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金紋血蓮,只要很小一塊,就可以比得上最先一開始的幽寒瓊脂。

金紋血蓮雖然對神火境突破有很大的幫助,但同樣對以下的境界,也有很大的幫助。 只不過如果服用承受不住那股龐大的氣血之力,就會被這股力量給撐爆。 「三億兩千萬!」 一個渾厚帶著陰厲的聲音,將價格推倒了之前攝魂鈴的層次。 這個價格一出,整個拍賣會瞬間安靜了下來。 金紋血蓮值

金紋血蓮雖然對神火境突破有很大的幫助,但同樣對以下的境界,也有很大的幫助。

只不過如果服用承受不住那股龐大的氣血之力,就會被這股力量給撐爆。

「三億兩千萬!」

一個渾厚帶著陰厲的聲音,將價格推倒了之前攝魂鈴的層次。

這個價格一出,整個拍賣會瞬間安靜了下來。

金紋血蓮值這個價,但是其他的勢力,不準備再次出價。

因為已經心中如羅無生所想的一般,準備出手。

三億兩千萬可不少,既然競拍到,並不一定真正的得到,還不如等下再爭奪。

雲墨見沒有人再出價,知道不會再有人出價了,隨即開始連續報了三次價格。

「三億兩千萬一次!」

「三億兩千萬兩次!」

「三億兩千萬三次!」

「恭喜這位朋友得到本次拍賣會的最後一件金紋血蓮。」雲墨一臉笑著說道。

「本次拍賣會最後一件物品已經拍賣結束,請那些競拍得到的武者,去我們拍賣會的後台支付其中的靈石。」

說話的同時,手掌一翻,將金紋血蓮給收了起來。

然後身形一動,快速的消失在高台之上。

羅無生看了一眼,就身形一個快速的移動,向著後台而去。

接下來肯定有大戰,他要快速的離開跟隨。

這種事情,他自然要渾水摸魚。

他的實力,雖然不是最強大的,但這裡的五大勢力之中,也恐怕至於五個比他還要的更加厲害。

那金紋血蓮對他的幫助很大,他自然不想錯過。

另外如果將它跟風吟草一起,煉製成風血丹,其中的藥力更加的強大。

總裁我要和你玩命 除了他之外,其他的五大勢力同樣快速的離開包廂。

另外其他二樓包廂和座位上的武者,心中都有所猜到。

五大勢力在黑獄地界爭奪如此激烈,自然不想看到有一方的勢力,過於強大。

這樣下去,只會慢慢的蠶食。

不過真出現這種情況,其他四個勢力,肯定兩兩聯手,那樣的話,又會恢復平衡。

羅無生出現在後台,將手中的令牌,遞到了其中一個雲墨的身前。

雲墨看了一眼,將昊元丹給羅無生。

另外旁邊有一個侍女,將多餘的幾百萬靈石給羅無生。

羅無生收起靈石,就向著快速的離開拍賣會。

不過在同時,一個臉色血異的男子,將金紋血蓮收起,就同樣快速的離開。

這個血異男子是血府的人,身上的境界達到了神火境後期,讓羅無生感受到了一股很強大的威脅,這就是那五個人的其中之一。

另外那個競拍得到攝魂鈴的,是一個身穿黑衣,面部有些森然厲寒的男子,一雙眼睛充滿極強的邪性。

這個人也是那五個人之一,都羅無生感受到了極強的威脅。

單打獨鬥,他不是對手,但那五個人必定要大戰,渾水摸魚這種事情,他最喜歡了。

天龍商會知道五大勢力要大戰了,但他們沒有絲毫的興趣,他們只要拍賣的東西,拿到靈石就可以了。

一道道身影快速的離開黑風城,向著黑風山脈深處而去。

黑風城的前面,沒有什麼可隱藏快速逃離的,所以想要將金紋血蓮安全的帶走,只有黑風山脈。

羅無生沒有太過著急,因為血毒蜂在第一時間跟了上去。

現在由於血毒蜂的實力變強大,只要在三十里之內,他們的聯繫不會斷。

雖然黑風山脈的黑煞風有些強大,但還傷不了血毒蜂。

就算被滅,他也可以快速的得知位置,然後迅速的趕到。

由於有了血毒蜂跟蹤,羅無生與那五大勢力稍稍拉開了一個角度。

他不可能跟在那五大勢力的身旁,否則他們出手對付的第一個,就是他。

其他一些真魂境的武者,其實想要看,但他們知道,他們敢去,下一秒就是一個死字。

不過在五大勢力快速離開的時候,一些真魂境的武者,向著黑風城的另一邊黑風山脈而去。

因為像一開始得到的幽寒瓊脂,也會令人有極大的窺視。

黑風城雖然不怎麼動亂,但同樣沒有什麼規則,相互之間可以出手。

所以得到幽寒瓊脂的滄桑老者,不可能在黑風城修鍊。

因為其他的人,根本不會讓他的修鍊,只要他敢修鍊,就是一個死字。

另外一些丹藥靈器什麼的,都引來其他人極強的窺視。

畢竟天龍商會拿出來拍賣的,自然是好東西。

此時羅無生體內真元咆哮,在黑風山脈掠出一道道殘影,快速的前進而去,至於銀羅剎他們,在他的幾十丈之外,差不多並排的樣子。

不過他全力前進速度,已經不輸於一些強大的神火後期,很快將銀羅剎他們拉出一些距離。 姜雲卿聽著這話頓時笑起來:「那倒是不用想了,已經有現成的機會了。」

君璟墨神情微怔,仔細想了想后便眉峰輕挑:「朱卓?」

姜雲卿見他猜了出來,臉上笑容更甚,也沒隱瞞就直接說道:「朱卓的父親最遲後日便到了,而且言家也知道了朱卓扣留言婉玉的事情,到時候他們會帶著言婉玉去言家退婚。」

「為了怕言家攀咬,也想要坐實了言婉玉紅杏出牆的事情,朱卓便邀了咱們,還有酆思煜和繁樓一起去言家作證,咱們大可以光明正大的去言家。」

姜雲卿說道這裡忍不住帶著笑:

「言婉玉不惜身份甚至毫不顧朱家顏面也要勾引你,怕是已經認定了你是上三宗的人,等朱家將她送回言家之後,你的身份還有六道石睛象的消息也就瞞不住了。」

「到時候不用我們開口,言家的人也會熱情款待,而想要打探消息自然也就容易的多。」

君璟墨沒想著他在外想辦法時,反倒是姜雲卿這邊先找著了機會,他眉眼間染上笑意道:

「的確是不錯的機會,言婉玉肖想於我,得罪了朱卓,卻也更得罪了你這位君夫人,等去了言家之後,你大可以趁機拿捏言家一二。」

姜雲卿笑道:「那是當然,總不能讓你白白犧牲了美色不是?」

君璟墨聞言伸手輕拍了她腦門一下,緊接著便摟著她笑出聲來。

姜雲卿靠在他身上,兩人對著窗外月色閑聊了一會兒后,姜雲卿才忍不住輕嘆出聲:「真希望能早早解決了這邊的事情,我有些想卿安和清歡了,還有外公和小舅他們了。」

「這東聖與咱們那完全不同,雖說在他們眼中靈力匱乏,可與西蕪相比卻依舊是修鍊聖地,真想接卿安他們也一起過來看看。」

君璟墨何嘗不想。

只是眼下條件不允許,而且他們也護不住那麼多人。

君璟墨環著她低聲道:「等解決了後患,我們便回去接他們。」

……

姜雲卿和君璟墨等人安心在蘅鄔清苑裡住了下來,兩人大部分時間都在修鍊,要麼便是指導張集他們,想要讓他們能夠早日再做突破。

錢串子那邊的消息第三天就送了過來,那上面只有一個地址,於姜雲卿他們來說很是陌生,但是言越卻是知道。

姜雲卿將地址記了下來,只等著朱卓的父親朱炳軍來了之後,處置完言家的事情后,他們再找機會去查探,只是還沒等朱炳軍到來,言家就先一步找上了門來。

姜雲卿和君璟墨得知朱卓和言家人起了衝突時,正在後面閑話。

等有人傳了消息過來,他們二人趕過去時,就見著朱洪護著朱卓和酆思煜,而言家來的那幾個人卻是咄咄逼人,甚至已經闖進了蘅鄔清苑。

朱卓身上雖有些狼狽,可整體還好,倒是酆思煜身上掛了彩,被朱卓扶著時才勉強站穩。

姜雲卿和君璟墨對視了一眼,走上前就聽到朱洪厲聲道:

「你們言家擅闖蘅鄔清苑,還傷了我家公子和酆公子,你們到底想要幹什麼?!」 第五百九十五章偽法相

至於那血異男子五人速度比他要快,不過在前面,他察覺到了一股很強大的靈力波動。

同時血毒蜂也看到其中一個瘦小枯瘦的老者,手一個揮舞,漫天滾滾的烈焰火羽,向著血異男子洞穿滅殺而去。

「血仇,你帶不走金紋血蓮的!」

億萬隱婚:高冷總裁追妻99天 然後一聲沙啞渾厚的聲音,對著血異男子說道。

除了這個枯瘦老者,血異男子和之前拍賣會後台碰到的森然男子,另外兩個分別是一個身穿粉紫紗衣的女子,長相極其嫵媚妖異,天生一張魅惑臉。

那水蛇腰,比晴姬更加的曼妙。

至於另外一個,是長相俊逸,帶著幾分妖異的美男子。

「哼,既然你這樣說,那金紋血蓮我偏要帶走!」

血異男子血仇面色一厲,冷哼一聲道。

至於上方洞穿的烈焰火雨,被一道翻騰的血浪給席捲腐蝕了。

「邪琿,我們一人一半!」

然後頭一轉,對著那森然男子說道。

「可以!」

森然男子邪琿嘴角有些陰森的咧開笑笑。

雖然只有一半,但對突破同樣有很大的幫助。

而且五個人想要得到完整的金紋血蓮,也有些不可能,因為另外四個人肯定會攻擊。

可以的同時,手掌一翻,現出之前拍賣會所競拍得到的一對金色鈴鐺。

剛一取出,一陣清脆的鈴鐺聲,猶如風暴一般的席捲而出。

之前在拍賣會的時候,那雲墨是沒有動用真元,但現在邪琿體內真元瘋狂的注入攝魂鈴之中,將攝魂鈴的威力,施展到最大的程度。

這還不止,其中更是施展了他們魔魂宮的魂類攻擊。

枯瘦老者三人沒想到血仇會跟邪琿聯手,連忙催動真元對著這股攝人心魂的鈴鐺聲抵擋而去。

由於一時反應不及,整個人差點有點迷失。

等他們反應過來之時,一道道黑色的魔霧和一道道血色箭矢,出現在他們的身前。

其中散發的靈力波動,讓他們臉上一慌,心中有些忌憚不已。

攝魂鈴在邪琿的手中,威力瞬間變得更加的強大。

一邊抵擋攝魂鈴的攻擊,一邊體內真元咆哮,連忙對著黑色魔霧和血色箭矢做出佛抵擋攻擊。

枯瘦老者的雙眼,原本黑色,但這時出現點點紅色的火光,然後一股狂暴的烈焰風暴,席捲焚滅而出。

粉衣女子手一晃,一根無色的鞭子在手。

緊接著一個甩動,整個虛空一個漣漪波動,現出一道道鞭影。

「孔雀神光!」

至於最後的妖異男子,雙手一個訣印暴喝。

背後閃耀出三色光芒,好像要將整片虛空融化了一樣。

那些黑色魔霧和血色箭矢被光芒照到,瞬間融化了開來。

一時之間,五個人分成了兩派。

羅無生神色一凝,在那攝魂鈴聲音響起的下一秒,連忙運轉功法,將所有精神力充斥腦海對抗那攝魂鈴的攻擊。

由於現在他們還沒有兩敗俱傷,他自然不能用鎮魂碑,否則他瞬間被黑妖殿圍攻。

這攝魂鈴的威力雖然強大,但主要還是攻擊在枯瘦老者的身上,他算是被波及,受到的攻擊威力,不是很強大,憑藉自身的實力,還是能抵擋下來。

聽到鈴鐺聲的,自然不可能是他們四個,後面快速的五大勢力武者妖族,同樣聽到了鈴鐺聲。

他們對於血仇突然聯手邪琿,還有邪琿催動攝魂鈴攻擊,也是沒有想到。

這攝魂鈴,邪琿只讓他還有血仇不受影響,其他的,不管是不是他們兩個勢力的人,只要被波及,都要受到影響。

既然分成兩派,帝門、極樂山莊和黑妖殿在抵擋的同時,對著血府和魔魂宮的人攻擊而去。

拒愛成寵 銀羅剎手中雷炎長劍,一個刺入虛空消失不見。

「鏡中劍,鏡中影,殺!」

刺入的同時,一聲暴喝而出。

那血府和魔魂宮所在的武者虛空,爆發出一股強大的劍威。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