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又拿出幾塊黑雲石,還是通過自己的元氣煉化,將裡邊的黑色力量提取出來。九公主相當的高興,扔掉匕首,雙手小心翼翼捧著那凝聚的黑色元氣。湊到鼻子跟前嗅了嗅,忽然抬起頭:「能吃么?」

「可以!」唐宋話剛說完,九公主迫不及待塞進自己的嘴裡。 宮女駭然,想說什麼,唐宋卻微微搖頭示意。九公主吃下去之後,頓時神清氣爽,小眉頭揚起,格外的高興:「真好吃,還能增加修為呢。你真厲害,那個黑黑的東西沒想到這麼好吃。」 唐宋伸手摸著她的腦袋,笑道:「不是那個黑黑的東西好吃,是裡邊蘊含

「可以!」唐宋話剛說完,九公主迫不及待塞進自己的嘴裡。

宮女駭然,想說什麼,唐宋卻微微搖頭示意。九公主吃下去之後,頓時神清氣爽,小眉頭揚起,格外的高興:「真好吃,還能增加修為呢。你真厲害,那個黑黑的東西沒想到這麼好吃。」

唐宋伸手摸著她的腦袋,笑道:「不是那個黑黑的東西好吃,是裡邊蘊含的力量好吃。我得去見你父皇了,等回頭有機會,再給你吃。」

「那好吧,記得哦。」九公主高興地咧著小嘴兒,拿著匕首歡快的蹦跳出去。

宮女頗為擔心:「唐先生……」

唐宋知道她想什麼,微微一笑:「放心,聖上不會責怪你,我會跟他說清楚。」

宮女這才鬆了口氣,告辭跟上九公主了。

很有意思的小丫頭,不能直接吸收黑雲石的力量,可提取出來之後又能吸收。就是不知道,墨俠劍鞘里的力量,她能不能直接吸收……

沒等多想,院子外邊已經進來幾個侍衛,唐宋跟著他們離開。

到了御書房,裡邊只有聖上一個人,平常南宮先生都在左右,進入卻沒見。

知道唐宋不喜歡拐彎抹角,打了招呼之後,聖上便輕聲道:「博華館那幫人,我倒是沒想到他們會這麼蠢。」

唐宋搖著頭:「都已經發生,說這些也沒用。身上放心,這點事我自己還是能處理清楚。今日聖上找我,向來是別的事情吧?」

聖上點著頭:「兩件事。一是萬靈方,大體的情況我也聽說了,只要不違背先前你我的約定都可以。至於寶靈方,我也幫不了你,唯有靠你們自己。」

說著聖上忽然微眯著雙眼,「第二件事,天丹大道,也就是之前青華宗宗主跟你說的資格……」

果然,他們想讓自己去參加天丹大道。只是名額有限,皇宮一直在猶豫,估計這幾天都在商談,現在才定下來。

站起來,聖上耐心的解釋著:「其實我不希望你去,畢竟你對帝國太重要。去了之後,很有可能成就大道,再也回不來。不過,你終究是有資格去……」 “血屍怎麼了,我怎麼感覺它把我們當成了敵人?”童玲雨捂着手臂上的傷口,皺着眉頭疑惑問道。

我也覺得很奇怪,但也不知道到底怎麼了。“不清楚,我也有這種感覺。”我回了一句。

童玲雨回過頭去問一直念着控屍咒的卓海,到底出了什麼事,爲什麼會突然變成這樣。等我們回頭看向卓海的時候,才發現卓海此時的表情十分痛苦,額頭上滿是汗水,看着情況真的不太對勁。

“你怎麼了?”童玲雨也發現了這一點,急忙問道。

她話音剛落,卓海就突然臉色猛的一下煞白了起來,然後吐了一口鮮血,捂着胸口坐到了血池邊上的石階上。卓海這樣出乎了我們的預料,都被他的狀況嚇了一跳。

我和童玲雨趕緊跑過去,問他到底怎麼了。

他很虛弱,就連開口說的聲音都很小,臉色極其凝重的對童玲雨說道:“血屍在反抗他的控制,他被反噬了,現在受了內傷。”

“怎麼會這樣?”我急了,慌忙問道。要是他受了內傷,那豈不是血屍就沒人控制了,狐狸眼女屍和乾屍就沒對手了。

卓海露出慘淡的一笑,搖了搖頭,說情況比我說的還要壞。血屍本來就是最難控制的屍種,再加上這具血屍不是他親手煉製的,想要控制更是難上加難。本來他可以先把血屍帶回去,在慢慢的一點點的來試着控制血屍,可剛剛情況危急,沒有辦法。想要擊敗乾屍和狐狸眼女屍,他只能在這裏用最短的時間來試着控制血屍。

“所以說,雖然血屍是被我控制住了,但是十分不穩定,而且它一直在試圖抵抗我的控制,就在剛剛血屍終於是掙脫了我的控制,恢復了自己的行動意識。”卓海繼續說道。

我還是有些搞不明白。 九霄丹神 “所以說呢,像是什麼情況?”

“他的意思就是,現在除了狐狸眼女屍和乾屍之外,我們又多了一個更可怕的敵人,那就是血屍。”童玲雨臉色凝重到了極點,沉聲對我說。

“什麼!”我驚愕不已,開始慌張了起來。

卓海勉強撐着身子站了起來,露出比哭還要難看的笑容。說拜託了他控制的血屍,此時已經不再受他的控制,能自己行動了。他之前控制血屍的行爲相當於是喚醒了血屍,現在血屍恢復了自己的行動意識,對於自己被他控制的事情很憤怒,恨不得把我們都千刀萬剮,撕成碎片。

沒想到事情比我預想的還要糟糕,一開始我只是以爲是卓海太虛弱堅持不了,纔會有這種反應,誰能想到竟然會是這種可怕的情況。本來狐狸眼女屍和乾屍就已經很難對付了,現在還要加上一具被我惹怒的厲害血屍,我真的已經絕望了。

就在我們說話的時候,身後又傳來了血屍的怒吼聲。我和童玲雨慌忙回過頭去看,只見眼前紅色的身影猛的衝了過來,卓海開中小心兩個字的話只說了出了一個小字,後面的心字都還沒能說出口,童玲雨就已經被血屍血紅的手臂給貫穿了整個胸口。

鮮血飛濺,童玲雨溫熱的鮮血飛濺到了我的臉上,我呆住了,看到血屍的整條手臂已經從童玲雨的前胸穿透到了後胸。童玲雨的血液不停的流出,把血屍原本就血紅的手臂染得更加鮮紅。

童玲雨的臉色以爲血液流失太快,變得蒼白如紙,嘴裏也不停的溢出鮮血,連想要開口說什麼都說不了,只有鮮血不停的從她嘴裏涌出。她的眼中充滿了絕望和恐懼,垂在兩邊的雙手慢慢的擡了起來,抓着血屍那支穿透了她身體的手臂,接着就看到一羣黑壓壓的蟲蠱從她兩邊的衣袖裏快速的爬了出來。

那些蟲蠱沿着她抓着的地方,快速的往上爬,想要沿着血屍的手臂更多的爬到血屍身上。

想不到都這副模樣了,童玲雨竟然還能使出蟲蠱,真是讓我意想不到,她太頑強了。血屍也被她的這個舉動弄得跟氣憤了,大吼一聲,拔出了穿透她身體的那支手臂,然後兩隻手抓住童玲雨胸前的大窟窿,猛的一用力。

我和卓海甚至來不及做出任何的反應,也來不及阻止這殘忍一幕的發生。童玲雨直接被血屍硬生生的撕成了兩半,血肉橫飛,臟器灑了一地。

童玲雨死狀慘烈,在她時候那些爬到血屍身上的蟲蠱也都一隻只的落到了地上,四散而逃,沒一會就沒影了。

這時候,血屍轉頭看了我一眼,我頓時後背一陣發涼,動都不敢動,深怕自己也落到和童玲雨一樣的可怕死狀。不過還好,血屍只是看了我一眼,然後目光轉向了卓海的身上。

卓海也被童玲雨的死狀嚇得不輕,臉色極其難看,血屍看向他的時候,他眼中露出一絲慌亂,不過很快就消失了,轉化成了憤怒。“媽的,老子和你拼了。”他大吼一聲,喊道。

血屍也對着他打出了震耳欲聾的怒吼,身形一動起身擡起,在空中捏緊了拳頭準備砸到卓海的身上。我還以爲卓海會做出什麼應對方法,沒想到他竟然開始飛快的結了幾個手印,嘴裏有開始念起了控屍咒。

還來?我有些意外,沒想到他這時候還打算用控屍咒控制住血屍。

不過控屍咒似乎起到了一點作用,血屍的動作明顯遲緩了一會,從空中重新落回到了地上,眼中露出掙扎之色,嘴裏發出低沉的怒吼聲,雙手不停的往地上砸。

砰砰的幾聲,地面被它砸出了不少凹陷的坑,卓海此時更是賣力的念起了控屍咒,額頭上的汗越冒越多,而血屍看起來也越來越痛苦的樣子。

我心裏一喜,說不定繼續這樣下去血屍又會重新被卓海控制住了,我抱着希望想到。

但狐狸眼女屍和乾屍當然不會讓這樣的事情發聲,它倆也發出怒吼,朝我們這裏衝了過來,想要阻止卓海繼續念控屍咒。

就在這時,一聲貓的咆哮聲從我懷裏傳來,把乾屍和狐狸眼女屍給震退了回去。我心裏一愣,低頭一看,發現小黑貓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已經醒過來了。 小黑貓醒了,我十分的意外,但更多的是高興。她醒過來說明她沒什麼事,我之前的擔心是多餘的,而且這個時候她醒過來明顯對我們有力。我們這裏在場的人,應該沒有誰比小黑貓厲害。

狐狸眼女屍和乾屍被小黑貓的怒吼聲震退了之後,穩住了身形,目光轉向我這裏,更最確的說應該是看向我懷裏的小黑貓。有金蠶蠱的幫忙,我也不再怕狐狸眼女屍的幻術,就算我中了幻術,有金蠶蠱在我也立刻就能讓它把我叫醒,打破狐狸眼女屍的幻術。

所以我直面狐狸眼女屍的目光,此時她皺着眉頭,眼中露出凝重之色。乾屍看向小黑貓的眼中也帶着憤怒之意,對着我們露出猙獰的表情大吼起來。

“你醒了,看你睡得這麼久,而且發生了這麼多事你都沒醒,我還以爲你出事了,怎麼樣,你應該還好吧?”我低頭看着小黑貓關心的問道。

小黑貓擡頭看了我一眼,對我叫了一聲,然後從我懷裏跳到地上,搖身一變化成了人形。此時她的臉色已恢復過來了,看來她睡着的這段時間體力恢復的不錯,把之前消耗的體力補了回來。

“我沒事,只是之前太累,睡得太沉了。”她回頭露出一個笑容,說道。不過很快有把頭轉了回去,盯着狐狸眼女屍和乾屍看。“它倆怎麼突然一起跑到這裏來了?”她沒回頭,疑惑的問我。

“是我們身後的那具血屍把他們招來的。”我回道,腦海裏又出現了血屍飛出血池時的畫面,心裏還一陣發毛。

一聽到我說血屍,秦筱筱頓時大驚,把頭轉了回來,一副十分驚訝的表情。接着她就看到了被卓海面前控制住的血屍,血屍還再動着,卓海的臉色極差,正在努力的堅持控制血屍。不過看他這樣子,估計也堅持不了多久了。

“沒想到這裏竟然會有血屍,看來他們天羽閣來這裏的目的就是爲了這具血屍。”秦筱筱眼中的驚駭之色已經淡去,取而代之的是凝重,皺起了眉頭。“那血屍和那傢伙現在這狀況是怎麼回事?”血屍和卓海的狀況讓她很疑惑,於是又開口問道。

說來話長,我只能簡明扼要的把她沉睡之後發生的那些事告訴了她,她聽了之後,臉色變得更是難看。“沒想到在我沉睡之後的這段時間裏發生了這麼多狀況,天羽閣果然很厲害,連這種墓都能被他們發現。”她沉聲說道。

我也覺得如此,天羽閣的強大程度已經超出了我的想象,難怪陳柏他們這麼緊張和看重對付天羽閣這件事,恐怕術士界不像現在這樣聯合起來的話,很難消滅天羽閣這個組織。

“算了,現在先不說這些,情況對我太不利了。對面那倆個已經跟難應付了,一會要是再加上被惹怒了的血屍,情況更糟糕。”她沉着臉,語氣凝重。

過了一會,她看着卓海,說道:“小子,你堅持住,我儘量趁這段時間先把狐狸眼女屍和乾屍解決掉,這樣的話,就算一會你控制不了血屍了,情況對我們也不會有那麼糟了。”

她說的沒錯,血屍被卓海勉強控制住的這段期間,我們必須要想辦法把狐狸眼女屍和乾屍解決掉,不然他們三個湊在一起的話,太難應付了。

卓海嘴裏念着控屍咒,硬撐着點了點頭,臉上的汗水越來越多,面色也越來越差,看樣子一定撐不了多久,我和秦筱筱要抓緊才行。

“筱筱,我來拖住狐狸眼女屍,你先去對付那具乾屍。”我開口說道。

狐狸眼女屍的幻術對我來說已經不具有太大的威脅,再加上它很忌憚我的鮮血,所以由我先來拖住它沒什麼大問題。秦筱筱有些擔心,問我有沒有問題,我讓她放心,絕對沒問題,她才點頭同意了。“你自己小心。”

說完,她動身衝向乾屍,我也緊隨其後衝向了狐狸眼女屍。乾屍比較暴躁,見我和秦筱筱衝向它倆,它更是異常的憤怒,大叫着揮起自己的關公大刀,迎向秦筱筱。

對於秦筱筱的實力,我還是比較放心的,於是把注意力都放在了狐狸眼女屍身上。狐狸眼女屍知道自己的幻術對我沒太大威脅,似乎也沒打算用幻術來對付我。我已經和我對視了很久了,要是她想用幻術的話,早就用了。

“笨蛋,你已經中幻術了。”金蠶蠱的聲音在我腦海裏響起,有些無奈的罵了一句。

我頓時愣住了,驚駭不已。什麼意思,我已經中幻術了?爲什麼我一點也沒有察覺到。我慌忙問金蠶蠱到底怎麼回事,它告訴我說狐狸眼女屍很聰明,知道按照以前的幻術套路已經騙不了我,就選擇了用另外一種方式。

金蠶蠱說狐狸眼女屍這次把幻術弄得和真是情況差不多,這樣我就很難察覺到有問題,狐狸眼女屍這樣做的目的只是想混淆她真是的位置在哪裏。

這樣一說,我瞬間反應過來了,也就是說現在我看到的眼前的那個狐狸眼女屍並不是真正的狐狸眼女屍,而是狐狸眼女屍在幻境中製造出來的幻像,從而來誤導我。

難怪我覺得有種怪怪的感覺,原來是這麼回事。反應過來之後,我停了下來,不再衝向假象的狐狸眼女屍,問金蠶蠱真正的狐狸眼女屍在哪裏。金蠶蠱說它馬上打破幻像,讓我自己看。

很快的,我就看到四周的事物又是一陣扭曲,沒一會就恢復了正常。果然那個站在我前面不遠處的狐狸眼女屍已經消失了,我急忙往四周看,瞬間倒吸了一口涼氣。

“你想做什麼?”我恐慌起來,大喊道。

只見狐狸眼女屍此時已經站在我父親李子凡旁邊,眼中露出皎潔的神采,她想對我父親李子凡下手。我父親李子凡這個時候還昏迷着沒從她的幻術裏醒過來,沒想到這個狐狸眼女屍這麼狡猾,竟然來這麼一招。

“你們乖乖束手就擒,不讓我就殺了這個男人。”狐狸眼女屍緩緩的說道,聲音就像是從她喉嚨裏,一個一個硬生生擠出來的一樣,每一個字說的都十分的詭異。

說着,她伸出一支手,輕輕一抓,我父親李子凡就從地上飄了起來,自己飄到了她手上,她就那樣單手抓着我的父親李子凡,帶着陰冷笑容注視着我。

我心裏雖然挺狠我父親的,恨不得狠狠的把他揍一頓,問他爲什麼這麼多年都沒有音訊,甚至都沒回來看過我和外婆一眼。可現在他有身命危險了,我卻十分害怕,說不出的恐慌。

血濃於水,我不想再失去任何一個親人,哪怕是這個我第一次見到面的父親! 天丹大道關係到可不僅僅是個人問題,還關係到國威的問題,所以聖上很謹慎,一再跟唐宋強調,如果他選擇參加,需要做什麼。

唐宋自然會參加,就憑「天丹」這兩個字,足夠吸引他。只不過他也清楚,想要參加這種大會可不容易,就說這個名額,只怕也是聖上他們百般爭取得來。

按照聖上的意思,參加的人可不多,來自五湖四海,可以說集結了天下所有的頂級丹師。

龍華帝國得到的名額不多,青華宗又拿了好幾個,留給皇宮的少得可憐。

唐宋也知道其中的重要性,所以聖上提出什麼,只要能答應,他也沒話說。包括這段時間,要煉丹,要把自己的煉丹術普及等等,可以說事情多多。

對於唐宋的態度,聖上倒是很滿意。其實原先他們並沒有想著讓唐宋參與天丹大道,只是青華宗宗主提起有資格之後,他們就不得不慎重考慮了。

這小子太彪悍,不可能一輩子束縛在帝國,倒不如盡最大可能讓他舒心,然後拿到更多的利益……

一直商談到天色漸漸昏暗,外邊的侍衛提醒說要用膳,聖上才帶著唐宋一塊用膳。

邊吃著,聖上忽然問道:「你似乎,早就料定我們會給你名額?」

唐宋聳肩一笑:「沒有,對我來說,名額給不給都行。給,我就去;不給,我另想辦法。再說我現在對所謂的天丹大道幾乎不了解,持謹慎態度吧。」

「額呵呵……」聖上不由笑了起來,「確實,一般人總覺得能成就天丹大道了不起,只是,大道之後就是離開這裡。至於去了哪,誰知道?」

「所以,未必是好事。」唐宋淡然的回應,他甚至懷疑,所謂的天丹大道,其實是一個飛升制度!

如果是那樣的話,他還真不能飛升,要不然怎麼找天丹?

聖上頗為讚賞,這小子到底是另類,別人得到名額會高興半天,他倒好,一副淡然的樣子。

想了想,唐宋轉移話題:「聖上,我方才見了九公主。那小丫頭不簡單,她的黑色元氣很特別。」

「哦?」聖上不由放下碗筷,微眯著眼盯著他,「你看到了,不覺得震驚?」

「這有什麼好震驚的,更奇怪的力量我都見過。」唐宋隨意的回答,「九公主的力量,跟黑雲石……就是你們用的錢,裡邊蘊含的力量差不多。但她不能直接吸收黑雲石的力量,需要提煉。這種力量擁有很強的破壞力,修復能力也不錯……嗯,比你們的元氣要強很多。」

聖上聽著更是吃驚,兩眼眯成一條線,越發驚奇。這小子,怎麼會知道這麼多?

抬頭見到他那眼神,唐宋哭笑不得:「聖上,你別這樣看著我。」

回了神,聖上輕抿著微笑:「黑雲石內的力量,我們不是沒研究過,只是從未給有人能吸收,你確定她能吸收?」

「我剛剛就提煉給她吸收……」話沒說完,唐宋猛地想到什麼,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

果然,聖上喜上眉梢的站起來:「既然如此,那就勞煩你了。」

唐宋差點沒哭出來,吞咽著飯菜,哭喪著臉:「聖上,我已經夠忙的了……」

「少來,你煉丹速度多快,我清楚。」聖上陰險的挑著眉頭,「我要求不高,你教她怎麼吸收力量就行。為了方便,你可以讓她跟在你身邊,我讓人護送就是了。」

握草,老狐狸啊!

唐宋暗罵著,讓九公主跟著自己,僅僅是為了吸收力量那麼簡單?分明就是讓自己把九公主研究透,然後讓她飛速成長!

偏偏,唐宋還真對九公主的元氣感興趣,不是因為黑雲石,而是因為墨俠的劍鞘。到現在為止,對墨俠都沒什麼了解,指不定關鍵點就在九公主這丫頭身上……

暗嘆了口氣,唐宋輕聲道:「聖上,我那宅子怕是住不了,等我找了新的宅子,再讓九公主過去吧。」

聽得答應,聖上的笑容更是濃厚,重新坐下吃飯。「你可真讓人吃驚,就連我對那丫頭的力量都不清楚,沒想到你竟然如此了解。」

「這世間的力量有很多種形式,藥材內的力量,天地間的自然之力等等,都有各自的生存方式。九公主雖然特殊,卻也不是另類,比她另類的人多了去……」

正說著,外邊傳來九公主靈動的叫喊:「父皇!」

轉過頭,果然見到她鬼機靈的跑進來,臉上帶著甜膩的笑容。可她並沒有爬去聖上跟前,而是蹦到唐宋旁邊,開心道:「能再給我吃一點嗎,我想吃。」

唐宋想了想,放下碗筷,再次將黑雲石煉化成力量,然後遞給她九公主相當開心,小心翼翼捧著黑色力量,伸著小舌頭舔著,就像是舔棉花糖似的。可實際上,力量是沒有味道的。

看著女兒開心的樣子,聖上很是吃驚。不僅是吃驚於女兒的反應,還吃驚於唐宋竟然能隨手將黑雲石的力量提取出來。

要知道,黑雲石很是怪異,內部蘊含的力量到現在都沒人能研究透徹。只知道蘊含力量,卻沒辦法運用,更不懂的這股力量到底有多強。

如今唐宋卻信手拈來,也難怪這小子煉丹如此隨意……

吃了力量,九公主舔著嘴唇,開心道:「真好吃,你是好人。」

唐宋哭笑不得:「給你吃就是好人啊,小心我把你賣了。」

九公主頓時警惕,直勾勾盯著他:「你真會把我賣了么?」

瞧她那眨巴的可愛模樣,唐宋不禁一笑,輕輕摸著她的腦袋:「不會,你可是公主,誰敢賣了你?」

心頭卻想起了家中幾個嬌妻,也不知道自己出來多久了,方怡她們肚子里的孩子怎麼樣了。

自己出來的時間應該不是很長,畢竟木靈說過,到關鍵的時候會提醒他回去,而且這列的時間跟地球的時間肯定不一樣。按照他的經驗,越是高武,時間走得越快……

九公主並沒有察覺唐宋的異常,又是開心的笑起來,完全忽略親爹的存在。聖上看著頗為無奈,這丫頭可真是,被人賣了都不知道。 從皇宮出來的時候已經是夜黑風高,本來聖上說讓唐宋留在宮內,可唐宋執意要回去。

因為有之前的刺殺經歷,聖上安排了好些人護送。唐宋也沒拒絕,畢竟現在自己身份特殊。

馬車剛到家門口,燈籠光的照耀下便見幾個人站在門口等著,是顧惜他們。

唐宋有些奇怪,下了馬車,打量著幾人:「你們怎還在這?」

「還說呢!」顧惜略帶鬱悶的撇嘴,「方才客棧那邊著火了,已經沒法住,我們只能來這。」

「只怕有人故意放火。」二師兄低沉道,「而且此人實力不低,我竟然追不上。」

唐宋一抽,誰特么故意燒客棧,有病啊!

「進去再說吧。」

進了院子,楊全成等人不得不重新起床忙活,得給二師兄他們安排房屋。

坑爹的是,二師兄他們真的很能吃,還要讓廚房忙著夜宵。關鍵是,一人好幾碗,硬生生把家裡的面吃光了。

青華宗也太奇怪了,明明一個個長得很斯文,特么都是豬一樣的胃口。就連冷傲的四師兄,端起比臉盆大的碗之後,毫無形象可言……

折騰好一會,唐宋才得以問道:「二師兄,可曾發現什麼?」

二師兄擦拭嘴角,深沉道:「此人刻意避開我們,想來是不想與我們為敵。不過,他放火燒客棧,我倒是看不懂。帝都之內客棧可不少,他身為一個高手,為何要對一個小小的客棧下手?」

奇就奇在這,難不成對方是故意讓二師兄他們搬到這裡來住?可對方怎麼知道二師兄他們一定會來這,就不是搬到別的客棧?

「會不會是寶靈方的人?」顧惜忽然插過話,「故意折騰,讓我們心生懷疑?」

唐宋沒回答,眉頭緊鎖的盤算著。寶靈方沒這麼笨吧,這樣的折騰根本沒有效果,真正目的是什麼?

想不通,唐宋甩著腦袋:「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幾位,你們也好好休息吧,明日可要開始忙活。」

回到自己的房內,唐宋並沒有修鍊,也沒有煉丹,而是盤腿坐在床上,將神念肆無忌憚展開。

今晚一定有問題,要不然為什麼要燒客棧?

一直到五更天,正是天色最為黑暗的時候,也是周遭最為安靜的時候。也在此時,唐宋的心神猛地一動,雙眸閃爍著冷光的起身拉開房門衝出去。

嘭嘭……

前院廂房已經傳來打鬥的悶響,房屋被震得飛起。唐宋沒有絲毫著急,慢悠悠的走過去。

燈籠都已經關了,廂房很黑,就看到幾個人影在院子里快速變幻。二師兄跟四師兄還有白溪在圍攻一個黑衣人,顧惜跟七師兄在旁邊雙手抱胸看著。那黑衣人很強,二師兄他們三個加起來都打不過,只是將對方纏住而已。

打著哈欠走過去,看著場中的打鬥,唐宋輕聲道:「怎樣,沒打過嗎?」

顧惜綳著神色側頭看了他一眼,凝重搖頭:「應該不能,此人估計是靈聖,雖然不知道為何沒有使盡全力,卻不是二師兄他們能打得過的。」

唐宋也沒意外,早就看出那個黑衣人是靈聖了。挑著眉頭,唐宋忽然喊著:「二師兄,拖住他就行,帝都之內有的是高手,很快就來了。」

果不其然,那黑衣人頓時就慌了神,顧不得隱藏實力,躲過二師兄他們的糾纏,快速閃身離開。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