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健以前是逗比型,現在真的變得成熟多了。

15天的牢獄飯不好吃啊,雖然是文明示範監獄,沒有什麼牢頭,獄霸,惡警之類的,但那種壓抑,苦悶,悲觀,悔恨,小小的牢獄將各種情緒被無限放大,對人的影響非常深。 說著說著,他眼眶都紅了,丟了工作,被女朋友踹了,檔案里還記著污點,這就是典型的一失足成千古恨,聞者傷心,聽者流淚! 楊順被小姐姐

15天的牢獄飯不好吃啊,雖然是文明示範監獄,沒有什麼牢頭,獄霸,惡警之類的,但那種壓抑,苦悶,悲觀,悔恨,小小的牢獄將各種情緒被無限放大,對人的影響非常深。

說著說著,他眼眶都紅了,丟了工作,被女朋友踹了,檔案里還記著污點,這就是典型的一失足成千古恨,聞者傷心,聽者流淚!

楊順被小姐姐碾壓踩著,艱難說道:「哭個屁啊,傷心不是你哭的理由,傻才是。不多說了,放下過去,展望未來吧,跟著哥哥我,有肉吃。」

按摩完畢,兩人神清氣爽,中午一起吃飯,楊順接到李志飛的電話,約好下午在高夏村實驗室碰面。

李志飛回來后想給錢,楊順堅決不要,他是一家知名工程監理公司的副總,立刻幫忙監理實驗室的翻新裝修,並且把旁邊兩棟私房的翻新也承包下來,一分錢不要,保證做的又快又好。

楊順帶著肖健,在還沒裝修完畢的實驗室廠房,看到戴著安全帽,拿著監理圖紙的李志飛,把人家施工隊的小老闆訓得唯唯諾諾,愁眉苦臉,跟孫子似的。

李監理牛逼!

楊順介紹:「這位是李總,這是我同學肖健,負責照顧這裡所有的動物。」

李志飛客氣地和肖健握手,幾人走出去,站在院子里,他問道:「建築許可證你拿到沒有?要不要我來想辦法,我這邊關係還挺硬。」

楊順笑道:「不用,房東已經搞定啦,批文拿到了,能蓋500平米的牲畜棚。」

「牲畜棚,呵呵……」

「嘿嘿……」

兩人心照不宣的笑著,村裡管的也嚴格,如果私自濫搭亂蓋,拆遷隊也會過來找麻煩,但只要拿到批文,裡面可以操作的地方還是很多滴,李志飛最懂裡面的竅門了,一切交給他。

牲畜棚的設計,楊順讓李志飛直接找肖健,從設計到建造,都由肖健負責。

肖健拉著楊順到一旁,小聲道:「我不懂這些呀。」

「沒關係,一邊學習一邊摸索唄。吶,我的野豬和猴子要是死了,第一個找你麻煩,過段時間說不定我還要買回來大猩猩,你也要給我養著。」

楊順讓肖健掛了一個實驗室副主任的名義,介紹給辛笛他們認識,這一攤子事差不多就全部辦妥了。

接下來,他要專心做研究,攀科技樹。

楊順很早就知道,異能可以增加植物的有效成分,所以貓薄荷草的荊芥內酯含量,是同類普通植物的5倍以上。

紫花地丁也一樣,它有止血,消炎,殺菌的作用,很有意思,先挖個坑,以後再說。

野草莓的風味改變更有趣,從酸變甜,肯定是某些特別的有機物發生了變化。

不過現在是許多人一起工作,楊順不能突然變出一大堆野草莓來做研究。

所以,他從之前積累的大量貓薄荷殘渣開始做起,他手裡可是存放著一大堆抽了真空的殘渣塊,還有晒乾的渣料,現在就是最好的原料。

將實驗室所有人叫來,一起開會,汪芸也在列,做會議記錄。

辛笛的人血氧和試驗正在進行,還招了幾個生物專業的研究生過來,又從紅農假公濟私,找幾個本科生過來洗瓶子,人手夠了。

出師必須有名,要想研究貓薄荷,還得先找個好借口。

楊順說道:「荊芥內酯被證明對70%的貓咪有效,但大型貓科動物沒有系統研究過。前幾天我送西勒去動物園,特意帶了店裡賣的香水,少量老虎對它並不感興趣。」

他又拿出一個食鹽鐵罐子,從桌子上推過去,滑到辛笛面前:「但是,那幾隻傲嬌老虎對這個相當滿意。」

辛笛打開蓋子聞了聞,皺眉:「這不就是貓薄荷草的粉末嗎……你的意思是,老虎對萃取的高純度提取物沒反應,但對未提純的研磨粉末有興趣?」

楊順笑眯眯道:「沒錯,安吉拉對香水沒反應,但是對粉末特別喜歡,你懂了吧?」

安吉拉是苗芳菲的折耳貓,她帶著來實驗室玩過,女房東嘛,大家都認識。

難道說,剩下30%的秘密,就藏在這些粉末里?

辛笛瞬間激動起來,看看四周,其他人還有點懵,他咳嗽兩聲,冷靜下來:「你想怎麼做?」

楊順指尖敲著桌面,很輕鬆地說道:「我想開個新課題,叫廠家發一些植物殘渣過來,咱們想辦法找到這種物質。另外,你查查這方面的相關論文,我們寫出來以後,爭取向《Nature》投稿。」

話音剛落,幾個小研究生和本科生都驚訝起來:「哇……直接投《Nature》?」

「老闆,是那個SCI的《Nature》嗎?」

「沒錯,而且咱們不投第四級的子刊《Scientific-Reports》,直接投《Nature》一級正刊,如果不行的話,二級大子刊《Nature-Plants》也要上一個。」

「老闆威武霸氣!」

「我只能喊666了!」

一屋子人都喜出望外,剛來這家小實驗室,還以為就是混日子的,誰知道還能看到Nature級別的論文發表?

楊順這麼有信心,也是有據可查的。

《Nature-Plants》是2015年創刊,因為掛著《Nature》的名頭,是第二級的大子刊,很受植物界科學家的歡迎,2016年的影響因子是10.3,2017年還沒統計出來,但已經穩居植物科學領域非綜述類第一名了,比最老牌的《PlantCell》還要猛。

強悍寶貝不好惹 另外,《Nature-Plants》在華夏植物科學界很出名,是因為在水稻某個重要領域,有一個華夏和曰本科學家的科研競賽,最終華夏科研團隊贏了,搶先一步在2016年的《Nature-Plants》上發表論文,讓曰本團隊幾千萬美元的投資打水漂,還浪費了8年心血,這件事讓華夏農業界揚眉吐氣,壯我國威。

背後的故事,楊順聽張曉和辛笛他們吹牛逼時講過,也是心潮澎湃,對這個期刊很有好感。

所以,楊順認為,能讓全世界30%的貓科動物嗨起來的小東西,怎麼說也有資格上《Nature-Plants》吧?

辛笛是最清楚這裡面經濟價值的,認真說道:「沒問題,人血氧和的實驗我可以先暫停,先做這個。」

「行,我先立項,做預算和項目計劃書,我當通訊作者,辛博士你第一作者,你負責組團隊。這是我們實驗室第二篇高質量論文,不容有失。」

楊順把組隊的權力下放,這是在獎勵自己的頭馬,然後和汪芸離開會議室。

【Nature第一作者!士為知己者死啊!楊老闆,你太了解我了,我這條小命賣給你都行!】

辛笛心中狂喜,一下子就成為眾人視線的焦點,他笑著看向四周,這幫剛剛加入的小嫩鳥們火熱的眼睛里都是期盼!

想進組嗎?

還不乖乖脫掉外面的褲子,撅起屁股,等辛博士驗貨蓋章?

嘿嘿嘿,特意招了兩個女大學生過來,不就是等著這一天?

辛博士終於可以潛規則女大學生了! 雷鳴雖然沒跟邪尊生於同一時期,也沒親眼看到過邪尊,可是關於邪尊的事情他卻也知道不少,宗門之中也有秘錄記載。

邪尊最強的就是他的功法,而噬血秘術是其中最次的一種,關鍵時刻拿來救命而已。

而且據說邪尊的噬血秘術經過完善之後,根本不會失控,除非他自己不顧一切吸收血氣,否則根本就不會出現如言洪峰那般控制不住血氣,最後包體而亡的情況。

也就是說,言家撿到的那本古籍上的「噬血秘術」根本就不是完整的,極有可能只是當年有人摸索記載下來的半吊子而已,被言家的人撿去了之後當成了至寶。

拓跋族的人曾經站在世家巔峰,哪怕與宗門相比也毫不遜色,他們不可能不知道這一點。

而且如果言家的事情真和拓跋族有關,拓跋族傳承無數,言家也不會這麼快被滅絕了。

雷鳴只想著拓跋族和言家聯手,卻怎麼也想不到言家曾經滅了拓跋族被他們報復,所以完全沒朝著這次言家滅亡是拓跋族「後人」姜雲卿引導而來。

銀杉就更想不到了,他聞言說道:「也是,聽說當年被拓跋黎救的那個西蕪女子,就是邪尊血脈,如果言家的古籍真是從拓跋族手中所得,言屠遷恐怕早就突破了,也不會死的那麼慘。」

這中間還有二十年的時間差,銀杉道,「言家這邊和拓跋族無關,那還要不要去查查是不是真有拓跋族的人東渡?」

雷鳴搖搖頭:「不用了,先不說如果真是拓跋族的人過來,那他們定然會隱藏自己身份,而且早就已經離開青滬這邊,你眼下派人去查未必能夠查得到。」

「而且西蕪若真有人東渡,對於整個東聖來說無疑是平地驚雷,若是傳出去恐怕會引起騷亂。」

銀杉聞言遲疑:「可是……咱們就這麼放著不管?」

雷鳴看了他一眼,突然問道:「銀杉,你覺得當年老祖宗他們強行斬斷西蕪的傳承,封鎖西蕪讓其再無修者的事情做的對嗎?」

銀杉沒想到雷鳴會問他這個,神色微怔,看向雷鳴:「雷師兄,你……」

「其實我覺得,東聖之所以修鍊之途斷絕於破虛,從此之後再無能進一步之人,和當年封鎖西蕪斷絕西蕪傳承有很大的關係。」

雷鳴見銀杉遲疑,也沒逼著讓他說當年那些宗內強者做錯了,他只是緩緩說道:

「修鍊一途,本就需要彼此印證,集百家之所長才能摸索出最正確的路來。」

「當年邪尊所做,其實也是與天爭命,想要替西蕪的人尋找一條變強之路罷了,他不願甘於永遠低東聖一頭,不願讓西蕪如同蠻荒永遠仰視東聖。」

「他最初其實未曾想要對著東聖宗門世家趕緊殺絕,甚至也沒與他們主動交惡。」

「他所做的,不過是盡量讓他自己變強,好讓他能成為西蕪之地那些人的信仰,引導他們如同東聖這邊一樣踏入修鍊之路罷了。」 立項之後沒過兩天,幾百斤的真空包殘渣被拖到實驗室,分成幾組,有的用乙迷萃取,有的用氯仿萃取,或者重新蒸餾,用火燒成殘渣。

神奇物質的尋找需要時間,幸虧原料有很多,經得起折騰,就算有浪費,權當鍛煉科研團隊了,辛笛帶著團隊孜孜不倦的做研究,幹勁十足。

實驗室里還養了一窩喵星人,屬於30%的那種,專門測試貓薄荷的有效成分,都是肖健弄來的,他的角色進入也很快。

原本這只是楊順攀登科技樹時的無心之舉,他想,研究貓薄荷殘渣,比研究野草莓要正常的多,不會引起大家懷疑。

誰知歪打正著了,實驗做了半個月,汪芸找到楊順,說他又碰到麻煩了。

從4月份開始,汪芸就發現不對勁,天喵上出現了很多搭便車的同行,去年沒打死的那幾家,又重新開張。

不過最厲害的還是一家新的天喵店,叫「疾風寵物」。

從5月10日開始,它開始銷售貓薄荷香水,順心寵物是3塊錢爽一次,而疾風寵物賣2塊,市場平均價是2塊5,疾風寵物最低。網首發

它家的店鋪裝修非常專業,還有400客服電話,發貨地址是紅楓,寶貝詳情裡面很多都是專業實驗室的背景圖,錄了一段做化學實驗的視頻,辛笛看過,不像假的。

汪芸一開始還以為苗明陽重出江湖了,特意問苗芳菲有沒有這回事。

苗芳菲驚訝道:「沒有吧,明陽哥跟著二叔去了西南五省,今年苗榮堂準備全國擴展80家連鎖店,我們自己都忙不過來呢。」

那就奇怪了,這會是誰呢?紅楓還真是全國最大的貓讀品生產基地,95%的貨都從這裡發出去。

汪芸把楊順叫來,仔細研究這家「疾風寵物」,根據工商證書去查,發現一個叫陳風,一個叫喬威。

「喬威這個名字不常見啊,難道是紅楓科技大學的那個?」

楊順驚訝起來,這下就奇怪了,對方也是個明星學生,研一就在第四類子刊上發表過論文,比他發表在的逼格還要高,今年讀研二。

汪芸認真起來:「你認識?」

楊順點頭:「我是看過馬教授給的資料才想起來的,這個人很厲害,紅楓科技大的生物系高材生,去年就有資格得精英獎但沒得到,今年又是候選人,是我的勁敵啊!」

汪芸仔細思考:「如果是喬威負責合成技術,那這個陳風就是投資商了,和咱倆的組合差不多,我來想辦法找找這個陳風。」

想挖陳風出來不容易,這人隱藏的太深,沒有任何線索。

汪芸只能在網路找蛛絲馬跡,Logo,水印,關鍵字搜尋,還動用私人關係,讓阿狸爸爸的前同事,借用阿狸大資料庫雲搜索,搜相關的資料。

很快,狐狸露出了馬腳。

有幾個微商聯盟的影子在裡面,陳風就是推手之一,難怪那些促銷方式,宣傳渠道,還有穩准狠的經營策略,都顯得特別專業!

微商聯盟有很多種做法,比如說一個運營團隊,做出一個網上商城的網站,當作門戶。

接下來,不管是返利,還是0費加盟,總之用各種方法吸引全國各地的個人進來,成為他們的微商聯盟會員,用一些大家都明白的手段,幾何級數擴張。

「這個團隊厲害呀!楊老闆,你碰到專業對手了。」

汪芸列出來幾個表格,分析道:「他們現在銷量沖的特別快,省去中間商,直供個人賣家。我關注了他們的微信號,全是直銷洗腦的那套做法,忽悠個人賣家。這和我們只與寵物店和貓舍合作,是兩種截然不同的做法。」

楊順問道:「哪種方法更厲害?」

「不好說。」

種田娘子 汪芸很頭疼:「我們做批發,與寵物店合作,是將大家捆綁在一起賺錢,所有人的利潤都有保障,這樣很穩。而他們微商就不一樣,太激進,魚龍混雜的什麼人都有,有些個人賣家連幾毛錢都要賺,反正死道友不死貧道,價格體系很快就會崩。」

楊順也很頭疼,微商個人不用交稅,沒有房租水電人員工資,有些全職媽媽只求賺點零花錢補貼家用,一個月賺1000塊都願意瞎甩貨,1塊錢進貨,1塊1就賣,同城實體店哪裡抗得住這麼造?

「他們這麼干,對我們的供應網路有影響嗎?」

「我們5月的出貨量正常,但很多經銷商都有怨言,希望我們出手整頓,把這個害群之馬趕出去。他們要是一直這麼弄,貓薄荷香水行業就被他們給毀了!」

表格里統計的很清楚,每一天,疾風寵物的貓薄荷香水銷量都在漲,銷量越來越大,很多寵物實體店老闆都碰到抱怨的顧客了。

同時,參加微商聯盟的人數也在瘋狂增多,汪芸潛伏的幾個群里,每天從加入幾十人,幾百人,甚至上千人,群越開越多,人越來越多,多的讓汪芸幾乎跟蹤不到。

疾風寵物做的很隱蔽,表面上是代理,說的很好聽,他是所有人的倉庫,下訂單就發貨,看起來沒毛病,典型的微商說辭。

可是實際上有隱晦的積分系統,推薦人系統,鼓勵拉人頭,只要下線有訂單,上線就可以累加積分,積分能換貨,變相兌換錢,這個不用說,大家都懂的。

汪芸道:「他們現在是限量進貨,我估計等做好決戰準備的時候,就會開放購買了。他們現在正在小規模騷擾,試探我們的態度。」

順心寵物的店鋪里,最近半個月冒出大批職業差評師,全是咒罵說壞話的,打電話過去,無一例外都沒人接,特別噁心。

降價吧,好不容易建立的全國統一價,為了這個噁心傢伙降價,不值得。

不降價吧,天天看著這傢伙蹦躂,不少新顧客都去那邊,老顧客回購的也少了,太膈應人。

汪芸試著參加聚划算,拉回來一批人,變相降價到2塊4,打了8折。

可疾風寵物立刻降價到1塊4,相當於再打7折,幅度更大!

噁心!

汪芸很煩:「我感覺咱倆就像非洲獅子,熱天躺在草原上不想動,還缺水,這些蚊子蒼蠅在我們的嘴巴鼻子里飛來飛去,煩不勝煩,欺負我們沒有蒼蠅拍!」

楊順呵呵一笑:「你是雌獅子,捕獵是你的事!」

汪芸沒好氣道:「憑什麼要我去捕獵?你是雄獅,應該你出手啊。」

楊順搖頭:「我們雄獅都是大爺,只負責PK和傳宗接代,才不會捕獵呢,你們雌獅子殺死的獵物,都是我們先吃,吃飽了才把殘羹剩飯留給你。」

「喂!我打的獵物,憑什麼你先吃,我吃殘羹剩飯?」

「肯定呀,因為我的家庭地位高嘛!來,小芸,幫我捏捏肩膀。」

啪啪啪!

小順子委屈地站起來,幫汪芸捏肩膀,溫柔小意地說道:「芸姐,這段時間您辛苦了,讓小順子幫您捏肩放鬆一下吧。」

「我還真累壞了,喲,你手法挺不錯的嘛。」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