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偉四人已經快堅持不住了,眼看妖獸就要追上,四人忙停了下來。

「師兄,和他們拼了!」宋恩大叫。 「劍來!」長劍從徐華身後歸來,在宋恩的身後懸浮,他雙手捏印,一劍化十,死死的看向前方的徐華,「快點讓開,不要逼我!」 只是,徐華顯然沒有理會他的意思,反而停了下來,擋在幾人面前,直勾勾的看著眼前的宋恩。 「少主,您怎麼了?」李放問道。 「真

「師兄,和他們拼了!」宋恩大叫。

「劍來!」長劍從徐華身後歸來,在宋恩的身後懸浮,他雙手捏印,一劍化十,死死的看向前方的徐華,「快點讓開,不要逼我!」

只是,徐華顯然沒有理會他的意思,反而停了下來,擋在幾人面前,直勾勾的看著眼前的宋恩。

「少主,您怎麼了?」李放問道。

「真帥啊!」徐華看著宋恩飛劍飄逸,劍化萬千,如同蓮花一般將他包裹,從剛才就有這種感覺了。

「果然是正道修士,雖然人品不咋地,但是這招數真炫!」

徐華握緊了拳頭,「我一定要練劍啊!」

「少主,您已經夠賤了,不用再練了!」李放淚流滿面,好好的魔教首席不當,想要欺師滅祖叛教到正道去,還有比他更賤的嗎?

「你說什麼?」徐華眼神不善的看著他。

「我說,等我們回去就練,教中可是有不少劍術大師,有驚天動地的威能!」

「不練,魔教中的劍術能有正道飄逸嗎?」

徐華一臉輕蔑,他要的是堂堂正正的正道劍術好不好,誰願意學魔道的那些,一劍下去,黑色的魔氣縱橫,陰風陣陣,怎麼維持自己飄逸出塵的形象,怎麼拉風的把妹?

「你…..」李放發現自己實在是忍不住了,哪怕打不過,他也很想狠狠的揍他一頓。

只是見徐華眼神看來,忙堆著笑道:「少主您放心,等回去就找長老去正道綁一個劍術大師來教您!」

「到時候再說吧!」

「你們兩個到底在幹嘛?尊重一下人好不好,我現在是要殺你們的!」宋恩氣急敗壞,這兩人也太不把他放在眼裡。

「殺啊,來啊,又不是沒讓你動手,這麼磨嘰!」徐華歪著腦袋,完全沒在怕好不好!

「是你們自己找死,看我奔雷劍法!」

宋恩大叫,數十道劍光如同閃電一般向著徐華攻擊而去,劍鋒凌冽,寒芒耀眼。

「就這點能耐,好看是好看,不過看來也不過是個花架子罷了!」徐華呵呵一笑。

也不見他有任何的動作,這莽荒叢林之中,無窮的魔氣向他洶湧而來,在他的身前形成了一巨大的手掌,手掌紋路清晰,擋住了從四面八方的劍光。

「你這不行啊,我身後的小胖子你看到了嗎?你連他都不如!」徐華完全沒有在意,這點小小的攻擊,連他凝聚的魔氣都破不了。

「少主,你太過分,竟然把我和這群廢柴相比!」李放在一邊擠眉弄眼大叫了起來。

「混賬,殺了你!」宋恩更加憤怒,羅偉也氣急,怒吼一聲,身軀陡然暴漲,足足兩米多高,全身肌肉虯張,他的腳步踏下,大地開始龜裂。

「說,你們到底是誰?」

「我是誤入魔教之後,一心想要投入正道門派的迷茫之人啊!」徐華誠懇的道。

「騙子,你個魔頭,這個時候還想騙我嗎?」羅偉憤怒的沖了上來,徐華身後的魔氣滔天,這個時候還在逗他們玩嗎?

「我說真話怎麼就沒有人信呢?」徐華無語的看著李放。

「不讓開就殺了你!」砂鍋般大的拳頭迎向了徐華,勁風四散,如同刀子一般割在了徐華的臉龐之上。

「比你師弟要強了一點,不過也有限啊,你們太一教這樣一百年也少不了教主那個老梆子的!」徐華哈哈大笑了起來。

握緊了拳頭,和羅偉硬撼了一拳,拳頭周邊的空間都產生了一聲聲的音爆,羅偉感覺自己的手臂開始劇烈的顫抖,身軀踉蹌的後退。

「這麼強?」

羅偉對自己的實力感到了懷疑,他是太一教耗費無數資源打造而成,專門為了對付大仇而教導的,可是如今,竟然連徐華都拿不下!

「你算什麼,我們少主可是天魔軀啊!」

李放在一邊冷笑,天魔是什麼,無形無質,已不再拘泥甚至超脫了肉身的極限,可剛可柔,和徐華比拼肉身,簡直可笑。

「師兄,妖獸襲來了!」

羅偉正重整旗鼓再和徐華爭鬥的時候,身後的李琳突然驚叫了起來,妖獸已經近在咫尺了!

前有徐華,後有妖獸,羅偉四人被夾擊在中間!

「師兄,你還在等什麼?把師傅的分身拿出來啊,殺了這魔頭和妖獸!」

豪門婚寵:惡魔老公請住手 宋恩大叫了起來,長劍如電光涌動,想要突破徐華防禦,身後的妖獸到來,立馬分出一抹劍光,阻擋妖獸們的腳步!

「為我護法!」羅偉一臉肉疼的從懷中掏出了一方捲軸,這是此行剷除魔教分部的法寶,現在就要使用了嗎?

看著師弟師妹們在苦苦的堅持,他一咬牙,猛地將手中的捲軸從中撕裂而開。

「轟!」

剎那之間,在這凌晨時分,一道潔白的光束頓時將羅偉四人籠罩,那光束直衝雲霄,貫穿天地,光芒趕走了黑夜,如同小型的太陽一般!

妖獸們連連後退,有些躲避不及的,在一瞬間就被這光束蒸發消失在了天地之間,

「卧槽!」

徐華拉著李放飛速的後退,一臉的驚魂未定,這也太強了吧,僅僅一介分身,就讓他感受到了死亡的氣息,對這樣的光芒,徐華本能的感覺到了一些反感。

「教主那老梆子比這還強?」徐華疑惑的看向了天魔教的方向,這當初被李慕白吊打的太一教都有這樣的威能,李慕白該多強啊,怎麼自己就感覺不到呢?

「我爹肯定比這強!」李放眼神睥睨的道,這不過區區一介分身罷了!

徐華沒有理睬,繼續看著前方,光束周邊,忽然萬千光點從虛空之中散落,如同花瓣一般的飄搖,清風拂面,如春日到來清新。 朦朧之中,那漫天光束漸漸化作了一六瓣蓮台旋轉漂浮在了虛空之中,蓮台之上,一身穿白色袍服的,胸前綉太一的白髮老者出現在了其上。

老者白髮白眉,長袖飄飄,出塵的如同謫仙人一般降落在世間。

徐華眼神之中露出了激動的光芒!

容我緩緩,來時遲 「這樣才對嘛,這才是正道啊,胖墩,你看到了嗎?多麼裝逼,多麼拉風!要是本座能這樣出場,再有個萬千少女在身後尖叫,那就此生無憾了啊!」

徐華大叫嚇了李放一大跳,他同情的看了一眼手舞足蹈的徐華,你的此生真是渺小啊!

「少主,咱們魔教長老和教主在外面出場的威勢也並不比這有絲毫的遜色,也有萬千少女尖叫,無人不敢敬畏,這不過是區區一介分身罷了!」

「能一樣嗎?」徐華深深的嘆了口氣,「魔教出去,那是被嚇的尖叫,不敬仰就要被殺,就長老會那群老梆子出去,哪次外面不是血流成河,再看看正道,人家可是堂堂正正,難怪主角要當正道,我要是主角,我也肯定當正道的大修士,裝逼如風,常伴吾生!」

「吼!」

妖獸們驚疑不定的看著虛空之中突然出現的老者,即使是靈智底下的他們,也感受到了老者身軀之中蘊含的強大力量,只敢圍攏在周圍低吼。

「師傅,徒兒不孝,我等前來剷除魔教分部,不想在這莽荒之中迷了路,碰上了兩個魔頭,又碰上了妖獸暴動,我等無能,不得不動用師傅您賜予寶物,還請師傅護法!」

「請師傅護法!斬妖除魔!」

羅偉四人跪在了地面之上,虔誠無比!

「歷練途中,受到挫折很正常,這又有何妨,區區魔道和妖獸也敢傷我太一弟子,今日定斬不饒,魔教分部,那也一併剷除了吧!」

老者的聲音如同驚雷一般在這莽荒之中轟鳴作響,那籠罩莽荒的黑色霧氣都消散退卻!

「霸氣啊!」徐華眼中都冒出小星星了,這就是他想的正道啊!

「請師傅出手,斬妖除魔!」羅偉四人面含笑意的從地上站了起來,期待不已。

「不急,先讓本座看看這是在哪!」蓮台之上的老者低下了頭,目光看向了遠方的徐華,忽然愣了一下。

隨後他有抬起起了頭看了一眼周圍的莽荒叢林,神色頓時就茫然了!

剛才那還飄逸出塵如同謫仙人一般的臉龐頃刻間就垮了下來,就連那身下旋轉漂浮的蓮台都劇烈的轉動了起來,好似在表現他此刻心境的不穩。

「這老頭怎麼了?羊癲瘋犯了?」徐華問著一邊的李放。

「混賬,你在說什麼?」羅偉幾人怒目而視。

「師尊,快快出手,讓他們見識一下我太一教的威勢!」羅偉幾人期待的道。

「出手啊!」老者從茫然中醒轉,哭喪著臉看著身下的弟子,「你們這群坑貨啊!」

突然之間,莽荒叢林的蒼穹之上,一道耀眼的閃電穿刺而過,那閃電耀眼,但是在周圍,卻是蒙上了一層淡淡的黑色的氣息!

「老混蛋,不要殺他們!」

「轟隆!」

老者驚駭的大聲喊叫了起來,那聲音卻被剎那到來的雷聲所掩蓋。

閃電像是穿越空間,瞬間劈砍到了老者的身上,剎那間,蓮台破碎,光束四散,老者消失的無影無蹤!

所有人都看呆了,羅偉四人雙腿無力的癱軟在了地上,驚愕的長大了嘴巴,這怎麼可能,他們心中如同神一般的師尊分身,就這麼被一道閃電給劈碎了?

妖獸們也瞬間變得安靜了下來,一道閃電,好像讓他們心中的狂躁全部變得平靜了下來。

「這閃電總感覺有點熟悉啊!」徐華摸著下巴,剛才那氣息好眼熟。

「能不熟嗎?」李放在一邊小聲的道:「少主,是咱們天魔教護教大陣中的閃電啊!」

「護教大陣啊!」徐華一聽,想了一會頓時蒙了。

有些難以置信的看著李放,「這玩意兒不是在教內才有用的嗎?怎麼都出了天魔教,還有這麼大的威能?」

「不是啊,算起來,莽荒大山也算是天魔教的地盤,這裡是外圍,護教大陣自然也能囊括的了!」

徐華咽了一口吐沫,有些難以置信的看著李放,「你的意思是說,咱們現在嚴格算起來還算是在天魔教內?教主和長老會那群老梆子們,只要是想,隨時可以通過天幕來監視我倆?」

「對啊!」李放點點頭。

「那你為什麼不早說!」徐華大叫了起來,自己興奮了半天,沒想到還是在天魔教境內啊,這哪裡是叛教,這只是一隻哈士奇在小區里遛彎一般!

「少主,您剛才也沒有問啊!」

「你…….」此刻徐華已經鬱悶的說不話來了。

該死的天魔教,這是資本主義強權啊!

莽荒叢林的妖獸們也都是慫貨,人家都把你地盤佔了,你們怎麼就不反抗呢?攻上天魔教,還我家園,這才是你們該做的事情啊,現在暴動幹嘛?

「要是能反抗,誰願意忍受!」

若是妖獸們能夠理解徐華的心情,一定會哭的,徐華才不會知道,從天魔教建立之後,他們從來都沒有停止反抗,不過無一例外,全都是失敗了,既然反抗不了,他們選擇了享受,別說,天魔教在這裡,正道的弟子就沒有再進來虐殺過他們,現在的妖獸也習慣了!

架空歷史之聖靈情緣 「你,過來!」徐華沒有理會還癱軟在地面之上的羅偉四人,而是指向了前面一長的如同黑猩猩一般的妖獸。

妖獸身軀一抖,在羅偉四人驚駭的目光之中,顫顫巍巍的乖巧的來到了徐華的面前,眼神之中露出一絲討好。

「剛才就感覺你有點熟悉,你以前是不是在後山魔窟中?」徐華皺著眉頭看著眼前的黑猩猩。

黑猩猩忙點起頭來,不敢有半分的不敬,多年過去了,它已經從魔物成長到了妖獸,黑猩猩以為自己長大了,變強了,但是面對此人後,心中印刻的殘酷的記憶陰影再次被喚醒,身軀止不住的顫抖。 想當年這黑猩猩還是在天魔教後山魔窟中自由自在生活的小小魔物,快樂的期盼成長,魔窟就是他的家。

但是,在某一天,一個魔王來了,將他的家摧毀,將他的兄弟姐妹們吊起來毒打,就連當初幼小的它都受到了慘無人道的摧殘,更被他取名為金剛,當他的坐騎,看著他擁有無窮的威勢,如神明一般,摧毀所有的一切。

「原來是你,剛才就感覺有點熟悉,說,是不是教主那個老梆子讓你們暴動的!」

徐華拍著眼前巨大妖獸的肩膀,黑猩猩身軀一顫,忙不迭的搖頭。

說起來,他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暴動,只是在一瞬間,感覺到了無比的暴躁!

「行了,你們滾蛋吧!」徐華揮了揮手,這群智力低下的妖獸想來也不會說謊。

金剛逃命似的離開,妖獸們四散,空曠的莽荒之中只有徐華李放和羅偉等人。

「你…….」羅偉幾人悲憤的看著徐華,「還說這暴動不是你們引起的!」

「真不是我啊!」徐華一臉的無辜,怎麼什麼事都牽連到了自己的頭上呢?

「你個騙子,我們都看到了,你還要騙我們嗎?」羅偉幾人憤怒無比,剛才明明看到徐華竟然還能夠和這莽荒之中的妖獸對話。

「真不是我!」徐華百口莫辯,他還想進入正道,腦子壞了,才找妖獸對付他們嗎?

「愛信不信!」徐華無奈的搖頭,看著左右,忽然眼中放出了光芒,慢慢的走到了羅偉四人的身邊。

「你想幹嘛?魔頭,你不要過來!」羅偉幾人警惕的看著徐華,這魔頭威勢滔天,更能夠使喚妖獸,他們絕對不是對手。

「羅師兄啊,你弄錯了,我一直嚮往以匡扶天下為己任的正道修士啊!」

徐華笑嘻嘻的湊了上前,「快起來吧,帶我們出去,為我們引薦一下正道門派的師兄師弟們!」

「呸,魔頭,你休想!」

羅偉護著自己的師弟師妹,惡狠狠的盯著徐華和李放,「你死了這條心吧,我們也是有氣節的,你是想要玩弄我們,在死亡之前從精神和肉體上折磨我們吧,這是你們魔頭慣用的手段,告訴你,你絕對不會得逞的!」

「您可真會想啊,我說要這樣了嗎?」徐華無奈的看著天空,天就要亮了,要不然不管他們了,自己走算了,帶著李放去瀚海城找到主角才是。

「給我們一個痛快的吧,不過,在殺我之前,我還有句話要說!」羅偉看著徐華。

「說!」徐華苦笑,自己真沒想殺他們,殺了他們自己就臭大街了,以後還怎麼進正道,還怎麼抱主角大腿。

「殺我們可以,但是死後,能不能將我和我的師弟們埋在一起!」羅偉轉身,一臉的深情,宋恩和葉林蒙了。

「那你師妹呢?」

「埋在我們旁邊就好了!」羅偉唏噓。

宋恩等人看著羅偉的神色一瞬間就變了,卧槽,師兄,怎麼從來就沒有發現你還有這種愛好,想著幾人曾經一起搓澡,一起一條龍,他們不由的感到了一陣惡寒,隱藏的太好了,這麼多年,從來就沒有發現他們的師兄竟然會這麼的變態啊。

「世俗的眼光啊,這樣也好,解脫吧!」羅偉深深一嘆,面向徐華閉上了眼睛,「來吧,給個痛快吧!」

徐華感覺自己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好好的打樁機不做,非要做攪屎棍,你厲害。

「算了,你還是自己玩吧!」徐華轉身,就要帶著李放離開。

「你不殺我們?」羅偉愣住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