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眾人尋找之際,突然發出一道輕微的聲響,聲響不大,但卻又是無比的清晰,隨後又是一聲傳出,眾人終於找到這聲音傳出的來源,原來石碑的上半部,正在從淡淡的金黃之色,逐漸變得漆黑,其黑色的程度,與這大地的顏色基本一致。

「難道是有什麼寶貝要出世了?」不知道是誰突然開口,其餘眾人聽后,一臉興奮的看著那正在逐漸變得漆黑的石碑,期待著那石碑轟然炸開帶出無數的寶貝! 石碑上半段的淡黃色正在緩緩消散,而下半段的黑色也正在逐漸侵襲而上,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那石碑上終於發出了一道清脆的咔嚓聲,所有人的目光驟然向那石碑上望去

「難道是有什麼寶貝要出世了?」不知道是誰突然開口,其餘眾人聽后,一臉興奮的看著那正在逐漸變得漆黑的石碑,期待著那石碑轟然炸開帶出無數的寶貝! 石碑上半段的淡黃色正在緩緩消散,而下半段的黑色也正在逐漸侵襲而上,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那石碑上終於發出了一道清脆的咔嚓聲,所有人的目光驟然向那石碑上望去,那眼底的一抹熱切確是沒有絲毫的掩飾。

「看來這石碑馬上就要裂開了,不知道裡面會有些什麼東西?」

一名少年因為興奮而雙手微微冒汗,雙眼通紅的死死盯住那眼前的石碑,只等他轟然碎裂的那一刻。

「是啊,這卜天秘藏中所有的東西都是寶貝!這麼大的石碑中不知道藏了多少!」他身旁的另一個人也同樣興奮的看著那已經滿身充滿了裂痕的石碑,低聲說道。

儘管如此,雲婉蓉一行人卻只是扶著趙天泓來到一處較為安靜的地方。

「不知道為什麼,我總感覺這個石碑有古怪,這種感覺和我在那石門外的感覺是一樣的!」一旁的慕山輕輕的將趙天泓平躺放好,一邊開口說道。

「不管怎麼樣,我們還是萬事小心吧,因為我也感覺到這裡與其他地方有些不同!」雲婉蓉一臉凝重的看著那馬上就要崩裂開來的衝天石碑,開口說道。

「快,快點離開這裡,這、這石碑下面有東西!」

正在這時,躺在不遠處的趙天泓似是恢復了一些清明,而後含糊不清的開口嚷道。

「天泓,你說什麼?」

慕山聽到趙天泓的話,一臉焦急的將他扶起,而後連忙問道。

「快,快,離開這裡,這石碑下面壓著一樣東西!」趙天泓死死的抓住慕山的衣衫,大力的喊道。

「什麼?婉蓉,快,我們快離開這裡!」

慕山聞言,架起趙天泓,叫上雲婉蓉便想要趕緊離開這個事非之地。

嘭!

就在這時,那石碑竟然發出一聲震徹天地的巨響,高聳入雲的石碑頓時崩散成了無數塊,大地也跟著隨之一顫,而後,整片詭異的黑色地面,驟然裂開了一道道深不見底的縫隙,如蜘蛛網一般快速的向遠處蔓延而去。

所人的人依舊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只以為那石碑之下藏著無數的寶貝,但看到那石碑崩散的一瞬間,很多人甚至是忘記了躲避,眼神依舊死死的盯著那石碑的底端。

無數大大小小的碎石散落地面,有的顯些砸到人的身上,這時,這些一心只想著寶貝的少年,才終於回過神來慌忙躲避。

「快走!」

雲婉蓉拉著嚴彩兒,沖著慕山大叫一聲,而後便開始向著那石門的方向閃掠而去。

眾人見此,這才感覺到大事不好,慌忙跟著雲婉蓉等人的身後大力的向前爆沖而去。

「想跑?都留下來賠我吧,千年的寂寞,總得找些利息回來才行!」

一道帶著遠古洪荒氣息的沙啞嗓音驟然在這片空間之內響起,那聲音之中所蘊含的強大威壓,使得眾人頓時感覺速度上猛然一頓。

「怎麼回事,這裡怎麼還有東西被鎮壓在這裡?」

「是啊,快逃命吧,寶貝沒找到,小命卻要丟在了這裡!」

眾人在拚命逃跑的同時,還不忘吐槽兩句,但其腳下的速度卻無半點停頓。

轟!

眼見那石門就盡在眼前之時,那半空之中居然出現了一道遮天蔽日的黑色身影,那身影的主人身穿一身黑色戰袍,一頭藍色的長發迎風飛舞,那一雙如銅陵一般大小的雙瞳,冒著一抹嗜血的光芒。

璽少心頭寵:小妖精,聽話! 「死!」

一道大喝聲驟然響起,震得眾人心中的氣血一陣翻湧,隨後那黑影手掌一翻,一把長刀赫然出現在了雙手之中,長刀猛然斬下,帶著一股強橫的破風之聲,對著眾人的頭頂怒斬而去。

來不及細想,所有的人幾乎在同一時間停下腳步,從掌中打出一道能量光束,對著那向自己斬來的長刀轟然對撞!

…….

沐青青提著屠靈棍回到大殿之內,卻發現這裡根本已經變了模樣,並不是自己剛開始離開的那處大殿。

「這卜天殿也真是有些意思,怎麼回來的時候,竟然變了模樣!」沐青青仔細的打量著自己現在所在的這處房間,卻沒發現任何可以值得動手的東西,整個房間空空蕩蕩,根本什麼東西也沒有。

可就當沐青青看到那房間石壁上的那一幅壁畫時,卻是猛然停住了腳步。

「這裡的人為什麼看起來這麼眼熟?這、這名女弟子為什麼看起來這麼像雲師姐,那個明明就是上官燕,連蕭元都在這裡,啊!」

目光上移,沐青青卻是驚叫出聲。

「怎麼了,大驚小怪的!」王絡的身形從屠靈歸棍中閃掠而出,看向那石壁的方向。

「絡哥哥,你快看,那是什麼?」

沐青青指著那壁畫的上半段,一道黑影幾乎佔據了整片天空,而看其樣子卻是一個人影般的模樣,正揮動著手中的長刀與地面上的眾人戰在了一處。

「這是魔將?」

王絡看到那幅壁畫中的內容,眼瞳驟縮,因為那壁畫中的人他之前在幻境中見過,那一身打扮,是魔將不假,可是又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什麼魔將?那是什麼東西?」

沐青青對於這大陸之上的東西所知少之又少,這魔將自然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魔將就是千年前的魔族將領,不過看樣子這卜天秘藏之中不止寶貝無數,卻還封印著魔將在此,也不知道他們是誰這麼倒霉,觸碰了封印,將它放了出來!」

王絡輕輕的搖著搖著,對於這魔將了解不多,但是當時自己看到的幻境來看,那魔尊都如此之厲害,魔將定然也是差不了多少。

「那我們還是快些想辦法找到他們吧,我擔心雲姐姐有危險!」沐青青有些焦急的開口。

「嗯,既然這面牆壁將他們所發生的事情反射了出來,應該就還是在這秘藏之中,不如我們還是先出去,再進行尋找吧!」說罷,王絡閃身進了屠靈棍之中。

新郎換人做 沐青青當下也是不敢耽誤,找到房間的出口,閃身走了出去! 這秘藏之中的道路真是的錯綜複雜,沐青青走出那房間之後,又轉了近一炷香的時間,才找到了那個最開始眾人進來的通道。

而那通道中一扇敞開的大門之中,正緩緩的散出絲絲黑氣。

「終於找到了!」

沐青青心下一喜,慌忙向那扇大門處跑去。

「沐青青小心了,即便你已經重新塑骨,但那魔將也不能小覷!」 囚寵之姐夫有毒 進去之前,王絡在屠靈棍中不由得開口囑咐道。

「是絡哥哥,你放心吧,雲姐姐還在裡面,我不能讓她有事!」沐青青的心底湧上一抹甜甜的感覺,王絡主動關心自己的時候卻是不多見。

此時的平原之上,眾人與那魔將戰得正酣,而且其中的七八名少年強者已經被那魔將所傷,顯然已是命不久已。

雲婉蓉與趙天泓、慕山也是勉強支撐,如若再不能將其制服,怕是用不了多久,這些人便都要身損於此。

轟隆隆!

突然,天空之上響起了一道轟鳴之聲,所有的人都為之一頓,就連那魔將都是詫異的盯著那半空之上陡然亮起的銀色電弧,停下了手中動作。

而其他也是藉此機會,連忙匯聚到了一處,一臉警惕的盯著天空之上。

咔嚓!

又是一道轟鳴聲響起,而在那亮光閃爍的一瞬間,竟是有一雙默然的雙眼,淡淡的看著下方的一切。

「沐青青,是青青來了!」雲婉蓉看到那天空之上那雙眼睛的一瞬間,便知道一定是沐青青使出的功法,當下便是滿臉喜色的低聲笑道。

「沐青青么?」一旁的慕山也好似想起了什麼,因為在宗門大比的時候,沐青青

便是用過這一招。

「沐青青?她又是誰?」一旁的嚴彩兒卻是好奇的開口問道。

「一會兒你就知道了,她也是我們雲嵐宗的弟子!」不知道為什麼,在得知是洗沐青青來了之後,雲婉蓉身體里那根緊繃的神經瞬時間鬆懈了下來,雖說她的年紀沒有自己大,但是,卻總能給人一種安心的感覺,就像這世界上沒有她搞不定的事情一樣。

見雲婉蓉俏臉上的那一抹喜色,使得嚴彩兒對於這個沐青青更是好奇不已,突然間想到在未進秘藏之前,站在雲婉蓉身邊一襲白衣,手拿一根通體漆黑的棍子,面容清冷的那名少女,「婉蓉姐姐說的可是她?」

心下雖然好奇,但嚴彩兒卻是沒有再行追問下雲,只是轉過頭看向那半空之中跳躍著的無數電弧。

「是誰?」

那魔將巡視四周,目光不斷的掃視著每一處角落,其聲音之中卻是透著一抹顫抖。

因為當他看到這半空之中跳躍的電弧,心中突然產生了一種莫名的想法,這種想法也使他的精神為之一震,但是,他一定要親眼看到才能確認。

「你是在找我么?」

話音剛落,沐青青卻是手中提著屠靈棍緩緩從石門外走了進來。

「我告訴你,今天便是你的死期!」

沐青青將手中的屠靈指向那魔將,沉聲喝道。

話音剛落,那魔將的身形卻是驟然縮小,最後劃出一道虹光,對著沐青青所在的方向閃掠而去。

「青青小心!」

遠處的雲婉蓉嬌喝一聲,見那閃掠而去的一道黑影,提醒道。

轟!

沐青青手握棍靈棍,竟然沒有打算躲開分毫,而是緩緩退後半步,高舉手中的屠靈棍,對著那閃掠而來的身影怒砸而下。

嘩!

眾人眼見於此,滿場嘩然,誰也沒有想到這沐青青竟然有如此的本事,敢與那黑影以硬碰硬。

可是預計的聲音卻沒有響起,那道黑影在離沐青青身前大約一丈左右遠的距離時停了下來。

「真的是!哈哈!真的是!」

那黑影怔怔的望了沐青青半晌,最後仰天長嘯,誰也不知道這位看起來無比勇猛的傢伙到底發的什麼神經。

「笑什麼笑,今日便讓你知道我沐青青的厲害!」沐青青銀牙一咬,幾乎是從牙縫中崩出的一這麼一句話。

說罷,手中的屠靈棍已然扔向天空,而她的雙手也快速的胸前結起了手印。

「哈哈,果然是天不亡我魔族,今天,我便要助你完成血脈的覺醒!」

那魔將似乎並不將沐青青的攻擊放在眼中,隨後竟然將雙眼緩緩閉,口中念念有詞,那聲音似是梵唱一般,將其餘一眾人等唱得昏昏欲睡,只有沐青青一人此時還保持著清醒。

只消片刻,除沐青青之外的人全都緩緩的倒了下去。

「你到底將他們怎麼樣了?」沐青青見雲婉蓉等人陸陸續續的倒了下去,當下大喝道。

「怎麼樣了?你一會兒就知道了,等你明白了這一切,到時候你也一樣會感謝我為你所做的這一切!」那魔將的目光近乎於瘋狂,而後又繼續低聲開始吟唱,但這一次的聲音卻是變得越發刺耳起來。

那每一句話,每一次聲波,都以不同的頻率刺激著沐青青的大腦,有那麼一瞬她的精神出現了恍惚,好像這些奇奇怪怪的聲音自己對他們似曾相識,而且卻是漸漸有的了一種奇怪的親切感。

「不!」

沐青青捂著雙耳,盡量不讓自己再去聽那魔將所發出的聲音,只是可惜,她越是想躲避,那音波的強度越是增加,一刻不停的刺激著她的大腦。

那魔將見沐青青如此,唇角不由得向上彎起,露出了一抹陰森的笑容,旋即,口中的速度越來越快,沐青青也終於是陷入了癲狂,她發了瘋似的著捂著自己耳朵,拚命的抵抗著那音波的穿透。

「你不要抵抗了,抵抗也沒有用,這是你的宿命!」

那魔將停下手中的動作,而後抬眸看向沐青青的方向淡淡的說道。

「你、你做夢,不管是什麼,你都不會得逞!」

沐青青拚命的咬牙堅持著,只是那魔將聽后只是唇角微勾,輕笑道:「那便試試看吧!」

說完,不再理會沐青青,自顧高聲吟唱著,而沐青青也只能用身體內強大的靈力將自己的心脈死死護住。 時間也不知過去多久,沐青青腦海中那最後一縷清明也逐漸消失不見,她只感覺到身體內血脈中正在有一種奇怪的東西衝出,想要佔據著她身體的主要控制權。

「絡哥哥,救救我!」

沐青青在意念中微弱的向王絡求救。

「沐青青,我也無能為力,這是你體內血脈的力量,我也無能為力!」王絡不由得輕嘆,沐青青本身血脈正在發生著悄然的改變,這並不是人為可以改變的。如果說要想要停止這種變化,只能是沐青青自己通過努力,來抵抗那魔將的吟唱引導之力。

「不!」

沐青青仰天長嘯,最後一絲清明終於消失不見,她一雙黑白分明的眸子,此時已經變成了通紅一片,一張俏臉上也充斥著一抹鐵青之色,陰森之氣不斷的從體內滲透而出。

沐青青不斷揮舞著雙手,看樣子更像是在掙扎著什麼,又像是抵抗著什麼。

叮!

就在這時,隨著沐青青強烈的晃動著身體,她的乾坤包掉了出來,而那其中後件東西也跟著一同掉了出來。

那東西看起來像是一片普通的鐵片,更像是某種令牌,其形狀更像是一條奔涌的長龍。

隨著這聲脆響,那魔將的目光似是被這地上的東西所吸引,眼瞳微轉,瞧向那地面上的東西,「這、這是?」魔將失聲尖叫,隨後便是打出一道翻滾的靈力,沖著那地上的鐵片爆射而去。

嘭!

一道能量的炸響隨後響起,地上的泥屑竟被掀飛了半尺的樣子,但那魔將的目光一刻也沒敢離開那片範圍,泥土落盡,塵煙散落,那土坑的中央赫然躺著那塊鐵制的龍形令牌。

「竟然,真的是…..」

那魔將當下大驚,不顧已經變得有些癲狂的沐青青,對著那令牌所在的位置爆沖而來。

咔嚓!

天空之上一道光芒閃過,那些電弧在半空之中有些狂躁的跳躍著,沐青青的結印未完,以至於功法也沒有完成。

魔將的身影在那光芒落下的一瞬,便已經來到了那鐵片的身旁,想也未想,伸手便去抓!

噗嗤!

一道輕微腐蝕的聲音傳出,魔將的手驟然縮回。

沒等他再次伸出手,那鐵片突然光芒大勝,一條黑色的巨龍竟是從那鐵片中衝天而起,其裹挾的濃郁龍氣,也在那一剎那將沐青青包裹而進。

沐青青狂躁的身影頓時變得緩慢了起來。

「不!」

魔將仰天長嘯,隨後從手中打出數道能量對著那半空之中的黑龍爆沖而去。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