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意滿意的點點頭,然後伸出手,意思是要蕭颯把手機交出來。

迫於洛熙所帶來的餘威,蕭颯覺得還是保命要緊,至於通風報信她不只有這一種手段。 小意也明白蕭颯有其他的手段,但是不需要在意,只要讓粑粑沒有時間預防就好,換句話說就是脫一下時間,嘻嘻。 小意算了下時間,還有十分鐘,他要把自己好好搭理一下,讓嘛嘛看到自己的時候眼前一亮。 看著小意進去了

迫於洛熙所帶來的餘威,蕭颯覺得還是保命要緊,至於通風報信她不只有這一種手段。

小意也明白蕭颯有其他的手段,但是不需要在意,只要讓粑粑沒有時間預防就好,換句話說就是脫一下時間,嘻嘻。

小意算了下時間,還有十分鐘,他要把自己好好搭理一下,讓嘛嘛看到自己的時候眼前一亮。

看著小意進去了洗手間,蕭颯立馬拿出藏在書架上的通訊器,剛才小意盯得太緊她根本沒機會發送消息。

蕭瀧站在茶水室外,側頭貼在門上偷聽裡面的人談話,但是,門的材質太好,隔音效果太好,他都趴了好久了依舊什麼也沒聽到。

突然,裝在口袋裡的手機響了一下,顯示有來信。

蕭瀧不耐煩的掏出手機一看,紅色警報!

霎時,蕭瀧瞪圓了眼睛。

我擦,要出人命了! 洛熙看著眼前這座藍色的玻璃建築,平整光滑,高聳入雲――

光污染肯定很嚴重。

這是洛熙得出的唯一結論。

站在門口的保安見洛熙從下車之後就一直站在門口,像這樣的漂亮女人他見過很多,不是來鬧事的就是來艷遇的,雖然洛熙的美麗已經超出了他的認知,但為了不驚擾到貴客或者他們的上司,還是讓人趕緊離開為好。

於是某位盡職的安保人員走向了洛熙,即使洛熙的穿著很隨意,而且她身後的車看起來好像也不是什麼名牌,但這位保安並沒有表現出什麼惡劣的態度,反而很有禮貌。

「這位小姐是有什麼事嗎?如果沒有事請離開這裡,我們公司門前並不允許有人停駐。」

洛熙看向眼前的保安,其實從保安走過來的時候,她就注意到了,「我來這裡接人。」

「接人?」 諸天最強影帝 保安有些疑惑,「請問您是公司哪位人員的家屬?」

「他不是公司的職員。」

「不是職員!」保安感覺他被耍了,有些生氣,「這位小姐,請你趕緊離開。」

洛熙撇了保安一眼。

見洛熙一副目中無人的樣子,保安眉頭緊皺,「請……」

「嘛嘛,」稚嫩的童音從大門處傳來。

只見小意穿著一身小西服向洛熙跑來,後面還跟著一臉擔心的蕭颯。

保安轉過身,公司里是不允許員工帶小孩進入的,除了眼前的這個孩子,沒有人知道這個孩子的真實身份,但他們多多少少能猜到一點,但礙於被下了封口令,沒有人敢說關於這個孩子的事。

「小意。」洛熙微笑著蹲下抱住跑向自己的小意。

跟在後面的蕭颯走到洛熙面前,恭敬地喊了聲:「夫人。」

然後撇了眼正在發愣的保安,「夫人,發生了什麼?」

洛熙抱著小意,看起來就像是一個溫柔的母親,和之前的冷漠完全不是一個樣。

「沒什麼事。」

這時,保安才回過神來,蕭颯作為雲言君身邊的首席秘書,他自然是認識的,「蕭秘書,夫……人。」

「剛才為什麼要趕我走,以為我跟那些愛慕虛榮的女人一樣?」洛熙似笑非笑的看著低頭的保安,一副仗勢欺人的模樣。

蕭颯眸光微閃,沒有說話。

「不是,作為一個保安,我只是在執行我的職責,您若是想要開除我,我不會有任何意見!」

洛熙打量了一下保安,對蕭颯說道:「明白我的意思嗎?」

「是,夫人。」

「那我就先進去了。」

「夫人慢走。」

看著洛熙消失在自己的視線中,蕭颯收回自己的目光。

在蕭颯開口之前,保安搶先一步說道:「不用蕭秘書開口,我現在就辭職。」

蕭颯輕笑,「你不用辭職,恭喜你升職了。」

「是,啊,什麼!」保安一時之間沒有反應過來。

「夫人很欣賞盡職盡責的人。」

留下這麼一句話,蕭颯就轉身離開,比起這些瑣碎事,現在大少的安危更為重要。

「等一下!」坐在車裡一直沒出聲的齊麟喊道。

「齊麟?你怎麼不下車?」蕭颯疑惑。

齊麟一臉神秘,「喂,你們大少是怎麼回事,那個女人是誰?」

農女有田有點閑 蕭颯扶額,「邊走邊說吧,你先下車。」

蕭颯叫來剛才的那個保安讓人把車停到停車場,然後就帶著齊麟進入了大樓。

從洛熙抱著小意走進大樓那一刻起,所過之處皆是一片轟炸,一瞬間辦公室就沸騰了起來。

因為小意的關係,沒有人敢靠近洛熙,一路上,洛熙暢通無阻。

「天哪,天哪,那女人是誰!」

「小太子爺居然讓人抱,他不是除了大少以外誰都不讓碰的嗎!」

「我去,這個女人是誰,太美了!」

「切,不知道又是哪個白痴女。」

……

羨慕的、驚艷的、嫉妒的,各種各樣的話層出不窮,但洛熙卻全都無視,像這種情況她見得多了,如果都去在意那還不得累死。

雖然洛熙不在意,但是小意卻很在意,誇他媽媽的人那是有眼光,那些說媽媽壞話的都要受到懲罰!

小意親昵的抱住洛熙的脖子,揚聲道:「媽媽,爸爸的辦公室在最頂樓,我帶你上去。」

一瞬間,鴉雀無聲。

這個女人是小意的母親,而最頂樓是雲大少的辦公室,那就說……

洛熙怎麼不會知道包子的小心思,眼中閃過笑意,「好,小意要給媽媽指路。」

「嗯。」

看著母子二人做上電梯,整層樓的人都炸開了。

「怎麼回事!我出現幻覺了!」

「這不可能!這不是真的!」

「大少竟然有個這麼漂亮的老婆?」

「不對!大少什麼時候結婚了?」

空氣瞬間靜寂,幾秒后,又再次炸響。

「咳!」

一道重重的咳嗽聲響起,瞬間,所有人彷彿被施了咒一般,禁止在了那裡,只見蕭颯眉頭緊皺,神色冰冷。

「怎麼,都沒事幹了!」

齊麟側眼看向蕭颯,沒想到平時看起來比較溫和沉靜的蕭颯還有這樣一面。

瞬間所有人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蕭颯突然掃向一邊,身形一閃就出現在了那人的面前,一把搶過手機,「你想做什麼!」

這是個濃妝艷抹的女人,臉被抹的幾乎看不出原來的樣子,身上還噴著刺鼻的香水。

「我,我什麼也沒做。」女人有些慌亂,蕭颯可是公司里出了名的女羅剎,做事毫不留情。

蕭颯翻了下女人的手機,上面的信息還沒來得及發出去,之後又遞給了齊麟。

然後,齊麟當著眾人的面,徒手將鋼化過的手機捏碎成渣,看的人臉色煞白,彷彿被捏在手裡的是自己。

齊麟將手中的碎渣扔到女人的桌上,眼眸微眯。

咱們走着瞧 蕭颯神色狠厲,「你,被開除了,如果在你離開之後讓我聽到任何不好的消息,別說是我了,就是大少也不會放過你。」

說完轉身離開。

「媽媽,你過來坐。」小意拍了拍沙發。

洛熙環視了下雲言君的辦公室,這是她第一次來。

「你爸爸呢?」

「爸爸呀,他現在正在和客戶談生意,」小意看了眼時間,「大概很快就上來。」

「這樣――」洛熙笑得詭異,和小意的樣子如出一轍。 茶水室里,雲言君保持著從容的模樣,不急不緩,但其實心裡快要急死了。

坐在雲言君對面的一男一女,是一對父女。

男人是在國際上佔有一席之位的房地產大亨――王鵬,雖然有錢但是個人渣,前妻剛過世後腳就帶著小三和私生女進門,要不是這個小三一直都沒有給他生下個兒子,估計他連看都不會看前妻生的孩子一眼。

這種男人是雲言君最不屑的,但是雲言君卻與他的兒子私底下交好,這幾乎沒有幾個人知道。

雖然王鵬是個人渣,但他這個兒子確實個好的,跟他母親的性子很像,很對雲言君胃口,於是兩人就成了朋友。

雲氏雖然與王氏地產有利益上的牽扯,但一般和雲言君談生意的是王黎軒,王鵬卻是很少見到,但王鵬的這個私生女倒是三天兩頭在他面前晃悠。

「雲少這是怎麼了?」王鵬見雲言君有些心不在焉的樣子。

「肯定是工作太累了,雲少要不您先休息一下。」王婷婷搶先開口。

雲言君很煩躁,王婷婷這個女人不僅長的丑,還特別沒腦子,他從來就沒見過這種喜歡勾引男人卻一點心機的蠢物,儘是些上不得檯面的東西。

看出雲言君的不耐,王鵬也暗罵一聲蠢貨,女兒這麼蠢都是他那個母親教出來的,一點腦子都沒有。

「雲少,你別見怪,婷婷只是太關心你了並沒有別的意思。」王鵬示意女兒趕緊坐下,誘惑雲言君的事可急不得,萬一遭到反感他們可連生意都沒得做了。

雲言君雖然看起來很隨和,但明眼人都看得出雲言君那眼底的冷漠和疏離。

「沒關係。」雲言君微笑,眼神微微瞥向站在身旁的蕭奕,後者卻一副目不斜視的模樣。

蕭奕看了眼手腕上的表。

嗯,差不多夫人已經到了。

在十分鐘之前,蕭奕就接到了蕭颯傳來的信息,紅色代表緊急情況,而且還是給私人手機發來的,那麼目前就只有一件事――夫人來了。

然而他並沒有告訴雲言君,這兩人婆婆媽媽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重歸於好,他這麼做都是為了他們兩個好。

如果被蕭瀧知道自家大哥是這種想法,肯定會鄙視他,自己想看戲還好意思找這麼齪劣的理由?

「小意,爸爸談生意已經談了多久了?」洛熙笑眯眯的看著小意。

「我算一下,」小意一臉天真無邪,看的蕭颯額角直跳,「大概有一個多小時了吧。」

「那時間也差不多了,」洛熙抱起小意,「寶貝,等一會要好好和媽媽配合知道嗎?」

「嗯。」小意重重點了下自己的小腦袋。

洛熙滿意一笑。

精緻的面容上帶著溫暖的笑意,彷彿可以溫暖人心,如同從天而降的仙女,仁慈美麗。

不知情的人大概會認為仙女下凡,但是洛熙的笑容不管有多美,現在在蕭颯的眼裡,那就是惡魔臨世,世界毀滅啊!

在洛熙面前,蕭颯根本做不了任何小動作,更無法通知自己的哥哥,只能祈禱大少現在已經談完了。

洛熙似笑非笑的掃了眼不安的蕭颯,看的後者心裡陣陣發涼。

「夫,夫人。」

「怎麼了?」

「您要不要再等等,大少很快就會回來了……」

「不用了,我現在去找他,好不好啊兒子。」最後一句是對小意說的。

「嗯。」

蕭颯:……

大少,您保重。

雲言君所處的茶水室就在下一層,最頂層整個都是雲言君的辦公室。

「媽媽,那邊。」小意高興的為洛熙指路。

「嗯,」洛熙挑眉,順著小意指的方向,洛熙一拐彎就看見了像個八爪魚一樣貼在門上偷聽的蕭瀧,後者手上好像還拿著個醫生用的聽診器。

洛熙潛無聲息的走到蕭瀧身後,然後小意默契的舉起小手拍了下蕭瀧的肩頭。

蕭瀧一臉嚴肅,隨意的揮了揮手,示意不要打擾他!

洛熙笑容更深,「蕭醫師這是在幹什麼?」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