的火龍咆哮著向銅門衝去。明楓此時對於這神秘的銅門也不敢小覷,上手就是龍一式「龍游四海」。原本以為要連續使出龍一,龍二,龍三式才可能撼動著加了禁咒的銅門,誰知就在火龍撞擊銅門的霎那,變亂陡生。

一時間彷彿是天塌地陷一般,整個幻星雙塔都在轟隆聲劇烈地晃動起來。堅硬的銅門居然化成了粘稠的液態,隨後又分化成無數細小的顆粒,虛空中傳來流沙滾動的鳴響,阻擋在明楓面前的巨大銅門已經化為無形。

黑洞洞的房間里散發出類似食物腐爛的酸臭味道,又彷彿是久不見陽光而擁有的苔蘚的澀味。

「你先回去吧……」明楓看了看身邊呆若木雞的幻術師說道。

「是,是,是……」

明楓取下一支牆上的火把,仗著長劍,緩緩地朝這一層的深處走去。這一層里有無數的房間,卻沒有一星半點的燈光,顯得詭異無比。明楓勉強用火把的燈光照亮著腳下的道路,腳下的地面卻不是堅實的地面而是泥濘不堪。這讓明楓感到非常奇怪,但仍然朝前走去。

陡然當他轉過了一個牆角,一聲如野獸一般的狂吼從另一側房間傳來。甚至強如明楓這樣的人都覺得耳膜刺痛無比,彷彿被銀針扎到一般,不禁捂住耳朵。

循聲望去,只見一個披頭散髮的人影經過火把光線的映照,拉長著投射在牆壁上。彷彿是因為長期在狹窄的環境中生活,他的背脊彎曲地很厲害,幾乎已經是猿猴一般。這樣詭異的體形,配上令人毛骨悚然的吼叫聲,明楓也不覺心中膽顫了一下。

但對於這個奇怪人物的好奇讓他迅速克服了恐懼,仗劍趕了上去,那個神秘人顯然意識到有人在追蹤自己,拔腿就跑,一方面是他的跑步姿勢非常古怪,另一方面是明楓根本不如這個神秘人熟悉這裡的地形,所以根本無法追上他。

只見他越跑越快,從一開始的兩腳著地,到四肢並用,反而靈活無比,明楓默念雲風翔心法,身形陡然閃爍,搶先一步擋在那人面前,只見那人咆哮一聲,在半空翻了一個筋斗,落在地上,揚起帶著利爪的右手,一道閃爍著烏黑光芒的光箭就朝明楓毫無防備的胸口射去。

但身為劍客的明楓豈會被這等雕蟲小技所傷,只見右手一遞,雄渾劍氣頓時將烏光箭斬成碎片。誰知,他的這一招是虛招,真正的殺招在那人的左手,一隻散發著森然鬼氣的幻影利爪猛地挾颶風朝明楓的額頭拍去。

劍客陡然後仰,右手急忙回劍,黑暗中迸發出耀眼的火星,「錚」,明楓只覺得握劍的虎口隱隱發麻,待明楓直起身體,那人早已逃逸了。

明楓拾起地上掉落的火把,剛才慌亂之中居然被踩滅了,心中不禁懊惱起來。

「只能大材小用,用炎神訣點起火把……」明楓有些鬱悶地用龍息劍在火把上擦了一下,只見火把冒出一點火苗,隨即就熄滅了,連試幾次,都是諸如此類的情況,彷彿是腰帶覺得自己的無上劍訣用來點火把是件十分恥辱的事情,所以根本不願合作,不然一招之力,足以傾城的炎神訣又怎麼可能連一根火把都點不起來呢?

「我靠!」明楓被火把的事情攪得心煩意亂,猛地將那一截火把砸到對面的牆上,陡然,牆壁里傳來石質齒輪轉過的聲音,轟隆隆彷彿是在搬動什麼機關。

劍客此時心中慌了,既然這裡是關押裂戒術士的地方,那必然安置了非常厲害的機關防止有人劫獄,或者罪犯逃跑,自己一定是碰到了什麼機關了。

真是倒霉起來,喝口涼水都能塞牙。就在明楓握劍在手,凝神戒備時,只聽見「蓬」地輕響,明楓旁邊的石壁上居然點起了一盞燈,那火苗透著幽幽的藍色,顯得十分詭異。

就在明楓驚愕的瞬間,又一盞燈點燃了,彷彿是推倒的骨牌一般,伴隨著一聲又一聲的輕響,越來越多的壁燈被點燃,幽藍色的光芒將整個樓層映照得幾近詭異。

明楓看到自己投射在牆上飄忽不定的影子,自己都感覺心驚膽戰,再看腳下時,只見柔軟處竟然是密密麻麻的苔蘚。明楓握住劍的手不停地淌著汗,時間彷彿是靜止了,卻又在一分一秒地流逝,大約過了半分鐘,明楓還是沒有感覺到有暗器和機關啟動,不由得長舒一口氣,小心翼翼地朝前走去。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