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最大的好處是,襪子不限制數量,拿幾雙都可以,於是江子涯選了大半碼的牛皮長靴,三雙羊毛長筒襪,兩雙用來穿,一雙用來做手套亦或是作爲裝東西的包包。

選好了衣物,他還有三個裝備上限可以選擇,當下毫不遲疑的先拿了一把D國摺疊工兵鏟,一個帶揹帶的大號金屬水壺,最後又拿了一盒三十個裝的安全套套,達到了自己的裝備上限。 壬晴兒幾乎是跟着江子涯做選擇,對方選什麼,她就選什麼,到最後才發現,自己竟然沒選擇褲子,不過好在是長袍,遮羞還是沒問題的,當下慶

選好了衣物,他還有三個裝備上限可以選擇,當下毫不遲疑的先拿了一把D國摺疊工兵鏟,一個帶揹帶的大號金屬水壺,最後又拿了一盒三十個裝的安全套套,達到了自己的裝備上限。

壬晴兒幾乎是跟着江子涯做選擇,對方選什麼,她就選什麼,到最後才發現,自己竟然沒選擇褲子,不過好在是長袍,遮羞還是沒問題的,當下慶幸自己穿的是小平角內內。

“走!咱們處理一下鞋子!”江子涯見壬晴兒也選擇完畢,急忙說道。

“處理鞋子?這是新的啊!還要怎麼弄?”

壬晴兒不解道。

“就是因爲新的,所以要處理一下,跟我來!”江子涯說着,把她領到了水池邊,裝了兩盆水,然後穿好牛皮靴子,站進了臉盆的水中。

壬晴兒不明所以,但是依舊有樣學樣。

大約兩分鐘之後,江子涯招呼壬晴兒出來,穿着溼澇澇的皮靴在地上漫步,一直到鞋子徹底晾乾,壬晴兒驚奇的發現,這雙皮靴就好像自己穿了很久的鞋子一般,合腳而柔軟,沒有了新鞋子的絆腳。

一雙合腳的靴子,是長途跋涉的關鍵點,尤其在沙漠之中。

無論什麼材質的運動鞋亦或是靴子,都可以用這種泡水的方式,加速鞋子和自己雙腳的貼合,當你不得不用新鞋子跋涉的時候,切記不要忘了這一點,可以讓你少受很多傷害。

江子涯指着套套小聲問道:“知道這個怎麼用吧?”

壬晴兒點了點頭說道:“知道,沒辦法的時候,可以用來取水!”

江子涯“嗯”了一聲,又道:“還有別的用途!”

壬晴兒回了句:“能裝水,還能做繃帶,還能做彈力繩。”說着,還仰着臉,意思別把我當探險雛兒。

江子涯嘻嘻笑道:“還有呢?”

壬晴兒陷入思索,想了一會,問道:“這,真的不知道了!快告訴我!”

江子涯“嘿嘿”笑着,貼着壬晴兒的耳朵說道:“用這個,不會喜當爹!…哎喲!”

壬晴兒踢了江子涯的小腿一腳,滿面俏紅的表達了自己的不滿。

比賽正式開始,要到明天的清晨,天色亮起來的時候。

直升機會帶着五十名選手,沿着庫木塔格沙漠東側邊緣,進行隨機跳傘。

選手們選擇好了裝備,都趕緊回去複習資料,把塔克拉瑪干沙漠的地圖深深記在腦海裏。

壬晴兒也在做功課,但是江子涯卻懶散的躺在牀上,一點也不見緊張。

“大江,你怎麼一點也不着急啊?地圖你都記好了嗎?”壬晴兒擔心的問道。

江子涯嗮然一笑,道:

“那玩意兒看了也白看,我們在沙漠裏走不出來直線,明天若是我們的跳傘距離比較遠,就不要想着匯合的事情,靠北側跳傘,你就跨過駱布泊,儘量沿着他裏木盆地北沿行走,那裏多綠洲沼澤。

若是靠南跳傘,就過米蘭河,沿着古絲綢之路前進,那條線雖然沒有顯河,但是卻有很多長着植被的河牀,也能找到生存的物資,還有,進入雅丹地貌戈壁灘的時候,小心沙漠狼。”

壬晴兒點了點頭,說道:“我知道,你不用擔心我!狼來了我正好有肉吃!要是我們跳傘的距離不是很遠,怎麼會和?”

江子涯略一思索,說道:“若是都在中部,我們便在米蘭河匯合,那裏可以給我們很好的補給。”

壬晴兒點了點頭,很顯然,小丫頭非常希望能和江子涯匯合,一起闖蕩死亡之海,這不應該算是一種依賴性,因爲這丫頭獨立切堅強。

一夜無話,雖然那帳篷睡起來真心不舒服。

次日清晨,天還沒亮,參賽選手們隨機幾個蹬上了直升機,開始了讓他們心有怯意的征程。

選手按照單雙號隨機分組,江子涯是二十四號,壬晴兒是十三號,這就註定倆人跳傘的相距會比較遠。

江子涯和壬晴兒擁抱了一下,給彼此鼓氣加油,然後各自蹬上直升機,飄然南北兩去。

依舊是橫V字形投放,沙漠中部位置的人,是V字頭,這樣就可以解決他們向兩邊靠近時的時間和路程損失。

茫茫昏黃之上,不辯東西南北,江子涯綁好了金屬水壺,穿着大長袍,跳了下去。

他的頭巾暫時作爲腰帶幫着長袍,避免跳傘的時候,衣服倒翻遮住臉面。

但是,卻避免不了那豹紋的平角內褲出現在直播視頻上,當然了,這幾乎是大部分男選手的尷尬,因爲很多人都選擇了這種實用的啊啦伯長袍。

女孩子就比較細心一些,她們把長袍提前綁成了五分大襠褲,任你狂風亂吹,我自無光可跑…… 壬晴兒已經瞭解了一些吸引收視率的精髓,不錯過一丁點吸引觀衆眼球的機會。

小丫頭跳出直升機,在幾千米的高空之中,身體一蜷一放,藉着腰力,身體好像陀螺一般開始旋轉,不時的摻雜一些類似體操的翻滾動作。

身邊彩雲相隨,猶如天外飛仙。

最後落地時,更是姿勢優美穩健。迅速切割掉降落傘的繩索,小丫頭看着太陽,辨別了一下方向,然後並沒有馬上出發,而是用降落傘做了一個遮陽傘,靜坐在那裏,等待天黑。

壬晴兒這一波操作,立馬吸粉無數,並且給她和胡婷的直播室帶來了幾萬塊的打賞,看得紅顏眼紅心熱,但是她只能乾着急的看着屏幕上的江子涯。

這貨跳出飛機之後,一縮和烏龜似的,豹紋的平角內褲映襯着白色的長袍,那是相當顯眼。

沒有任何花俏的動作,直麼愣怔的落下去,到了接近地面五百米左右的時候,他從容的打開了傘包。

“蓬”

的一聲悶響,巨大的傘面彈出去,在急速下,降落傘幾乎瞬間就被撐滿。

江子涯的身形一頓,慢了下來,即便是他胸口在那一瞬間鼓了一下氣,依舊感受到那股相對的拉扯很難受。

這貨完全是按部就班,選擇在安全距離直接打開傘面,然後有足夠的時間觀察地面,想好適當的落地方式,至於改變降落傘的走向,不好意思,他不會。

“糟了!好大的風!”

這股風來的突然,簡直就是給江子涯準備的一般。

好巧不巧,正好把他吹向一片亂石陣。

這裏是庫木塔格沙漠的邊緣地帶,典型的戈壁灘,有着很多風化巨石。

若是無風的天氣,即便有巨石,也不會有什麼損傷,調好落點就可以,但是這麼大的風,可就不一樣了,不但無法確定落點,更有可能因爲身體撞擊岩石而發生損傷,嚴重的骨斷筋折都不誇張。

江子涯抓穩了傘繩,身體微微弓起來,保持最佳的骨關彈性空間,然後看着地面越來越近,他調整呼吸,始終讓胸腔和腹部充滿着氣,這能最大保護自己的內臟不受損傷。

風越來越大,就在他的正前方,必經之路上,一塊巨大的紅棕色風蝕巖佇立在那裏,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巨大的蘑菇。

一根四五米高的立柱,上面頂着一個巨大的傘蓋,偏偏那傘蓋的邊緣看起來很鋒利,江子涯相信,自己以現在這樣的速度撞到那薄薄的石刃上,折幾塊骨頭那是必須的。

看着他比賽的那些老觀衆,一個個的都提起了心臟,他們能真切的看到江子涯隨風飄行的速度,知道這是怎樣的危機。

別說江子涯不會調整方向,就算他會,在這樣的大風帶動的高速下,也不可能躲過這麼大的一塊風蝕巖。

眼看就要與巨石相撞,江子涯目不轉睛的盯住前方,判斷這距離。

3.2.1!

就在即將與風蝕巖相撞的那一刻,江子涯雙手猛的一拉傘繩,以手臂爲圓軸,纏繞着傘繩在胳膊上,拉動着身體升高。

在直播視頻上看來,江子涯就好像變成了一個車輪,在蘑菇一樣的風蝕巖頂端,寬闊的石面上滾動前進。

一些玩過一代街霸的觀衆不由得驚訝道:“我勒個去,旋轉布蘭卡!”

江子涯的降落傘是一直向下墜落的,但是江子涯靠着急速的旋轉,大致跟上了下降的速度,再借着滾動卸力,身體並沒有損傷。

順利越過這塊巨大的蘑菇巖,江子涯距離地面只有四五米的距離,前方不遠依舊有亂石,江子涯可沒能力再躲一次,當下急忙把雙臂往上一伸,剛纔纏繞的傘繩快速離臂而去,讓他提前接觸到了地面。

在接觸到地面的一瞬間,江子涯先用雙腳落地,然後急速下蹲,靠着脊椎和髖膝關節卸去一部分力道,緊接着,借勢隨形,身體往前一滾,以整個後背爲圓弧,拉長受力時間,減少單位時間內的衝擊力。

終於,兩個滾翻後,在距離下一塊岩石一米半左右的距離徹底停了下來,這也要感謝岩石擋住了降落傘,讓大風無法繼續吹着它奔跑。

“呼!”

江子涯小臉嚇得煞白,長吐了一口氣,解下來傘包,躺在沙地上喘着粗氣。

這裏亂石林立,能夠很好的阻擋太陽的光線,而且這是沙漠的邊緣,還有着一些綠色的植物稀疏的生長在亂石內外。

江子涯等待心率平復之後,立馬爬起來,開始收集需要的物資,他沒有時間休息,必須在天黑之前,完成自己進入沙漠腹地的準備。

他用工兵鏟砍斷了幾棵早已經死去不知多少年的幹胡楊。

這種樹是軟木,體輕如草,但是結實程度,可比草本要強很多。

攝政王妃很難為 而這些乾枯而死的胡楊,正是江子涯橫渡沙漠最大的依仗。

在一塊質地比較細密的岩石上給工兵鏟的刃口打磨了一番,較之以前鋒利許多。

然後開始拾嘍這些胡楊木。

現代工兵鏟,都是雙摺疊多功用,上面有鏟,鎬,撬棍,刺,短鋸齒,刀等功能。

他先挑了兩根比較粗的胡楊木杆,用工兵鏟把一側削平,增加着地面積,然後把最粗的頭部用工兵鏟砍成船頭坡形。

用刺和刀在大腿粗細一米長短的兩根胡楊木上,鑽了幾個直徑三公分左右的洞,然後把幾個小臂粗米長的胡楊枝兩端修尖,扎進孔內,用木片楔子較緊。

這樣,一個扁扁的沙爬犁就完成了。

江子涯用手提起來試了試重量,估計都不到十斤,在沙漠上拖拽,幾乎不用消耗太多的體力。

有了這個沙爬犁,他就可以承載更多的有用物資,而不用浪費自己過多的體力,這可是比揹包好用得多的工具。

沙爬犁的兩根主杆是不用擔心損壞的,畢竟夠粗,但是中間的橫樑卻無法預測,所以江子涯又多弄了幾根細橫樑,搭在沙爬犁上,弄了一段傘繩綁好,這纔算完成第一項任務。

第二項任務則是尋找水源,做飲水儲備,還有夠自己三天的食物。

他的下一個補給站在米蘭河,他必須做到,準備足夠橫渡庫木塔格沙漠的資源。

別看這段距離只有不到一百公里,好像兩天足以達到目的地,但是沙漠之中有很多難以預料的事情,比如海市蜃樓,比如鬼打牆,比如惡略的天氣,這些都可能造成長時間的迷失方向。

這個時候你不得不停下來等待,那麼資源就是活下去的靠山,所以準備三天的物資,已經是很激進自信的一種表現…… 沙漠生存,飲水爲重中之重。

因爲在沙漠裏尋找水源是非常困難的一件事情,尤其是沙漠腹地。

好在出發地點是戈壁,這裏還有着一些綠色植物,所以即便是沒有河流,江子涯也有信心弄到飲水。

人體每晝夜最少要喝600毫升水,才能勉強讓機能保持正常狀態,在沙漠裏,這個底線還要再增加幾成。因爲這裏氣候乾燥,更容易造成身體水份的流失。

江子涯準備收集三升左右的飲水,一個套套便足以裝下。

他看到了一片還算鮮活的蘆葦草,當下拿着工兵鏟過去,在小片蘆葦的中心,使勁挖了下去。

蘆葦根系一般在一米左右,所以能生長蘆葦的沙漠戈壁,其下兩米以內,必有水源。

果不其然,一會功夫,江子涯看到那一米多深的坑裏出現了混黃的液體。

以手粘粘一點,用舌頭輕舔一下,沒有鹹味,確定這裏不是鹽鹼沙地,於是放下心來,又挖深了幾十釐米,擴大了水面的面積,然後置之不理,等待積水自然澄清。

絲毫不浪費時間,江子涯開始四處尋摸能填進肚子的食物,無論葷素,能吃就成,在沙漠戈壁裏,絕對不能挑食。

別小瞧這些準備,要知道在沙漠腹地想找到帶着綠色的植物,那簡直是大海撈針。

雖說塔客拉馬乾沙漠下面,已經確定有旺盛的地下暗河,但是江子涯可沒有鑽井工具。

每一個探險家,在學習或者進入這一行的時候,老師都會告訴你:

“探險不是冒險,探險是一門知識和技術,而冒險則只會存在於計劃不周,準備不足的探險中。”

他蒐集了不少青黃色的沙棗,頭髮草,小根蒜,肉蓯蓉,鎖陽,沙米等能吃的植物和野果,這些東西可以補充大量的維生素,碳水化合物以及一定的熱量,尤其可以讓你的胃舒服起來。

一個空蕩蕩的胃,會讓你全身無力,哪怕你有着一身的脂肪。

不過,他還是希望能夠弄到一些肉食。

觀察地面上,草叢間的腳印,他能認出沙漠狐狸,沙漠野兔的蹤跡,這兩種小動物的腳印是最容易辨認的。

狐狸欲蓋彌彰,總想用大尾巴掃掉自己的足跡,這反而給獵人留下了記號。

而兔子的腳印,永遠是不分前後的一對一對。

當下用降落傘的傘繩,做了好幾個簡單的繩套陷阱。

沒有誘餌,江子涯只能冒蒙的在那些腳印路過的位置設置陷阱,儘量多做幾個,增加捕捉的概率。

在荒野之中,學習一些捕獸陷阱知識是非常必要的,因爲這能給你帶來肉食,且不會消耗你的體力,你只需要擁有足夠的時間去等待。

在沙漠裏,永遠不要擔心肉食太多,無法存放。

要知道,沙地表面的溫度,可以達到七八十度,把肉切成小塊,一會功夫就能完成脫水,變成熟肉乾。

他看了看天空之中的雲形,觀察太陽周圍,判斷風向以及風力,知道這陣大風還能吹上很長一段時間,於是把目光聚焦在降落傘上,心裏有了小主意。

待到下午,他的繩套陷阱很幸運的捕捉到了一隻沙漠灰兔,十三個繩套陷阱,十三分之一的機率,算是很幸運了。

江子涯也不墨跡,一把扭斷了脖子,捨不得放血,待到過了一會,纔開始剝皮,去掉內臟。

整隻綁在沙爬犁上,等着慢慢風乾。

至於那小塊兔子皮毛,他也沒有捨棄,用沙子蹭乾淨了上面的肉絲血跡,鋪平了綁在木柵欄上,隨着兔肉一起風乾。

然後整個人倒在一塊較軟的沙地上,藉着巨石遮擋的陰影,閉目養神,等待黃昏的到來。

沙漠之中,晝夜溫差極大。

比如此時的庫木塔格沙漠,白天空氣溫度能達到三十八九度,但是到了晚上,也就十一二度,甚至可能更低。

但是傍晚太陽落山一直到半夜十點左右,是最舒服的時間,因爲沙土之中蘊含着太陽贈與的熱量要到那個時候才慢慢散盡。

這個時間段,不冷不熱,最是舒適,到了亥時以後,就開始冰冷,一直到早晨太陽升起一個小時以後,則到了必須休息的時間。

所以,這面太陽將要落山,江子涯就到夕陽下,用手試探了一下沙子的溫度,還有些燙手,但是能夠忍受,於是急忙把拾嘍好的沙爬犁,用傘繩綁好,另一端系在自己的腰上。

同時,把短了一半,連着降落傘的傘繩尾端系在一起,套在後背上,用雙臂腋下夾住,然後使勁往起一揚降落傘的傘面。

大風鼓盪,立刻撐滿了降落傘,好像放飛的大風箏,由東南向着西北而去的大風,推着降落傘,攜着巨力前行。

江子涯放鬆身體,仰面朝天,任降落傘的力道拉扯着自己,身體與沙面呈三十度角,以鞋底爲接觸面,畫出了兩道直直的長線。

這可比自己走路要輕鬆多了,而且速度很快,若不是要經常回頭觀察前面的地形,害怕撞到樹木和石頭,他甚至可以就這樣好好睡上一覺。

人人恐懼的沙漠大風,反倒成了江子涯最好的助力。

五十進三十的比賽,剩下的幾乎都是明星選手和職業選手,他們各自都有自己所屬的公司,簽了品牌代言,網絡直播,還有一些電視娛樂節目的直播。

他們的收入,自然比江子涯他們高很多。

當有的觀衆看到江子涯的借風之法後,急忙跑到自己粉的直播間告知主播,轉告選手效仿。

但是可惜,很多選手早就已經把傘繩和傘面徹底分離,做成了自己需要的東西,揹包或者衣物,自然沒法使用這等討巧的辦法。

幸運的,沒有肢解降落傘的選手,則立馬有樣學樣,開始了沙漠滑行。

壬晴兒就是這裏面的幸運兒,這小丫頭的降落傘保持的最完整,往身上一套,順遂而去。

江子涯這一波操作,顯現出了他的智慧,讓很多觀衆爲之叫絕,引來了今天的第二波禮物雨。

第一波,是他險而又險,風火輪降落之後。

這陣大風一直吹到了晚上八點鐘左右,也就是說,江子涯坐了兩個小時的順風車。

這貨期盼着以後還有這樣的大風,於是珍而又珍的把降落傘收好,放在沙爬犁上。

他的所有物資就是,一個沙爬犁,一個裝着沙地裏滲出的三升清水的套套,一點二升裝滿水的鈦合金水壺,一隻四斤左右的沙漠野兔,裝在套套裏面的沙棗,沙拐棗,肉蓯蓉這些野果野菜,短繩降落傘一盞,一把雙摺疊的工兵鏟。

這些東西加一起,也不到二十幾斤重,用繩索在地面上拖拽,幾乎沒有多大的阻力。

這得益於沙爬犁兩根滑木夠平寬,還有頭前的船型坡。

很幸運,有這樣一個晴朗的夜晚作爲比賽開端,明亮晧潔的月光灑在沙海上,好像整個大地蒙上了一層白紗。

北斗星旁那明亮的北極星讓江子涯不會迷失了方向,這讓他心裏安穩了許多。

即便如此,他也要時刻觀察北極星的位置,確定自己有沒有跑偏,要知道,在沙漠裏,是最最容易碰到鬼打牆這種現象的。

這沙漠裏的鬼打牆與森林深山的鬼打牆不一樣,說起來似乎挺神奇詭異,但是講明瞭,卻又是非常簡單的一件事…… 沙漠廣闊平坦,植被稀少,人在沙漠裏行走的時候,因爲景緻單一,沒有固定的方向參照物,所以非常容易迷失方向.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