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信你的話,也不去深究,只是不要讓我發現你在騙我,不然的話後果你是知道的」嘴上說信任趙信,但萊歐還是不忘威脅一下他。

「我沒有騙你的必要,不信的話你也可以吸收試一下,就知道我的話是真是假了」趙信攤了攤手,並不再多說,這種事情本來就是越描越黑的,用事實說話才是最好的。 「不用,我相信你的,你這麼說不就外道了嘛,走吧,回去看好戲吧」萊歐做出了請的姿勢,看的趙信更加的感覺做作,二話沒說直接推開門,走了回去。

「我沒有騙你的必要,不信的話你也可以吸收試一下,就知道我的話是真是假了」趙信攤了攤手,並不再多說,這種事情本來就是越描越黑的,用事實說話才是最好的。

「不用,我相信你的,你這麼說不就外道了嘛,走吧,回去看好戲吧」萊歐做出了請的姿勢,看的趙信更加的感覺做作,二話沒說直接推開門,走了回去。

「無言,那個萊歐沒有怎麼你吧」剛坐穩,姒萌萌便煞有其事的問道,看著她那偷偷摸摸的樣子,趙信想要發笑,卻又笑不出來。自從在排位賽中知道了姒萌萌並沒有自己想象中的那麼單純后,趙信心中不免有了些芥蒂,因為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對方說的話才是真心話。

「沒有事,他能怎麼樣我呢」想了一想,趙信知道無論怎麼都要對此事釋懷了,能來到罪孽學府的就沒有好人,只要姒萌萌不做威脅自己的事情就好了。

「那就好,我跟你說這個萊歐沒有那麼簡單的,我知道的就是他跟一個道士導師有點關係的,你最好不要惹他」姒萌萌好心的提醒著趙信。

「道士?」趙信心中暗暗記下,卻並未就此生張。

粼子鋒和復葵的戰鬥還在如火如荼的進行著,但是卻並沒有分出上下,不過雙方此時都難免有些挂彩,但是看起來都並無大礙。

「封」

粼子鋒已經被逼急,率先使用了封印,雖說封印消耗的精血不多,但是第一次結就罷了,如果是第二次結的話,就非常的困難了,需要給血脈根源至少一天的時間才能夠修復回來,畢竟天道對於此等逆天的招式還是有些限制的。而此時粼子鋒率先使用封印就說明在對拼中他已經落得了下風,冷風呼嘯,復葵倒在了地上。

「這麼難纏?看來一直都小看你了」粼子鋒喘著粗氣走到了復葵的身前,攥起了拳頭,猛地砸了下去。

「哇」這一刻所有人都看了過去,拳頭上泛起的光華即使遠在台上也覺得異常的刺眼,一切看起來已成定局,但是就在粼子鋒的拳頭即將要碰觸到復葵的時候,居然被複葵給抓住了。一個鯉魚打挺起身後,復葵一用力居然將粼子鋒的身體給掄起,如同扔垃圾一樣的給甩了出去。

「啊……」

全場震驚,被封印住了居然還能動,這完全不符合常理,但是這一幕就真的發生了。而趙信也滿臉的吃驚,甚至有些失態的站了起來,之前自己一直都關注,本來還想著復葵會做出什麼動作,但是沒想到她居然就這麼「輕鬆」的給解決了,以至於趙信都沒有看清細節。

「原來複葵隱藏的這麼深?」

這個時候坐在趙信身旁的姒萌萌說話了,趙信轉過頭看向她,看樣子她看出了其中的門道。

姒萌萌抬頭看了眼趙信,彷彿知道了他的想法,隨即低聲道:「復葵剛才受到了攻擊,只不過她在粼子鋒精氣侵體的瞬間就反應過來發起了反擊。其實封印並不是說無往不利的,只不過想要避開被封印后的重擊,需要極強的反應力和力量,必須在第一時間就就做出反應」。

聽了姒萌萌的解釋后,趙信立即就明白了其中的道理,在對復葵的實力感到吃驚的同時,也對姒萌萌有了更新一層的認識,不論是她的眼力還是經驗,這任何一點都是風華絕代中班的弟子都望塵莫及的。

「嘭」

沒有了封印的依仗,粼子鋒再次被複葵打倒,雖然境界上復葵不如粼子鋒,但是在戰鬥中,卻完全進行了碾壓。(未完待續。) 陳浩來到急診室,看蘇菲菲躺在病床上,沒睜眼也沒有半點反應。

小雪蹲在床邊,拿眼睛看著妹妹,還拿手幫妹妹往耳朵上捋頭髮,安安靜靜的光是看一眼都讓人心疼……

「您是院長的朋友吧。」一個小護士,放輕著動作走了過來。

「嗯,算是吧,她怎麼沒睜眼啊。」陳浩看護士一眼,拿手指了指蘇菲菲。

「別擔心,病人能睡著就證明沒事了,只是普通的急性腸胃炎,休息幾天就好了。」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啊。」陳浩深吸一口氣,放眼打量著急診室,突然感覺有點兒不對勁兒。

「哎護士,大夫都走了,你們還留在這兒,病人不會還要打針什麼的吧?」

「不是打針,是蘇女士怕影響她妹妹休息,不讓我們把病人送回病房。」

護士聲音很低,語速也很慢,疲憊的臉上都是無奈,說話的時候還看了小雪一眼。

陳浩沒有出聲,只是沖護士抱歉的笑了笑,放輕著腳步來到蘇墨雪跟前,和她一起蹲下來深吸一口氣,輕輕拍了拍她肩膀。

「小雪聽見沒,人護士剛才喊你蘇女士,估計也知道你是東南市第一大美女,都大美女了,是不是應該懂事一點兒?」

「老公,我沒事兒,不用哄我開心。」蘇墨雪擠出個笑臉,隨即站直身子看向了旁邊的幾個護士。

「對不起,剛才是我有點激動,麻煩你們把我妹妹送回病房吧。」

「嗯好,蘇女士那我們,可就把病人送回病房了?」一個護士謹慎的說著,才推過來一個帶輪子的小床。

時間不長,也就幾分鐘的功夫。

陳浩和蘇墨雪倆人,跟隨著兩個護士的腳步,來到了附近一個單人病房,又把蘇菲菲抱到病床上,才叮囑過幾句注意事項轉身離開。

於是眼下,這病房裡就只剩下他和蘇墨倆人。

陳浩站在病床跟前,拿手輕輕摟著蘇墨雪,看菲菲躺在床上還沒睜開眼,原本粉嘟嘟的臉頰變成了慘白色,就給心疼的把頭扭了過來……

這病房不算太大,但在病房裡頭,而已絕對不能算小。

電視、沙發、獨立衛生間,窗台上還有幾盆小花,就連牆壁都是米色的,不是常見的那種慘白色。

一縷暖暖的陽光,輕輕柔柔的從窗戶外面跑過來,竟還有種說不出的溫馨。

「小雪,天都亮了,你回家去睡會兒吧,我在這裡陪著丫頭。」陳浩低頭看過來,輕聲說著。

「老公,陪我坐會兒,好不好。」

陳浩看她把身子轉過來,還仰著小腦袋看自己,睏倦的眼眸里都是柔情,就沒再說話光是扶上她腦袋,轉身朝沙發這邊走了過來。

沙發也是米色的,跟牆壁的顏色一樣,只是比牆壁的顏色有些深。

他盡量不發出聲音的坐下來,突然感覺腦袋有些疼,就揚胳膊揉了兩下,心想應該是開了一天的車,又一宿沒睡給鬧的。

「老公。」小雪的聲音。

陳浩扭頭看過來,見她端坐在沙發的另一頭,正一邊拿眼睛看自己,一邊拿手拍了拍她膝蓋。

「小雪,這啥意思,你膝蓋疼啊?」

「笨蛋,快點兒躺過來,給你個占老婆便宜的機會。」

「不是小雪,你,你不會是想,讓我躺你腿上吧?」陳浩睜大著眼睛,也沒敢太大聲。

「不想就算了,跟誰願意讓你佔便宜似的。」

「哎哎哎別啊,有便宜不佔,老天爺會不高興的。」陳浩蹭的躺過來,又翻了個身仰頭看上她臉頰……

這時,一陣風剛好從窗外刮進來,吹的小雪頭髮飄啊飄的,還有幾根發梢剮蹭的自己有點癢。

這淡淡的發香,竟然有種愛情的味道。

「小雪,你頭髮真好聞,跟你身上的味道一樣好聞。」陳浩仰面朝天的看過來,伸著胳膊摸她頭髮。

「笨蛋老實點,要不然不管你了,頭還疼嗎。」

「疼啊,一陣陣跳著疼……哎不是小雪,你怎麼知道我頭疼的?」

「因為,我一直都住在你心裡,你想什麼我都知道。」蘇墨雪抿嘴笑了笑,沒說看見他剛才拿手揉腦袋的事。

陳浩也不知道這些,光是感覺枕在她腿上,還蜷縮在這沙發上很舒服,也是他嚮往已久的生活。

素衣艷陽 好像電視裡頭,幸福的男主人公,都在女主人公的腿上躺過。

而今天,這男主人公是他陳浩。

只是眼下,他舒舒服服的躺在自己小雪腿上,仰面朝天的看她垂落著長發、拿眼睛看著自己,還拿小手輕輕按上了自己的腦袋……

「小雪,我回頭想買把鎖。」

「買鎖?買鎖幹嘛,咱家大門是指紋鎖,老公你用不習慣嗎?」

「不是,我要幫鎖在我心裡。」

蘇墨雪猛停下了手上的動作,晃動著黑眼珠看過來好一會兒,才拿手輕拍下他腦門兒,連忙扭頭看向別處時,繼續給他按著腦袋輕嗯了聲。

「嗯好,回頭買把鎖,這輩子都不許把我弄丟。」

「小雪,你哭了?」

「誰哭了,才沒有哭呢。」蘇墨雪揚手擦著眼睛,隨即低頭沖他笑了笑,「老公,有你真好。」

「我有你也挺好,要不然都沒老婆,晚上只能抱枕頭。」

「笨蛋呵呵,又跟你老婆耍流氓是吧,不許胡鬧,跟你說正經的呢。」蘇墨雪抿嘴笑著,扭頭看眼病床上妹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金屋有女初長成 「老公,今天幸好有你,還碰見你那戰友院長,菲菲才能轉危為安,還住上這麼好的病房。」

「像這種病房,我即便是托關係找熟人,也不一定能住的人,反正我對菲菲這丫頭,是真不想讓她受一丁點委屈。」

「我能看出來,你對菲菲是真的好,就是平時有點凶。」陳浩也沒隱瞞什麼,有什麼說什麼。

「老公你呵,你是有所不知啊,菲菲這丫頭從我大學畢業,接收家裡的產業開始就一直跟著我。」

寶貝甜妻抱一抱 「爸爸呢,平時總在外面跑,有時候幾個月也不回家一次,媽媽也去世的早……有時候,我都根本沒把菲菲當妹妹,就把菲菲給當成女兒。」

「哦這敢情好,我娶個老婆,還陪嫁個女兒!」

「笨蛋呵呵,不用哄我的,你老婆很堅強的,就是……」

「就是什麼?」陳浩聽她說一般沒了聲音,就摸上她臉頰笑了笑。

「呵,其實也沒什麼,就是我也沒你想的那麼堅強,家裡雖然不缺錢,可我畢竟也是個女人,平時遇到點困難也想找個肩膀,所以老公能遇到你真好。」

「那從今天開始,我這個肩膀就是蘇墨雪專屬?」

「一言為定,說話不算數是小狗……哎對了老公,我特怕黑的事你知道吧。」

「哦知道。」陳浩翻了個身,側身靠在她懷裡,「聽菲菲說,你是從小落下的病根兒。」

「什麼病根啊,是我10歲媽媽去世的那年晚上,爸爸不在家,外面颳風下雨還停了電,就我和菲菲倆人在家。」

「那天晚上,我和菲菲本來都睡了,可是後來菲菲給打雷嚇醒了,然後就各種哭鬧著跟我要媽媽。」

「我……我……我也害怕,就蜷縮在床角一邊抱著爸爸媽媽的照片,一邊抱著菲菲哄她,跟她講故事……」

「那天晚上,真的好可拍,屋裡也給閃電照的特別亮,風刮的都跟哭一樣……」

小雪聲音很輕,語速也不快,但她這面帶微微笑的臉頰上,卻早就已經掛滿了淚水。

陳浩沒著急說話,只是折身從她腿上坐直身子,把蘇墨雪給摟到懷裡深吸一口氣,低頭摸著她臉頰笑了笑。

「小雪,你從那天開始,才特別怕黑的?」

「嗯,老公你現在知道,自己對我有多重要了吧。」

「哈傻女人,你對我也很重要。」陳浩深吸一口氣,摸著她臉頰仰頭看天花板,「小雪放心吧,我保證以後不會再讓你害怕,要不然都對不起去世的伯母。」

「哎對了小雪,你都這麼漂亮,伯母一定也很美吧!」

「當然了,哦對了老公,我手機上有媽媽的照片。」蘇墨雪快速坐直身子,就低頭翻找著手機,「呢老公,你看,左邊這個就是咱媽。」

陳浩看她來了興緻,不再像剛才那樣傷心,才總算鬆口氣接過了手機。

照片上有兩個人,左邊的女人真就挺漂亮的,只是看到右邊的這個男人,就一眼認出了是獅山那天晚上,跟自己要煙抽的環衛工人。

「小雪這、這右邊的男人,該不會是你父親吧?」陳浩猛睜大眼睛,低頭看蘇墨雪道。 「看來你的對手是復葵了」姒萌萌有些擔憂的說道,此時的粼子鋒已經大勢已去,本來自己的戰鬥力就不如復葵,連封印都失去作用后,就更加難以獲勝了,所以說落敗只是時間的問題。在開戰之前誰也沒有想到,班中的那個兩個「老牌大哥」會落得如此下場,而決勝的戰鬥會在趙信這個「新人」和復葵這個存在能力極低的人中產生。

果然,時間沒有超過半柱香,粼子鋒便被打的抬不起頭了,雖然心有不甘,但是奈何實力不如人,只能就此落敗。復葵勝了,不過沒有任何的歡呼聲,大家還都沉浸在她的巾幗英姿之中呢,這一結果就連復葵的那兩個跟班都沒有想到,很多時才反映過來,隨後就是熱烈的鼓掌慶賀。如果說趙信和萊歐的戰鬥是速戰速決的話,那麼復葵和粼子鋒的就是一場碾壓,這復葵簡直是太強了。

又是穆百里先下去的,將粼子鋒太起,放入了一旁早就準備好的恢復陣中,而復葵則和趙信一樣,徑直回到了天梯上,看她的樣子也並沒有造成多大的消耗,走起路來依舊四平八穩。

「萊歐你準備一下,等粼子鋒恢復之後,就是你們兩個比試」忙碌完的穆百里回到人群中跟萊歐打了聲招呼后,就離開了。和趙信的待遇不一樣,復葵回來之後大家對她的態度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這一點從眾人的眼神中就可以看出,充滿了畏懼。罪孽學府中就是如此的現實,拳頭最大,強者為尊,不管你曾經是什麼身份,只要你強大了大家對你的看法也就會發生改變。

粼子鋒這一回受的傷不輕,整整大半天的時間才恢復過來,相比之下趙信就要手輕多了。待人們對復葵的實力漸漸減去了熱情,粼子鋒回來了,雖然衣衫有些損毀,但是身體好像恢復了許多。而彷彿是早已經猜到了粼子鋒會此時恢復完畢,穆百里也正好趕回,詢問了一下他的情況后,旋即宣布第三名的爭奪戰開始。

粼子鋒和萊歐兩個人是一堆老冤家了,一直以來實力也是不想上下的,但是這一次因為趙信光團的關係,粼子鋒率先晉陞,導致境界上和萊歐有差距。但是兩個老對頭交戰就沒有複雜了,因為對彼此的套路都太了解了,所以上來兩個人就開門見山,直接對轟。

萊歐是妖族,粼子鋒是魔族,兩個人的對立關係彷彿就是四界大勢的縮影,誰也不肯退讓一步依舊爭鬥不休。不過妖族和魔族打起來的話,看起來就要精彩的多了,作為魔族是最為完善的一個種族,而妖族則是獸化非常嚴重的,兩者打起來絕對是不死不休的那種的。

「嘶」

境界上的差距,粼子鋒很快就將萊歐給逼出來妖化了,妖化后的萊歐實力大增,和粼子鋒的那一點境界上的差距也縮短了,兩個人的對拼非常的實在,每一拳每一腳都是實打實的,和復葵不一樣,因為他們兩個對拼起來不相上下。不過值得一說的是,趙信終於知道萊歐是一個什麼妖獸血脈了,居然是一隻鶴,任憑趙信如何想都不可能猜到他居然會是只鶴。不說鶴這種東西少見,就算是有何妖獸也聯繫不起來,畢竟這種妖獸的殺傷力太小了。

但是萊歐的血脈似乎不是普通的鶴,光是從他妖化后那一對金燦燦的羽毛就可以看出,他的血脈還是非常強悍的。妖獸的叫喧聲此起彼伏,兩個人站做一團你,剛開始是大家看的還是很有興緻的,但是時間一長就不行了,因為兩個人居然誰也奈何不了誰。這讓趙信不禁懷疑起,在沒有晉陞前,粼子鋒和萊歐是怎麼平分秋色的了,看來兩人太熟悉了,導致一個小境界的差距已經無足輕重了。

「我就猜到了會是這樣」半個時辰后,只見穆百里嘆了一口氣縱身一躍,直接從天梯跳下,攔住了還在「激戰」的兩個人並下達了最後的通牒。聽完穆百里的話后那兩人如同打了雞血一般,頓時鬥志昂揚的再次激戰,一個如曠世魔神勢震千軍,一個如末世大妖爍耀天地。一時間光華四溢,炫眼奪目,轟鳴聲陣陣不覺於耳。後來大家才知道穆百里說了什麼,原來這次的排位賽第三名只有一個人,如果平手的話,那就會被取消第三名。

兩個人的戰鬥打的天地暗淡,好不激烈,可眾弟子到最後甚至有些人在轟鳴聲中入定了,可見這兩人實在是難分伯仲,這也就是傳承者的身體素質強,不然的話估計都會有人睡著了。最後實在是受不了了,穆百里決定以身上的傷勢判斷輸贏,這一下兩人傻眼了,因為之前兩人都打殺到紅眼了,那會顧得身上的傷勢,所以都掛了彩。最終由於粼子鋒有精氣護體,所以身上的傷口比萊歐要少一些,所以判定為粼子鋒勝利,這一場鬧劇般的戰鬥才得以結束。

「這回倒你了,無言」穆百里將忿忿不平還在理論的萊歐拉走,示意趙信和復葵上場,而姒萌萌則在身後小聲的加著油。

趙信和復葵相視一眼,兩個人居然十分默契的從高空直接躍下,這倒不是兩人在裝什麼,而是之前粼子鋒他們兩個人太耽誤時間了,致使他們等不了那麼久了,早都想要打一場了。

到達武場,復葵先說話了,復葵的聲音不算太柔,也不男性,聽起來也很舒服「早就想跟你打一場了,自從你來的那一天我就感覺你和我們不一樣,但是卻不知道哪裡不一樣,不過我能感覺到,你以後的路絕對是不可限量的」。

復葵說了這一番話,倒是讓趙信沒有想到,對此也只能淡然一笑,伸出了單手背於身後,道:「動手吧」。

「好……」

復葵身上的氣勢忽起,面具下的雙眸中閃爍著精芒,一股強者的氣勢迸發而出,這種感覺不是身臨其境的話是永遠感受不到的。(未完待續。) 「笨蛋呵呵,跟媽媽合影的男人,當然是爸爸了!」

「小雪這、這人,真是你爸呀?」陳浩蹭的站起來,就拿眼睛看蘇墨雪。

「老公你,你這是怎麼了,好像很激動的樣子。」

「啊?哦哈沒啥,就是以前沒見過老丈人,頭回看見有點小激動……小雪,這人真是你爸呀。」

「老公你……呵呵,你幹嘛呀,不會是責怪你老婆吧,咱倆相處這麼長時間,也沒讓那個你見過爸爸?」

蘇墨雪仰頭看他一眼,隨即不慌不忙的站起來,然後就給尷尬的往耳朵上捋著頭髮,抱上他胳膊喊了聲老公。

「老公,我也不是不想讓你見,就是爸爸那人比較怪,平時都不怎麼見生人,我這做女兒的見他一面都難。」

「還有就是陳豪他……」蘇墨雪頓了下,隨即忍不住的苦笑,「陳豪他當初,剛和我結婚就跑了,爸爸對他成見特別大。」

「老公你,你雖然不是陳豪,但你跟陳豪長的一模一樣,在外人看來你就是陳豪,而這外人自然也包括爸爸。」

「所以老公,之前一直都沒在你跟前提過爸爸,也沒帶你去見爸爸,老公你應該明白吧。」

「說晚了?」陳浩摸上她腦袋,故意笑了笑。

「嗯嗯,說完了,老公對不起,你是不是特生氣?」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