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下真是丟臉丟到姥姥家了。

原本聰明貓就是想到被龍深夜抱著更容易被卡,不想丟貓的老臉,沒想到,貓矮著身子走還是被卡! 更可怕的是,走廊的外面花園裡,龍几几們竟然在集體露天吃上午茶,一群帥哥幾十隻眼睛全落貓身上了。 笑聲幾乎是同一時間響起,就是收到他們家爺危險的眼神都沒法止住,尤其龍六那廝,竟然敢捂著肚子誇張的笑倒

原本聰明貓就是想到被龍深夜抱著更容易被卡,不想丟貓的老臉,沒想到,貓矮著身子走還是被卡!

更可怕的是,走廊的外面花園裡,龍几几們竟然在集體露天吃上午茶,一群帥哥幾十隻眼睛全落貓身上了。

笑聲幾乎是同一時間響起,就是收到他們家爺危險的眼神都沒法止住,尤其龍六那廝,竟然敢捂著肚子誇張的笑倒在地上。

邊笑還不忘作死:「哎呀寶貝,你變大就算了,咋還這麼肥……」 簡直讓貓不能忍!

簡直讓貓不能忍!

貓毛炸起,某貓怒了。

憤怒的貓咪悄咪咪伸出精神力觸手,猥瑣地朝龍六的大褲衩扒去。

下一秒,還彎著腰笑得不能自已的龍六就感覺身下一涼,一低頭,他的大褲衩掉到了地上,粉紅色蕾絲邊的少女風小內nei暴露人前。

笑聲戛然而止,龍六哇涼著一顆玻璃心一抬頭,就瞧見某貓對著他得意地齜牙,再一扭頭,自家兄弟們注意力已經從貓身上轉移,全落到他的小內nei上去了。

伴隨一聲生無可戀的慘叫聲遠去,比貓更凄慘的龍六就此誕生。

「哎呀,老六,別急著走呀,來跟五哥聊聊你那小褲褲……」龍五反應最快,追著龍六遁去。

搞定了小賤一隻,嚇走附帶一隻,某貓把危險的目光落在剩餘幾隻身上轉了個圈,威懾力十足,於是餘下全做鳥獸散。

這麼會的功夫,龍深夜已經解決了屏風問題,解放了被卡的貓咪。

然而被解放了的某貓走了兩步后,越想越委屈,結果看到一旁龍深夜比她朝前多走了幾步(實際是因為貓速度慢了下來,某BOSS沒及時剎住自家大長腿),貓整隻都不好了。

貓臀往下一蹲,深深覺得自己失寵了的貓咪,足球大的兩隻眼淚汪汪,幽怨地斜瞅跟著停下來轉過頭看她的龍深夜:

「你是不是嫌棄貓了?以前你都抱著貓走的,現在貓變大了你就不抱貓了,因為貓沒身材了,再也不是你的小可愛了,你就不愛貓了是不是?你這天殺的負心漢!」

天地良心,分明是你這小東西不讓抱要自己走,這會他竟升級成了負心漢?

進入更年期的貓咪惹不得。

龍深夜對這無賴貓無言以對,默默地朝貓伸出兩隻手,某貓瞬間破涕為笑,滿意地將尊臀挪上龍深夜的「小手」,絲毫不覺得羞愧。

一小人托著一雄赳赳氣昂昂的大貓駛向飯廳。

兵荒馬亂的一通折騰后,龍深不動聲色抹掉額角的汗,把終於被餵飽的大貓抱起來。

依著貓咪的指示,拎著龜殼前往藏寶閣吸收古董里的靈氣,等吸飽到再也吸不了的時候,再拎著某貓一刻不忘帶著的龜殼,一起前往湖邊草坪。

勤奮的大貓時刻不忘要修鍊,尤其現在控制不住自己變大的身體,更要努力修鍊啦。

雖然變大了貓嘴上不要不要的,實際心裡不知道怎麼美呢。

開始可是丁點變不了的,現在已經能變大了,離變人,還會遠嗎!

希望就在眼前,貓得更加努力!

於是從這天起,龍堡里天天都能看到一個小人托著一隻大貓走過來又走過去的有愛畫面。

龍潭則在某一天被某貓綠油油冒光的眼盯著看了至少五秒后,開始每日提心弔膽,生怕這貓小賊又打上他家古董的主意。

而隨著時間悄然流逝,冷寶貝這隻貓身上,也真的在一點一點發生著變化。

一種因為某貓想著變人的時候,又有點不舍現在的貓身,而造成的,令人不可思議的變化……

冬日的龍堡辦起了聖誕晚宴。

偌大一個城堡,被裝飾得美輪美奐。

五步一顆聖誕樹,十步一顆聖誕樹,上面掛滿的全是各式各樣貓咪非常喜愛的食物。

在夜間放開貓眼望去,簡直閃閃發光哇,把尾巴一甩一甩在龍堡里漫步的小白貓晃得眼冒星星,哈喇子泛濫。

已經能自如地控制異能變大變小,異能順利進階E級后階的貓咪,恢復了從前那最適合做賊的,令貓非常滿意的嬌小體型。

就見一隻穿著一身聖誕老人版小貓裝,渾身貓毛星光璀璨,比龍堡的燈光還亮眼的小白貓,以一種萌得龍堡一眾人不要不要的撒丫子姿勢,馬不停蹄在聖誕樹之間撲過去,再撲過去,不停撲過去。

嗖一下掛在聖誕樹上,某貓爪子一伸,撈起一袋美味的魚乾,三兩下啃完。

嗖一下,貓又撲上了另一個聖誕樹,三兩下再啃去一隻比它自己體型大了五倍不止的火雞。

貓咋這麼能吃了呢?瞅瞅跟在貓身後悠閑漫步的龍深夜臉上淡定的表情,竟然一點都不擔心某貓把自個給吃撐了?

聖道狂徒 這就要說到貓咪的新異能了。

它不但能通過修鍊進階,還能靠吃進去的能量一點一點累積,加速進階!

即便是淡定如龍BOSS,都忍不住被驚到。

只因貓的新異能顯得太神奇。

它就像有了生命一般,懂得主人的想法,懂得如何才能更討主人的歡心!

簡直……簡直不要更得貓心哇!

美其名曰人多熱鬧,在龍一敲定邀請的人員名單時,某貓插了一爪子,把被排除掉的龍綢和蘇雅一起加了進去。

實則是貓咪暗搓搓想在蘇雅和龍綢面前炫耀下自個那日復一日受盡獨寵,在龍堡至高無上的地位,氣死龍綢那丫,完敗蘇雅情敵!

這會兒,龍深夜抱著撲夠了的貓走到了宴會廳大門前,恰好遇到打扮得艷麗逼人的蘇櫻。 兩人一貓於是一起進去。

至於進去的過程……

某貓頂著龍深夜的黑臉,伸出爪子扯了下迎面而來的龍一的袖子,跟他確認了蘇雅和龍綢到了后……

在龍深夜胳膊里一陣翻滾折騰,最終敲定一個大掌托著「慵懶」斜躺,「愜意」拄著貓胳膊撐頭的妖嬈美貓姿勢,在蘇櫻和龍一滿頭的黑線中,渾身散發著絕對的王八之氣進了宴會廳。

雖然以龍深夜的角度,那姿勢他看著都替貓難受,但心愛的乖寶要折騰,他也只能陪著她折騰。

龍六因為惹惱貓這些天過得很是凄慘,一人一貓進去的時候,很上道的把聚光燈打在了被大掌捧著的小白貓身上,還朝貓瞥過來的視線堆出狗腿的笑臉。

得到貓一個很大方的「算你上道,貓原諒你了」的滿意眼神,龍六縮著的脖子一下昂起來,彎著的背也挺直了,笑得那個花枝亂顫。

隨著聚光燈的移動,整個宴會廳漸漸靜下來,最後只剩龍深夜沉穩的腳步聲,一聲一聲,震得所有人心尖尖直發顫。

狐假虎威的貓咪靜靜享受所有人的注目,眼角餘光搜尋著自家情敵的影子。

不想這一下竟然瞥到不少熟悉的人影。

緋聞成真 比如讓貓貓眼一亮的貓爸冷池。

「哎呀喵,貓爸啥時候回來的,你都不跟貓說!」 祕製初戀,總裁太薄情 某貓保持著撩人的姿勢抬頭不滿地瞪一眼龍深夜。

「忘了。」某人回答得十分淡定,絲毫讓人看不出他那想時刻獨佔貓的陰暗心理。

還有帶人跟貓搶男人的伯肯那廝,貓原本已經將這貨忘到了犄角旮旯里的,沒想到又出現了,冷哼一聲,還生著氣的小氣貓不想理他。

突然,某貓視線掃過一處,毛一炸。

貓看到情敵了!

蘇雅美人那含情脈脈的小眼神又射過來了!

還有跟在她後頭的,龍綢那看著貓直噴火的鬥牛眼!

小白貓瞬間進入戰鬥狀態,鬥志那個昂揚!

不想跟著龍深夜坐上龍座,都準備好一整晚享受這嫉妒加噴火的眼神了,敵人竟然不配合?

蘇雅不知什麼時候坐到了角落裡跟蘇櫻聊了起來,而龍綢,竟然跑到了伯肯那貨跟前刷存在感去了!

喵,說好的羨慕嫉妒恨呢?

咋都不理貓了?

某貓傻眼,擺好的姿勢一個沒注意一塌,沒了。

一分鐘后,某失意貓拖著龍深夜,跟剛回來不久的小正太一隻,金毛一隻,綠毛一隻,肥蛇一隻,排排坐一起,被坐在對面,又一次被冷家的兄弟坑了,喝得兩腮通紅,同樣失意的貓爸冷池當成了垃圾桶大吐苦水:

「你們說我冤枉不!我剛打開門,那女的二話不說就撲了上來,還親愛的親愛的亂喊,小爺我壓根不認識她我!」

越說越氣,冷池咕嚕咕嚕又喝了一杯下肚。

「這還不算,那些黑心肝的東西就是見不得爺好,不知哪弄的照片,寄到我家小心肝那去了,小心肝竟然不信我,你們瞅瞅,這巴掌印,小心肝咋就這麼狠心,嗚嗚嗚……」

某貓看著冷池臉上的巴掌印,眨眨貓眼,別說,還挺對稱的。

「嗚嗚嗚……你們看,小心肝都不和我坐一起了,她不要我了……嗚嗚嗚……」看著和他隔了兩個座位遠的蕭泠心,冷池一顆心拔涼拔涼,越哭越來勁。

哭得那個梨花帶雨,可憐喲。這不,某貓同情心泛濫了。

一拍胸脯,這事,貓來搞定!

五分鐘后。

喝了貓咪愛心牌加料酒的冷池和蕭泠心,被關進了同一個房間。

五隻在龍深夜霸氣的黑臉下,沒聽成牆角就被各家長拖走分開。

一隻就能翻天了,五隻一起,能把天捅出一個窟窿來。

被拖走的貓咪朝龍深夜遞過去一個氣憤的貓下巴,某人面無表情伸出食指朝貓下巴上撓過去,滿意地聽到眯起眼的貓咪發出呼嚕呼嚕的電流聲。

太過於舒服的後果便是,一陣尿意湧上來,某貓尿急,遁走。

「夜,貓放水去了,你就在這等著,別跟過來啊!」愛面子的貓丟下一句精神力化成的語音,跑了。

龍深夜一臉無奈,聽話的原地靠著牆,等貓回來。

或許是太過安逸,或許是太過自信,一人一貓都沒注意到身旁不遠處,一盆植物的葉子無風卻動了。

走廊拐角處,蘇雅僵著身體一臉震驚,幾乎站不穩身形。

為什麼隔得這麼遠也能聽到冷寶貝的聲音她已經忘了深究,方才蘇櫻的話還言猶在耳:

「二姐想太多了,我可是有男朋友的人,跟我家爺不過是上下級關係,你犯不著防賊似的防我。

「不過話又說回來,你防也沒用,我家爺早有了心尖尖上的人,那個人……可不是你。」

快跑,黑梟老公要收妖! 她揪著心思來想去,怎麼都想不到夜怎麼會有愛的人,他愛的人會是誰,卻原來,竟是這樣,竟是這樣!

呵……

多麼可笑!

他竟然愛上了一隻貓!

他愛一隻貓,卻不愛我! 是妒,是怒,是悲哀,是不甘,是惱恨。

萬千情緒交織成滔天的痛楚,宛若心臟被人從胸腔里生生挖出。

蘇雅背脊一挺,面無表情地往龍深夜專屬的洗手間方向走去。

剛放完水的貓咪,此刻正站在洗手台上,眨著她嫵媚的貓眼攬鏡自照,不要太臭美哦。

正照得嗨皮,不想突然渾身一陣從骨頭裡傳出的瘙癢襲來,難受得某貓貓臉都扭曲了。

癢……好癢……癢死貓了!

一下仰躺在洗手台上,冷寶貝四隻爪子到處亂撓了一通,可惜沒有絲毫作用。

關鍵時刻,某貓越來越得貓心的新異能自個動了!

精神力從精神海湧向渾身各處,轉了一圈回來后,貓一下就不癢了。

然而下一秒,不等貓回神,精神力再次湧向身體各處,無邊的痛楚襲來!

伴隨著劇痛渾身抽搐,冷寶貝的小貓身也在一點一點發生著神奇的變化。

骨骼一陣噼里啪啦響后,貓體內的結構漸漸向人體構造趨近,腦,神經,心臟,血管,經脈……一點一點發生改變。

到最後,貓終於不痛之時,已經成了一隻被汗水浸濕的落湯貓。

緩緩的支著兩隻後腿站起來,將頭扭向鏡子,冷寶貝久久僵著不知如何動作。

鏡子里映出來的,是一隻披著貓的外皮,卻人形直立著的貓。

雖然之前時不時癢兩下,已經有了預感,可真的變了個樣……

良久,貓嘴一咧,和人一般無二的笑臉上,露出兩排整齊的,人臉上才有的白牙,亮得晃眼。

貓頭還是貓頭,貓身還是貓身。

爪子拆開來還是貓爪,合一起卻是穿著貓爪手套般的人形手掌,五指靈活。

好幾個點點狀的胸也變成了胸前兩點,被貓毛遮著。

活脫脫一隻人形的貓。

異能走起,將濕漉漉的毛烘乾,再一看鏡子。

哎呀喵,哪來這麼一隻又漂亮又可愛的二次元貓咪!

不愧是會討主人歡心的異能,改造出來的身體,正好合了某貓那想變人,又不捨得貓身的意!

對著鏡子轉著圈照了又照,邊轉圈還邊晃晃變得又肥又短的可愛尾巴,某貓再次自戀了,貓咋就這麼好看呢?咋越看越好看呢?

忍不住就咧開嘴哈哈哈笑得像只瘋貓,不想樂極生悲,洗手間的門咔噠一聲,被打開了。

在貓自己看來,自個的笑臉怎麼看怎麼美,可在剛打開門的蘇雅看來,某貓這個笑臉,簡直就是她活了這麼多年以來見過的最恐怖的東西!

「啊——」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