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底下,一個圓圓的小盒子硌的掌心疼。

她的眼神在周霜霜和陸綿綿白淨水嫩的臉蛋上逡巡一遍,最後悶不吭聲的握緊了手掌,飛快的衝了出去—— ……………… 看熱鬧的人終於散去,陸綿綿也終於鬆口氣,一屁股坐到了牀上:“不知所謂。” 周霜霜白看了一回熱鬧,此刻心情正好,難得八卦的問道:“你這麼精明,公司的合同能轄制住你?”

她的眼神在周霜霜和陸綿綿白淨水嫩的臉蛋上逡巡一遍,最後悶不吭聲的握緊了手掌,飛快的衝了出去——

………………

看熱鬧的人終於散去,陸綿綿也終於鬆口氣,一屁股坐到了牀上:“不知所謂。”

周霜霜白看了一回熱鬧,此刻心情正好,難得八卦的問道:“你這麼精明,公司的合同能轄制住你?”

陸綿綿納悶的看她一眼:“什麼合同?我是網紅啊,又不是明星。跟平臺之間,就只有一份直播分成合同,別的什麼也沒有了啊。”

周霜霜:……

——她還是圖樣圖森破啊! 吵完架並取得勝利之後,陸綿綿難免有些志得意滿。

今天不需要直播,她摸了摸自己嫩滑的臉蛋,趁其他人沒回來,直接問道:“你帶這東西來,是不是想我做推廣啊?”

周霜霜狐疑的看着她——

“我沒說過這種話吧?”

陸綿綿得意洋洋:“不用說!咱倆誰跟誰啊,你新產品帶回來,不找我做推廣,你還想找誰?!”

說到最後,眼神已經明顯的不對了。

周霜霜這時自然是萬分識趣的。

她連連讚歎:“綿綿,你真是聰明!這次,就是想請你做推廣呢。”

“你現在做推廣的話,身價是多少啊?”

“瞧你說的。”

陸綿綿嗔怪的瞅她一眼:“咱倆之間,還談什麼錢不錢的呀,多傷感情啊。”

“那不行。”

周霜霜正色道:“我認識的律師告訴我,人情是人情,錢是錢。想要關係維持的久,這兩碼事,要分的清清楚楚才行。”

陸綿綿在這方面,向來比周霜霜要靈光許多。此刻,聽到她這麼說,便也爽快笑道:“行。”

………………

推廣這方面的事,到底還是甩鍋給了徐天戈和沈升。

他們二人之所以之前說要周霜霜負責,其實只需要她籤個線就行了,具體的相關事宜和價碼,自然由他們來跟陸綿綿接洽。

——當然,順便也能見見女神。

……………………

而此刻,孫希琳已經一頭扎進了學生會的辦公室。

她事兒沒談成,之前篤定的提議,如今就成了笑話。

——這樣不行!

孫希琳心頭鬱悶。

贊助商可都說了,雙倍贊助不是可以,但是,必須得有陸綿綿推廣才行。

不然,他們不會就這麼稀裏糊塗被騙的!

她把玩着手中圓圓的小紅瓶,腦海中突然想起之前經過陸綿綿宿舍時聽到的話——

“哇綿綿你皮膚真好啊!”

“是吧是吧,我也覺得特別水嫩,霜霜這次帶來的面膜,真是太棒了。”

“哪兒呢?我也想用用。”

“就在我梳妝檯上,那個小小的紅瓶,就剩兩瓶了,咱們都試試——”

…………………

陸綿綿平時用的護膚品都是大牌,還對這東西讚歎不已,那證明,它用起來確實是不錯!

——哼!

陸綿綿那個心機婊,爲什麼粉絲那麼多,還不是長的漂亮會打扮,自己長的也不錯啊!

自己只是皮膚差了點,眼睛小了點,鼻頭大了點,毛孔粗了點……罷了。如果這東西真的能有那麼好的效果的話,自己用,肯定也會漂亮吧!

她信心滿滿,伸手擰開了小紅瓶。

——淡綠色的凝膠狀面膜,只佔據了這瓶子的一半,最多,也就只能用一次罷了。

孫希琳恨恨跺腳:人家說越有錢越摳,果然是!

不然,爲什麼只有這麼點?!

她想起之前的交鋒,不禁咬牙——宿舍裏的人都被周霜霜打怕了,根本不敢反抗她……自己晚上,還是找別的宿舍借住一下好了。

“孫希琳,開會啦——”

走廊上有人喊她。

孫希琳想起之前的出師不利,手一抖,連忙應聲道:“好,我這就來!”

她沒帶包,此刻心裏又着急,此刻匆匆忙忙出門,便順手把小紅瓶放在門邊的暖氣片上——

屋子裏暖意融融,這個冬天,天然氣供應依舊很足呢!

…………………

而這時,關於新產品的概念宣傳冊和使用說明已經印好了。

周霜霜拿在手裏,納悶的問道:“怎麼那麼多留白?”

“這是我們最初設計的樣品,上面的留白處其實是用來填上名字的。你沒發現嗎?這產品現如今還沒有名稱呢。”

周霜霜有點黑線:所以,你們怎麼報的審批?

徐天戈也想起這茬,不由咳了咳:“那什麼,你確定用本來的名字?不申請更改?”

沒等周霜霜回答,他便趕緊岔開話題:

“你是女生,應該對這個最有經驗。什麼樣的名字,才能聽起來既有逼格,又讓人心生好感,不至於太過高冷?”

周霜霜:……

她放下手中的單頁,正色道:

“你想太多了。”

“對於大品牌來說,只要宣傳和底蘊有了,哪怕它的名字起得像三無產品,別人也會覺得它有檔次,有內涵,高大上。”

“但對於路邊攤的雜牌子來說,那就什麼都不行了。”

徐天戈聞言,有點頭痛了。

半響,他只能泄氣的說道:“既然咱們仨都想不出來,乾脆咱們這兩款產品就維持原本的名字吧。”

周霜霜:……所以,原本的名字是什麼?

徐天戈低聲道:“低配版的,就是你帶回去的樣品,就叫補水面膜。高配版的,就叫補水修復面膜…至於品牌,也是你的提議——初世界。”

“怎麼樣?”

——怎麼樣?

——還不如不取呢!

周霜霜大眼睛瞅着他,再看看面無表情的沈升,終於明白:三個取名廢聚在一起,到底能帶來什麼樣慘絕人寰的名字。

好半響,她才艱難的點了點頭。

——反正,反正她也取不出來更好的了,就這麼着吧。

…………………

這時,只聽沈升問道:“第一批投產的原材料樹葉已經全部被我們進一步萃取,馬上就要送到代工廠進行添加。你之前說過,可以供應比這多幾十倍的原材料,什麼時候能送到?”

周霜霜第一批送去的樹葉,他們是需要稀釋使用的——畢竟,效果太強的話,他們很難有合適的推廣方式。

而且,沒有添加抑敏劑,不做稀釋的話,風險會比較大。

周霜霜想了想:“很快就能送到。這次,送之前的兩倍那麼多吧?”

之前給出去的,纔不過5KG的樹葉。而她空間裏,可還有幾十個大麻袋裏,壓的死死的全是樹葉呢。

最起碼,按照他們的大賣設想,三五年之內,是什麼都不用愁的。

沈升點點頭:“暫時不用,第一批生產是試水,看市場接受度的,下一次生產時間,目前還決定不了。”

“不過,”他看着周霜霜。

“現在我們要正式覈算成本了——樹葉供貨,你說都掌握在你手上……怎麼能保證呢?” 周霜霜正色道:“我能。”

樹葉來源於原始世界獨有的植物,最起碼在地球,在這裏,目前還沒有發現這種植物。

周霜霜攥緊掌心,只有她能感覺到的“開元通寶”四個字的凸起,依舊靜悄悄的,全無半絲動靜。

原始世界的“門”關了。

她可能還有機會再過去,也可能終生都沒有辦法。

但周霜霜半點不着急。

她不是個貪心的人。

從末世,她得到了大批財寶。在星環城,她學會了機械肢。

而在原始世界,她得到了種樹葉。

這已經是上天獨特的饋贈了,她心滿意足。並且深信——三年後,假如樹葉已經用完,那個時候的她,必定也已經不在乎這些了。

……………………

而這時,沈升皺起眉頭:“對方既然願意獨家供應你這種樹葉,你有沒有想過,把原本的植株買來,自己培育?”

以周霜霜的行事作風,還有那個工作室,他斷定,她其實很有底蘊。

在不差錢的情況下,衝着這樹葉的獨特功效,哪怕她大筆投入,專門培育這種植株,避免原材料被壟斷,是很值得的。

“對。”

這時,徐天戈也建議道:“我也建議咱們自主培育。”

“就像中藥,一株藥物,根、莖、葉、花、果……統統都有不同的功效,這種樹,說不定也是如此。”

“你單純只拿來樹葉做研究,未免太過浪費了。”

周霜霜搖頭,苦笑不語。

——這種樹,生活在原始世界。

那裏,氧氣含量尤其高,搞不好空氣中還有別的成分。

那樣強烈的紫外線,強烈到以她的身體,只稍微照一會就出了一層燎泡,臭氧很可能還很稀薄,根本只有淺淺一層——

在這種情況下,這種植物,想要效果不衰退,又要怎麼移植培育?

就算是培育成功了,又要付出多少呢?

又或者……

周霜霜看着兩人:“這是偷渡來的外來物種,目前已知只有這一棵。 本尊你們惹不起 生存條件很是苛刻,我沒把握能夠百分百移植成功。”

其實,門早就沒有了,就算是想移植,也根本沒可能的。

而且,還有周霜霜最擔心的一點——

“而且,外來生物的引進和培育,誰也不能保證後果。”

沈升和徐天戈立刻沉默了下來。

華國,因爲地大物博,對外來的一切都具有很大包容性的原因,目前已經引進了四百多種外來生物了。

而其中,對本土生物極具威脅性的,就有一百多種。

這是一個相當大的比例。

最著名的,大概就是會攻擊人的紅火蟻,還有學名鳳眼蓮,又叫水葫蘆的水生植物,包括蓮子草,美國白蛾等等。

目前,華國已經是遭受外來生物入侵最嚴重的國家之一,每年最直接的經濟損失,超過2000億元。

當然,也不是沒有好的方面。

——比如,小龍蝦。

雖然一開始對本土生態鏈的影響相當嚴重,但在全華國人的齊心協力之下,它——就被吃了。

吃到再也撈不出野生的了。

——這些數據,尤其是生物系的沈升,瞭解的最爲清楚。

因此,聽罷周霜霜那句似真似假的“外來物種”後,兩人便齊齊消聲了。

…………………

半響,徐天戈才嘆口氣:“可惜啊,這種樹葉的修復作用,僅限於皮層。皮下組織以下,就沒有作用了。”

“不然的話,這個就可以作爲藥物的主要原材料,前景自然也不侷限於護膚品了。”

——他們的路子,也會更廣闊一些。

周霜霜失笑:“真成爲藥用材料,它的開發應用,還能輪得到咱們?”

——這倒是。

藥物的利益何其大,尤其他們還能做壟斷生意——在這種情況下,他們什麼都不用幹,也不能幹。

藥物這方面,只憑幾個學生,是根本難以涉足的。

…………………

最重要的事既然已經決定好了,接下來的談話就比較輕鬆了。

“這個……補水面膜,它的作用,只有補水是不是?”

提起這個名字,周霜霜就覺得有點牙痛。

“呃……”

徐天戈猶豫了一下,最後實話實說:“你忘了嗎,在化妝品審批概念中,修復這個詞是屬於特證類,很難審批下來,所以,我們就用最基本的補水,來替換申報了。”

周霜霜:……

“所以……”

這次,徐天戈不說話了。

沈升忍了忍,開口道:“其實這個產品,不管是低配版,還是高濃度版,通通都只有一個效果——”

“修復。”

修復皮層組織,修復細胞,修復它能修復範圍內的一切。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