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你到底還是用了這麼下三濫的手段,倒真是我高看你了。」

孟影兒崩潰,怎麼可以!怎麼可能!她的計劃怎麼能被看穿,怎麼可以失敗! 「你胡說!」 她朝笙歌撲過去,笙歌卻紋絲未動。 「砰!」 在她即將接觸到笙歌的瞬間,手腕被人抓住,毫不留情地扔到地面上。 抬眼,對上薄宸冰冷的眸子。 她看看薄宸,看看被薄宸護住的笙歌,突地笑了

孟影兒崩潰,怎麼可以!怎麼可能!她的計劃怎麼能被看穿,怎麼可以失敗!

「你胡說!」

她朝笙歌撲過去,笙歌卻紋絲未動。

「砰!」

在她即將接觸到笙歌的瞬間,手腕被人抓住,毫不留情地扔到地面上。

抬眼,對上薄宸冰冷的眸子。

她看看薄宸,看看被薄宸護住的笙歌,突地笑了。

「哈哈哈哈哈,薄宸啊,看來我是真的得不到你了。」

「不過,你真的不介意嘛,畢竟聶小姐可是在秦家待了兩年啊~」

「不知道這訂婚的兩年,會發生什麼事呢,肯定很有趣吧…」

「呵呵呵哈哈哈哈哈」

「你…」

大概是大冬天孟影兒只穿了條裙子太冷了,她還沒說完就昏了過去。

薄宸直接讓人上來把她拉走了。

……..

「走吧。」

「嗯。」

「話說你應該知道孟影兒家裡的事吧。」

「知道。」

「切,我就知道。那你肯定也猜出她的目的了?」

「嗯,比你早一點。」

「……..」

他們回了辦公室,可笙歌總覺得氣氛不太對。

雖然他努力地擺出一副一如既往很平靜的樣子,但剛剛孟影兒說話的時候他微不可查的一頓,到底還是被笙歌覺察到了。

他很在意嗎?自己是不是處子之身。

可….雖然她也很想把完整的自己給他,但是之前發生的事真的不是她能左右的啊。

況且,她現在丟了記憶,到底怎麼樣她也不好說。

沉默….

沉默地可怕…

不知道薄宸有沒有在等她解釋,可她解釋不出。

但不能讓這種狀態持續下去。

要不然自己美好的愛情生活豈不是要胎死腹中?

眼瞅著馬上就下班了,笙歌拽拽他的袖子。

「我們去吃飯吧~」

「嗯。」

「去外面吃,我好餓,要吃肉肉。」

野蠻公主二號ko霸道酷少 看著沖自己撒嬌的笙歌,薄宸心裡暗暗嘆氣,不愉快也消了一大半,他摸摸她的頭髮。

「走吧。」

駕車去了個比較遠的地方,很適合兩個人約會。

在距離西餐廳還有一段距離的時候,笙歌就拉著薄宸下車了。

「我們約會當然要多走走啦。」

說著,自顧自地牽起了他的手。

感受到掌心突然的溫度,薄宸身體一僵,反手扣住她柔嫩白皙的小手。

過去怎麼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現在回來了。

旁邊不遠處大酒店,剛剛送客戶離開的秦一銘,無意間看見這個有些熟悉的身影。

兩人十指相扣,有說有笑,女孩笑得明媚嬌艷,男孩眼裡的寵溺溫柔毫不掩飾。

認出那個嬌小熟悉的身影是笙歌后,秦一銘只覺得這一幕格外的刺眼。

心裡無數的情緒翻騰而起,有點憤怒,有點不甘,甚至有一絲絲後悔…

他眼睜睜的看著他們進了哪家店,才轉頭回去交代事情。

高檔的西餐廳內

悠揚的小提琴聲在耳畔響起,乾淨整潔的桌面上擺著嬌艷的紅玫瑰。

他們點好餐,笙歌悄悄說「等我一會啊,我去趟洗手間。」

看著他俏皮的樣子,薄宸勾了勾唇角,頷首「嗯。」

笙歌前腳剛走,秦一銘就找過來了。

「喲,薄總這是在約會啊?」

「…….」

「不會是我的前未婚妻吧?」

「……..」

「沒想到薄總還挺深情。」

「……..」

「我們笙歌還真是遇到好人了。」

「秦先生沒事的話,請離開。」本來沒想管的,但是秦一銘一直在這嘰嘰喳喳很是礙眼,薄宸還是開口了。

「喲,好好好,我理解,見到比你厲害的情敵薄總也是會怕的,理解理解。」

「……」無語。

「沒事,薄總,畢竟一年前笙歌非要跟著我,拒絕了你那麼多次。」

薄宸臉黑了,渾身釋放出戾氣,連周圍的空氣都跟著冷了幾分。

「怎麼回事?」

笙歌剛走進就感受到周遭的冷氣了,瞥了瞥果然是薄宸。

秦一銘居然也在,這是說什麼了,惹他生這麼大氣。

「喲,秦渣男也在啊,你的小白蓮怎麼沒跟來啊?」

「你!」

「有事嗎你?沒事別擱這兒礙眼行嗎?看見你飯都吃不下去。」

「你!聶笙歌你真是好樣的,傍上薄宸都敢這麼跟我說話了是嘛?」

「喲呵,您是我的誰啊,我愛怎麼說話怎麼說話,關你屁事!」

「你,行,你等著,早晚有你哭著求我的那天,別以為你能一直這麼下去,薄宸早晚會甩了你。」

「借你吉言嘿,我們肯定能長長久久、百年好合。」

秦一銘被氣得說不出話,扭頭走了。

「拜拜了您,慢走不送。」

她垂下眸子,見薄宸依然一副冷冰冰的樣子,「所以,你會甩了我嗎?」

「不會。」幾乎下一秒薄宸就回答出來了。

「那你會甩了我嗎?」

笙歌愣了一下,倒是沒想到他會這麼問,「如果不出意外,不會。」

「什麼意外?」

「…..」她也不知道,畢竟重生都發生了,以後不一定會發生什麼。

一見傾心,學妹請接招 「話說,秦一銘說什麼了惹你這麼生氣?」

「……..」薄宸不說話。

「是我在秦家待了兩年的事?」

「…….」

「你,很介意?」笙歌機械的吃著盤子里的牛排。

「…….」

「如果我真的跟秦一銘發生了關係,你就不要我了?」 日上高桿傾斜,清光轉淡,時間如沙總不經意的從指尖溜走,趙信為了躲避雲謀子的人,一直躲在這柯敏女子的房中,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趙信終於清楚了這個女子的身份。

原來,他是姬颯城在雲謀子身邊的卧底,為姬颯城提供關於雲謀子的情報,至於身份就是雲謀子的妾侍,為了迎合雲謀子喜歡的異域風情特意選了一個人族女子,同時為了消除雲謀子的顧慮還特意的找了個沒境界的普通人。當然,這些趙信都不在意,讓趙信感覺佩服的是,這柯敏是早姬颯城之前進府的,也就是說姬颯城在之前就已經「埋好了」這個棋子。

柯敏其實說是姬颯城的人,幫助他傳遞情報,但是她來此三年來根本就沒有動用過她幾次,這也是為了不讓她暴露,畢竟做的多錯的就多,她是姬颯城在東皇氏最大的資本,這次為了趙信的事情也拿出來啟用了,可見姬颯城這次是真的「下血本」了。

「本來以為他會在自己臨死之時才讓我幫忙呢,沒想到居然這麼快就讓我跳出來了」柯敏是個十分聰明的人,知道姬颯城的意思,為了讓趙信放在心自然要篤定自己的身份。

「嗯,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也是你最後一次執行任務了吧?」趙信自若的問道。

柯敏抿嘴一笑「這個是當然了,我一個弱女子深入狼群,為了我暴露后能夠活命,此時柯敏要多和大人打點關係了」。

趙信淡笑了一下「弱女子嗎?能在這狼窩中過得這麼愜意的,還沒有一丁點兒的境界,我覺得你完全不需要我來保護」。

「哎呀,我一個女子很不容易的,大人這話說的讓我心涼啊」柯敏媚眼如絲,看著趙信的眼神讓趙信自覺有些受不住了。

「咚咚咚……」就在趙信想著如何與這個難纏的小丫頭周旋的時候,門口的敲門聲響起了,接受到了柯敏的眼神后,趙信一個閃身於床底,藏了起來。

門開。

「夫人,打擾了」進來的府內的侍衛。

柯敏有些生氣的問道:「府內怎麼如此叫喧,是發生什麼事了嗎?」,不得不說,柯敏的語氣抓捏的十分到位,仿如對外面的事真的不關心不知情一樣。

「對,府中溜進了一個宵小,我們正在搜查,不過請夫人大可不必為此擔心,我們一定會很快就抓到那個宵小之徒的」。

「嗯,那你們去吧」柯敏說完作勢就要關門。

「不對,夫人我們是奉命來搜查的,還請夫人不要為難屬下」剛剛準備離開的侍衛差一點被柯敏給繞進去,不過臨了還是反應了過來。

柯敏媚聲說道:「我一介小女子哪裡敢為難你們這些人啊,既然是奉命的哪就搜吧」。說著,柯敏讓開身子,這幫侍衛就走了進來。

柯敏的房間有多大趙信是一清二楚的,如果真的要查的話,自己肯定是藏不住的,到那個時候只有暴露自己,大打一場了。

「這位侍衛,我覺得你們一幫大男人有些地方是女人的私密就沒有必要搜了吧?」就在眾侍衛馬上就要搜到床下的時候,柯敏說話了。

之後趙信就聽到一陣沉默,之後柯敏和一個侍衛的竊竊私語。

「不知道夫人覺得哪裡私密呢?」。

「軍師大人一定會走的,侍衛大哥,這一次我會記住你的恩情的,他日必將好好的感謝你」。

「嘿嘿,屬下明白,關於夫人的那些消息屬下也是略有耳聞,實話跟你說了吧,我們有兄弟看見有男人進入你的房間了」。

「哦?不知道侍衛大哥想怎麼樣?」。

「不想怎麼樣,只是夙聞這人族女子多溫情,而且還是夫人這種佼佼者,我們很多的兄弟可是見識過得,而今,屬下也只是想要嘗試一下而已,不知道夫意下……如何?」。

「你想要?那就看你怎麼做了?」。

「屬下明白,你放心,我不問你不說,這也就過去了」。

「那這些人?」。

…………

兩個人的竊竊私語就說到了這裡,隨後的事情就簡單了,在那個侍衛的一句話下,所有人都撤了出去,剩下的人也都沒有繼續搜查下去,而這裡的人也沒有人為此發出質疑,好像早已經司空見慣了,而此時趙信也終於明白這柯敏到底是怎麼在這狼窩中生活的如此滋潤的了,心中暗呼一聲好手段。

等人出去了之後,趙信也從床底下出來,再看這柯敏感覺已經完全不一樣了,可以說姬颯城有心機也會挑人。不過,這柯敏夢這麼做還是有著資本的,她不是那種極為漂亮的女子,但是卻給人一種狐媚的感覺,身型保持的也非常的完美,衣服也搭配的尚到好處,若隱若現才讓人變得更加渴望,盈盈一握楚宮腰,堪入掌心嫩雙峰,加上她那天生就能讓人為之著迷的氣質,絕對會讓人越陷越深。

柯敏看著趙信不發一言,隨即說道:「大人剛才都聽到了吧?是不是以為我是那種水性楊花,左右逢源的女子?」。

趙信禮貌的微笑「這個自然沒有,在下只是佩服姑娘的手段而已,如此犧牲可不是常人能做,凡人敢想的」。

柯敏頓時露出楚楚可憐之相「即使你不說,我也知道你是怎麼想的,原本是一個大軍師的夫人,卻自甘墮落到和那僕人侍衛做出那苟且之事,心中自然是嫌棄的很吧?」。

看著柯敏的模樣,趙信居然沒有感覺到做作,好像真的是她從內心產生的一種自卑,想了一陣兒之後,趙信說道:「此言差矣,其實人經歷過往自是萬千變化大有不同,最終都不過是在這世上活一回走一遭而已,所以誰也沒有資格去評論他人是非,畢竟出身地位相差甚遠」。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