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君玥面上不顯,但是內心一陣迷惑,在看到身後跟著的啟路的時候,慕君玥有一種這兩個人會不會合起伙來耍她的感覺?

怎麼會這麼巧的,就在了在這個白虎城城主的府里,這個啟路到底想做些什麼? 「先和啟路轉會,我去去就來。」空藍晃著手中的骨扇,溫和的像個世家公子。 「不喜歡我給你準備的衣服?」 慕君玥想起來今天的那件衣服,以及銅鏡中那個熟悉的人,「那個是你準備的?」 「我只是挑選了衣服而已,但

怎麼會這麼巧的,就在了在這個白虎城城主的府里,這個啟路到底想做些什麼?

「先和啟路轉會,我去去就來。」空藍晃著手中的骨扇,溫和的像個世家公子。

「不喜歡我給你準備的衣服?」

慕君玥想起來今天的那件衣服,以及銅鏡中那個熟悉的人,「那個是你準備的?」

「我只是挑選了衣服而已,但是……」

「你到底在打什麼算盤?」

「你只需要知道你可以全身而退就好,其他的配合我。」

「但是就目前來看,你更像是把我一步一步改變成空藍喜歡的那個人的樣子。」

「你怎麼知道?」

慕君玥沒在接話,啟路一邊溫和的笑著,一邊和迎面而來的人打著招呼。

「你見過她,在哪裡?」

「畫像而已。」

啟路若有所思的點點頭,「今天的衣服你不喜歡?你可以跟我說說你的喜好,避免以後今天這樣的事情的發生。」

要說是喜好,慕君玥還真沒有特定的自我喜好,但是在這裡,被啟路這樣特意的安排,慕君玥就出於本能的想要排斥。

「還是說你喜歡你身上這樣的?」

湖水中央的睡蓮隨風搖曳,點點藍色點綴旁邊,不遠處幾盞燈火閃爍,空氣中瀰漫的淡淡香氣讓人的心安。

「隨你便。」反正慕君玥是不會在穿他們準備的任何一件衣服了,還有妝容什麼的,慕君玥也懶得去收拾,一向是素顏。

啟路大概也猜出來了慕君玥話中的意思,索性也不再提這個話題,反而說起了今天的晚宴,這大概是慕君玥今天比較感興趣的事情了。

其實慕君玥還想問問巧大媽和劉大爺的後續怎麼樣了,但是慕君玥並不想給啟路一種她很關心巧大媽他們的意思,會很麻煩。

不過就算沒有啟路,巧大媽該學會的也有九成,除了不辭而別,慕君玥也就問心無愧了。

「空藍想帶著你逛遍整個雲西大陸。」

慕君玥大部分時間都是安靜的聽著,避免被身邊的幾個變態更多的揣摩到自己的心理。

啟路也已經習慣了,自顧自的說著,「這個大陸有四個城主,但是城主算什麼,空藍就是凌駕於他們之上的神,而他們,也該見見他們的女主子。」

深井冰!中二病!

「神?」

慕君玥輕笑出聲,啟路反問著,「難道不對?空藍是這個大陸造物主。」

「那天道算什麼?」

「你覺得我們算什麼?」

深井冰!慕君玥默默的在心裡說著。 但是啟路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對於他說的造物主也絲毫沒有過的程度。

「為什麼只是空藍是,你們呢?」

啟路拂去有些低沉的樹枝,眸光黯淡,「說得多了你該弄混了,喜歡這裡么?」

慕君玥暗自不爽,這個老狐狸,就是想在一些時候拿捏自己。

燈酒交躊,慕君玥遠遠的還看到了昭環,昭環舉著手中的琉璃盞微微示意,並沒有想要過來的意思。

但是幾個人雖然變態,但是容貌上也是絕無僅有的存在,畢竟當初是用來誘惑上古時期的女神來著,容貌自然是差不了的。

而昭環痞氣哄哄的樣子自然是吸引了不少閨房小姐的青睞,現在又有一個和昭環長的一模一樣,但是性子完全不一樣的,瞬間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力。

尤其是,旁邊還有一個比起他們還絲毫沒有遜色,甚至穩壓這兩個男子一頭的傾世佳人。

這氣質,這姿態,這容貌,還有這等風姿,雲西大陸什麼時候出了這樣的女子,她們還真是一點都沒有聽到風聲。

這渾身的矜貴,更是讓她們一點小聰明都耍不出來,一看就不是她們能惹得起的,更何況,旁邊還有啟路看著呢。

這其中不光是有閨房小姐,還有一些世家公子,但是奈何昭環的光芒太盛,竟然穩壓全場,現在看到慕君玥,就算是知道不可能,但是眼中的狂熱是一點都沒有熄滅。

至尊抽獎系統 啟路皺著眉頭,擋住了那些人的視線,而另一邊回過神的眾小姐們有些泛酸的看著慕君玥,一邊好奇一邊涌著說不清楚的情緒。

昭環挑了眉頭,一飲而盡杯中的瓊漿,朝著慕君玥走了過去,慕君玥卻有些嫌棄騷包的昭環。

還真是不管在哪裡總有這麼一兩個騷包的人。

兩個一模一樣卻風格迥異的美男就這麼站在慕君玥的兩邊,真是說不出來的養眼,雖然這樣的畫面有一些詭異。

慕君玥向來不喜歡被人這樣的打量,雖然不怕,但是卻是不喜歡的。

「小笙兒,可是想吃點什麼?」

慕君玥想起啟路說起來昭環的意識有些渙散,不露痕迹的觀察了昭環,還維持了自己的情緒。

「一會再說吧,現在沒什麼興趣。」

昭環聳聳肩,表示慕君玥開心就好。

之前慕君玥沒有來的時候,昭環掌控全場,可沒有人有異議,但是慕君玥來了,這樣的佳人,是個男人都想上前說上兩句話。

更何況那些小姐們也不想這樣無趣下去,一時之間,竟然有些雜亂了。

「我想自己轉轉。」

「好啊,去哪?我陪你?」

看著慕君玥皺著眉頭,昭環笑的更加的不懷好意,分明就是故意無視了慕君玥話里的意思,但是腳上卻回到了原來的地方。

視線轉向啟路,啟路微微偏過頭,「空藍的話,你應該知道的。」

得,這意思就是要跟著自己了?

不過最吸引人視線的昭環已經不在了,啟路的存在也就無所謂了。 但是那些小姐們是安撫住了,但是那些世家公子卻還是蠢蠢欲動著。

慕君玥直接轉身去了別的地方,縱然身後有可以想要跟著的,也在慕君玥七轉八轉下跟丟了人,剩下昭環在後面心不在焉的談笑風生,望著兩個人的背影笑的神秘莫測。

慕君玥雖然轉了很多,但是離剛剛的地方只隔著兩個樹叢,裡面的情況只要慕君玥稍加註意就可以輕易的看到。

啟路站在一邊,雖然背對著,但是只要慕君玥有什麼舉動,也是第一時間就會反應過來。

慕君玥皺著眉頭,聽著後面的熱鬧,這是不屬於她的熱鬧。

沒有自己人,誰都沒有,慕君玥在這異世,就連前世,她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孤獨。

但是這有什麼?

慕君玥只是一瞬間的傷感春秋,下一秒就調整了自己的情緒,因為啟路說過,他們對負面的情緒很敏感。

相信剛剛的時候偶,啟路已經感應到了。

啟路確實是感應到了,但是只是一瞬間,啟路也有些不確認,也只是一點點的不確定,真是個聰明的女子,啟路的嘴角噙著笑。

一聲虎嘯,回蕩在整個的白虎府里。

「該回去了。」

慕君玥似乎感應到了什麼,就在相反的方向,啟路恰好擋在那裡,「空藍要找你了。」

慕君玥心裡有疑惑,但是最後還是跟著啟路去了剛剛的地方,她知道,只要沒有擺脫這幾個深井冰,她就不可能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就在剛剛的地方,所有人都安靜的站著,全部看向一個地方,一個身材嬌小的小姑娘,一身白裙,頭上墜著白色毛茸茸的裝飾,很是可愛。

但是慕君玥知道,這就是白虎城主,因為,她看到了小姑娘的身邊站著的空藍,而空藍,呵呵……

小姑娘的視線轉到剛剛過來的慕君玥身上,帶著小姑娘特有的好奇,慕君玥絲毫不在意的看了回去,倒是那個白虎城城主眼底滿是對慕君玥的興趣。

旁邊的空藍看著慕君玥,遙遙舉杯,一下子就把全場的視線聚集了過來。

慕君玥不喜歡,但是不代表她控制不了。

這渾身的矜貴,給他們的感覺更像是一個城主,這睥睨的眼神,空藍眼底的笑意更甚,一邊的昭環也興緻盎然。

慕君玥越來的相信啟路說的空藍是造物主的話,因為那個白虎城城主絲毫掌控全場的意思都沒有,倒像是在等著空藍說話。

空藍輕聲咳了兩聲,似是不滿場中的公子哥的眼神,一旁的白虎城城主將視線拉了過來。

一個小女孩,能當上城主,委實是難以置信的,而且這裡不是世襲制,這也說明了她自己的實力。

不過這裡邀請的只是在白虎城裡有身份的人,不管是有錢的還是有實力的。

「今天在這裡聚只不過是個見面會,給大家看看幾個新朋友,同時也是我們白虎城地位最高的客人。」

這麼一說,大家的好奇心全部的被勾了起來。 「空藍公子,昭環公子,還有啟路公子。」

只是簡簡單單的稱呼,並沒有說為什麼是地位最高的客人,正是因為這個,才顯得更加的神秘,讓人忍不住探索。

「還有空藍公子的未婚妻……」

沒有說名字,但是大家都是一個圈子裡的,陌生的人就只有那麼幾個,大家自然而然的想起了之前那個傾國傾城的女子,果然是郎才女貌。

剛剛見過的幾個人,還沒有深交,但是長得好看總是要讓人記憶深刻的,男男女女的都有些惋惜。

慕君玥低垂了眸子,讓人看不見裡面的情緒,就連身邊的啟路也察覺不到慕君玥現在到底在想些什麼。

空藍自從慕君玥出現,視線就沒往別的地方撇過,在眾人的眼裡,好一個痴情兒郎,眾位小姐不禁羨慕的緊。

白虎城主只是介紹了他們的身份,還說他們是客商,能讓城主這麼隆重介紹了,應該也是最有錢的客商了吧?

別的倒沒說什麼,客氣了幾句之後,就又恢復了原先的樣子。

白虎城主到底是個小姑娘,坐在上面一直好奇的看著慕君玥這邊。

而空藍在白虎城主說完話之後也過來了慕君玥這邊,帶著溫柔的淺笑,一旁的啟路見狀,也已經去了其他的地方。

「還喜歡么?」

很多時候,慕君玥只是沉默,空藍一副很受傷的樣子,「我們可是要一直生活下去的,你對我這麼冷淡可不好。」

慕君玥似笑非笑的看著空藍,作為白虎城的新貴,他們的一舉一動自然而然的被眾人觀察在眼中。

這兩個新晉的訂婚小夫妻,似乎並不是很和睦啊?

「不是對吃食很感興趣么?這裡的酒釀很不錯,那邊還有幾種糕點,要不要嘗嘗?」

將軍夫人的當家日記 「好。」

這裡人太多,不管慕君玥怎麼惹怒空藍,空藍都會把話題轉開,但是最後倒霉的一定是自己。

找了個單獨的桌子坐下,立刻有丫鬟上來換了新的吃食和佳茗酒釀。

「嘗嘗。」

慕君玥看著杯子中琥珀色的液體沒有動作,反而定定的看著空藍,「這樣大肆的暴露我們的關係,你是想引起誰的注意。」

「嘖嘖,夫人這麼好,我是怕有人要跟我搶夫人,還是早早的宣誓主權的好。」

慕君玥巧笑焉兮的把玩著一個玫紅色的糕點,趁著米黃色的桌布格外的好看,蔥白的手指有一下沒一下的戳著糕點,細細點點的渣渣慢慢的布滿了桌子的一小塊地方。

「宣示主權?你以為我是第一次見你?」

「夫人很了解我。」

慢慢笑著的臉凝固下來,換為淡漠,這個人永遠都是這樣,所以慕君玥才不想和他說話,說了也白搭。

「夫人就安心待嫁吧,到那個時候,夫人一定是雲西大陸最令人羨慕的新娘子。」

真是可笑,最令人羨慕的新娘子?

慕君玥就笑笑不說話,這個話說的真可笑,對面那個男子眼中的精光讓慕君玥有種想戳瞎他的感覺。 漢明 話不投機半句多,慕君玥懶得再和眼前的人說話,徑自起身去了別的地方,身後的空藍視線也轉向別的地方,周圍的人看得莫名其妙的。

這是吵架了?

慕君玥自己轉到安靜的地方,突然眼前一黑,一片銀色在前面乍現。

「不會說過讓你快點離開的么?」一向高冷的圖言上神竟然聲音中帶著氣急敗壞傳了過來。

慕君玥默默的嘆了一口氣,朝著前面走了幾步,幾朵擮花在地面上隱隱約約的閃現著。

「你要是能把我直接邊走不是更快?」

圖言上神默了默,這個丫頭,怎麼每一次都能說到點子上?他是個上神!不要面子的啊?!

「你怎麼想的?」

「我能怎麼想?打不過鬥不過還沒有人身自由,你要我怎麼辦?」

「你不是一向鬼點子多,怎麼這次不行了?」

「沒法子。」

圖言不再背對著慕君玥,直接轉過身,臉上一層微怒,如果眼底沒有那一點點的無奈,慕君玥可能還不會這樣破罐子破摔,然而……

「他們對你……」

慕君玥悠哉悠哉的等著下文,反正外面什麼情況慕君玥是不擔心的,大不了就是昏迷嘛,不用看到那幾個深井冰,慕君玥求之不得呢。

「嗯?」

小丫頭也就只能欺負欺負他了,對著旁人怎的不見這麼威風?還想說不想說的!搞得好像他稀罕管似的?!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