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餘幾個宗主,寧龍臣等人也很快聚到了石柱身邊。

石柱一現身,定桃侯手下那群悍將頓時不再沖了,而是聚到了一塊。 「咳咳咳」 定桃侯在一群悍將保護之下,站了出來。 「白憐峰石柱,本侯記住你了!」 「我們走!」 「咳咳咳」 定桃侯咳嗽了幾聲,然後帶著自己手下,回到了鎮北天王大軍之中。 石柱就這麼看著,並沒有阻

石柱一現身,定桃侯手下那群悍將頓時不再沖了,而是聚到了一塊。

「咳咳咳」

定桃侯在一群悍將保護之下,站了出來。

「白憐峰石柱,本侯記住你了!」

「我們走!」

「咳咳咳」

定桃侯咳嗽了幾聲,然後帶著自己手下,回到了鎮北天王大軍之中。

石柱就這麼看著,並沒有阻止定桃侯等人。

「峰主,接下來我們應該怎麼辦?」

寧龍臣等人,此時都看向了石柱。

幾個宗主看向石柱之時,臉上更是出現了一抹驚奇。

剛剛那定桃侯的實力,可是讓幾人感到非常恐怖的。

看對方那氣勢,定然已經突破了通天境。

那定桃侯必然是破天境,沒想到就連這等強者,也不是眼前石柱的對手。

因此,此刻幾個宗主對於石柱都有些服氣了。

身後那幾個宗門的弟子們,更是雙眼放光的看著石柱。

似乎跟著此人,自己等人還能夠活著走出這片島。

這群弟子的想法也很簡單,只要能夠保證自己活著出去,怎麼樣都行。

此刻他們從石柱身上看到了希望,自然是要緊緊跟上。

就算是他們的宗主想要他們走,此刻也恐怕拉不走了。 「先將創世天宮弟子救下來,能救多少,救多少!」

石柱看了看面前的斷垣殘壁,看著遠處廝殺的創世天宮之人,沉聲道。

「救他們?」

「這不是與在此的大部分修行者為敵嗎?」

「是啊,峰主,咱們何必管他們死活。」

「石峰主,咱們自己都快自身難保了,還是別管閑事了吧?」

「宗主說的對。」

「…」

石柱這一開口,頓時引來了白憐峰之人的反對。

那些小宗門的宗主、弟子也是非常的不願。

「既然如此,那你們就在此處。」

石柱並不強求,身形一閃,就朝著一處創世天宮弟子方向飛去。

「姐姐,咱們峰主是不是瘋了?」

白憐花身旁,青峰微微皺眉道。

看著石柱出去送死,青峰還是挺高興的。

只不過此刻白憐花在一旁,青峰倒不好表現得太過明顯。

「不,這是一種大氣魄。」

「咱們石峰主,是越來越像老峰主了。」

白憐花搖了搖頭,眼中有著一股對石柱的欣賞。

旁邊寧龍臣看了看青峰、白憐花二人,然後看向一旁幾位宗主。

「幾位宗主既然不想動,那就與我等一起在此等候吧。」

寧龍臣看著幾位宗主,開口道。

「嗯。」幾個宗主微微點頭,有些擔心的看著遠處的石柱。

幾人倒不是擔心石柱的安危,而是擔心石柱此舉會引來眾人的不滿。

到那時,只怕自己等人就要面對大量的修行者了。

遠處,石柱已經飛到了一處宮殿前。

石柱手一揮,就將一個衝上來的宗門弟子給甩飛了出去。

「什麼人?膽敢阻攔我神威宗辦事?」

一個強者站到前面,看著將創世天宮弟子護在身後的石柱,沉聲道。

「東西你們已經拿走了,何必還要趕盡殺絕!」

石柱將十幾個創世天宮弟子護在身後,皺眉的看著面前之人。

「長老,還跟他廢話什麼!」

「師兄弟們,這人是來跟咱們過不去的,大家一起上!」

「殺!!!」

那神威宗長老身後,有弟子以為石柱也是過來搶東西的,急忙招呼著同門出手。

「住手!」

那長老剛喊出口,卻是已經遲了。

「冥頑不靈!」

石柱搖了搖頭,一掌打了出去。

周圍大量水性靈氣朝著石柱掌中匯聚而來,無數天地靈氣化為一條十丈長的藍色水龍。

水龍一出,朝著衝上來的數十名神威宗弟子衝去。

「轟」

「啊、啊、啊」

「…」

衝上來的眾人,還未觸碰到水龍,就已經被打飛了出去。

頓時,幾十個修行者如天女散花一般,朝著後方飛去。

只此一招,就讓神威宗的弟子受了重創。

數十名神威宗弟子,都是驚恐地抬頭,看著站在那不動的石柱,嘴角微微抽搐。

「我神威宗這數十名弟子,可是與閣下無仇無怨。」

「閣下如此行徑,未免有些以大欺小,欺人太甚!」

神威宗長老看了一圈躺在地上的弟子,臉色難看道。

「比起你神威宗趁火打劫,我這點手段,又算得了什麼。」

「我們走。」

石柱看了眼那神威宗長老,大袖一甩,就將身後十幾名創世天宮弟子帶走。

「多謝恩公相助,我等感激不盡!」

「敢問恩公名諱?」

被救下的創世天宮弟子,看著面前的石柱感激道。

「我叫石柱。感激的話,就不必了。」石柱搖頭道。

十幾名創世天宮弟子有些不明白,卻也不敢多問。

一天之後,石柱身後就已經救下了千名創世天宮弟子,其中還有一名陳姓長老。

「陳長老,這些弟子暫時就交給你管理了。」

石柱將陳長老等人與寧龍臣他們安置在一起,然後繼續去救其他人。

短短一天的時間,石柱就已經與十多個勢力樹敵。

石柱在救下陳長老等人的同時,也在短短時間內闖出了一點點名聲。

此時,已經有不少勢力知道,有個叫石柱的傢伙,閑得無聊,正在四處搶救創世天宮的弟子。

石柱只是救人,並沒有與他們搶奪創世天宮的資源、寶物。

因此,只要石柱不與他們作對,那他們也不會去主動招惹。

沒有利益的爭鬥,實在是無趣的很。

有那功夫,還不如多搶奪一些寶物來的實惠。

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

創世天宮沒了,有些弟子、長老的心也跟著散了。

石柱救下的,都是一些對創世天宮、對九宮真人一片真心的人。

那些逃跑的、搶奪創世天宮寶物的弟子,石柱並沒有去找,找了也沒什麼用處。

就在大家四處搶奪寶物的時候,一直坐在萬軍之中的鎮北天王忽然動了。

「轟」

一股恐怖的能量,從鎮北天王身上散發出來,朝著四周擴散開來。

頓時,場中大部分修行者都已經停下了手上動作,看向鎮北天王之處。

經過三天三夜的不斷煉化,鎮北天王終於將那些大道碎片融入自己的大道之中。

這一次煉化,鎮北天王的實力再度上升了一個層次。

具體上升多少,無人知道。

眾人只知道,此刻的鎮北天王非常恐怖。

就在鎮北天王睜開雙眼的那一剎那,天上忽然出現了動靜。

東南方向,一座雲霞連接而成的天梯,從遠處延伸下來,一直延伸到島嶼上。

天梯的出現,似乎與鎮北天王有著莫大的關係。

要不然,怎麼鎮北天王剛一出關,天地就有異象。

「這是什麼,登天用的梯子嗎?」有人離得比較近,伸手摸了過去。

「住手!」

「住手!」

「住手!」

「…」

這一瞬間,場中最起碼響起了數十個爆喝的聲音。

聲音的主人,無一不是修為深厚的強者。

數十起爆喝之聲,嚇得那人手掌一顫,僵硬的停懸在空中。

那人有些顫抖的抬起頭來,就看到數十個身影朝著他飛來。

這些身影中,還有那恐怖的鎮北天王。

「媽呀!」

「宗主,救命啊!」

若是不喊還好,這一喊,頓時周圍大量修行者全部都退開了。

就連被喊的宗主,也是一臉嫌棄的看著那弟子,遠遠地退開一邊。

「混賬東西!」

鎮北天王來得最快。

鎮北天王探手朝天梯摸去,發現天梯居然瞬間化為了虛無。

一層一層的天梯,更是在觸碰的一瞬間,盡數化為了虛無。

這份結果,頓時讓鎮北天王心中大怒。

盛怒之下的鎮北天王,一巴掌就朝著站在那瑟瑟發抖的人打了過去。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