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出法隨!

隨周啟一聲令下,十二尊黃巾力士齊聲應諾!飛身躍下撲向了祭壇!刀砍,錘砸,腳踹!霎時化身為素質拆遷隊!對於周圍湧上的羊頭怪不聞不問,一門心思開始破壞起了祭壇! 「吾以伊扎里斯灰燼之名,點燃原初之火,降下風暴,洗鍊人間!Chaosstorm!混沌風暴!」 黃金力士剛一現身,周啟口中咒語輕唱

隨周啟一聲令下,十二尊黃巾力士齊聲應諾!飛身躍下撲向了祭壇!刀砍,錘砸,腳踹!霎時化身為素質拆遷隊!對於周圍湧上的羊頭怪不聞不問,一門心思開始破壞起了祭壇!

「吾以伊扎里斯灰燼之名,點燃原初之火,降下風暴,洗鍊人間!Chaosstorm!混沌風暴!」

黃金力士剛一現身,周啟口中咒語輕唱,雙臂一張,一圈暗紅色的炎浪霎時以祭壇為中心散向四周!將周圍化作了一片火海! 劍道乾坤 蜂擁而來的地獄一族戰士勢頭霎時為之一緩!

機會!

眼見周啟花樣百出的技能,賽琳娜目中異彩連連!一雙美眸注視著掙脫了纏絆射擊的奧德格,射出兩道布滿了仇恨,森寒的目光!

「復仇!」隨著源自靈魂深處的吶喊,她嬌美的身軀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覆蓋上了一副由猩紅色的能量組成,周身布滿了猙獰尖刺的鎧甲!

為了每一個在惡魔的利爪和尖齒中死去的人類!

為了記憶中那片美好的村莊!以及所有永遠存留在記憶中的人們!

還有!為了你們!親愛的爸爸,媽媽!

曾經以為永遠沒有這樣的可能!一次次的尋覓!一次次的冒險!九死一生!隨著力量越來越強大,然而希望卻越來越渺茫!尤其是在地獄的力量越發強大的現在!復仇僅僅是執念和願望,無法實現!

然而!今夜不同!

自己距離這存在於夢魘中的真兇,這頭兇殘的惡魔僅僅咫尺之遙!它就在眼前!因周啟的緣故,自己第一次距離它如此之近!

「殺!」

籠罩在能量鎧甲之後的賽琳娜發出一聲清亮而激越的高喝!一雙手.弩在魔法能量的覆蓋下外形瞬間發生了改變!看上去比原來放大了何止數倍!儼然有若兩門重炮在手!機括扣動間!無數粗大的箭矢攜帶著一發發拖曳著長長尾焰的魔法飛彈狂風暴雨一般襲向了奧德格!

爆炸轟鳴!鮮血四濺!

再靈敏的身姿也無法阻擋復仇的彈雨!再強大的防禦也無法熄滅復仇的怒火!

將仇恨轉化為力量的女惡魔獵人在這一刻擁有了近乎神一樣的力量!短短時間爆發出來的火力,足以毀天滅地!

賽琳娜?

注視著變身後威不可當,將奧德格打的沒有絲毫還手之力的美女首領。周啟一怔之下,停下了俯衝而下的腳步!即便相隔甚遠,他也能由衷地感受到從賽琳娜身上逸散出來的那份執念和憤怒!如自己所想,這女人果然是一個有故事的人。

從那一記記飛出的弩矢中,他彷彿能看到一分緬懷和紀念,以及對眼前怪物的一分憎恨!

原來是這樣!好吧!就讓我來幫你完成心愿! 心念電轉,周啟毫不猶豫咬破了舌尖,噴出一口心頭熱血!隨即左手將血一抄,右手併攏兩指若龍蛇飛舞在掌心一陣書寫!

「風火雷電冰!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敕令真言!」

鮮紅的敕令宛若閻王發出的奪魂貼,筆畫鋒利,邊角猙獰,在電光和火光的映照下,是那樣的驚心動魄!

「給我定!」

敕令書罷的瞬間,周啟口中一聲輕喝,抬手一掌向著下方的奧德格遙遙拍下!

面對賽琳娜狂風暴雨般的無情打擊,體形高壯的奧德格儘管傷痕纍纍,卻依舊奮力舞動長矛護住要害,一時半會兒竟是不死。恰在這時,出於戰鬥本能,他突然預感到一股絕強的危機自天而降。就在他仰頭觀看的霎那,正看到周啟臨空拍下的一掌!

儘管隔著一段距離,它的視線第一時間死死便落在了這背身羽翼的人類掌心猩紅的怪異字元之上!

「吼!」

奧德格驚怒交織,仰頭髮出一聲咆哮!然而僅僅如此。下一秒,令它驚駭欲絕的事情發生了!除了意識尚能運轉,全身上下似乎受到了某種奇怪的法則約束,亦或是身中最惡毒的詛咒,已然無法動彈!

「親愛的爸爸媽媽,今夜,你們的靈魂將得以安息……」眼見此景,猙獰的能量鎧甲背後,賽琳娜俏臉之上珠淚長流,心中悄聲發出祝願。

與此同時,覆蓋周身上下的猩紅鎧甲光芒大熾,宛如一團暗紅色的火焰,在鮮血四濺的祭壇之上熊熊燃燒!只見她雙臂向前平伸,兩支手.弩幻化的光影在這一刻合二為一。隨即,一股足有水桶粗細的能量光束,承載著她所有的力量與執念,在轟然一聲巨響之中噴發而出!

除了陣陣噼噼啪啪,刺耳的拆遷聲,祭壇四周瞬間變得一片安靜。

守護者倒下了?最接近神靈,永恆般存在的守護者竟然死了!如果不是親眼目睹它被那雌性人類一擊轟殺,在場的數千月亮一族戰士,沒有誰會相信這會是真的!

半空中,周啟目中幽光流轉,目光有若實質籠罩在奧德格破碎的屍體周圍,似乎在搜尋著什麼。賽琳娜威力絕強的一擊將體形足有她三倍大小的仰頭怪物轟殺成渣,看起來應該是死的不能再死。然而紋章內任務的進度卻並沒有發生改變。

暖婚100分:總裁,要抱抱 這傢伙還活著!

「真實視界!」

隨技能開啟的霎那,果然,能量化的視野中隱約可以看見,一團漆黑的影子有若薄霧,正無聲地脫離祭壇,欲向遠空遁去!

「神魂狀態?」

周啟嘴角一掀。哼!遇上我還想跑?給我死來!

說時遲那時快!

發現奧德格神魂的瞬間,周啟後背漆黑的羽翼當即一展,有若瞬移般出現在它的神魂上方,翻手取出了風劍,身上技能白光一閃!

霎時,他修長的身軀之上,絲絲黑氣繚繞,一雙眸子更是有若黑洞不停流轉,變得異常詭異!

「攝魂斬!給我吸!」

視線彷彿無形的枷鎖!眼窩如同最深沉的墓地!

奧德格遁出的神魂如同燒開的水,沸騰不已!似在做無聲的掙扎!然而這一切註定是無用的,吞噬神魂之力的攝魂斬恰是世間一切荒魂的剋星!短短霎那便帶著無聲的憤怒和不甘,被吸入了周啟的眼窩!

守護者奧德格!死!

「契約者編號5106殺死鑰匙守護者奧德格,獲得鑽石神秘寶箱X1,是否現在開啟?」

「否!」

周啟強忍腦海中吸入神魂后的疼痛和不適,選擇了否。喵的,終於幹掉了一個!眼下還不是清理戰利品的時候。還有兩座祭壇和兩名實力不明的敵人在等著自己!

「警告!契約者編號5106精神屬性達到300,法則化之前,技能已無法提高現有點數。」

「真特么浪費。」聞聽腦海中空間的提示,周啟嘴角一抽,隨即扇動飛翼返回了祭壇。要麼不玩,要玩就玩趟大的!如今已然進行到這個地步,自己沒有理由放棄繼續追尋全屬性滿值,完美法則化的加點方式。

「謝謝你,周啟。」眼見周啟飛身落下,賽琳娜覆蓋全身的能量鎧甲隨著一陣虛幻悄然褪去。重新露出貼身皮甲包裹下凹凸有致的完美身材。仰頭注視著周啟,一張白皙的俏臉之上淚痕隱約,語氣中帶著激動和喜悅,更多的是由衷的感謝。

「戰友之間,不需要說謝謝。」周啟微微一笑,輕輕搖了搖頭。隨即偏頭躲開了賽琳娜的視線,目光一掃被烈焰隔絕在外的眾多月亮一族羊頭怪。臉上霎那露出的柔和瞬間消失不見。

今夜必將給這些地獄來的怪物一個永遠難以磨滅的噩夢!

就在這時,腳下地面突然一陣劇烈搖晃,連串響起的轟隆聲里,古老而堅固的祭壇開始層層垮塌!

我去!黃巾力士不愧是素質拆遷隊!這才多久?效率忒快!看清眼前情況,周啟暗自吐了個槽。心念一動,已然有了主意。

「我們走,賽琳娜首領。一不做二不休,索性今晚將剩下的兩座祭壇也摧毀。」

「嗯!不過,以後你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

周啟點了點頭,不再多言,伸手攬住賽琳娜的纖腰,飛翼展動,躍身半空!

能量化的視野中,隨著祭壇被破壞,防禦的結界已蕩然消失。

「收!」目視著腳下搖搖欲墜的圖騰柱,周啟心中法決默念,收回了神通。十二尊金甲神人霎時化作十二道金光,有若流霞鑽入他的眉心須臾不見。

就是現在!

周啟目光一凜!逐風者.祝福之刃那寬大的劍身已然高高舉起!

「哈庫納!瑪塔塔!」

古老而神秘的語言有若虎嘯龍吟,回蕩四野!

手起!劍落!

無雙亂舞——弒神藐殺斷!

雷鳴聲里,天劍絕刀那似劍非劍,似刀非刀的巨大虛影撕裂了蒼穹,一斬而下!直直落在尚未倒塌的圖騰柱上!

「咔擦!」一聲巨響!有若天崩!

象徵自己神明之一的圖騰柱在所有月亮一族羊頭怪驚怖的目光中被一擊劈得粉碎!

與此同時,在地面一陣咩咩的悲鳴和驚慌的呼喊聲里,一道由兩個人合成的身影若流星般劃破夜空,須臾消失在了天際。

「我了個去!城外什麼鬼?」

新崔斯特瑞姆,屠牛旅館的房頂上。

趙大明伸手指著遠方那被一道道閃電和明滅的火光映照得有若白晝的天際,胖乎乎的包子臉上,一雙小眼睛瞪得溜圓。眼底一驚一乍充滿了興奮和驚訝。不過看起來驚訝只是其次,興奮更多些。

城外弄出如此大的動靜,一眾契約者不是木頭哪裡還坐得住。短短瞬間,屠牛旅館的房頂便擠滿了人。

「還能怎麼著?我猜八成就是頭兒乾的。」張定軍伸手按住正如海鮮一般邊說邊活蹦亂跳的胖子,語氣肯定地在團第頻道里傳聲道。

「哼,還用猜?肯定就是這魂淡!把我們留在城裡,自己卻跑出去興風作浪!」夏若冰搶過了話頭兒,語氣雖然聽起來兇巴巴的,可距離最近的黃月英卻分明從她一雙如同點漆般的眸子里,看到一抹濃濃的擔憂。

「如此大的動靜,若是周郎所為,想必是遇上了強敵。若冰妹妹姑且不必擔心,周郎有飛翼在身,安全定可無礙。」黃月英伸手輕握夏若冰的手掌,出言安慰。另一隻手掌卻捏攏成拳,話雖如此,說不緊張那是假的。

「付哥?要不咱們幾個也出城溜溜?總不能讓頭兒一個人在外頭兒搞三搞四。」趙大明偏頭一看付雲生,順道瞥了瞥夏若冰的臉色。弱弱地出聲問道。

「先等等看。」付雲生略一沉吟,穩妥起見,還是決定等周啟的消息。萬一這動靜不是周啟弄出來的,眼看第二階段任務執行在即,時間又值深夜,萬一出現什麼意外反而不妥。

「你才搞三搞四!」夏若冰偏頭瞪了趙大明一眼,隨即回頭望向黃月英。

「月英姐,還是無法連上這魂淡的頻道?」

「嗯,業已試過。先前動靜傳來之際,此地的魔法結界便已張開,此刻與外界聯繫已然斷絕。非但如此,以我所料,此時只怕想要出城也有所不及了。」黃月英娥眉輕鎖。注視著電光明滅閃爍的天際,語氣沉凝地說道。早在夏若冰發問前,她已經嘗試過多次。

「不想睡在大街上的,立刻給老子滾下來!」

就在幾人暗中交談之際,一聲充滿憤怒的咆哮自屠牛旅館門口處傳了過來!

眾人循著聲音往下一看,氣死風的牛油燈光下,只見一名腰間系著油膩的圍裙,身高超過了兩米五十,體形無比高壯的大漢,正仰頭怒視著房頂。正是屠牛旅館的老闆野蠻人柯南以及手中那柄和他形影不離,刀背上生滿了鋸齒的大菜刀!

「我去!是你家蠻爹!」趙大明偏頭一看張定軍,想起周啟說起的有關柯南的猜想,以及在旅館廚房親眼所見這蠻子那神乎其神的刀法,忍不住縮了縮脖子。

「哼!你們也配稱冒險者?幾個魔崽子就把你們驚成這樣!趕緊給老子滾下來!」

「先下去,要是把這傢伙得罪了,說不定大軍的陣營聲望會受影響。」付雲生招呼幾人一句,率先躍下了房頂。

「得罪就得罪唄,姐姐我這兒有的是好酒。」夏若冰嘴裡嘟噥了一句,還是依言隨眾躍下。就在躍下屋頂的瞬間,螓首一偏,點漆般的眸子再度望向了天際。

「魂淡,你可千萬不要有事,給姐姐我活著回來!」 混亂和喧囂漸漸被拋在了身後。有了賽琳娜的情報作為指引,很快周啟便飛抵了近百公裡外的一座矮丘。

藉助怪物營地的篝火,遠遠便能看到,樹木被砍伐殆盡的矮丘之上,矗立著另外一座祭壇!

周啟尚未靠近,一股肅殺的氣氛已然和著夜風撲面而來。片刻之前鬧出偌大的動靜,看來已經引起了位於此處的怪物和另一名守護者的注意。

「根據斥候傳來的消息,守護這座祭壇的因該是月亮一族的另一名首領,強壯的賈穆巴!」賽琳娜偏轉螓首,注視著周啟稜角分明的側臉,悄然傳聲道。

周啟轉頭迎上美女首領夜色下亮如寒星的目光,輕輕點了點頭。強壯的賈穆巴?之前殺死的奧德格已經出奇的強壯,這賈穆巴以強壯自稱,那造型豈不是身高八尺,腰圍也是八尺?從這怪物的匪號上幾乎可以斷定,一會兒面對的十有八九將是一名擅長近戰的傢伙。

切不要以為先前快速殺死鑰匙看守者奧德格就因此而大意。要知道,與奧德格一戰,自己先是用惡虎咆吼出「哈庫納瑪塔塔」震懾住了神魂,又藉助雷霆之怒.逐風者的祝福之刃能大幅增加雷電傷害的特效灑下多張引雷符偷襲在後。短短片刻已然用了多種手段。若不是藉助了賽琳娜開大的機會,以奧德格的屬性所隱含的實力,哪有那麼容易將它幹掉。

「賽琳娜,剛才殺死奧德格的那一招,你還能不能繼續施放?」

「復仇需要消耗惡魔獵人體內積累的憎恨和怒火。我至少需要一整個白天的時間才能再次進入那樣的狀態。」

「冷卻時間至少十二個小時……」周啟聞言,心中已然有了計較。看來今晚想要再指望這美女小宇宙爆發是不可能了。事到如今只能先進入防護結界,見機行事。

一念到此,隨身後飛翼展動,下一秒,兩人的身影已然化身為暗影狀態,悄然消失在了原地。

穿過冰冷的結界屏障,一座形狀近乎圓形的祭壇霎時映入了眼底。佔地越上千平米的祭壇幾乎佔據了整座矮丘的頂端,只有一條窄窄的山路與下方的地面相連,易守難攻。若不是自己擁有飛行異能在身,想要接近祭壇,便只有沿路殺將上去。

與賽琳娜立身圖騰柱上,周啟放眼往下看去。

此刻,祭壇之上火光搖曳,近百名月亮一族羊頭怪手持火把,團團警戒在四周。而靠近中心的位置,怪物們不知用什麼東西做燃料,點燃了一個個火堆,以周啟的視角看上去,散發著濃煙和惡臭的火堆恰好構成了一個形狀規則的六芒星法陣。

「庫瑪薩耶塔!伊吐撒卡!」

「伊吐撒卡!」

隨著一名體形僅比正常人類稍高,體態瘦弱,如祭祀模樣手持骨杖的羊頭怪發出呼喊,拜伏在祭壇周圍的羊頭怪紛紛齊聲念誦。片刻之後,與地面相連的窄道之上出現了動靜!

借著火把的微光周啟看得分明,只見數量約莫上百的人類被捆住了雙手,前後系在一起,在一隊月亮一族戰士押解之下一路呼喊啼哭走向了祭壇!

「伊吐撒卡!」

總裁不愛笨祕書:帶着寶寶出走 「伊吐撒卡!」

剛才還貌似虔誠,跪地伏拜的羊頭怪一見被押解上來的人類,頓時翻身從地上爬起,手舞足蹈齊聲吶喊!隨即,只見當前的十多名人類不分男女老幼,被一群手持砍刀的月亮一族戰士提起,來到了火堆旁!

糟糕!周啟心中一沉!有如此多的人類在此,自己想要如先前一樣發起突襲已經有所不能!

就在他心念轉動之際!

「咔擦」聲不斷!

隨怪物們收起刀落,祭壇之上頓時鮮血飆飛!可憐這十數人哭叫聲未落,便身首異處!緊接著怪物們將手中屍身被推進了火堆,祭壇上頓時火光大作!

周啟眉頭一鎖!目光霎時變得森寒無比!這下他終於明白那些組成六芒星陣的火堆燒得是什麼了!也難怪賽琳娜會如此地憎恨這些怪物,目睹同類如同牲口一樣被屠宰,而且其中還有自己的親人在內。只要不是活屍,換做誰也無法將之淡忘!

等一會兒幹掉了賈穆巴!勢必要將此地的羊頭怪殺個乾乾淨淨,否則心裡堵得慌!

「褻瀆靈魂,焚燒屍體!神靈會降下最惡毒的詛咒來懲罰你們!」

這時,目睹同類被殺,大部分被嚇得癱軟的人群中突然傳出一聲虛弱卻不失高亢的怒喝!怪異的音調雖然含混,在嘈雜的祭壇上卻顯得異常清晰!

手持法杖的乾瘦羊頭人祭祀轉過身,渾濁雙眼射出兩道陰寒的目光,掃視片刻,隨即死死鎖定了人群一角!

「塔路!撒卡!」

聞聽它的吩咐,一名月亮一族戰士抬手抽飛了一名人類男子,將他身後的人一把拽了出來,大步來到了祭壇之上狠狠推倒在地!

於此同時,周啟的目光也落在了說話之人的身上。只見此人身形高瘦皮膚黝黑,僅僅用獸皮和羽毛做的圍裙遮擋住襠部,無論膚色和穿著都遠異於新崔斯特瑞姆所見的傭兵和冒險者。和現實中生活在非洲大陸的土著到有八九分相似。從他裸露的肌膚上一道道很明顯只有在激烈戰鬥之後才會留下的傷口可以看出,在被帶到祭壇之前,已然受了不輕的傷勢!

媽咪大作戰 這看起來貌似非洲兄弟的傢伙是一名戰士!那猙獰的傷口,和先前憤怒的語言足以說明他的英勇,被推倒在地依舊高昂的頭顱更詮釋他意志的不屈!

救他?可強壯的賈穆巴在哪兒?眼下引一發而動全身!若是此刻撲下祭壇必將散失出其不意的優勢!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