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學院擂台賽的規矩,只要脫離了擂台,那麼對手就不可以在攻擊了。

雖然郭齊很想得到沐靈夕手中的秘寶,但是就算秘寶再珍貴,也比不上他的命重要。 一邊想著郭齊眼看就要退出擂台場了,然而就在這時,沐靈夕卻是冷笑著出聲說到。 「新任的會長大人,今天的主菜還沒上呢!你這是想要去哪兒呀!」 沐靈夕的聲音此時就像是死神的召喚一般,深深的籠罩在郭齊的周圍。

雖然郭齊很想得到沐靈夕手中的秘寶,但是就算秘寶再珍貴,也比不上他的命重要。

一邊想著郭齊眼看就要退出擂台場了,然而就在這時,沐靈夕卻是冷笑著出聲說到。

「新任的會長大人,今天的主菜還沒上呢!你這是想要去哪兒呀!」

沐靈夕的聲音此時就像是死神的召喚一般,深深的籠罩在郭齊的周圍。

擂台上的其他學員,在聽到沐靈夕的話后,卻是一臉震驚的朝著郭齊的方向看去。 擂台上的其他學員,在聽到沐靈夕的話后,卻是一臉震驚的朝著郭齊的方向看去。

只見郭齊這時已經退到了擂台的邊上,只差一步就可以跨出擂台。

來吧,狼性總裁 「會長就要逃跑了,咱們也快跑啊!」

也不知是誰喊了一句,整個擂台上的學生會學員,頓時反應了過來,全都爭先恐後的朝著擂台外的方向跑了起來。

就連自己著起火來的靈獸都顧不上了。

郭奇見狀,眼神冰冷的朝沐靈夕的方向看了一眼。

腳步緩緩地抬起,朝著擂台外的方向跨了出去。

「沐靈夕,今天的事情,我郭齊記下了,有朝一日我郭齊定當加倍奉還。」

郭其陰冷的勾起唇角,詭異的朝沐靈夕笑道。

然而就在他的腳步,快要落到擂台外的時候。

沐靈夕纖長的手指輕輕一揚,帶著一臉暢快的笑意說到。

「這樣就想走了嗎?恐怕已經太晚了!今天,你們一個都走不了。」

沐靈夕的話音剛落,只見漫天的紅光,頓時朝著擂台上的學生會學員們沖了下來。

那些紅光就像是一條條兇猛的蛟龍一般,張開著血盆大口,興奮的朝著在場的每一個人撲了過去。

郭齊的腳還沒落地,就看到一條巨大的紅光巨龍衝到了自己的面前。

手中下意識地升起了一道防護罩,嘴裡卻是大喊著。

「不可以,快停下來,我已經退出了擂台,你若是再對我攻擊,學院不會放過你的。」

但是他的話還沒有說完,那條紅光巨龍一口就將他的整個身體吞了下去。

郭奇的整個身影,頓時籠罩在了那條紅光巨龍的包圍之中,拚命的掙扎著。

原本守在他身邊的那條赤海炎狼,正想要撲上去救助自己的主人,結果卻被沐靈夕手中發出綠色藤條,纏繞了起來。

一人一狼,此時全都在沐靈夕的攻擊之下瘋狂地掙扎著。

其他的一眾學員,在看到這一幕後,更加瘋狂的朝著擂台外的方向奔跑起來,結果,卻是無一例外的,被那些紅光巨龍一一吞噬。

此時的擂台場,看上去就像是一片人間煉獄。

各種凄慘的哀嚎聲,充斥了整個擂台場的空間。

沐靈夕冷眼看著眼前的一切,心中自昨天壓抑著的怒火,直到此時,才全都釋放了出來。

「想欺我狂戰小隊,那就全都下地獄去吧!」

就像是為了印證沐靈夕所說的話一般,那些包裹著學員們的紅光頓時暴漲起來,原本還在掙扎著的百十數學員,瞬間全都化作了一陣飛灰。

紅光在完成它的使命后,漸漸消散開來。

整個擂台上再也沒有了之前的喧囂,只剩下沐靈夕身姿傲然的站在台上,冷冷的看著周圍那紛紛揚揚的灰燼,隨風飄散。

穎月和安思琪兩人,震驚的看著沐靈夕只是不到盞茶的功夫,就消滅掉了百十數的學員,心中的激動簡直無法控制。

「靈夕!你的修為又提高了,簡直太厲害了。」

穎月的眼中爆發除了一陣空前的崇拜之光,興奮的說到。 「梁雲閣下……你這是要走了?」

沉默片刻,謝連海率先鼓起勇氣問了一聲。

葉天這般說辭,感覺就像是在道別一樣,顯然,他是不打算繼續在他們兩家身邊有所停留了,這樣的強者,毫不誇張地說,他們兩家傾盡所有,也不可能將之留得住,對於這樣的人而言,他們能夠拿出來的那些東西,不過是蠅頭小利,根本也都不可能引起這等強者的興趣了……

真要說來,他們唯一能夠拿得出手的,就是白玲了,然而……

這位「梁雲閣下」,顯然也是不會被這兒女私情給留下來的,更何況,白玲根本都沒有絲毫走進過這位「梁雲閣下」的心裡,談何兒女私情?

「嗯,我還有一些別的事情要做,臨走之前我有個很嚴肅的問題要問你們,你們想清楚了給我一個答覆。」

葉天點了點頭,他確實不打算在多與這兩家停留了,解決完了賈家,他便能夠安心的去找上軒轅墨文,去找他的靈晶碎片去了,那才是真正的正事。

「閣下請說……」

謝林海有氣無力的應了一聲,此刻他的心中也是有著一陣愴然。

葉天的存在,讓他感受到了族中有著一個超級高手帶來的那種巨大好處,也讓他真正的認清了,超級高手是怎樣決定一個家族的命運的。但如今葉天要走了,謝白兩家,只是短暫的擁有了這樣一位高手,之後,便不再擁有了,一切都會回到正常,這樣的感覺,不免讓他們生出一種悵然若失的感受來。

但他們也都清楚,葉天已經幫了他們太多太多了,繼續的奢求,最終的結果只能是不歡而散,此時此刻,除了仔細聽著葉天這最後的要求,他們也沒有別的任何可說了……

「你們可有興趣隨我同去軒轅氏族?」

葉天目光淡然的望著謝白兩家的人笑問道。

「這……梁雲閣下你!難道真的?!

聽得葉天居然問出這種話來,謝林海當即便是心中猛然一驚,難不成那龍霄說的是真的,這位「梁雲閣下」真的已經投靠了軒轅氏族,做了衛門的叛徒?!

「龍霄的話有一半是真的,我確實和軒轅墨文有些交集,姑且算是朋友關係,我也大可之言告訴你們,此去,我自會去往軒轅氏族,你們若是想將我當成叛徒,大可隨便,反正我也是個獨行之人,根本也都不在意你們如何去揣度,我也不會如何為難你們,但是……」

葉天的話語頓了頓,帶著幾分讓人捉摸不透的笑容,望著謝白兩家的人道,「你們誰要是將今天所見給泄露了出去,你們大可放心,對付你們,比對付龍霄簡單多了。」

威脅!明晃晃的威脅!

謝白兩家的人此刻也是立刻認識到,這位「梁雲閣下」並沒有那他們尋開心,他所說的,自然不會是什麼玩笑話。

御女戒指 滅掉他們太容易了,對於這位「梁雲閣下」而言,要將他們解決掉,簡直是易如反掌,別的不說,但凡這位「梁雲閣下」想要他們的命,現在就能讓他們所有人全部交代在這裡,他們此刻,可是身處在龍霄都無法衝破的法陣禁制之中,想要出去?怎麼可能……

即便是吉和他們這裡所有人的所有力量,也不可能媲美那隕龍訣的威力,隕龍訣都無法轟擊開的法陣禁制,想逃?怎麼逃!

「閣下……老夫想確認一下,閣下是處於什麼原因,要去往那軒轅氏族辦事,還是真的就如龍霄所言,這是閣下……當了叛徒?」

半晌,謝林海就像是鼓足了勇氣似的開口問道。

聽得謝林海這般詢問,葉天倒是略微的一笑,這謝林海倒是不傻,這種時候,還能想得起用這樣的姿態來詢問,也是不容易了,換給個心理素質差一點的,恐怕要麼跪地哭喊求放過,要麼就是誓死不從,開始考慮殊死一搏了吧……

這人不蠢。

葉天心中這般暗笑了一聲,旋即便是揚了揚嘴角笑道:「這麼跟你說吧,我跟衛門,本就沒有很么關係,無非是我需要一個身份的時候,只找到了衛門的分部罷了,我也從未對那衛門盡過半分力,唯一一次出任務,就是救了令公子一命而已,現在我不想待在衛門了,所以轉身便走,沒人能攔我,而無論是衛門還是軒轅氏族,對我來說都一樣,我無非也就是需要一個身份進入中域和內域罷了,這樣的解釋,你可還滿意?」

「閣下此去軒轅氏族,恐怕還是因為靈晶碎片吧?」

謝林海輕嘆了一聲,他也是能夠聽出,葉天此去,並非是什麼要行反叛之事,轉過身來與那衛門不死不休,僅僅是因為個人利益罷了,與兩邊勢力的爭鬥沒什麼關係,這般,他倒是也能稍微的安心幾分了……

起碼,這位「梁雲閣下」不至於前腳剛走,後腳就轉過身來,成為他們的敵人……

「姑且算是吧,現在你們可以回答我的問題了,是否願意隨我同去?」

葉天不置可否的笑了笑道,「你們要是願意去,我倒是能跟墨文那丫頭說一聲,有她給你們招呼一聲,你們的地位不會比現在差,說不定還能更好,當然,你們要是不願意,現在起我們就該分道揚鑣了,我回去解決了賈家然後去往軒轅氏族,你們,就不要再跟我扯上什麼關係了,我對鄧家之人動了手,現在可是叛徒身份,你們再跟著我,對你們一絲一毫的好處都沒有。」

葉天把話說得很明白,要麼與他同去,要麼就此散夥,這是個完全沒有商量餘地的選項,他們也都明白,葉天此刻還有心思問問他們,而不是直接將他們紛紛滅口,已經是十分的給他們面子了……

謝林海和白起兩個人相互交換了一下眼神,一時間也是不知道該如何是好,這可是關係著兩個家族的命運的大事,一時間想要做出一個合適的決定,也是頗為的不易……

「梁雲閣下,小女有一個要求,你若是能夠答應小女,小女願意隨你同去!」

就在兩位家主心中糾結的時候,白玲確實忽然開口了,不僅僅是那兩位家主,就連葉天都是一怔。

「你說吧,當然,如果是關於男女之情的事情,你就不必說了。」葉天擺了擺手道。

「不是,小女想向閣下求兩個名位,為小女自己,以及謝家的謝元,在閣下名下,求兩個弟子的名位。」

白玲走上前來朝著葉天抱了抱拳,十分恭敬的道。

「弟子?我不收徒弟的,我修鍊的東西你們也學不來,我沒什麼能教你們的。」

聽得此話,葉天倒也是有著幾分無奈。

他不是沒想過這樣處理,畢竟,這樣也算是名正言順了,不過他確實也沒什麼能夠教給他們的東西。

他所用的靈術,幾乎沒有能夠傳授的,除了劈風拳和九幽拳,以及最近涅槃尊者拿給他聯繫土靈氣的斷岳指,其他的靈術,要麼就是沒法拿出來傳授,要麼就是交給他們,他們也沒法學習,至於雕靈之法……

嚴格來說,若非是領悟了八級和九級法陣,他自己都只是個半吊子,要說教人,除非是遇上一個和他從裡到外完全一模一樣的人,並且能夠將自己的感悟全部分享出去,不然,他自己都不知道怎麼去教……

不過,白玲倒是心中的想法十分清楚,當下便是搖了搖頭,繼續堅持道。

「不求能夠隨時跟隨在閣下身邊,只需要在閣下名下掛個名字就行,這樣才能保證我們兩家今後不至於落得一個十分凄慘的下場,希望閣下能夠答應!」 「靈夕!你的修為又提高了,簡直太厲害了。」

穎月的眼中爆發除了一陣空前的崇拜之光,興奮的說到。

安思琪也是一臉崇拜的看著沐靈夕。

「這些人真是死有餘辜,這次可是為夜元鈺他們報仇了!」

沐靈夕在聽到穎月和安思琪的話后,卻是一臉輕鬆的說到。

「敢搶狂戰小隊的秘寶,他們也是活的不耐煩了。」

一邊說著,沐靈夕一邊走下了擂台。

正準備和穎月安思琪她們去看看夜元鈺幾人,階結果卻聽到一陣傲慢的女聲,冷聲說到。

「你就是沐靈夕?還真是心狠手辣、蠻不講理呢!看來傳聞中的並沒有錯,你就算不是什麼紅樓妓女,也差不多了!」

沐靈夕在聽到這番話后,眼神冷冷的朝那女子看去。

只見此時,在擂台場外,正緩緩的走來一名衣著華貴,相貌出眾的女子。

「我是誰關你屁事,不想死的,就給我滾!」

沐靈夕沒有時間跟無關的人廢話,說完就準備和穎月安思琪,去看看夜元鈺他們的傷勢,這才是她現在最關注的。

那女子在看到沐靈夕竟是這般囂張的回答自己,頓時被氣的滿臉通紅。

「大膽!你知道我是誰嗎?你竟敢讓我滾,看我不撕了你的嘴!」

阮欣瑤滿眼陰毒的看著,沐靈夕那張讓她妒火中燒的臉。

在聽到沐靈夕根本就不將自己放在眼裡的話后,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憤怒,身影一閃就衝到了沐靈夕的面前。

然而還不等沐靈夕動手,只見茉莉頓時雙翅一震,那巨大的翅膀「啪」的一聲,直接抽在了阮欣瑤的臉上。

阮欣瑤根本就沒想到,在這裡還敢有人跟自己動手,竟是毫無防備的,被茉莉的翅膀扇了一記響亮的耳光。

那張精心呵護的雪白臉蛋上,瞬間出現了一排,圓弧形的紅腫印痕。

阮欣瑤不可思議的用手撫向自己的臉龐,驚聲尖叫道。

「你這畜牲竟敢打我,拿命來吧!」

阮欣瑤驚怒之下,手中頓時出現了一把冰藍色的長劍。

劍鋒上瘋狂的吞吐著冰藍色的劍芒,瞬間朝著茉莉的脖頸上砍去。

不得不說,阮欣瑤的實戰經驗還是不錯的,即使在震怒之下,習慣性的動作還是讓她做出了最為正確的選擇。

在茉莉近身的情況下,選擇了最為快捷的近戰方式。

茉莉在看到阮欣瑤朝自己劈來的長劍后,雙翅一陣忽閃,極速的朝後退去。

雖然茉莉的防禦力非常的強悍,但是也不會傻的讓阮欣瑤劈中自己。

依靠著極為敏捷的速度,茉莉眨眼之間就脫離了阮欣瑤的攻擊範圍。

阮欣瑤一擊不中,手中的長劍,頓時朝茉莉發射出一陣陣冰藍色的劍雨。

那陣劍雨緊緊的跟隨在茉莉的身後,似是想要將茉莉整個戳成刺蝟。

茉莉沒想到,阮欣瑤竟是這般快速的做出了反應,來不及形成有效的防禦,茉莉轉頭對著身後的那陣劍雨,就噴出了一口猶如丹霞般的火焰。 聽得白玲這話,葉天心中也是頓時有些好笑。

這白玲的想法和判斷,倒是顯得頗為的成熟,葉天都不得不承認,這白玲所說的辦法,是最好的一個辦法,這兩家要是能夠有著軒轅墨文的舉薦,再有他徒弟的身份作保,去往軒轅氏族名下,自然也是會擁有最大程度的保障,不說身份地位能有多高,起碼,他們的安全能夠有些保障。

白玲的這般反應,倒確實是讓得葉天頗為的有著幾分欣賞,這丫頭的心思,倒是要比同齡人成熟太多太多了。

「兩位家主呢?作何意見?」

葉天勾了勾嘴角,將目光朝著謝林海和白起兩人投遞而去,笑問道。

「這……」

二人交換了一下眼神,之後便是互相點了點頭,旋即,那謝林海方才是開口道,「若真如白玲丫頭所言,能讓兩個孩子成為閣下的挂名弟子的話,我們自然是沒有任何意見的,能夠閣下名頭作保,我們也可安心了。」

「好吧,我答應了。」

聳了聳肩,葉天略微的笑了笑之後,便是分別朝著白玲和謝元招了招手,「你們兩個過來。」

此刻,白玲倒是十分自然地便走了上去,反倒是那謝元,心中有著一陣無比愧疚的感受。

曾幾何時,他還將眼前這位「梁雲閣下」當成一個弱者,甚至是當成一個垃圾一般的譏諷,但到了現在,他和她的家族,卻是從其身上,獲得了太多太多的好處了……

「梁雲閣下,我……」

謝元走上前去,想要說點什麼,但最終只是咬了咬嘴唇,什麼話都沒能說出來。他也明白,自己說什麼,都是很難將自己曾經的作為給洗刷乾淨的,這位「梁雲閣下」沒有借題發揮,已經是讓他無比的感恩戴德了……

「你叫我什麼?」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