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道夫看著緩緩降落的暴風雷鳥,對著眾人說道:「趕快上來吧,乘坐它快一些。」

法獁,吉爾司空見慣了,沒有覺得什麼稀奇,一個疾風之術便來到了暴風雷鳥的背部,而雪無痕四人如同參觀一樣,直直看著眼前的龐然大物,嘖嘖稱讚。他們明白,若是自己與這隻魔獸在此交戰的話,勝算可不高。 所幸,雖然雪無痕四人與魯道夫三人相比實力微不足道,但是高級魔法師的實力還是具備的,簡單的風行術來到了

法獁,吉爾司空見慣了,沒有覺得什麼稀奇,一個疾風之術便來到了暴風雷鳥的背部,而雪無痕四人如同參觀一樣,直直看著眼前的龐然大物,嘖嘖稱讚。他們明白,若是自己與這隻魔獸在此交戰的話,勝算可不高。 所幸,雖然雪無痕四人與魯道夫三人相比實力微不足道,但是高級魔法師的實力還是具備的,簡單的風行術來到了魯道夫等人的身旁。

「出發吧!」眾人坐好,魯道夫對著暴風雷鳥下令道。

一聲長鳴,暴風雷鳥扇動雙翼展翅高飛,坐在暴風雷鳥的背部,雪無痕四人都有些新奇的感覺,這也難怪,之前他們可沒有這種待遇,而雪無痕因為法獁是自己師父的朋友,自然坐的近了一些。微微笑著,法獁對著雪無痕開口道:「無痕,來到學院怎麼樣?還適應吧?」

雪無痕不敢怠慢,連忙回答道:「法獁叔叔,我很好,謝謝關心。」

呵呵笑著,法獁繼續說道:「實力很不錯了,已經到達中級魔法師的巔峰了,要不了多久就要突破了,想必你的武技更高一籌吧?」

謙虛笑了,雪無痕答道:「是的,法獁叔叔,我有著高級武者的實力,只是魔法水平還比較低。」

而聽到雪無痕的話,一旁的維亞三人不由得撇了撇嘴,開什麼玩笑?僅僅一個月的時間,雪無痕竟然達到了中級魔法師的巔峰,要知道,自己三人可是還沒有突破呢!雪無痕簡直可以算作怪胎,加上他有著高級武者的實力,恐怕維亞三人都不是雪無痕的對手。

依舊一副笑臉,法獁說道:「已經很不錯了,以後有什麼不懂的地方,儘管來找我,當然,找他們兩個也行,只要虛心學習就好。」

微微躬著身子,雪無痕開口道:「好的,謝謝法獁叔叔了。」

聽著雪無痕與法獁的對話,維亞三人不由得一陣羨慕,那可是魔導師啊,儘管主修的是時空系,但是對於他們依舊助力很大,看來雪無痕運氣夠好,竟然能夠認識這麼一位大人物,不過,好運不只是雪無痕的。一直默不作聲的吉爾突然對著薩安開口問道:「小子,你有師父嗎?」

薩安不明就裡,一時間愣住了,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是一名光明系的魔導師問話,薩安還是知道怎麼做的,他恭敬回答道:「吉爾大師,我並沒有師父,不知道……」

沒有想到,吉爾絲毫不拐彎抹角,他直截了當開口道:「我當你的師父,你可願意?」

吉爾一開口,不只是雪無痕幾人,就連魯道夫,法獁也愣住了,吉爾這是怎麼了?雪無痕是法獁的故人之徒,幫幫也在情理之中,但是似乎吉爾和薩安是第一次見面吧!

薩安也驚呆了,自己不是在做夢吧?竟然有魔導師主動收自己為弟子,難道天上真的會掉餡餅?一時間薩安竟然忘了回答,而吉爾依舊一副冷淡的樣子,他說道:「難道你不願意?那就算了。」

而聽到這句話的薩安,徹底清醒過來,什麼?不願意?不願意才是傻子呢!很顯然薩安不是傻子,而且聰明的很,他連忙阻止吉爾說道:「不,不,吉爾大師,我願意,我非常願意,師父,請受徒兒一拜!」

說著,薩安竟然就拜了下去。看樣子,這小子臉皮還真厚,竟然就這樣拜了下來。

吉爾依舊坐在那裡,心安理得接受著薩安的叩拜之禮,之後一股柔和的光芒將薩安扶起,吉爾淡淡開口道:「好了,今後你就是我的徒弟了,有什麼不懂的地方就去找我。」

「是,謝謝師父!」

薩安簡直欣喜若狂,連忙說道。

這是鬧的哪一出啊! 霸佔諸天 一旁的魯道夫,雪無痕等人都呆住了,不帶這麼玩的吧?

雪無痕幾人可能不知道,但是魯道夫,法獁很清楚,別看吉爾一副老好人的樣子,他對徒弟要求極為苛刻,這麼多年了,吉爾也只收了一個徒弟,而那名徒弟年僅三十已經達到了魔導士的境界,即使放在整個滄瀾大陸,也是驚采絕艷之輩,可想而知,吉爾擇徒的苛刻要求了,而今天是吉爾,薩安的第一次見面,吉爾就這麼乾脆將薩安收為徒弟,這是怎麼回事?

在其他人心中疑惑的時候,吉爾心中卻樂開了花,魯道夫,法獁可能看不出來,但是他作為光明系魔導師,可是感受的很清楚,薩安對於光明元素的親和力竟然是超等,要知道,一萬人當中可能會有一個人的體質當魔法師,而一萬魔法師中可能會有一人天生對於元素有著超等的親和力,這等人才可是可遇不可求的,自己的第一個徒弟,元素親和力僅僅是高等,如今已經達到了魔導士的巔峰,隨時可能突破到魔導師的境界,而薩安年紀輕輕,已經有著高等魔法師的實力,假以時日,恐怕成就還在第一個弟子之上,自己可是賺發了。

可憐的薩安還以為是天上掉餡餅了呢,對著吉爾感激不已,殊不知,即使自己不願意當吉爾的弟子,吉爾也會想著辦法讓自己做徒弟。這又是歸途之上的變數。有著暴風雷鳥,他們回學院的速度極快。僅僅一個時辰的功夫,他們已經出了落日山脈,接近了阿斯特魔法學院。

在阿斯特魔法學院不遠處,魯道夫招呼著暴風雷鳥停了下來,他對著雪無痕四人說道:「好了,我們就在這裡分開吧!我們還有些事,先走一步,不過,記住,今天的事情你們應該保密吧?」

一瞬間,雪無痕四人明白魯道夫等仨人擔心什麼,當即開口保證道:「放心,絕對沒有問題,我們知道怎麼做,」滿意點點頭,魯道夫招呼著法獁,吉爾向著學院內部而去。

魯道夫擔心的不是沒有道理,他們三人畢竟是阿斯特魔法學院最高層,若是和雪無痕四個新生一同回到學院的話,難保有些人說些什麼,而且雖然他們三人擊敗金龍取得了龍蛋,但是這種事還是不要說出去的好,因此魯道夫才那樣做,看來,這個阿斯特魔法學院的院長,還真有些門道。

看著魯道夫三人遠去的身影,維亞嘆氣道就:「好了,我們也該回去了,出來已經這麼多天了。」

聽到維亞嘆氣,雪無痕三人不由得有些內疚,這次出行,繆斯得到了一枚龍蛋,孵化出來至少是銀龍,黑龍,甚至是龍族的王者,金龍,可想而知,繆斯的整體實力有著多麼大的突飛猛進,而雪無痕找到了自己師父的朋友,也算找到了一位魔導師作為老師,同樣的,薩安如同吃了狗屎運一樣,竟然有一名光明系的魔導師自願收他為徒,也算不錯的收穫,只有維亞,除了跟著他們三人風餐露宿之外,一點好處也沒有,雪無痕三人實在有些愧疚。

不過,維亞是聰明人,自然看出了雪無痕三人的想法,他笑呵呵說道:「好了,別想那麼多了,我們能夠安全回來,已經是燒高香了,我們趕快回學院吧!」說著,便拉著雪無痕三人向著阿斯特魔法學院的方向走去。

韓少的億萬甜心 不過,維亞的犧牲雪無痕三人都看在眼裡,他們暗暗下定決心,以後一定找機會補償維亞,想著,他們隨著維亞一同走向學院。

毫無疑問,當晚雪無痕四人一同去了鼎鑫飲食城,沒有辦法,按照維亞的說法,己方四個人完好無損回到了阿斯特魔法學院,本就是一件值得慶賀的事情,當然,薩安負責買單。

神龍的風波漸漸就過去了,阿斯特魔法學院的生活還需要繼續下去,時間如白駒過隙,轉眼間一年的時間就要過去了,而隨著假期的臨近,對於新生來講一件重頭戲將要閃亮登場,那就是一年一度的新生比試。 阿斯特魔法學院之所以能夠成為整個滄瀾大陸的魔法師的搖籃,除了自身雄厚的師資力量,優秀的生員之外,還有著一套合理的激勵制度,而新生比試就是其中最為重要的一項,新生比試,只限於入學一年的新生,通常在學期末舉行,它採用學院的模式,各個學院之間比試,以決出優勝者,勝利者不僅能夠獲得豐厚的獎金,而且能夠有機會得到學院強者,魔導師的教導,顯然,魔導師教導對於雪無痕幾人沒有多大吸引力,但是對於大部分學員來說,那可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因此人人都卯足了勁,準備在新生比試之上大放光芒,從而踏上新的路途。

一天的學習結束之後,希里魔導士和巴克教練同時來到了教室,希里魔導士對著教室中的學員說道:「想必大家也都聽說了,一年一度的新生比試就要開始了,我們魔法戰士班也會派出選手參加比試,現在想參賽的先自己報名。」

佩恩已經和雪無痕混的很熟了,他轉過頭對著正打瞌睡的雪無痕說道:「無痕,聽說這次比試的優勝者有一千金幣的獎勵呢!你要不要參加?」

原本對這個什麼新生比試沒有多大興趣的雪無痕,一聽佩恩說有獎金,一個激靈醒了過來,連忙問道:「真的有獎金啊?多少?」

早就知道雪無痕會如此反應,佩恩笑著解釋道:「第一名有一千金幣的獎勵,而且新生比試採取的是每個學院派出五名選手,若是能夠取勝,每個人都有一千金幣,怎麼樣,你參加嗎?」

「一千個金幣?」

雪無痕兩眼放光,沒有辦法,以前雪無痕和師父一起在鐵山之上居住,有沒有錢倒是無所謂,而今來到阿斯特魔法學院,雖然他作為特派生免除了學費,但是自己日常的花銷還是需要靠自己來賺錢,有獎金可以拿,雪無痕當然願意參加。

當然,像雪無痕這樣純粹為了獎金參加比試的不多,大多數人看重的還是魔導師的教導,因此幾乎所有的人都報名了,而這種情況似乎在意料之中,希里魔導士笑眯眯的說道:「大家這麼踴躍參加,我們還是都到訓練場上進行選拔吧,優勝者獲得參加新生比試的資格。」

希里魔導士和巴克教練帶著魔法戰士班的學員來到了平時的訓練場之上,巴克教練宣布選撥賽的規則,「每六人一組,每組選出一名參賽選手,好了現在大家準備抽籤吧!」說著,巴克教練掏出一個抽籤的箱子。

「現在可以開始了!」不知道是不是有貓膩,公認班上最強的四個人,雪無痕,佩恩,哈頓,地空被分開了,雪無痕抽到的是A1,佩恩抽到的是B2,哈頓抽到的是C組4號,地空抽到的是D6,。

「好了,大家按號碼比賽,比賽流程是1號與2號中的勝利者,再與3號比試,再勝利者與4號比試,直至與比試的勝利者為新生比試的參賽選手,其餘各族都是如此。」

「巴克教練,」好不容易弄懂巴克教練的話后佩恩發問了,「這樣的話好像不太公平吧?就像雪無痕,那他豈不是要連勝五人才能夠得到參賽的資格嗎?而地空只要比試一場就可以了。」

顯然對於佩恩的疑問,巴克教練早有準備,他淡淡對著佩恩解釋道:「佩恩,有的時候運氣也是實力的一部分,如果不能在最壞的情況下處理好問題,至少不是個合格的修行者。」

不過對於頭腦比身體遲鈍,依靠本能使用魔法和武技的雪無痕來講,1號和6號的區別不過是多打幾場而已,他倒是無所謂。先是選武器,一如既往,雪無痕什麼武器都沒有選,不知道他心裡怎麼想的。

而2號選手使用的是重劍,作為同班同學,2號同學很了解雪無痕空手的威力,那次在武技課之上,雪無痕單手劈斷了十五層石板,雪無痕的手刀的威力不比自己的重劍差,所以他搶先攻擊,利用重劍的長度想要拉開距離使用魔法。

戰術十分簡單而且正確,只是雪無痕自小在鐵山生長,鐵山之上的野獸不知道讓雪無痕玩弄成什麼樣子了,他又怎麼會讓2號同學從容使用魔法呢?

雪無痕很是簡單迎著重劍直接就衝過來了,2號同學揮動長劍連振十六劍攻向雪無痕,希望能夠讓雪無痕的攻勢停下來,可是雪無痕已經暗暗用上了自小師父所教導的鬥氣,在鬥氣屏障的作用下所有的攻擊都被震到了一邊,雪無痕一腿踢中對手,將之踢下了訓練場。

3號同學使用單手斧,不過他吸取了前一位的教訓,一上手就使用了魔法捲軸,丟出了雷屬性的魔法捲軸,只見三道雷光向雪無痕直衝過去,儘管雪無痕皮糙肉厚耐打,但是他也不想被電擊到,被迫使用了鬥氣攻擊,一重重的鬥氣能量波壓制住了電流,向3同學衝撞過去,3號同學充分了解到了當時把魔法捲軸賣給自己的老闆那句話的意思。

「我保證這魔法捲軸的質量絕對是最好的,」當場3號同學就被電暈了過去。

看到雪無痕連勝兩場,佩恩心中暗暗叫好,像這種程度的鬥氣,雪無痕究竟是怎麼練出來的。另一邊的哈頓和地空也暗自吃驚,在他們的印象中,雖然雪無痕挺厲害的,但今天應該是超水平發揮吧!

很快的,雪無痕又輕易搞定了三個對手,現在只剩下最後一個人了,可是這次可沒有前幾次那麼簡單了,抽到6號簽的是昂加,他非常擅長魔法。

「雪無痕,你的鬥氣是很強,可是到現在為止你已經連續作戰了五場,浪費了不少吧?」

昂加笑著走上去,那種像看見雞的黃鼠狼的笑容真令人討厭,「對付你普通的魔法根本不管用,但是我有自己的策略。」

不過,很顯然雪無痕不喜歡繞圈子,他淡淡開口道:「昂加,你說這麼多也沒有用,我先攻擊了。」

說著,雪無痕就先攻了過去,只聽砰砰的聲音響起,昂加根本沒有動,但是雪無痕的拳頭才攻擊到了一半就被看不見的屏障擋住了。

「魔力屏障,昂加,你真的指望這個東西?」昂加穿著一件有護肩的斗篷,現在鑲在護肩之上的寶石正閃著光芒,誰都看得出這正是他使用魔力屏障,「還差一點,你居然看出了一點頭緒,可惜這只是保證我能夠念完咒語。」

昂加將單手劍插在地上,口中念念有詞,「燃起烽煙,結為盟契」。

昂加將手指劃過單手劍,鮮紅的血液滴落下來,「在鮮血的指引下,引導暗夜的永恆……」

黑暗魔法,雪無痕只知道一點,不要讓這個魔法完成就可以了。雪無痕心中清楚,這是一個高級魔法,自己集中全部鬥氣應該能夠擊破昂加的魔力屏障。

「沉眠之氣息交織於此,將不變之不動凝成……」昂加絲毫沒有顧忌雪無痕在做什麼,「夜縛暗動陣!」

同時,雪無痕凝聚起來的鬥氣彙集而出,一陣噼啪的聲音響起,昂加的斗篷護肩被擊得粉碎,而斗篷和昂加一起飛了出去,唯一的區別是斗篷飛的更遠,昂加忍不住咽喉中的一陣甜甜的感覺,哇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昂加勉強用手撐坐在地上,身上還有不少被鬥氣餘波刮傷的血痕。 不過,雪無痕的情況也好不到哪裡去,到底出手太晚了,昂加的黑暗魔法還是完成了,雪無痕的身體被一層黑霧籠罩著,一股股麻痹的感覺漸漸讓雪無痕的手腳不能自由活動,同時睡意也開始侵襲雪無痕的大腦,雪無痕強忍著沒有倒下去。

「雪無痕,看來我預料的不錯,」昂加一邊強行壓住傷痛,一邊對雪無痕進行語言騷擾攻擊,「這種魔法會讓你沉睡不醒,直到有人給你解除魔法,你就好好睡吧!」

「昂加,我直到這種黑暗魔法會傷害到施術者的,你中了我的鬥氣,恐怕現在你的身體會先挺不住才是。」

雪無痕用盡全力抵抗倦意,但是嘴上並不服輸。「沒有想到,你也直到這個魔法會反噬,不過你放心,我特地選了對身體影響最小的催眠攻擊而且刻意減少了威力,只是打算讓你睡上一覺而已。」

昂加這時看上去有種痛苦並快樂的感覺,「與其對你使用收效微小的攻擊,不如用簡單的但更有效的方法。」

「昂加,」雪無痕並不想輸掉嘴仗,但是上眼皮和下眼皮已經開始打架了。

「別硬撐了,你輸定了。」

「昂加,你根本沒有餘力了。」雪無痕的雙腿已經開始軟的支撐不住身子了。

「是啊,我沒有餘力再進行攻擊了,但是我贏定了。」

昂加此刻已經有些得意忘形了。

「喂,」一旁的巴克教練對著希里魔導士低聲問道,「是不是判昂加勝出,照這樣下去都快成了辯論比賽了。」

「不行,」希里魔導士反對巴克教練的草率決定,「雪無痕應該還有勝算,他至今為止還沒有使用過魔法。」

雪無痕這時其實是借不斷說話來提神,手腳已經不聽使喚了,想要使用魔法也集中不起精神了,但是有一個東西還勉強可以試一試,「以雪無痕的名義,出現在此世,小胖!」

雪無痕的面前憑空出現了一道黑色的裂縫,陣陣黑霧不斷湧現。

召喚術?在下面看著這場大鬥嘴比賽的人都吃了一驚,本來召喚術是魔法的一種,但是一般情況下雪無痕所用的低級召喚術只能以最簡單的引導方式招來下級魔獸,也就是一道光芒后就出現的低級的小東西,而像現在這樣出現前會湧現黑霧,表示招來的魔獸至少是能夠發出特殊能量的高級魔獸再加上雪無痕來到阿斯特魔法學院之前一點魔法都不會,短短一年的時間,他從哪裡弄來一隻高級召喚獸,另外在場的所有人都沒有聽說過一種魔獸叫做『小胖』,他們又怎麼會知道這是雪無痕自己給召喚獸起的名字。所有人都很期待看到這種被稱為小胖的召喚獸到底是什麼樣子,只有一個人不想知道小胖的真實面目,那就是昂加。

半米來高,一雙胖乎乎的小短腿,兩隻瘦長的前爪,背後合攏著一對蝙蝠翼,小腦袋圓圓的,六隻眼睛呈六角形分佈在臉上,沒有類似鼻子和耳朵的器官,臉的最下部有一張櫻桃小嘴,還有兩粒小獠牙露在外面,小胖隆重登場,它四下望了望,卻不知道該做什麼。

雪無痕自從得到小胖之後,也沒有正式看見過它會如何攻擊,只得像繆斯召喚長臂豹一樣,命令道:「去吧,小胖,把他打下去!」

小胖聽到命令之後,雙腿一蹬地,竟然用身體去撞昂加,昂加勉強用力向旁邊一讓,小胖一頭栽在地上,只聽見一陣嘰嘰的聲音,小胖用瘦長的前爪撫著小腦袋爬起來,似乎還有些暈,它不住的搖頭。

一片笑聲從四處傳來。「雪無痕,你這個召喚獸很厲害啊!」

昂加定下心來,雖然不太方便,但是在雪無痕暈倒之前,躲過這個小傢伙的攻擊還是沒有問題的。因此昂加又有心情調侃雪無痕了。

可惜,小胖要是會鬥氣攻擊就好了,雪無痕心中暗道,小胖的肉床彈攻擊也太原始了一些。

小胖的頭似乎不疼了,它的雙腳八字站立,左爪前伸,右爪向後一繞,直拍左爪爪背,雪無痕當即看呆了,這正是鬥氣凝聚的一種,一股不太大的鬥氣,但是雪無痕肯定是鬥氣,朝著昂加急衝過去。昂加根本沒有防到這一手,加上身上又有傷,一下就被鬥氣打飛了出去。

希里魔導士當即喊道;「場外,雪無痕勝出!」

但是其他人都被驚呆了,這是什麼,會用鬥氣招式的召喚獸?會用鬥氣攻擊的召喚獸不是沒有,但那時本能的用鬥氣噴射例如常見的鬥氣炮,鬥氣彈,或是天生的在用身體攻擊帶有鬥氣,例如一些魔獸的氣旋攻擊,但是小胖明顯是在用招式,這樣的情景在場的所有人都連聽都沒有聽過。

許久之後,才響起一陣掌聲,大家回過神來,忍不住給表現最為出色的小胖以熱烈的回應,而雪無痕在聽到勝出的宣布之後,就放棄了精神的強撐,和周公聊天去了,被大家的掌聲搞得很高興的小胖,在台上蹦跳了一會,發現了被遺忘的雪無痕已經睡著了,於是也想休息了,又是一陣黑煙過去,小胖自己回去休息了。

剩下的比賽很平淡,在雪無痕被希里魔導士解除魔法之後沒有多久就結束了,佩恩,哈頓,地空很順利入選,而第五組實力普通一般,結果讓得幸運兒,一個名叫可雅的女孩勝出。希里魔導士對著五名同學興奮宣布,「你們五人將代表我們魔法戰士班出賽這次學院的新生比試。」

快樂的周末又到了,在阿斯特魔法學院的後勤處,一張方桌圍坐著四人清閑的傢伙在打牌,雪無痕,繆斯,薩安三個不好好值班的特派生再加上一個被拉來的佩恩,不過還有一個該在這裡值班的維亞不知道去哪裡了。

從桌上的籌碼來看,繆斯前面堆得最多,看來他贏了不少,打出一張牌,繆斯順便問了一個當前學院之中的熱門話題,「我說下周就開始的新生比試,你們大家都是選手吧?」

「是啊!」佩恩是被硬拖來頂替維亞的,不過現在也贏了一些,心情不錯,「我和無痕都是魔法戰士班的參賽選手,繆斯,你應該也是召喚系的選手吧?」「當然,憑我的召喚術理應是召喚系的選手,這次我們召喚系實力強勁,尤其是那個庫斯,很是厲害,都快趕上我了。」

繆斯顯然充滿了自信。

「趕上你?」

輸得最多的薩安這時似乎抓到了繆斯的語病,「繆斯,按照你的習慣,如果你說趕上你的話,那麼這人一定要比你厲害一些了。」

「這個……」顯然繆斯被薩安說中了要害,繆斯愣了一下才回應道:「薩安,這個先別談,你是不是也代表光明系出賽。」

「不錯,」薩安沒有追問剛才的問題,甩了張牌又說道:「這次我們光明系的目標是拿下冠軍。」

「什麼?」除了對學院信息一向漠不關心的雪無痕以外,繆斯,繆斯和佩恩都驚呆了,光明系也想拿下冠軍?簡直是天方夜譚,並不是說光明系很差勁,要知道,滄瀾大陸有著光明神殿的存在,而光明神殿之中的祭祀,主教都修行的是光明系魔法,實力不容小覷,光明神殿所屬的武裝力量,聖殿騎士團,所有人的修行的都是光明系鬥氣,實力極為恐怖。今天有其他事情耽誤碼字,請假一天。感謝支持諒解,感謝支持!

《天道勤酬》正文請假條 但是話說回來,光明系魔法確實有著軟肋,那便是整個光明系魔法之中,用於輔助和治療的魔法居多,而用於攻擊的魔法少之又少,人人所知道的光明系攻擊魔法是光明系八級魔法,聖光閃耀,但是很顯然,這個魔法至少要有著魔導士的實力才能夠使用,剛剛入學一年的新生怎麼可能有魔導士的實力,所以說,光明系一直都是倒數,而薩安竟然說要拿下冠軍,如何不叫繆斯他們驚訝。

「薩安,你身體還好吧?沒有發燒感冒吧?」佩恩對新朋友還是很關心的。

「別以為我在說胡話,我們光明系這次準備了秘密武器。」薩安一臉神秘。

「說來聽聽,」

繆斯想打聽機密,但是薩安可不會隨便泄露給他,「等到了比試那一天你就知道了。」

「真是的,故作神秘。」佩恩轉移了話題,「去年的優勝者是魔法理論系。無痕,維亞應該是魔法理論系的吧?」

魔法理論系,表面上看,好像是學習一些魔法理論知識,沒有什麼大的用處,但是每一個魔法理論系的學員,都是製作魔法捲軸和魔法陣的高手。就像維亞一樣。

「恩,是的。」雪無痕再如何漠不關心身外事,至少知道自己的室友維亞在哪裡學習,不然不就成了木頭了。

「那他也該是選手吧?」佩恩問了傻問題,當下其他三人都笑出了聲。

「佩恩,你不了解維亞,」繆斯好心解釋道:「優勝者就有一千金幣的獎金,維亞要是不參加的話就一定是得了腦震蕩或者是失憶症了。」

俗話說誰人背後不說人,哪個背後無人說,繆斯也不過用了較不合適的形容罷了,但是報應馬上來了,隨著內勤處的門被推開,一個熟悉的聲音跟了進來,「繆斯,我什麼時候得腦震蕩和失憶症了?」

正是被繆斯高談闊論的維亞回來了。

繆斯恨不得自己馬上得了失憶症,裝作什麼都不知道,還好善良的雪無痕幫了他一把,「維亞,你這次的魔法捲軸賣的怎麼樣?」

大總裁,小甜妻 談到自己的業餘收入,維亞也顧不得找繆斯的麻煩了,他興緻勃勃的說道:「當然好了,最近出了原來的老闆外,又有不少人來特別定做護身符。」

「護身符?」雪無痕有些不解,「最近大家訂這玩意幹什麼?」

「唉,你也真是的,快到了本地傳統的節日,俺按照風俗來講,是需要佩戴護身符的,順便訂一個有用的嘛!」比較了解本地習俗的薩安解釋道。

「是啊,最近收入不錯,今天我請客。」維亞突然大方了,惹得雪無痕,繆斯,薩安用奇怪的眼神看著他。

「今天你請客?」繆斯用質疑的口吻問道,「是在學院里的拉麵館,還是在學院附近的餃子店?」

「什麼啊!我當然要找個好地方了,佩恩,麻煩你上午替我值班了。」

「沒什麼,你太客氣了。」佩恩有些不好意思說道,一上午四人都在打牌,根本沒有做什麼事,饒是佩恩也很難為情。「今天就去鼎鑫飲食城,你看怎麼樣?」

維亞一副豪爽的樣子。

「鼎鑫飲食城,你太客氣了。」不知道怎麼回事的佩恩還真的有些不好意思了。

不過一旁的薩安聽出了名堂,他問道:「維亞,你請客,該不會是我付賬吧?」

維亞還沒有說什麼,繆斯已經拍著薩安的肩膀說道:「薩安,維亞能夠說出請客兩個字已經很不錯了,我們就上你們家打個牙祭也沒有什麼的。」

「是啊!」雪無痕也是繼續說道:「薩安,你就別指望太陽從西邊出來了。」

而那個大聲說著請客吃飯的人也是說道:「薩安,我們是兄弟嘛,一頓飯就別計較了。」

總之是這樣了,薩安也就認命了,無奈道:「那就走吧!」

在一旁搞不清情況的佩恩,稀里糊塗的也跟著去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