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的癥結在沃德先生的根部世界,只要裡面的事情解決了,這些東西就是無根浮萍,起不了大作用。」努爾巴德揮揮手。

但丁與卡西一對視,點了點頭。 魔帝奶爸 的確如此,從剛才到現在他們出手消滅的邪惡力量數不勝數,可這四周的物質卻是越來越多,他們留在這裡治標不治本。 「努爾巴德大人,讓我們一起去吧,也好幫幫忙。」但丁往前踏出一步。 「好。」努爾巴德沒有拒絕,緊接著他對四周聚攏過來的元素精靈囑託了

但丁與卡西一對視,點了點頭。

魔帝奶爸 的確如此,從剛才到現在他們出手消滅的邪惡力量數不勝數,可這四周的物質卻是越來越多,他們留在這裡治標不治本。

「努爾巴德大人,讓我們一起去吧,也好幫幫忙。」但丁往前踏出一步。

「好。」努爾巴德沒有拒絕,緊接著他對四周聚攏過來的元素精靈囑託了幾句話。

大致的意思是發生什麼大變故就來月亮井的盡頭找他。

元素精靈們齊齊點頭,擔憂的望著世界樹母親。

「真是些可憐的小傢伙。」凱瑟琳呢喃道。

「凱瑟琳,我們也去幫忙吧。」海瑟薇拉起凱瑟琳的小手。

···

咻——咻——咻——

尖長的響箭穿梭在帝摩達的大街小巷中,整個城市都被精靈王國的軍隊管制了。

以帝摩達外圍的藤木為第一防線,精靈們嚴正以待。

「這是發生什麼事了?」

路上還有些外來的旅客沒搞清楚狀況,看的是一頭霧水。

「好像是黑精靈攻城了,沒事的,每年他們都會這麼做。」有一位在這經營了十數年的商人隨意道,顯然是見怪不怪了。

「真的嗎?我看這陣仗也太大了吧。」旅客難以置信。

「你這麼說倒也是有些奇怪,以往沒今天這麼嚴整。」 大婚晚成:遇上傲嬌總裁 商人一邊收起物品一邊疑惑著。

「老闆,你說不會是出什麼事了吧。」旅客好奇道。

「這裡可是帝摩達!精靈王國的國都!還能出什麼事!你呀,回到旅店休息幾天,這管制就會結束了。」商人搖搖頭,笑呵呵道。

這樣相似的畫面反覆出現在帝摩達各處,對於生活在這裡五年以上的人來說,黑精靈攻城的確不算什麼。

可也有些精明的人物嗅到了一絲不一樣的味道。

與此同時在精靈王宮內的議事大廳。

噠噠噠!

大門外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不一會,一名身穿藤甲的男性精靈就出現在了大廳內。

「德爾薩斯,情況怎麼樣了?」蒂芙妮穿戴華貴大氣,端正坐在專屬於女王的位子上,沉聲道。

「十分鐘前,我們已經和黑精靈交手了,這一次他們可是來勢洶洶!約莫估計有萬人上下,只是個先頭部隊。」德爾薩斯彙報道。

「看來他們已經準備很久了,這蟲巢一移動,他們就攻上門來,絕對不正常。」蒂芙妮俏臉微動。

「嚴密防備好一切,做好我們自己的就行了。」貝琳達在一旁開口道。

「大先知說的是。」德爾薩斯點點頭。

「德爾薩斯,讓米羅奇他們依託地形層次防禦吧,我們瞧瞧這次黑精靈又耍什麼手段。」蒂芙妮道。

「明白!女王大人!」

「不好了!不好了!」

德爾薩斯匆匆離去后,一道慌張的身影跨步走進大廳。

「艾米,你怎麼來了?」蒂芙妮黛眉一皺。

「女王,公主又不見了。」名為艾米的年輕精靈帶著哭腔道。

「公主又不見了?」蒂芙妮面有怒色。

「是的,黛芙妮也跟著公主不見了。」艾米解釋道。

「黛芙妮?」蒂芙妮臉色漸漸緩和下來,最後化為一聲長嘆,「好了,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是。」

「大先知···」

「這是命,也是一個契機,從我們知道的那一刻就開始了。」貝琳達道。

「我真的不知道黛芙妮和那崔斯特納該不該在一塊。」

「相信孩子們。」貝琳達睜開清澈的雙眸,面帶笑意。 ?「黛芙妮?你要去哪?」

帝摩達的某處,佩姬一溜小跑,跟在黛芙妮的身後。

「崔斯特納在等我,我得去找他,佩姬,你不該跟來的,女王會擔心的。」黛芙妮停下自己的腳步道。

「我得和你一起去,我們不是好姐妹嗎?」佩姬一把摟住黛芙妮的肩膀,「哼!那個大壞蛋,走了也不跟我說一聲,這算什麼男朋友。」

黛芙妮捂嘴輕笑,這丫頭看似實在埋怨,實則心中滿是擔憂。

「快!趕快!」

街道上,穿著藤甲的兵士匆匆忙忙,原本繁鬧的景象也被蕭瑟所取代。

「今天和以往大不一樣耶。」佩姬四處張望著。

「走吧佩姬。」蒂芙妮轉身離去。

···

帝摩達外的叢林中。

「大長老,崔斯特納離開了。」

「哼!吃裡扒外的東西!」理查德低聲罵了一句。

「那我們?」

「不用去管他,就算他把事情透露出去也晚了,再說,會有人去找他的。」

「那跟他一起的那些人···」

「哈哈,有血脈控制在,他們翻不了天,都會乖乖聽話!」

「是是是!」

「傳我命令!進攻!聖戰開始!」

嗚嗚嗚————

平靜的林子中傳來陣陣渾厚的號角聲,大群大群的黑精靈自四面八方湧來,齊齊沖向了帝摩達!

當!當!當!

第一線的守軍敲響了防備的鐘聲,自然精靈守軍等待。

「殺!」

「邪惡女神萬歲!」

「我們要自由!我們要土地!」

······

在這片古老的土地上,風雲轉變!戰爭再起!

比之以往血月之日,更為慘烈!

噠噠噠!

「可惡!」

崔斯特納的身影在帝摩達外圍的某處遊盪著,他面容猙獰,在聽到號角聲后頓時佇立在原地。

「要開始了嗎!」

崔斯特納一拳打在了地上,淚水微微濕潤了眼眶。

他還是無法阻止這場所謂的聖戰!

原以為只要打破那雕像,族人的詛咒就能解脫,誰曾想,那雕像並不是詛咒的源泉!真正的源泉是惡之根源!在牧者之森!

「崔斯特納!崔斯特納!」

就在崔斯特納失落之時,一個清亮如黃鸝的聲音響起。

唰!

他抬起頭,就瞧見了黛芙妮美麗精緻的面龐。

「黛芙妮!」

「崔斯特納!」

黛芙妮心中一盪,多日來積壓的思念終於在這一刻得到了釋放。

她一路小跑,沖向了崔斯特納,面對那張開的懷抱直接撲了上去。

「崔斯特納!」

「黛芙妮!」

崔斯特納緊緊摟著自己的愛人,將腦袋埋在她的頭髮里,吮吸著熟悉的味道。

佩姬就站在不遠處觀望著,心中不免想起了卡西。

「你還好吧?」黛芙妮一把放開崔斯特納,然後慌亂的檢查著。

「我沒事!」崔斯特納抓住黛芙妮雪白的小手,眉頭的憂愁始終化不開。

「戰爭開始了。」當此時,黛芙妮的耳邊回蕩著悠長的鐘聲。

「黛芙妮!帶我去見精靈女王!」崔斯特納鄭重道。

「你要見女王殿下?」黛芙妮微張嘴巴,自然精靈與黑精靈的仇恨就算說上一百年都說不完,天知道女王殿下在見到崔斯特納之後會將其怎麼樣。

「對!我要去見蒂芙妮女王!」崔斯特納緊緊攥著雙拳,他知道這是最後的機會,一次拯救族人的機會。

「這···」黛芙妮心中仍有憂慮。

「黛芙妮,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無論女王會對我怎麼樣,我都不會放棄去見她!」崔斯特納抓住黛芙妮的肩膀,「這是最後的機會了!」

「我···明白了。」黛芙妮溫柔一笑,「崔斯特納,無論如何我都會和你在一起。」

我在漫威無限抽卡 「嗯!」崔斯特納右手輕輕撫摸著黛芙妮潔白的臉龐,心中的愛意逐漸被肩上的使命所取代。

「你們兩個說的好像我母親很壞似的,她才不會不問青紅皂白就把崔斯特納哥哥給怎麼樣!「佩姬撇撇嘴,這兩個戀愛中的人智商難道就成負數了。

蒂芙妮作為近代最傑出的女王,怎麼可能連點氣量都沒有。

「佩姬,你也來了。」崔斯特納一笑。

「崔斯特納哥哥,你既然要見我母親那就快一點,現在前面已經打起來了!」佩姬急促道。

「是是是!我們走吧!」崔斯特納遙望向正面戰場,心中滿是堅定。

···

咔咔咔!

世界樹的根部世界中,艾克幾人面對著佩奧利斯塔帶來的無邊黑暗。

世界之心若隱若現,映襯著沃德先生的哀嚎。

「不能再等了!」艾克心中一發狠,惡獄君主從真理世界中飛出!

轟!

經過這幾年艾克的蘊養,惡獄君主的融合度早已達到了百分之三十八!隱隱間流露出當年鎮壓惡魔的氣勢來!

蜘蛛女皇佩奧利斯塔雖然是虛空蟲族的後裔,可早在千年前它們這一支就被魔氣所腐蝕融合了,對於惡獄君主的氣息有著天生的厭惡!

「哈————」

果然不然,在惡獄君主出現的瞬間,佩奧利斯塔嬌媚的面龐扭曲起來,深邃的眼眸中有忌憚也有殺意。

天降老公美色撩人 奧義魔法·毀滅封界!

艾克既然決定出手,就絕不會有絲毫拖延。

毀滅奧義配合著出現,早已被打磨的渾厚晶瑩。

咻!咻!

一條條無形的界限劃分出立方體似的空間徹底封鎖了佩奧利斯塔裹挾著世界之心的區域。

「哈!」

佩奧利斯塔咆哮著,蛛絲般的邪惡力量一道道彈射,卻在毀滅封界的邊沿處碰了壁。

「納菲,有沒有辦法把世界之心和她分離開?」艾克焦急道。

「給我時間,我用自然之心和沃德先生溝通。」納菲閉上了雙眼,將手放在胸口,自然之心放出翠綠色的光芒。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