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羅無生和書生出現在一處山脈之中。

在羅無生的四周,還有兩個黑袍之人。 跟書生一起,將羅無生包圍在其中。 姜雲卿和君璟墨走的悄無聲息。 除了孟少寧等極少幾個知情之人,知道他們已經離開之外。 外間所有人,無論是朝臣還是世家權貴,都以為帝后在登基半年之後,突然去了宮外皇莊之中閉關。 就像是之前姜雲卿在皇莊之

在羅無生的四周,還有兩個黑袍之人。

跟書生一起,將羅無生包圍在其中。 姜雲卿和君璟墨走的悄無聲息。

除了孟少寧等極少幾個知情之人,知道他們已經離開之外。

外間所有人,無論是朝臣還是世家權貴,都以為帝后在登基半年之後,突然去了宮外皇莊之中閉關。

就像是之前姜雲卿在皇莊之中修鍊時一樣,將朝政之事暫時交給了太子和攝政王。

因為之前就有姜雲卿閉關之事在前,這一次帝后突然「閉關」的事情雖然有些奇怪,卻也並未引來太多猜忌。

朝中之人都是知曉帝后習武之事,再加上有孟少寧和君卿安在前,姜錦炎、周遠等人從旁幫忙遮掩。

所以外間誰也不會想到,那皇莊之中住著的只是易容成帝后暫時安撫人心之人,更不會想到,真正的姜雲卿和君璟墨,早就已經離開了京都,朝著北面極東之處的磐雲海而去。

……

姜雲卿二人路途之上並未耽擱,一路疾行,卻依舊花費了近十日,才到了磐雲海附近的城鎮。

等他們到時,早先就來探路的張集早已經等在那裡。

見到君璟墨二人時,張集連忙上前:「陛下,娘娘……」

君璟墨看了他一眼:「我們此次過來無人知曉,在外也不能暴露身份,免得京中那邊生亂。」

張集是聰明人,他知曉君璟墨和姜雲卿此次前來磐雲海,若是真能渡過磐雲海去了對面的東聖之地,恐怕短時間內都不可能再回來,到時候京中就只有孟少寧和君卿安他們守著。

一旦讓人知道帝后再次「失蹤」,當年君璟墨二人被困水鏡之中后京中亂局恐怕會再次發生。

張集心中明白之後連忙便改了口:「主子。」

君璟墨開口:「情況怎麼樣?言越呢?」

張集低聲回道:「言越和柳驍還在拓跋族遺地之外。」

姜雲卿皺眉:「你們來信之中寫那遺地古怪,你們都無法進入,是什麼情況?」

張集回道:「就是無法進入,屬下也有些說不清楚。」

見君璟墨和姜雲卿面露疑惑,張集低聲說道:

「屬下等人奉主子之命前來磐雲海之後,就四處搜查,後來言越來后也加入其中,可我等卻一直沒有找到言越口中的拓跋族遺地。」

張集還記得,言越剛來的時候,直接就帶著他們去了當年言氏一族強渡磐雲海后,去過的拓跋一族所在的地方,可等他們去了之後,那裡卻是一片荒蕪石壁。

四周除了茫茫沙土,還有一片嶙峋怪石之外,就只剩下一望無際的海水。

那附近根本就看不出來有人生活過的痕迹,更找不到所謂的拓跋族遺地。

若不是他們知道言越是姜雲卿送來的,且他手中有代表姜雲卿絕對信任他才會給他的身份令牌,而且對著那片石壁就連言越自己也是滿臉的震驚和不敢置信。

張集和柳驍都險些以為,這言越是在故意戲耍他們。

當時言越很肯定的告訴他們,拓跋族的遺地就在那個地方,只是不知道什麼願意被遮掩了起來。 第四百四十四章心魔(下)

「羅兄,交出真神本源靈珠,看在朋友的份上,我可以饒你一命!」 錦繡女嬌醫 書生看著羅無生,神色一冷,開口說道。

「白書生,沒想到我羅無生一路修鍊到現在,居然落到一個被出賣的下場!」 總裁前夫判出局 羅無生看著書生,有些自嘲不已。

但是下一秒,神色冷冽,異常殺意。

「白書生,你等著我再次起來,下次我必定取你人頭。至於現在,都消散吧!」

聲音一落,整個虛空一個扭曲,出現在一個虛無的空間之中。

之前的一切,都是老早之前得到真神本源靈珠,還有被出賣的一些經歷。

對於這些經歷,在羅無生的腦海深處,烙印的非常深刻。

剛才的一切,羅無生至始至終,其實都是清醒的,就是想要再經歷一次,這樣可以讓他的心志更加的堅定。

白書生的事情,對他的影響最大,但他的心中,對於這件事情,卻非常的堅定。

堅定他會再次崛起,然後將白書生的頭顱,給親手取下來。

至於這時,虛空再次發生了變化。

此時他的身前,出現了喬穆的身影。

「逆徒,為了寶物,不管師父的死活!」

喬穆看著羅無生,神色憤怒,一臉呵斥道。

「師父,只要徒兒消失找不到,宗門就不會對你出手,另外這帝器雛形對徒兒有用,徒兒心不甘,不想就此交出去。」羅無生雖然知道眼前的喬穆是假的,但還是開口說道。

「師父你再等徒兒一點時間,等徒兒突破有成,一定會趕回宗門,到時候就算那宗門的神火境老祖,都奈何不了我!」

「至於現在,師父不好意思!」

說到這的時候,體內真元一動,手掌對著喬穆一拍。

「逆徒,你想要幹什麼?」

喬穆見葉天出手,神色更加的憤怒,但是下一秒,一個身形扭曲,消失在虛空之中。

喬穆消失后,接著是葉青璇。

「羅無生,在你的眼裡,寶物比我還要的重要嗎?既然如此,為什麼當初還要來葉家找我?」葉青璇看著羅無生,同樣一臉憤怒道。

「青璇,你是我羅無生前世今生喜歡的第一個女的。寶物雖然重要,但你更重要。再給我一點時間,我很快就會修鍊回來!」羅無生看著葉青璇,臉上浮現出絲絲情愫,一臉堅定的說道。

「至於現在,對不起!」

話音一落,跟之前喬穆一樣,被一掌拍碎扭曲,消散在虛空之中。

葉青璇之後,是葉木青,呵斥他不能保護他妹妹,讓她被宗門殺害。

接著是羅月筱,呵斥他不能保護家族,讓家族被滅。

寵寵欲動:老公別太壞 之後是羅宇羅真浩,同樣是呵斥他不能保護家族,害的家族被滅。

對於這些,其實是羅無生內心的擔心。

而在這種時候,這些擔心在這一刻,全部爆發,變成心魔,不斷的出現在羅無生的精神畫面之中。

心魔這種東西,你一開始的時候,知道是假的,但是一個接著一個的下去,會讓自己潛移默化,認為是真的。

所以不管是多少,都要堅定自己的內心,不能有絲毫的懷疑,否則就是沉淪在其中,永遠的不能自拔。

情陷99分女人 心魔這種東西,說厲害,也不是很厲害,說不厲害,就算是祖境的強者,一旦陷入其中,也要就此死亡。

全在自己的心,是不是能夠堅持的住。

而在渡心魔的時候,精神深處,絲絲力量不斷的流淌而出,讓自己至始至終平靜下來。

至於這力量,正是那沉香果的寧靜心神之力。

另外那文葉萱和高澤五人,在這段時間,還是盤膝在其中。

高澤看著文葉萱,面色狠厲,想要就此抓起來。

但是身前,不管是真魂境傀儡,還是那靈蟲,他都不敢有任何的動彈。

不過他已經在暗中,將這件事傳遞給了在谷口的看守的青年。

讓他快速的將這裡的事情,告知給高家,讓高家派出真魂境的老祖來這裡。

只要高家老祖一到,所有的事情,都是他們掌控了。

對於高澤的所想,羅無生不知道,就算高家的真魂境中期老祖來了,他有血毒蜂在,也不用害怕。

何況此時,他的神色,堅定之極。

對於那一個個出現的場景畫面,羅無生雙眼光芒一閃,袖袍一揮。

「都消散吧!」

話音一落,羅無生的身上,靈力咆哮滾滾,一股強大的吸力,從中爆發而出。

這一爆發,整個谷內虛空的天地靈氣,全部顫動而起。

隨後一個呼嘯,紛紛向著羅無生所在岩壁洞穴而去。

這還不止,一個巨大的靈氣漩渦漏斗,出現在羅無生的頭頂之上。

同時氣息暴漲,眨眼間,上升到了真魂境的層次。

文葉萱五人雙眼緊閉,但是感受到虛空的天地靈氣,臉色一變。

「原來是在突破!只是不知道突破什麼境界,需要這麼多的天地靈氣!」對此,文葉萱心中有些嘀咕一聲。

不過那隱藏之人,突破的境界越高,她生存保命的希望越大,或許可以藉此,救出她的父親他們。

否則以她的實力,根本不可能,就算那件羅家的傳家秘寶也是一樣。

畢竟那傳家秘寶不是攻擊的,只是幫助凝聚神魂而已,最多幫助她突破到真魂境而已。

而高澤整個臉色有些一沉,因為這突破所需的天地靈氣,也超乎他有些想象,不知道是突破什麼境界。

如果太強大的話,他們高家的老祖都到來,也沒有什麼用。

至於現在,先等那突破之人出現再說。

隨後雙眼一閉,又進入修鍊之中。

文葉萱也是一樣,現在的事情,不是她能決定的了的。

另外四周虛空的天地靈氣,還在不斷的向著羅無生匯聚而去。

接著過了足足半柱香的時間,那靈氣漩渦漏斗在一個爆裂,消散在虛空之中。

這一消散,一股強大的靈力波動,從羅無生的體內爆發而出。

從這一刻開始,他正式成為一名真魂境的武者。

緊閉的雙眼一開,感受到身上的境界氣息,臉上浮現出一抹燦爛的笑容。

隨後雙眼再次一閉,進入境界的鞏固之中。

這一鞏固,就是三個時辰的時間。

鞏固后,羅無生感覺實力,再次上升了一點。

既然突破了,那麼現在該離開洞穴,解決一下外面的事情。 第四百四十五章此生都是公子的人

想的時候,身形一個模糊,已經消失在了虛空之中。

突破到真魂境后,速度更快了。

而那血毒蜂在同時,一個激射,在虛空凝聚一片血雲。

然後方向一轉,出現在真魂境傀儡的旁邊。

至於同時,一道身影也同樣出現在真魂境傀儡的旁邊。

身影看著血毒蜂,就袖袍一揮,將其收了起來。

而那在盤膝修鍊的文葉萱和高澤五人,雙眼突然一開,向著身影的方向看去。

隨之待看清的時候,整個臉都紛紛一驚。

因為和他們所想像的,有很大的出入。

以為在那深處修鍊突破的,是一個老怪物,就算不是,至少是看起來四十幾歲的樣子,沒想到居然是一個如此年輕的青年。

另外剛才那麼大的動靜,沒想到是突破到真魂境造成的。

「公子,文葉萱願意永遠的服侍你,還請公子出手幫忙,將我們文家的人救出!」接著反應過來的瞬間,文葉萱對著羅無生說道。

羅無生現在突破到真魂境,還有那麼強大的靈蟲和傀儡,一定可以救出她的家人的。

「這位公子,不知道你是血府門的子弟?還是血煞殿的子弟?」高澤臉色一沉,隨之也連忙開口道。

「我們高家這兩個宗門都有子弟在其中,說不定還跟公子你認識呢!」

「不認識,現在我心情好,不想殺人,你們幾個,有多遠給我滾多遠!」羅無生看了那高澤一眼,開口道。

高澤一聽,心中一怒,但是臉上不敢有什麼表現出來。

文葉萱見羅無生讓他們滾,而不是出手將他們給殺了,臉色一變。

這麼一來,羅無生也就沒有幫她救出家人的意思。

「這位公子,我們高家離這裡不是很遠,要不要去我們高家坐一下,盡一下地主之誼。」至於高澤,不想就此放棄,再次開口道說道。

如果等下讓文葉萱給跑了,那麼文家的傳家秘寶,就有可能更加找不到了。

另外他抓到文葉萱,還可以得到一筆豐厚的修鍊資源,更加不想就此放棄。

「你是聽不懂我的話了,既然這樣,你們四個也不用活著了!」羅無生見這高澤還在這裡說這麼多的廢話,嘴角一笑,開口道。

話音一落,不等那高澤四人反應過來,就是袖袍一揮。

渾厚霸道的真元,一個凝聚光華殘月,就從那高澤四人的身體,掠斬而過。

高澤四人原本想要躲避,但羅無生說攻擊就攻擊,根本不給他反應的機會,而且葉天突破之後的實力更加的強大。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