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澈瞧著那單子眼熟得很,可不就是他回國前和她做的那些生意嗎,這小妮子在這裡等著他呢!這前面的一大摞子鋪墊估計都是為了這!

鳳沐璃:炫兒,咱們真的不差錢啊!老七,你覺得五哥我很窮嗎? 鳳沐英:額......額......(懟懟手指)人家年紀小不懂這個概念。 「我就問你,你說我家木蘭和這些錢財誰更重要!」 「自然是木蘭妹妹!」這不說木蘭,要是給母親知道了,還不給罵死他。 「再問你,你覺得就目前為止

鳳沐璃:炫兒,咱們真的不差錢啊!老七,你覺得五哥我很窮嗎?

鳳沐英:額……額……(懟懟手指)人家年紀小不懂這個概念。

「我就問你,你說我家木蘭和這些錢財誰更重要!」

「自然是木蘭妹妹!」這不說木蘭,要是給母親知道了,還不給罵死他。

「再問你,你覺得就目前為止木蘭心裡,我和你誰更重要!」

「你!」這不說她,立馬「針灸」伺候之,瞧瞧這袖子可真是毫不客氣的撩給他看看裡面都藏了什麼!我去,居然不下二十根!

舞依炫滿意的點點頭,「所以說,你免了我的,咱們之間沒有金錢糾紛是不是會對你和木蘭相處更好?怎麼說木蘭也是我家的一份子,也是一字閣的一份子,這樣以後相處起來會輕鬆些的。」

「畢竟我家木蘭臉皮子薄,最是容易愧疚和抱歉的,你說說抱著這份心思如何交往的下去?對吧!」

這這這,邏輯絕了。而且好像很有道理的樣子。

鳳沐璃,就這些話要是給;藍若愚聽見了也不知道會不會和炫兒翻臉!

「小舞說話果然最是有理有據的。」慕容澈道,「我就問你一句話!」

「說吧!」

「你回來以後見過木蘭妹妹了嗎在?」

「沒有啊,就是過來逮人的啊!」這馬不停蹄地回來,馬車是回去離王府了,他倆半道就給下來了,不然也不會這麼早出現在這裡了。

這邊連赤和連藍還有連慌也都過來了,大包小包的拎著,大禮盒小禮盒的疊著,還有一根拐杖!

「主子,買好了!一切備妥。」

慕容澈接過連赤遞過來的拐杖,「小舞,這拐杖質量不錯!」

「你哪兒瘸了?」舞依炫湊了半天。

「媳婦兒打的!」

「不會吧!」鳳沐英也跟著腦抽了,「木蘭文靜得很,除非穿著打扮有毒再不就是有人動她玉石,不然絕對不會動手的。」

舞依炫打量著,「從實招來!」

「我可是從都到尾沒有說過我喜歡的人是木蘭妹妹,我可是有媳婦的人,別亂說,不然影響不好!」 奇醫神尊葉皓軒 瞧著賊不拉唧的樣子。

如意算盤嘩啦啦掉了一地,「小璃子,這傢伙欺騙我幼小的心靈,枉費我準備掏心掏肺的給人家傳授點有用的東西….嗚嗚嗚~」倒是撲在鳳沐璃的胸口就要大哭一場。

「你看看吧,重色輕友的人,交不得,交不得!到頭來我還得賠上一大把銀子,真的是人財兩空啊啊啊啊~」這咋又唱上了?

鳳沐英實在是滿眼同情的看著…鳳沐璃!五哥,你當真是辛苦了!

鳳沐璃拍拍她的背哄著人,這丫頭為了不過是幾十萬兩的貨單死死不肯交過去,該說她為商有道,還是無賴奸商呢?

「好了,總歸是親家,那幾十萬兩我算是送給你的見面禮了!」

這邊,「你看上了誰家姑娘,我知道我一定認識的,你放心就沒有姐姐我幫不的忙,這妹紙我給你撩定了!禮錢你給免了,喜服我給包了!」滿格回血,拍著胸脯,小嘴叭叭的!

好誒,又剩下一筆錢!

慕容澈無奈道,「咱能把那賊笑給收斂著些嗎?」以她的能力,這些錢本就是輕易賺的的,可這姑娘偏生就得給你磨一番嘴皮子,要嘛給你砍價,要嘛叫你免費!成就感她倒是滿足的不行,就算是她出力出到吐血只要省錢啥都行!

就她承諾的一套喜服什麼的,或許就值得了那些貨單的價錢了!

「不能,肖想了都一年多了,可不得這機會趕緊偷笑。」舞依炫答道。

「大傢伙,今兒晚飯我請了!」

舞依炫豪氣的沖大家說,鳳沐英倒是淡定敲著杯子,「你這是路邊烤羊肉串的,還是街頭人人一個芝麻餅啊!」

「小英子,我就出去那麼一趟!」小英子都愛挖苦我了,「我們之間怎麼多年的感情,千年的感情都給你敗光了……唔唔唔~」

鳳沐璃和鳳沐英過來把人給捂住嘴巴,「炫兒,你違反了!」

鳳沐英暗暗嘆氣,這讓他們隻字不提的,自己倒是小叭叭嘴兒說個沒完。

鳳沐璃接著說,「我記下了!」心情頗好。

舞依炫泄了氣,鳳沐英搖了頭,慕容澈嘛——一臉懵嘍!

只見鳳沐璃慢條斯理地從飛揚那裡接過東西,「劃掉一個月!甚好甚好!」收起小本本給了飛揚,只見那本子封面赫然寫著「婚期修改簿」。

慕容澈和鳳沐英彷彿懂了什麼,漲知識,漲姿勢!

舞依炫見那邊大筆揮下,只好趕緊調轉槍頭了,「月川哥哥,你還沒說你媳婦兒誰呢!我認識嗎?熟嗎?」

「我這今晚兒的晚飯可有找落?」

「行!包在我身上!」

「說說唄,你這千里尋妻的!」舞依炫眨巴了幾下眼,「搞不好我還可以幫你!」

鳳沐璃沒說話,只是拿著茶杯又抿了一口,看起來倒是並不好奇,不過慕容澈更認為他是已經知道了的。

「你不妨猜猜?這京都城中應該沒有幾位姑娘是你不認識的!」其實他想說沒有哪個是她沒調戲過的。

「入得了你眼的,應該非池中之物。」舞依炫思量半天倒是沒有得到一個所以然來,「誰啊!」

「應該很快會見到了的。」慕容澈道,「待會兒還有事兒,先失陪了。」拄著拐杖,白衣錦袍,也不知怎麼的,他這臉上就變出了蒼白氣虛的模樣,倒是有幾分病弱美人的樣子。

舞依炫唇角右揚,「去見媳婦,這陣仗有點大了!」苦肉計?

「你是不知道她,軟硬不吃,到時就吃認錯這一招。」慕容澈道,「明白些給你,是她認錯!」

「這姑娘我稀罕!」舞依炫大手一拍桌子,「哎呦喂忘記了,自家桌子,可別拍壞了。」馬後炮的給桌子揉了兩下。

慕容澈笑笑,「晚上再見了。」再不走,這老丈人可就要回到家中了,得趕緊去門口堵他去。

健走如飛好不好?這後面的連赤幾個都跟不上了。

「小璃子,你說會不會是那個他頭先娶的側妃?」可她聽說那人是月國的一平民女子啊,莫非其實是錦國人?

「是,也是錦國人!」

鳳沐英說,「是嗎?我倒是沒有聽聞他之前有中意過那個錦國女子。」眼神不自覺地就飄向了舞依炫,他是知道阿澈喜歡過小舞的。

鳳沐璃這眼神一掃,未落多時,便轉向了舞依炫,倒是也嚇得鳳沐英趕緊埋頭吃茶葉。

「小英子,就算是我一字閣的茶水好吃,咱也不要干吃茶葉啊!」

一個激靈,「今兒發現挺好吃的。」

舞依炫托著腮,「我懂!現在單身狗就剩你一個人了!」

「噗~」茶葉滿天飛,苦了樓下的某位不巧的仁兄了。

鳳沐璃和舞依炫紛紛起身,「小英子大半年不見,這都不講究衛生了呢?」

「七弟,還是注意些的好!」

「小璃子,我看木蓮他們快回來了,趕緊下去嚇嚇人別給夥計搶先了。」說著趕緊往樓下跑去。她可不要放過那幾個丫頭的表情,幾日不見可是想死她了。

「慌什麼?」鳳沐璃攬住她的腰身,足下點踏欄杆,衣決飄飄,佳人相擁,男也好,女也好直叫樓下的人看呆了。

「哪家的公子,如此好看!」「什麼公子,如此容貌的男女,可不就是咱們離王殿下和未來離王妃嗎?」 歡樂頌 「聽說出去玩了,這回來了?」「這般絕色的人兒,難怪要捨去那南國郡主了!」「呵,那南國郡主,如今也瘋了,神經兮兮又是蠱毒高手被圈禁了!那可是危險人物,不過也活該!」「看離王殿下回來,估計是好事將近了。不過不知道還會不會收了女子了,可真是如斯俊美~」「得了吧,就是會,也沒你的分,又有幾個女子抵得上這北國舞家小姐?」

舞依炫也看呆了,如斯男子,抑若揚兮,美目揚兮,猗嗟孌兮,清揚婉兮(前額方正容顏好,雙目有神多明亮。這人長得真英俊,眉清目秀閃柔光)。

而,這男子是她的!

「呆了!木蓮他們進來你可就看不到了。」鳳沐璃颳了下她的鼻尖,煞是溫柔。

舞依炫晃動了下腦袋,微微低著頭,「怪你長得太好看!」兩腮染了紅暈。明明認識這麼久了,這張臉也都瞧了這麼久了,怎麼她的心動次數不減反增?

鳳沐璃低笑,「好看,以後多看看。」如是一般,還是這麼容易害羞。

「死相~」舞依炫輕輕捏了下他,煞是羞澀。

果然,舞依炫這從門后一跳出來,嚇了木蓮和木蘭好一大跳。尤其是木蘭小心肝好一會兒才停,就差點沒有哭出來。

「小舞~」木蘭有些哀怨。舞依炫立馬扶著過去,「好好好,我錯了!要我給你心口揉揉嗎?」瞧著色狼模樣!

木蘭羞憤了臉,不過話還沒說出來,就被藍若愚捷足先登了,「小舞姐姐,木蘭的心口以後可不能給你揉揉了,這以後就是我藍若愚的專利了!再比如這揉心口的另外一邊也是我的了,再有…」比手畫腳倒是又很主權。

「藍若愚,你說的什麼渾話!」木蘭羞憤地直跺腳,咬住唇瓣看著這一圈的人,又跺了跺了腳跑走了。

「蘭蘭,我說的是大實話啊~」跟著藍若愚就追了過去。

「這倆……」舞依炫歪著嘴一臉不理解。不會吧?真的不會吧?難道是來真的?

鳳沐璃攬著人,「看來七弟真的是唯一落單的!」

舞依炫斜著眼,「可別瞧你得手了,要不是我點透你,按照墨濯加上鳳沐璃的脾氣,哼!估計下下輩子娶媳婦也是難得和!」

「是是是,是咱們落越大人,舞依炫大人指點的好,那時候丟下我這愚笨腦袋開心投胎,好在愚笨地沒有徹底,這才想起來人家是要我一起跟著投胎去的。」

本來嘚瑟的舞依炫有點紅臉,「你你,你知道自己愚笨就好!哼!」他這麼說了那俺就順著說好了。

鳳沐璃無奈笑笑,又道,「是愚笨,只是突然開竅了。」

舞依炫心悸了一把,手上倒是輕快與他十指相扣。

只是懂了她,儘管那時候未有留下什麼隻言片語。那日一戰,他將會擁有比神帝更高的位置,萬丈榮光何其耀眼!

可他,舍了,棄了,甘願隨她輪迴重生。從此不過血肉之軀,凡胎肉眼。卻,隨心所欲! 698

端王府

「王爺,您回來了!有人求見您!聽管家說,一大早就在門外侯著等您了。」

端王不由得奇怪,「哦?來人是何模樣?」

「來人是位年輕公子,不過拄著拐杖,相貌倒是生得好模樣,不過吧..眼熟得很。」下屬皺眉細想,可是這嘴邊就是說不出口是哪一位。

「眼熟?年輕公子?樣貌好?」估計是來找他的,不是找他家閨女的。

「等候多時怎麼不請人家進來?」

「本來是想著的,可是管家說那位公子執意要心誠一些等候得好,一等就是到您下朝不過您這剛到府邸門口,那公子似乎匆匆離去了,這會兒又剛來了。」

「快些請進來!」

不多時,慕容澈拄著拐杖,後面幾個屬下手裡面沒哪一個是空手的,大有不堪重負的樣子。

是他!端王有些訝異。

「慕容澈見過端王。」微微頷首,算是小輩給長輩的尊敬了,說到底也該是端王給慕容澈行禮才是。

端王自然是有些受驚,「月皇客氣了。」連忙行禮,心裡卻是犯嘀咕這新月皇來他家有何貴幹?月國已然易主,他端王府可是幫不上忙的,莫不是他家閨女在月國犯了什麼事兒?還是說臻兒在月國幫了他?

慕容澈趕緊扶住他,「端王爺切勿客氣,在錦國多年,端王爺也是對慕容澈多有照顧的,您更是長輩,母親也讓我向您說一聲謝意。」雖身為月國質子,可是錦國多有場合也需要他出現,兒時多有刁難,這位端王交情不深也著實是個熱心腸,多次幫他解圍。

「月太后客氣了,不過是舉手之勞。」端王道,「不知道…月皇陛下來端王府有何要事?」伸頭一瞧,嚯~這麼多的禮物?莫不是來拜訪的?如此厚禮?

「只是想來拜訪探望您的。方才不巧,本想在門口等您下朝,轉而覺得拜訪的禮物不太厚重,匆忙趕到不遠處的店鋪又買了些禮物來。畢竟有些禮物是從月國帶來了,也不知道合不合您心意的。」

端王覺得這孩子往前看著不問世事的,這回到月國又是手段頗高,可如今再一接觸倒也是個體貼入微的孩子。

「不用如此客氣麻煩的,你有這份心就好了,說到底以往的那些事當真是不足掛齒的。」

慕容澈說著,後面的連赤就打開了東西,「這是月國的晶石棋子和棋盤,聽臻兒說您好棋,想著投其所好給您帶來了。」

一聽說棋盤什麼的,端王爺兩眼就發光了,立馬走過去,「瞧瞧這色澤,可真是漂亮。」定是價值不菲的礦石晶石琢磨的,果然這月國遍地都是寶果然不錯。

下屬卻咳嗽了一聲,王爺,您是不是忽略了什麼重點?

「我呀,這戰場上呆慣了,這些年也算是半退了下來,皇兄說我這該是要修身養性的,索性就玩棋了。」端王爺當真是愛不釋手。

下屬著急得很,又咳嗽了一聲,王爺您下棋不咋地的,咱們還是找找剛剛的重點可好!

「小夥子力氣夠大的啊,這些棋子兒可是分量十足啊。」端王爺看了眼一直捧著的連赤,「明兒就找老石頭殺幾場。」

「嗯哼!」這把下屬忍不了了,直接對著胳膊過去。

「你這小子幾個意思啊!剛剛假咳嗽好幾聲了,本王都沒搭理你! 老公快到碗裏來 這麼著本王棋藝不行還給本王再三提醒是吧!改明兒跟臻兒說說把你扔進她的營裡邊去給練…練…手…」

端王懵了,「臻兒?」怎麼覺(jiao)著,這剛剛還有個人喊了閨女的名字呢?

指著慕容澈,對著下屬,「本王剛剛喊了幾聲臻兒?」

千億寵婚:重生嬌妻不好惹 下屬簡直感激涕零,他家王爺算是聽見了,「一聲!」小聲道。

一聲?怎麼可能,明明他聽見了兩次…「不是兩…聲?」

「伯父,方才是晚輩喊的,可是有冒犯了什麼?」

連赤等人簡直驚慌地看著自家主子無辜懵懂且又擔心冒犯的表情:郡主,您怕是真的逃不掉了!

轉而看端王爺的表情,下屬趕緊推推人,「王爺,王爺!」

「啊?」端王爺轉個頭可又隨即看向慕容澈,「沒沒沒,沒什麼冒犯的。要不然…你再喊一次?」

下屬щ(?Д?щ):捂臉!沒臉看。?

「喊一次什麼?」慕容澈輕皺眉頭,「伯父,看您臉色似乎不太對,您莫不是哪裡不舒服嗎?要不要請大夫來?臻兒在家嗎?需要告知一聲嗎?」

連赤等人簡直膜拜:郡主在不在家您可不就是調查好沖著來的嗎?

端王爺這一聽一男子如此親切自然的喊著自己閨女的閨名簡直站不穩,「沒大礙啊,就是有點眩暈~」趕緊扶著腦袋,搭著慕容澈,「本王得趕緊坐坐,消消暈!」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