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下。

血狼帶著艾虎、風伯兩位大將,騰空而起,向著狐岐山撲殺而去。 他們這一動,坐鎮狐岐山的萬獸三人,自是感知到了。 老熟人了。 都打了好幾次了。 不虞有詐,三老騰空而起,向著血狼三人迎了過去。 也不客套。 一見面便是大招。 「吃老夫一劍!」 萬獸真人劍指一

血狼帶著艾虎、風伯兩位大將,騰空而起,向著狐岐山撲殺而去。

他們這一動,坐鎮狐岐山的萬獸三人,自是感知到了。

老熟人了。

都打了好幾次了。

不虞有詐,三老騰空而起,向著血狼三人迎了過去。

也不客套。

一見面便是大招。

「吃老夫一劍!」

萬獸真人劍指一點,一把元嬰境的上品飛劍,挾萬鈞之力,朝著血狼斬殺而去。

「鎮!」

丹辰子也不含糊,晉級元嬰之後,花重金自七寶玲瓏閣淘來一尊近乎神品的玄火紫金鼎,心念一動,此鼎化作蒼穹一般,朝著艾虎鎮了過去。

「吃我一印!」

列夫侯也是今非昔比了,自從成為靈劍宗供奉之後,本錢雄厚,買了一身極品法器,一方元嬰境上品的番天印,化作小山,朝著風伯砸了過去。

轟轟轟……

三人各揪住一個對手,發起了猛攻。

要不說有錢好辦事。

這三人,除了列夫侯乃是元嬰境中期之外,其餘兩人,不過才元嬰境前期罷了,卻仗著法器強大,愣是硬剛血殺堂三位元嬰境中期的尊者,甚至,還隱隱佔著優勢。

打著打著,六個人漸漸遠離了狐岐山範圍。

「該咱倆出手了!」

「桀桀桀桀,三千萬,就破除一個七煞陣,這錢賺的太簡單了,動手吧!」

隱藏在魔門大軍中的眉山二祖,氣勢一震,率領大軍,朝著狐岐山撲殺而去。

可是。

血殺堂有奇兵,靈劍宗卻也不弱,小小一座狐岐山內,也是隱藏著不少高手。

水雲閣的鏡月夫人,卧牛崗的夔牛真人,赤霞觀的張真人……,這方圓萬里之境的正道大佬,有不少都留在了狐岐山上。

唇亡齒寒的道理還是懂的。

自己打不過血殺堂,那就依靠靈劍宗!

門內弟子,皆乘坐傳送陣去了中州避難。

這些個大佬,則留在靈劍宗,幫靈劍宗守山,贏了,便有機會奪回被魔門佔領的門派基業,敗了,大不了乘傳送陣一走了之便是。

此刻。

見血殺堂又竄出兩位元嬰境尊者,這些門派大佬知道不能再隱藏下去了,紛紛化作長虹,飛馳而去。

境界壓制?

不怕!

人多呢,上百號培元境強者,往外一衝,元嬰境也得讓路!

這不。

本以為輕鬆就能拿下靈劍宗的赤眉、鬼山二祖,一瞅見烏泱泱撲殺出來的這上百號培元境強者,頓時慌了神,也不敢硬扛,邊打邊退,引著這群人,向著遠方走去。

這一走,靈劍宗卻就真的沒有什麼高手了,剩下的,最高也就結丹罷了。

而那魔族大軍,卻還有不少培元境的強者。

烏泱泱的。

魔族大軍朝著狐岐山撲殺而來。

「快,快啟動七煞陣!」

「頂住,一定要頂住啊!」

「一定不能讓他們衝到山上!」

「準備應戰!」

幾名結丹境高手合力一處,控制著七煞陣主旗,拖延魔門大軍的步伐。

可是。

人太多了。

大將軍 在之前,有培元境強者幫助,藉助七煞陣,可以將魔門大軍阻擋在山門之外,此刻,培元境強者傾巢而出,單靠這幾名結丹境修士,哪怕有七煞陣,也難以阻擋魔門大軍。

如一道黑浪。

浩浩蕩蕩的魔門大軍,擁擠著,推搡著,向著狐岐山山門撲殺而來,近了,更近了,照這節奏,用不了多久,便會衝出七煞陣的影響範圍。

一旦衝出七煞陣,靈劍宗,休亦。 周琦完全愣住了,張著嘴巴一動不動,獃獃的看著張北羽,不知在想些什麼。

剛才張北羽的那句話對他來說,就是從天堂到地獄。前面說能讓成為警察是天堂,後面說讓他加入四方是地獄。

一半天堂,一半地獄,周琦,會怎麼選擇?

說實話,張北羽也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的這個想法夠瘋狂的。

時間一秒一秒的過去,除了張北羽不斷抽煙發出「撕拉」的響聲,就只剩下兩人的喘息聲。

過了有一分鐘的時間,張北羽呼出一口氣,輕輕說道:「你明白我的意思么?」周琦的反應倒是挺快的,馬上點頭,「明白。你讓我成為警察,然後再以警察的身份為你做事。也就是說,我是個…卧底在警局的黑社會。我看過《無間道》,你想讓我做劉建明。」

張北羽舔了舔嘴唇,「呵呵,真聰明。」

「可是北哥,你應該知道,最後也是劉建明親手殺了韓琛。你不怕么?」周琦問出這段話的時候,表情十分認真,一點都不像開玩笑。

張北羽搖搖頭,「不怕。韓琛不過是電影里的人物罷了,我不是他,我是北風。我能捧起一個周琦,就能捧起第二個、第三個、第四個…最關鍵的是,我相信在你了解我之後,會心甘情願的幫我。因為…我是個好人。」

周琦笑了,這個笑容甚至透露出幸福。張北羽知道真正的夢想對於一個人的力量有多大,這股力量絕對能讓人發出這樣的笑容,因為他自己也有夢想。

「北哥,我願意。」這是周琦笑過之後,說出的第一句話。

凰謀之毒後傾城 ……

隨後,張北羽留下了周琦的聯繫方式,給了他兩千塊錢,讓他先辭去工作,在附近找個旅館住下來,等他的消息。

或許是因為夢想的力量,或許是因為從內心覺得張北羽是個好人,周琦立刻答應下來,照做不誤。

這件事情,既然張北羽已經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那就一定要做,而且,他要一個人做。周琦這顆棋子,一旦安插成功,今後的作用難以想象,為了他的安全考慮,肯定是越少人知道越好。從目前來看,以後唯一有可能知道的人就是麻桿。

對於麻桿,張北羽還是一百個放心。至於立冬和鹿溪,當然也可以知道,但至少要等到他把這件事全都辦妥。主要是他不知道鹿溪會不會同意,如果她一力反對,這事就成不了,畢竟這有一定的風險。

而江南不同,可以馬上知道,並且這件事還是需要通過他去辦。

想到這,張北羽馬上給他打了電話,把他約了過來。兩人就這件事一直談到了晚上。

首先,江南聽了之後表示非常神奇。以前的確看過不少關於冒充警察的新聞,但遇見真人還是第一次,而且這個假警察還是懲奸除惡的。其次,表示了對張北羽瘋狂想法的驚嘆。可無論怎麼說,他還是覺得這一招非常漂亮!

所以,江南表示會全力以赴去辦這件事。

「現在考警校倒也來得及,不過這個周期太長了,等他當警察的時候,已經是兩三年之後的事,那時候咱們在哪都不一定呢。」

張北羽點點頭,「嗯,我也是這麼想的,所以才找你來商量。」

江南露出個會心的笑容,「不過也沒問題,不一定非要考警校才能當警察。現在警察都有公招,類似公務員考試,也就是比試、面試和身體方面的測試,只要通過就沒問題。不過呢,應該是需要高中文憑,這倒好弄,找小嚴子給他做一張就行。放心吧,我去找找人,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了。」

最後,張北羽還囑咐他,這件事暫時不要告訴任何人。而且,就算是要疏通關係,也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這些我都懂。這樣,我先去找個相關的培訓班,讓周琦去培訓。就算找到門路能參加考試,到時候還是得靠他自己真刀真槍的考上才行。」

隨後,張北羽給周琦打了個電話。

這小子動作也夠快的,工作辭了,並且已經在渤原路上找了個小旅館安頓下來。隨後,張北羽就和江南一起去旅館看他,並且把事情操作的過程跟他說了一遍。

全程周琦基本上都是笑著聽完的,別提多興奮了。

「真的能讓我參加考試?」「還給我找培訓班?」「所有費用都幫我出了?」周琦一遍又一遍,不厭其煩的問著瑣碎的問題,把張北羽都給問煩了。好在江南不煩,不管他怎麼問,都耐心的回答。

聊了幾句之後,張北羽讓周琦安心等消息,便跟江南離開。

……

兩人在冷風的幫隨下,沿著昏暗的路燈一路向前走。

「南,你說我這次做的對不對?」張北羽突然開口問了一句。

江南與往常一樣,無論什麼情況下,都會給予身邊的人最大的認可、鼓勵和溫暖。

「小北,有些事情只要做了,才知道對錯。可是呢,如果不做,連知道對錯的機會都沒有。咱們這麼年輕,就應該多嘗試,不是么。」

「呵呵。」張北羽搖頭笑笑,「就你會說,你這口才啊,不當個政客可惜了。」

兩人一路步行回到三高宿舍。正往門裡走的時候,江南突然開口,「小北啊,咱們倆一直在宿舍住著也不是那麼回事啊。好歹也是有點身份的人了,再說了,用不多久我也畢業了。也不好賴在這不走吧。」

張北羽頗為贊同的點點頭,「我也想過這個問題,可是現在外面房子多貴啊,也買不起啊。」

「眼下這不就正好有三筆收賬的生意么,如果能做下來的話,就去買套小房子,先付個首付唄。」

「行,到時候再說吧。」

回到宿舍之後,兩人洗洗就上床了,關了燈之後就開始討論收賬的事。

江南說,他已經發動所有關係去找那個目標了,估計這一兩天就能有消息。

而麻桿和羅晉也已經放人出去摸底。只是張北羽沒想到,這麼快就能有消息,第二天中午他就接到了麻桿打來的電話,說是劉洋已經查的差不多了。 陣,破了!

不僅僅是魔門大軍衝出了七煞陣的影響範圍。

更讓靈劍宗眾弟子絕望的是,一面隱藏在幻象大陣之下的七煞旗,陰差陽錯,被魔門修士給拔了出來。

佳期不候 此旗一去,七煞陣威力大降。

不多時,又一面七煞旗被拔出。

連失兩旗,七煞陣威力盡失,莫說困住培元境的強者了,就算是築基境的,都困不住了。

「完了,完了!」

「準備死戰吧!」

「一定要守住山門!」

「結劍陣!」

「鍊氣境的都退回山峰,莫要白白送死!」

「師兄弟們,沖!」

面對浩浩蕩蕩向著山門衝來的魔門大軍,靈劍宗眾弟子悍不畏死,迎了上去。

可是。

轟!

一培元境魔修,手中鐵鎚一揮,伴隨著一道狂烈的衝擊波,數名靈劍宗弟子吐血鮮血倒飛出去。

嘭!

一結丹境魔修,手持一面玄鐵盾,如一頭猛虎,往前一衝,便將靈劍宗弟子結成的劍陣撞碎。

境界相差太大了。

精妙的術法、極品的裝備、人數的優勢,在這境界碾壓之下,起不到任何作用,莫說魔族大軍有數十上百的結丹、培元境強者,就算是只有一兩個培元境的,也能碾壓所有靈劍宗弟子。

「殺,血洗靈劍宗!」

「男修全都滅殺,女修都抓回去做雙修鼎爐!」

「敢阻攔我魔門大軍,找死!」

「讓正道的這些走狗看看,這就是跟咱們魔門作對的下場!」

「殺!」

碾壓!

實力的碾壓!

不過一個衝鋒,守衛山門的靈劍宗弟子,便死傷慘重,山門,也已失守。

而那魔門大軍,或御劍飛行,或邁步疾奔,向著狐岐山頂峰,殺將過去。

靈劍宗,危亦。

卻就在這危機時刻。

萬丈金光,突然炸亮,便是在白晝,亦晃得眾人睜不開眼。

「這是……」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