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下次,有辦法啊,別人不惹我們,我們去惹別人,還是這南荒的小子們,咱們去揍他們,揍到他們反抗,一反抗,就有事了。」

「好辦法,走!」 一群人再次黑壓壓的沖了出去。 萬劍宗最近非常熱鬧,以核心弟子為首,內門和外門弟子為眾常常出門,針對欺壓過劍宗弟子的南荒子弟,整整埋伏襲擊了一個月,打的南荒弟子無一人敢出門,全部龜縮在南荒,久久沒了動靜。 劍宗弟子可謂是揚眉吐氣,唯一可惜的是許辰每一次都藉機避開,

「好辦法,走!」

一群人再次黑壓壓的沖了出去。 萬劍宗最近非常熱鬧,以核心弟子為首,內門和外門弟子為眾常常出門,針對欺壓過劍宗弟子的南荒子弟,整整埋伏襲擊了一個月,打的南荒弟子無一人敢出門,全部龜縮在南荒,久久沒了動靜。

劍宗弟子可謂是揚眉吐氣,唯一可惜的是許辰每一次都藉機避開,不與他們一起,讓他們覺得小師弟太過孤僻,為此廢了不少心思,都不管用。

而這一個月來,許辰研讀天羅萬象經,同時策劃著臨走前為萬劍宗留下傳承一事,他在許多大殿門外藏了劍法,在一些廣場中藏了陣法,在葯田藏了不少藥方子。

這些藏起的傳承都被他用隱秘的手段布置下來,在一些合適的時機和特定的條件下會展露在眾人面前。

他不方便直接傳承太多,不然會驚世駭俗,從而起到反作用,更不能暴露自己身份,只想讓眾人以為他就是一個天才小師弟,然後在不久后默默離開。

這些傳承布置的差不多,最多再過半月就能圓滿,許辰打算的很清楚,半月後就找魯九陰交易帝經,然後一去調查東荒的屍變一事,二去處理他自己的瑣事和布置。

「小師弟,有人聽聞了你絕代的天賦,想來見你,見不見啊。」

門外有劍宗弟子的吵雜聲忽然響起。

許辰在屋子裡扶額,這一個月來,劍宗的弟子每天都會以各種各樣的理由來叨嘮,除了前幾次他上當出去外,之後再沒有出去過一次。

這一次同樣也不例外,選擇無視,假裝人不在,靜靜修鍊。

婚婚欲醉:霸道總裁要不夠 外面的人久久等不到回應也就散了。

重生國民男神:校草,很會撩 對此,許辰並不感覺有一點的不好意思,反正這群人就和牛皮糖一樣粘的甩也甩不掉,第二天就會和太陽升起一樣照常出現。

過後三天,如他預料,劍宗弟子還是沒有放棄來慰問他,總想要帶他出去張揚一次,也許是為了向世人炫耀許辰的資質,也許是為了讓許辰改變孤僻的性格,總之劍宗弟子的熱情從不會退散。

然而第四天。

劍宗弟子沒有出現。

反常的一天,許辰有些不習慣的打開窗戶看了看,四下無人,他皺了皺眉,沒想太久再次回到屋子裡修鍊。

只是一天沒來而已,很正常。

然而又一天過去,劍宗弟子依舊沒來。

許辰走了出去。

不等如何尋找,就在廣場上看到了密密麻麻的劍宗弟子匯聚在一起,全部臉色凝重的抬頭,看著天空。

許辰抬頭看去,眼睛瞬間眯起。

只見在深邃無垠的虛空之中,北荒仙土的天空之上,一列長長的殭屍隊列如同巡視一般從眾人頭頂的星空中跳動經過,他們踩在星空中像是如履平地,在追隨最前面引路人的步伐。

放眼望去,在這殭屍隊列的最前面是一頭全身披滿白毛的飛天旱魃,它在星空中游竄,似乎在巡查,又似乎在覓食。

許辰沉思,飛天旱魃果然出現了,而原本沒有意識,只是迷茫遊行,不懂登天,也不曾離開東荒的普通殭屍,在飛天旱魃的帶領下,也都跟隨著飛天旱魃登天,走出了東荒,遊走在星空。

這時許辰也才知道,普通殭屍並不是不能登天,而是以前沒有這個意識,他們本是仙人屍變,登天的能力也出人意料的具備。

「小師弟,你出來了。」

有人凝重的回頭,看到許辰的時候露出一絲驚喜。

許辰點了點頭問道:「這是怎麼了,屍變發生在東荒,已經蔓延到我們這邊了?」

「是啊……」劍宗弟子沉沉嘆息,深深看了一眼天上密密麻麻地殭屍,無奈道:「這屍變一直被放任,無人敢插手,所以蔓延的很快。」

「這些殭屍昨天就到我們劍宗了,還試圖攻破劍宗的防禦陣法,闖入咱們仙土之內,不過他們打不破,在騷擾了片刻后就識趣離開了。」

「要不是宗主說萬萬不能對殭屍出手,我們早就殺出去將這群粽子全部滅掉了,它們,不知道害了多少人啊。」

有人在旁邊說道,滿臉的無奈。

許辰點了點頭,在原地沉思,屍變到底怎麼發生的,裡面又牽扯了什麼,他不知道,經過這麼久的了解,就算他現在去找宗主劍無憾也不會得到什麼結果,想知道具體,只能自己去查了。

或者仙界的人實在不會管的話,說不得自己要出手盡量整治了,畢竟,有太多七大荒之外的人,會被這屍變蔓延到絕望的地步。

「再準備兩天就得離開了。」

許辰對這場屍變頗為在意,連劍宗這種團結強大的宗門,在屍變面前都保持了沉默,不敢插手,可想這事背後的麻煩有多大了。

「恩,那是?」

忽然有驚疑聲在人群中響起。

諸多人順著目光看去,只見劍宗仙土之外的星空中,有一隊劍宗弟子返回,在看到殭屍大軍的時候路出驚慌之色,正在加速疾馳,想要返回仙土內。

「是我們劍宗的師兄弟!」

仙土內的劍宗弟子頓時變了神色,紛紛不安起來。

然而很快,在星空中游竄的殭屍發現了這一隊劍宗弟子,紛紛轉身,張開獠牙,朝著他們包圍而去。

「不好!」

所有人激動。

甚至有人情緒按捺不住,噹啷一聲長劍出鞘,大喝道:「我們一起殺敵!」

人群立刻躁動。

「都住手!」

威嚴的聲音頓時傳來,宗主劍無憾降臨,他威嚴的掃視劍宗弟子:「不準對這次屍變出手是鐵令,誰如果違背,便逐出宗門!」

「可,我們難道眼睜睜看著外面的師兄弟受難!」有弟子激憤。

劍無憾腳步一動,踏向星空中:「他們自有我解救。」

宗主出手,分開屍群,不傷害這些殭屍,卻是保住了劍宗弟子的性命,下一刻他帶著劍宗弟子回歸,看向眾人道:「最近外界群屍遊離,劍宗弟子均不得外出。」

說完,他留下在外面殭屍群里走了一遭而驚慌喘息的弟子,閃身消失。

諸多劍宗弟子看著外面的屍群握拳,辛虧沒有出現慘劇,不然將會怨氣滔天。

許辰眉頭深深皺起。

不得外出?他在這裡待了許久,該辦的事差不多辦完,必須要離開了……

只能悄悄離去了。

……

(用了五年的老電腦,早就覺得它不對勁了,尤其這段時間明顯出現卡頓情況,可也沒有在意,覺得它還能支撐一段時間,結果沒想到,它今天突然就不行了,碼字軟體閃退,莫名其妙丟失了稿子,找半天找不回來,還連中文都不能打了,雖然極度崩潰,還是借了一台電腦,把章節重寫,總算這個點重寫完一章,剩下兩個鍾應該還能寫完一章,大家久等了……) 該留的傳承差不多已經留下,本要做到滴水不漏的善後工作,此刻在蔓延的屍群面前也覺得不再那麼重要,許辰沒有心思繼續在這裡浪費時間,去了魯九陰的住所。

見到他,魯九陰帶著笑意道:「這時候才捨得把東西給我送來,是不是準備離開了。」

「有些事要去辦,我沒時間和你玩遊戲了。」

許辰取出遠古遮天盤,又拿出天羅萬象經,緩緩道:「你的東西我都帶來了,我的東西也拿來吧。」

「恩。」魯九陰點了點頭,然後道:「我見你在萬劍宗生活的挺如意,不考慮長住?以你現在的聲望,想要藉助萬劍宗順利走到仙階巔峰,應該是最快最安全的途徑。」

許辰斜睨了他一眼,輕輕敲了敲桌子:「東西。」

「你這小子啊。」魯九陰無奈取出了寂滅蒼生經,按在手中道:「但還是這句話,我並不支持你現在離開,外面屍群橫行,你難免會惹到麻煩,我提醒你一句,這麻煩不是仙界的,而是來自更上層。」

「多謝提醒,我們先完成這次交易吧。」

許辰沉靜的指了指功法。

對於這次屍變的詭異,他有猜測過是來自神界,甚至和帝族有關,但不管源頭是什麼又能怎樣,他並不是單純的下界之人。

「你還是收收心吧,我再多說一點,雖然這次屍變禍及甚廣,但上界也不會真的放任不管,而是有一個期限的,一年之期,到時候不論這些屍禍會蔓延到什麼程度,都會消失。」

魯九陰繼續說道。

許辰沉默一會,雖然還是看不透魯九陰,不過對方現在的確是透露著一笑好意了。

他點了點頭,緩和了許多:「只有一年?」

「對,只有一年之期,一年之內以屍變罰世,一年之後責罰之期過去,屍變結束。各大荒的六道仙君都知曉,他們期間不準插手,誰插手就會遭來更大劫難,所以,他們都在忍受。」

魯九陰認真了一點說著:「現在一年之期已經過去大半年,只剩最後幾個月,你也再忍忍便過去了,真不必橫生事端。」

戚少的絕寵嬌妻 他說的的確很認真,對於許辰,也有一些真實的勸告。

許辰看的出來,還是搖了搖頭,淡漠一笑:「罰世,真是好大的威風,我只想知道這其中的究竟原由。」

「哎,有時候我在想,你行事如此剛正,究竟是個性使然,還是有恃無恐,如果是個性使然那縱然你有傲世的天賦,也不能在武道這條路上走遠,因為這條路上的水太深了,而如果,你一直是有恃無恐……」

魯九陰說著神色凝重了一些,又搖頭:「那就太可怕了,我希望是後者,但這一次,不管是哪一種我都勸你,輕易還是別涉及進去,因為這件事背後的勢力,連我本尊都不能輕易干預。」

「多謝了。」

許辰點頭,知道魯九陰不會再透露了,目光再次看向對方手中的帝經道:「我該走了。」

魯九陰搖了搖頭,隨即將帝經往許辰面前一送道:「好的傳承的確能帶來無限的光明,但有時候也會將人帶入絕境,你多思量吧。」

許辰取了功法,點了點頭離開。

傳承?他並沒有得到過任何傳承,他就是青帝,這才是底牌所在,甚至於,青帝身份都不是真正的底牌,真正的底牌是那一尊混元至尊金鼎……

萬劍宗外。

無數的弟子仍然聚集在廣場上,頭頂的星空中還有屍群在遊離。

許辰看了一眼,身形隱去準備離開。

這時。

天際忽然又有光影浮現,只見又是一群外出的劍宗弟子,此刻從外界趕回,正好迎頭遇到了這群遊離在外的屍群。

「吼!」

驚天動地的屍吼震耳欲聾。

只見在屍群前面,那一頭全身披著白毛,一身凶焰滔天的飛天旱魃,體外忽然噴出萬丈火光,化成一頭恐怖的怪物,朝著這一隊返回的劍宗弟子衝去。

「飛天旱魃動了!完了,出大事了!」

劍宗的弟子一瞬間慌了神。

飛天旱魃,這是堪比六道仙君的強大存在,這種東西動手,仙君之下,絕無活口!

「宗主,快叫宗主!」

下面的弟子們急躁如同被炙烤的螞蟻,在原地打轉,緊握刀劍,似乎下一刻就會衝出去拼殺。

「你們忍耐住!」

有長老見情況焦躁,擔心情勢失控,也慌了神,急忙傳遞宗主令。

而不等多久。

劍無憾趕到,他臉上閃過一絲威嚴的慍怒,腳掌一踏衝出,直入虛空,也沖向星空中的劍宗弟子。

「宗主出來了。」

一群弟子們微微冷靜了一些,但只是暫時冷靜,情緒中還殘留著濃郁的急躁。

飛天旱魃是不弱於六道仙君的強大生物,這時一個在前一個在後,而且劍無憾還顧忌太多,不能對旱魃出手,一切處於被動之中,這種情況下能不能救出宗門弟子,真的是一個未知數。

「似乎來不及了。」

許辰眉頭皺起,按照魯九陰所說的話,劍無憾是斷然不會對殭屍出手的,可不出手就救不了人,此刻危機。

「我出手的話……」

許辰身影隱到黑暗中,心頭困惑,自己就算出手,也不能在萬劍宗門口下殺手,這樣同樣可能給萬劍宗帶來災禍,而且下殺手也打不贏飛天旱魃,只有施展秘術,引群屍的煞氣到身上,轉移他們的殺意。

「乾坤,轉!」

天地中忽然有冷哼響起。

只見在飛天旱魃要襲殺劍宗弟子的一剎那,劍無憾突然使用了秘術,剎那扭轉了空間,出現在劍宗弟子前面。

然後。

一隻燃燒著火焰的屍手破空,帶著無窮的煞氣,一爪扣下,狠狠拍在了劍無憾胸膛上面,嗤啦,血染青天。

「宗主!」

下面無數弟子驚呼。

劍無憾的面龐沉著,似乎不受一點影響,大手一揮將所有劍宗弟子籠罩,然後送往仙土之內。

「轟!」

突然空間破碎,一隻猙獰屍爪鑽出空間,出現在前面的劍宗弟子之中,一爪所過,扣住了三個人的頭。

「孽畜敢爾!」

沉著的宗主劍無憾,此刻震怒。 萬劍宗主震怒,疾如風,試圖全力阻攔。

然而飛天旱魃先他一步,爪子已經籠罩住三個劍宗弟子,霸烈和迅疾的一爪,就像是時辰正到時揚起的鍘刀,

「不好辦了。」

許辰眼中冷芒綻放。

但也只剩下慍怒,這時候的他距離飛天旱魃較遠,施展神通秘術需要時間,這麼短的時間內就算是他也難以趕到。

還有一點,現在許辰才是天仙境界,與六道仙君相差極大,而且每一種秘術施展都不是一瞬間就能讓他擁有仙君之力,同時還要趕路,這都需要時間。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