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長老壓兩萬兩,賭夏鴻騰死翹翹!」

紅棉谷四大長老見到有人做莊全都爭先恐後地從懷中掏出金票下注,同是四品靈龜師,她們自然不怕江南黑幫的人卷錢跑路。 拚命狂熊沒想到幸福來得這般猛烈,熟練地從龜藏空間取出文房四寶寫契收錢,同時豪氣萬丈地對旁邊圍觀的眾人道: 「大家速幫我放話出去,就說江南七賢幫出二十萬兩金子賭夏公子還活著!所

紅棉谷四大長老見到有人做莊全都爭先恐後地從懷中掏出金票下注,同是四品靈龜師,她們自然不怕江南黑幫的人卷錢跑路。

拚命狂熊沒想到幸福來得這般猛烈,熟練地從龜藏空間取出文房四寶寫契收錢,同時豪氣萬丈地對旁邊圍觀的眾人道:

「大家速幫我放話出去,就說江南七賢幫出二十萬兩金子賭夏公子還活著!所有賭夏鴻騰被鯤獸吃了的單我們都接!」

此話一對外放出去,這聲勢,直接讓紫竹林名聲在外。

同時,庄天重的家和華紫笛以及四大長老的住處,瞬被很多人踩爛門欄,只要跟他們說的上話的人,下注前都想找他們確認一下。

華紫笛和四大長老為保證自己答案的權威性,偷偷又組團用秘法再次查探一番。

秘境龜神廟中,直到現在,根本沒發現夏鴻騰出現過的痕迹。

附近通天河上下幾十里,依然完全沒感應到人類活動的氣息。

同樣,消失的紙門令牌依然沒有半點反應!

幾乎累癱的五人終於放心地打坐睡去。

夏鴻騰不知道紙門被華凝洛和拚命狂熊玩翻了,此時,他正在離紙門龜神廟並不遠的通天河上睡大覺。

也算華紫笛她們倒霉,五人再次用秘法大規模查探附近時,根本沒想過朝河中央查看。

按這些熟悉此處秘境的老司機思維,夏鴻騰也許有機率在秘境中生還,但決不會在通天河中生還,那裡成千上萬的噬冥魚即使是九品靈龜師也不敢去隨便洗澡。

不過,也不能怪她們,因為通天河的水本就帶有吞噬神識的特效。

「乾爹,起床了!月亮曬到屁股了!了!了!」

睡得正嗨的夏鴻騰直接被一陣神識風暴差點吼嚇出尿。

「停……停,別叫了,乾爹已經醒了!」

「怎麼了?乾爹你好像不高興?」鯤獸不解地道,「這種叫床法應該沒毛病呀,我以前吞噬的一個小女孩的神魂記憶中,就是這樣叫人起床的呀?」

「是沒毛病,是乾爹修為低,經不起你的神識折騰!」夏鴻騰沒好氣地道,承后慵懶地伸了一個懶腰後站了起來,抬頭望天,月華滿江,夜色正濃。

「乾爹,是否叫你乾爹后,我就可以像你提要求?」

夏鴻騰聽得一愣,這是那個熊孩子腦中的神邏輯?

「提,你儘管提!」

「乾爹,我想吃龍肉!」

「咳咳……」夏鴻騰差點沒站穩,這寵物收的,「龍肉可是好東西,乾爹也想吃,沒問題,乾爹以後給你找,和你一起吃!」

「乾爹,我還想吃鳳肝!」

這熊孩子,什麼都能開口啊?

「好,以後乾爹給你捉!」

夏鴻騰努力使自己的口氣聽起來很自然,空投支票都已經寫下一物了,夏鴻騰不介意再往上面加樣東西。

「乾爹你真好!」

「應該的!對了,小鯤,現在乾爹想上岸捉靈龜,你可以靠岸嗎?」

捉靈龜才是正事,看到月色正濃,夏鴻騰可不想浪費如此良辰美景,按他推斷,此處應該有其它五行龜出沒才是,雖然他不知道五行龜有什麼用,但是用秘法捉了兩隻兩種屬性的靈龜后,夏鴻騰感覺自己快要成集龜狂魔了。

「在這裡捉靈龜啊?那乾爹你不用靠岸了,我可以很肯定地告訴你,這裡方圓幾公里,基本沒有靈龜!」

「怎麼可能?這裡可是紙門秘境,捉不捉得到靈龜是一回事,但決不會沒有一隻靈龜的!」

「你說的沒錯,這裡原來還有五十多隻靈龜,不過都被我吃完了!」鯤獸不好意思地說道。

「你這胃口也太好了吧?」夏鴻騰直接聽傻眼了,不死心地道,「真的一隻也沒留下?」

「一隻也沒留……不對,還真有一隻!」鯤獸忽然記起什麼,神情略躲閃地道,「還有一隻躲在不遠處的一個小島上,那裡有個噴泉眼,本尊下不去,算它走運!」

「就它了!能帶我去嗎?」

聽到還有漏網之龜,夏鴻騰總算鬆了一口氣,從墨門秘境和硯門秘境捉了土靈龜和火靈龜,潛意識裡夏鴻騰覺得在此處這個紙門秘境里應該還能捉到剩下的其它五行龜。

霍少寵妻超高調 「沒問題!」

那處泉眼對鯤獸的體形來說是個硬傷,它在那裡附近狩獵好幾次,那傢伙警惕的很,居然一有風吹草動就躲回那個洞眼,害它每次都氣得心痒痒,正好借乾爹的手好好教訓一下它!

鯤獸飛的很快,幾乎貼著水面飛。

夏鴻騰站在它背上眺望前方目之所及處根本沒有什麼島嶼的輪,忽然發現自己似乎忽略了什麼,感情人家的不遠處概念是以飛行速度定位的?

「小鯤啊!靈龜是人族的好朋友,你以後盡量給它們留點生機!」夏鴻騰無聊地道。

「乾爹,你……你剛才說的幫我捉龍逮鳳不會是騙我的吧?到時你不會也說它們也是人族的好朋友?」

鯤獸馬上機警地舉一反三道…… 鯤獸這智商,這舉一反三直接讓夏鴻騰無語,苦笑道:「怎麼會呢?天下這麼大,不會每條龍和每隻鳳都會跟我有因果。你也知道乾爹我朋友很多的,我答應你,以後只要他們遇到了,我也第一時間通知你!」

「真的嗎?乾爹你不會騙我吧?」

「放心,乾爹向來一個唾沫一個釘!」

夏鴻騰斬釘截鐵地道,這兩個承諾一許下,夏鴻騰內心不知道流了多少淚,這位敢吃龍肉鳳肝的主,自己以後如何惑得住?

看來以後還得讓殘圖幫忙搞定,想到此處,夏鴻騰眼球一轉,又道:

「對了,乾爹幫你弄來風靈草的秘法群你也見識過,要不直接把你也加進去,那樣以後我們無論在何地,都可以隨時隨地地聯繫了!」

「真的可以嗎?好呀好呀,快把我也加進去,我要找他們聊天學習,那樣就不用經常麻煩的吞人讀魂了!」 盛寵甜妻:腹黑前夫賴上門 鯤獸不疑有它地催促道。

「好,你祭出一滴精血,然後跟我一起念……」

此時。

替天行道群。

很多人正在聊著天。

群員葬花仙子:【落日仙子,君上真的用秘法請你吃到魚了?】

群員落日仙子:【拜託,你都問好幾遍了,當然是真的,不信你派人到風家問我朋友呀,她就是吃了君上三條烤魚后境界連升三級的!】

群員葬花仙子:【不好意思啦,人家現在拿全部家當跟人對賭君上還活著的事,誰知道君上又聯繫不上,心中有點心虛,所以才想找你借點信心嘛!】

群員南隱霸斧:【我說葬花宮主,你這個小心智還有待鍛煉,才賭多大就睡不著覺了?人家盤口已經開到五十萬兩金子還不照樣聽著小曲喝茶?】

群員拚命狂熊:【對對,宮主,你就放一百個心吧,我們已經仔細求證過,離庄天重放出消息說他乾兒子被鯤獸吃了到君上在這群中出現,時差完全遲人家四個時辰……咦?君上邀請風娃加入替天行道群?】

群員葬花仙子:【哇,終於逮住君上了,君上,在嗎?速出來說話,你現在一句話值一百萬兩銀子!】

君上——花無錯:【怎麼了?我的話何時這麼值錢了?】夏鴻騰也沒時間看聊天記錄,直接好奇地道。

群員葬花仙子:【哈哈,君上你終於有反應了,我的三萬兩金子終於有著落了!】

君上——花無錯:【什麼情況?】

群員拚命狂熊:【君上,現在外面很多人賭你死了,只要你五天內能活著回來我們就賺大發了……】

君上——花無錯:【五天內回去應該問題不大……對了,這事得問一下風娃,紙門的紙令沒在我的手上,能不能弄出來就看她了!】

聽到夏鴻騰這麼一說,眾不才發現左邊顯示群員的地方,靠近前面的排名處忽然多少一個名字。

群主——龍尊。

君上——花無錯。

護法——風娃。

護法風娃,同樣沒品沒級,跟群主同樣一個檔次有沒有?

不似他們,一加入到群中,修為就會直接爆出,這說明什麼?

結合從不出聲聊天的群主龍尊,眾人都不知道往哪方面去猜測……

咦,不對!

白天時,夏鴻騰換風靈草時,好似說認了一個乾女兒,此人不會就是傳說中某大佬的小孫女吧?

難怪不顯信息了!

眾人正私下亂七八糟地想著,果然,聊天群中顯出了讓他們深呼吸的對話。

護法——風娃:【乾爹,什麼紙令?】

君上——花無錯:【就是一塊手掌大少似木似金的東西,你能幫我弄出來嗎?】

護法——風娃:【哦,那東西啊?沒問題,我隨時都能幫你弄出來,乾爹你什麼時候想要?現在嗎?】

群員葬花仙子:【別,別,現在千萬別從鯤獸那裡弄出來,否則我們華族很多人就會感應到,最好三天後過了正午時你們再弄出來,到時我們一起大殺四方!】

華凝洛沒想到夏鴻騰認了一個霸氣十足的乾女兒,隨時都能從鯤獸肚子里把令牌弄出來,她的家人得什麼境界?

君上——花無錯:【好,聽你的!】

能幫大家賺金子夏鴻騰心情也不錯,居然壓我死在通天河裡,這幫人不坑死他坑誰去!

只是華凝洛這丫頭居然也跟著開局他打死也想不到,這還是自己認識的一個人在樹下安靜彈琴的小丫頭嗎?

對面的華凝洛此時明顯心情不錯,有了剛才的小因果,她便決定搶在別人之前先一步撩撥夏鴻騰神秘的乾女兒。

群員葬花仙子:【小風娃,謝謝你了!以後在這個群中由姐罩著你,要是誰欺負你了,就跟姐說,姐一定幫你懟死他!對了,你今年多大了?】

護法——風娃:【謝謝仙子姐姐,我今年三十萬歲了!】

群員葬花仙子:【噗……說人話,別當熊孩子!】

看到這句,鯤獸傻眼了,不由對背上的夏鴻騰道:「乾爹,我沒說錯呀,這位姐姐怎麼噗我?」

這個問題問得夏鴻騰心好累,自己把這些人亂七八糟地聚在一起會不會出事?

「因為你的鯤獸觀跟她們的人生觀不同呀,要想很好地跟他們玩在一起,以後你要把自己幻想成一個人才行!」夏鴻騰撫額道。

「這個沒問題!」被夏鴻騰這麼一指點,鯤獸又再次興緻勃勃,暗自慶幸自己以前吞噬過一個小女孩。

護法——風娃:【哈哈,姐姐,我今年十三歲!】

群員北冥狂刀:【風娃好可愛,像極了我家小寶,以後北海叔叔罩著你!】

北海辰今天剛冒頭就搶到了好位置,心情相當不錯,總算比南宮木這個老滑頭搶先一步了。

果然,下一刻南宮木含淚排在後面了。

群員南隱霸斧:【活潑的孩子惹人愛,風娃,以後誰欺負你就報南宮叔叔的名號,南宮叔叔三千手下隨時幫你砍死他!】

群員落日仙子:【風娃好可愛,摸摸頭!】

百戰聖手:【風娃好可愛,摸摸頭!】

奪命書生:【風娃好可愛,摸摸頭!】

血衣秀才:【風娃好可愛,摸摸頭!】

…… 鯤獸一開小差暗中聊天,速度不知不覺降到髮指,不知飛了多久,展現在夏鴻騰眼前的是一個怪石粼昫的小島。

此處小島幾乎沉於通天河下,隱隱露出水面的部分,除了似劍聳立的亂石,還是亂石。

靠近小島一側的亂石中間,一個碧藍色的大水環影子,讓人一看就知道此處是一個天然的天坑。

「到了,下面便是那隻縮頭烏龜的隱身之所!」

鯤獸一聞到氣息總算回過魂來,聲色不善地道,它對這隻從嘴下逃脫的靈龜還耿耿於懷。

夏鴻騰看向這處隱於水下的天坑也很無奈,若是靈龜躲在水底下不出來,他也沒轍收走,眼珠一轉,祭出火靈龜跳上它的背道:「小鯤,你先避一下,我自有辦法捉它!」

名門貴媳 隨後指示靈龜道:「火靈龜,我們下去!」

火靈龜一直搞不清這個詭異的主人怎麼會懂得破解龜族的天然血靈防禦,直到今天見到他愉快地跟鯤獸玩在一起,心中所有的怨念都消散一空,慢慢開始接受這個主人。

知道他想捉這裡的靈龜玩,很漢奸地載著夏鴻騰在亂石上空飛了一圈,主動道:「主人,我剛才感應了一下,此處的確活動過一隻跟我同境界的四品靈龜。」

夏鴻騰對這隻越任勞任怨的火靈龜相當滿意,輕哦一聲道:「哦,你能把它弄出來嗎?江湖這麼大,縮在一處豈不成了井底之蛙?你告訴它,以後跟哥混,絕對吃香的喝辣的!」

火靈龜泛了一個鄙視之眼,你這台詞當我們活了幾千年的龜族是剛出身的小孩嗎?口中卻客氣地道:「嗯,我下去騙騙看!」

騙騙看?

夏鴻騰聽得無語,簽約靈龜果然要簽約一品的才是,看看這隻開掛捉的四品靈龜,太有個性有沒有?

想到一品靈龜,夏鴻騰把土靈龜也祭了出來放放風。

眼前一品的土靈龜果然獃頭獃腦多了,聞到久違的通天河氣息,它高興地用頭蹭蹭夏鴻騰的手表示愉快的心情,隨後撒歡地跳下河去找噬冥魚吃。

夏鴻騰看的無語,二品的靈龜才能用靈智跟人類聊天,看看這貨笨措的模樣,能捉到一條成年噬冥魚想也不用想!

好在這傢伙還算聰明,追了幾條噬冥魚未果后,開始攻擊噬冥魚幼魚,噬冥魚的幼魚血脈沒完全成形,吃太多也不能讓靈龜進級,只能算充饑。

見到土靈龜這個樣,夏鴻騰很心酸,自己這個主人當得太不乘職了,居然忘了喂龜,這個土靈龜可是寶貝,歸藏空間的微世界已成形,運氣好,可是能進化成大千世界的,忙拿出一把噬冥魚的眼珠道:「小土,過來吃這個!」

嗅到成年噬冥魚的眼珠味道,土靈龜高興地游回來毫不客氣地叼過一粒吞了下去。

夏鴻騰正溫柔地撫摸它培養感情時,下去找龜的火靈龜從天坑中鑽了回來。

「主人,這個洞太深了,我沉不下去!」

「不會吧?你可是四品靈龜耶?肺活量居然比不過人家?」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