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在原野的人無比強健。』」

「那麼走吧!為了使他和你見面, 我把吉爾伽美什的住處向你指點。 走吧,恩奇都!到那擁有環城的烏魯克去, 到那穿著祭服的人們中間, 那裡每天,都舉行祭典, 那裡小夥子們 還有神妓姿態的 為魅力所誘引而神怡心歡, 他們把大車往大路上趕。 熱愛生活的

「那麼走吧!為了使他和你見面,

我把吉爾伽美什的住處向你指點。

走吧,恩奇都!到那擁有環城的烏魯克去,

到那穿著祭服的人們中間,

那裡每天,都舉行祭典,

那裡小夥子們

還有神妓姿態的

為魅力所誘引而神怡心歡,

他們把大車往大路上趕。

熱愛生活的恩奇都啊,

讓你瞧瞧吉爾伽美什那個快活的好漢!

你瞧瞧他,瞧他那儀錶,

大丈夫氣概,精力飽滿,

他渾身都是誘人的魅力,

他比你力氣更強健,

白天夜晚他都不休不眠。

恩奇都啊,要丟掉你的傲慢,

舍馬什給予吉爾伽美什的厚愛,

阿努、恩利爾,還有埃阿把他的智慧增添。

說不定你從山野到此以前,

吉爾伽美什早就在烏魯克把你夢見。」

……

這樣的古物記載,讓人們更加的了解到吉爾伽美什的魅力。

吉爾伽美什起初是一位作惡多端的統治者,他曾不止一次的強迫自己的人民為烏魯克建造城牆、修建祭壇。為解決民眾的苦難,天神命令女神阿魯魯為烏魯克創造了一位同樣具有強大力量的半獸人——恩奇都。恩奇都有著長長的頭髮,這在古代史詩中常被視為是孔武有力的象徵、健碩的身材,傳說他具有比牛還大的力氣,比馬還快的速度。

可就是這樣一位英勇無比的巨人,也無法在與吉爾伽美什的戰鬥中取得上風。兩人在互相的搏鬥中結下了深深的友誼,互相都十分感動世界上竟然還有與他們相類似的存在。他們相互理解、愛慕,終於放下了武器結束了爭鬥。於是二人結為了莫逆之交,成為了精神上的夥伴、生活上的伴侶。

吉爾伽美什與恩奇都同心合一地去獵殺了危害烏魯克人民的妖怪與魔獸:他們勇敢地戰勝了在沙漠中盤踞的食人獅、斬殺了在杉樹林中為非作歹的妖精。最終二人不僅因此獲得了精神上的滿足、榮譽感的飽嘗,更是得到了人民的愛戴與擁護。人民高呼著「偉大的國王、世間最英勇的人吉爾伽美什」、「人類的俊傑恩奇都」,以此歡迎他們的歸來。

可惜好景不長,在一次獵殺神牛的過程中二人激怒了天神,他們中的其中一位必須接受懲罰而死。恩奇都出於對烏魯克人民的關愛、更出於對吉爾伽美什的關心,最終選擇了悄悄死亡。他喝下了天神準備好的藥酒,躺在樹林里安靜逝去。在吉爾伽美什打獵歸來的時候,才得知了好友離世的消息。

他暴怒地撕破了自己的衣服,不惜用鞭子抽打自己以發泄心頭的苦惱。他沖著天空狂躁的叫喊、追著老鷹和獅子漫無目的地奔跑、用手將石頭任意劈碎、把看得見的花草樹木連根拔起。吉爾伽美什將宮殿中的侍女遣送回家,用杜絕耳目視聽享受的方法垂念好友的離世。吉爾伽美什不僅僅終日不舉行宴樂嬉戲以絕憂思,他還四處打探何地有能使人恢復生命的良方,一心一意想救活恩奇都的性命。

吉爾伽美什從一位精靈的嘴裡得知有一種仙草存在,這種草藥可以幫助人重新獲得生命。於是吉爾伽美什放下了城市和人民,由此踏上了一段尋找仙草的旅程。在旅途中,吉爾伽美什逐漸產生了對死亡的恐懼。吉爾伽美什翻過了一座座山嶺、越過了一泊泊湖泉。在遠行的路上,他第一次覺察到了人類的渺小、體會到了世界的廣博。

終於,吉爾伽美什的努力和執著感動了天神。在一次遠航中,吉爾伽美什發現了埋藏著永生秘密的幸福島。在島上尋找到了擁有長生不死能力的人類始祖——烏姆·納庇什蒂姆。

納庇什蒂姆告訴吉爾伽美什,上帝曾經因人類的罪行而降臨洪水到大地之上。他與家人因得到了神的啟示,才得以創造出方舟來躲避這一次宏大的災難。神將他視為原始人類的延續,因此才把永生的秘密吐露給他。在吉爾伽美什的苦苦哀求下,納庇什蒂姆終於告訴他:「在茫茫的海底有一種可以使人獲得永生的草藥,食用它的人就能夠獲得生命的力量……」

不由分說,吉爾伽美什便慌忙潛入海底。在經歷了一番苦苦探索后,終於發現了生命之草。吉爾伽美什上岸之後狂喜不止,他「張開了大口以發聲,邁開了雙腿以跳躍;他不住地搖晃身體,他的喜悅布滿心底。」吉爾伽美什就在這樣的歡呼雀躍中返程了。

可誰又能料到?在一次匆匆忙忙的潔凈身體的過程中,吉爾伽美什的仙草竟被一隻蛇給偷偷銜跑了!吉爾伽美什悲痛欲絕地上了岸,在不住地懊悔間行路。他看到了蛇在草叢中蛻下的軀殼,明白仙草的藥效已經被一條醜陋的爬行者給浪費掉了!吉爾伽美什痛心疾首地回到烏魯克,在天神的幫助下向亡友恩奇都的靈魂哭訴這一切。

在恩奇都亡魂的幫助下,吉爾伽美什最終還是明白了「人類必須要經歷肉體的滅亡」、「人不能任意掌管規律,只能在神的支配下行使權力」這一現實。

吉爾伽美什,是違背了天理的存在。

他反抗神明,成為了人類的急先鋒,帶頭衝鋒,與眾神作戰。

他身邊的將領,皆為天下頂尖……

眾神先知會內的大先知,便是以這個偉大的名字來自稱。

吉爾伽美什!!!

偉大的人皇。

……

白錦堂……不,現在應該稱他為吉爾伽美什大先知。

吉爾伽美什來到了長安古城的地下。

這裡是一個十分寬廣的空間,利用虛空裂縫,他能很輕鬆的就來到了這裡。

嗒……嗒……嗒……

「何人闖入龍冢之中?」

吉爾伽美什停下了腳步,整個空間突然變幻起來,隨後一個穿著古代盔甲的男人出現在吉爾伽美什面前。

那盔甲男冷聲說道:「此地是華夏龍冢,禁止外人進入,如果是誤闖,你現在回頭就可以出去。如果是故意進入,我給你回頭的機會。」

吉爾伽美什帶著面具,並看不到任何錶情。

「這裡,是長安龍冢,華夏四大龍冢之一。」吉爾伽美什低著頭,看著地面說道:「京城故宮底下,也有一處龍冢。」

「再一次警告,請你離開此地!」

「嘿嘿嘿……」吉爾伽美什伸出手,指向了盔甲男的背後,「你身後那裡,應該就是墓地所在吧?」

「最後一次警……」

吉爾伽美什瞬間出手,一爪直接擊碎了盔甲男的胸口,穿過了他的胸膛。

盔甲男低下頭看著自己的胸口,「入侵者,死!!!」

話音剛落,盔甲男就好像根本沒有知覺一樣,直接一拳朝著吉爾伽美什轟出。

吉爾伽美什身為大先知,對於虛空的使用那可是出神入化,盔甲男的拳頭就好像打在空氣一樣,從吉爾伽美什身體里穿過。

「入侵者,死!!!」

盔甲男繼續攻擊。

吉爾伽美什冷笑一聲,一掌扇過,那盔甲男的頭部直接炸成碎片。

吉爾伽美什收回之前的手,任由盔甲男無力的倒在地上。

「長安龍冢的守衛,不可能就這麼弱吧?」吉爾伽美什拍了拍手,「不如你自己親自出來跟我玩玩?」

話音剛落,一隻羽箭飛了出來,穿過吉爾伽美什那虛空般的身體,插在他背後的地上。

隨後一個穿著布衣的男人從空中落下。

「果然物理系傷害對你無效啊。」那個男人看起來很是年輕,根本不像那種千年守護者之類的身份。

「你好啊,我叫裴旻,初次見面,請多關照。」裴旻眯眼笑道。

吉爾伽美什微微抬頭,「唐開元間人。據《獨異志》載,他「擲劍入雲,高數十丈,若電光下射,旻引手執鞘承之,劍透空而入,觀者千百人,無不涼驚栗」。又據《歷代名畫記》,畫家吳道子因見裴旻劍舞,「出沒神怪既畢,乃「揮毫益進」。文宗時,稱李白的詩、張旭的草書、裴旻的劍舞為「三絕」,世人稱他們三人分別為「詩仙」「草聖」「劍聖」。裴旻以善射著名。任北平守時,北平多虎,他一日射虎三十一頭。你就是大唐王朝第一劍客,裴旻。」

「正是在下。」裴旻微微躬身,他笑道:「不知道閣下,來此禁地是為何?」

「我來這幹什麼,想必你應該很清楚,就不需要我再多說了。」吉爾伽美什冷笑道:「不如直接開打吧?」

「正和我意!」

……

開元年間,裴旻因母親去世,想請大畫家吳道子在天宮寺作壁畫超度亡魂。吳道子說:好久沒作畫了,如果裴將軍一定要我畫的話,只好先請將軍舞一曲「劍舞」好啟發一下我的畫思。裴旻當即脫去孝服,持劍起舞,只見他「走馬如飛,左旋右抽」,突然間,又「擲劍入雲,高數十丈,若電光下射,旻引手執鞘承之,劍透室而入」。被拋起數十丈高的劍,竟然能用手持的劍鞘接住,使其直入鞘中,真是劍技絕招。當時,幾千名圍觀者為之震驚,讚嘆不已。吳道子也被那猛厲的劍舞氣勢感動,畫思敏捷,若有神助,於是揮毫圖壁,颯然風起,很快一幅「為天下之壯觀」的壁畫就繪成了。

裴旻作為龍華軍使,駐守在北平。北平有很多老虎。裴旻善於射箭,曾經在一天之內射死過三十一隻老虎。然後他就在山下四處張望,顯出自得的樣子。有一位老頭走過來對他說:「你射死的這些,都是彪,像虎而不是虎。你要是遇上真虎,也就無能為力了。」裴旻說:「真虎在哪兒呢?」老頭說:「從這往北三十里,常常有虎出沒。」裴旻催馬向北而往,來到一個草木叢生的地方,果然有一隻老虎跳出來。這隻老虎的個頭較小,但是氣勢兇猛,站在那裡一吼,山石震裂,裴旻的馬嚇得倒退,他的弓和箭都掉到地上,差一點兒被虎吞食。從此他又慚愧又害怕,不再射虎了。

裴旻還射過大蜘蛛。相傳他在深山中行走時,遇到了車輪一樣的大蜘蛛,蜘蛛網就像一匹布一樣垂下來。蜘蛛盤絲結網,差點將裴旻纏住。裴旻「引弓射殺之」,並從蜘蛛網上取下數尺長的絲收藏起來。當部下受傷的時候,他剪方寸貼之,血立止也。

也有很多關於裴旻的詩詞。

比如顏真卿的《贈裴將軍》

大君制六合,猛將清九垓。

戰馬若龍虎,騰凌何壯哉。

將軍臨八荒,烜赫耀英材。

劍舞若游電,隨風縈且回。

登高望天山,白雲正崔巍。

入陣破驕虜,威名雄震雷。

一射百馬倒,再射萬夫開。

匈奴不敢敵,相呼歸去來。

功成報天子,可以畫麟台。

當然也有王維的《贈裴將軍》

腰間寶劍七星文,臂上雕弓百戰勛。

見說雲中擒黠虜,始知天上有將軍。

和喬潭的《裴將軍劍舞賦》

元和秋七,羽林裴公獻戎捷於京師,上御花萼樓,大置酒,酒酣,詔將軍舞劍,為天下壯觀,遂賦之。

這些都是在讚頌裴旻的古詩,也見得裴旻在那個時候,名氣是多麼的大。

吉爾伽美什突然說道:「將軍以幽燕勁卒,耀武窮髮。俘海夷,虜山羯。左執律,右秉鉞。振旅闐闐,獻功於魏闕。上享之,則鍾以捍虡,鼓以靈鼉。千伎度舞,萬人高歌。秦雲動色,渭水躍波。有肉如山,有酒如河。君臣樂飲而一醉,夷夏薰薰而載和。帝謂將軍,拔劍起舞,以張皇師旅,以ピ赫戎虜,節八音而行八風,奮雨階之干羽。公於是乎貝胄朱綅而作色,虎裘錦裼而攘臂。抗棱威,飄銳氣。陸離乎武備,婆娑乎文事。合桑林之容以盡其意,照蓮花之彩以宣其利。翕然膺揚,翼爾驤。鋒隨指顧,鍔應徊翔。取諸身而聳躍,上其手以激昂。縱橫耀穎,左右交光。觀乎此劍之躍也,乍雄飛,俄虎吼,搖轆轤,射鬥牛。空中悍栗,不下將久。炊風落崦雨來,累愜心而應手。爾其陵厲清浮,絢練夐絕。青天兮可倚白雲兮可決。睹二龍之追飛,見七星之明滅。雜朱干之逸勢,應金奏之繁節。至乃天輪宛轉,貫索迴環;光沖融乎其外,氣渾合乎其問。若涌雲濤,如飛雪山。萬夫為之雨汗,八佾為之慚顏。及乎度曲將終,發機尤捷;或連翩而七縱,或瞬息而三接。風生兮蒨斾襜襜,雷走兮彤庭煜煜。陰明變見,靈怪離獵;將鬼神之無所遁逃,豈蠻夷之不足震懾?嗟夫!蘭子之迭躍,其技未雄;仲由之自衛,其舞未工。豈若將軍為百夫之特,寶劍有千金之飾,奮紫髯之白刃,發帝庭這光色。所以象大君之功,亦以宣忠臣之力。或歌曰:洸洸武臣,耀雄劍兮清邊塵,威戎夷兮率土來賓。焉用輕裙之妓女,長袖之才人?天子穆然,詔伶官,斥鄭衛。選色者使覘乎軍容,教舞者俾觀乎兵勢。激楚結風,發揚蹈厲。僉謂將軍之劍舞,古未之制。」

要戰便戰,唐軍從不後退! 裴旻一抬手,手中便出現了一把長劍。

「此劍名為奪天恨,乃是我大唐聖人賜予我的。」裴旻眯著眼看著手中的長劍,他微笑道:「古往今來的入侵者,皆是死在這劍下,你也不例外。」

「那就來試試吧!」

……

遠古的一個黎明,天色黑白交際的一瞬間,一雙手緩緩揚起。雙手合握之中是一截劍柄,只有劍柄不見長劍劍身,但是在北面的牆壁上卻隱隱投下一個飄忽的劍影。

劍影只存片刻,就隨著白晝的來臨而消失,直到黃昏,天色漸暗,就在白晝和黑夜交錯的霎那,那個飄忽的劍影又再次浮現出來。

揚起的雙手劃出一條優雅的弧線,揮向旁邊一棵挺拔的古松,耳廓中有輕輕的「嚓」的一聲,樹身微微一震,不見變化。然而稍後不久,翠茂的松蓋就在一陣溫和掠過的南風中悠悠倒下,平展凸露的圈圈年輪,昭示著歲月的流逝。

天色愈暗,長劍又歸於無形,遠古的暮色無聲合攏,天地之間一片靜穆。

這把有影無形的長劍就是在《列子·湯問》之中被列子激賞的鑄於商朝後來被春秋時衛國人孔周所藏的名劍:承影。

承影是一把精緻優雅之劍。

……

春秋時期,一個風和日麗的午後,經過數年卧薪嘗膽終於擊敗吳國的越王勾踐,睡了一個甜美的午覺后醒過來,心情非常舒暢。

飲了一壺上好的龍井新茶后,勾踐興緻勃勃地派手下去找一個人。這個人就是薛燭。

薛燭是秦國人,此時正在越國遊歷。

薛燭雖然年紀輕輕,但卻已經名動列國,被人稱為天下第一相劍大師。

不大一會兒,眉清目秀文質彬彬的薛燭就趕來了。

賓主一番客套寒暄之後,就帶著隨從來到室外寬闊的露台之上。

越王勾踐酷愛刀劍,這個露台高達數丈,氣勢舒張,光線充沛,專門用來看劍賞刀。

落座之後,勾踐掃了一眼身邊的薛燭,心想這個年輕人雖然年紀輕輕但卻閱劍無數,一般刀劍肯定難入他的法眼,於是一開口就叫手下取來了自己頗為得意的兩把寶劍:毫曹和巨闕。

哪知,薛燭走馬觀花地看了一遍,隨便地說了一句:「這兩把劍都有缺點,毫曹光華散淡,巨闕質地趨粗,不能算寶劍。」說完,他還在溫暖的陽光里懶懶地打了一個哈欠。

勾踐頗感意外,覺得很沒面子。他想了一想,一咬牙,俯在一個貼身侍從耳邊吩咐了幾句。過了一會兒,侍從率領幾百個鐵甲武士,護送一把寶劍來到台下。

薛燭感到好笑,問道:「大王這麼興師動眾,拿來的是什麼劍啊?」

勾踐對薛燭的態度有一絲不快,沒好氣地吐出了兩個字:「純鈞」。

只聽見「咣啷」一聲,薛燭從座位上仰面摔倒,束髮的金釵掉在地上,一頭長發披散下來,面色突然凝住、獃滯,好大一會兒才突然驚醒。

只見他腳尖點地,幾個縱躍掠下台階,來到劍前,深深一躬,然後又表情肅然地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從侍者手中接過寶劍,小心翼翼地敲了幾敲、掂了幾掂之後方才將劍從鞘中緩緩拔出。

只見一團光華綻放而出,宛如出水的芙蓉,雍容而清冽,劍柄上的雕飾如星宿運行,閃出深邃的光芒,劍身上陽光渾然一體,象清水漫過池塘,從容而舒緩,而劍刃就象壁立千丈的斷崖,崇高而巍峨……

過了好久,薛燭才用顫抖的聲音問道:「這就是純鈞嗎?!」

勾踐點了點頭,道:「是,」得意地接著說道:「有人要用千匹駿馬、三處富鄉、兩座大城來換這把寶劍,你看行嗎?」

薛燭連忙說道:「不能換。」

勾踐做作地皺了一下眉頭,問道:「為什麼?你說說道理。」

薛燭激動地大聲對道:「因為這把劍是天人共鑄的不二之作。為鑄這把劍,千年赤堇山山破而出錫,萬載若耶江江水乾涸而出銅。鑄劍之時,雷公打鐵,雨娘淋水,蛟龍捧爐,天帝裝炭。鑄劍大師歐冶子承天之命嘔心瀝血與眾神鑄磨十載,此劍方成。劍成之後,眾神歸天,赤堇山閉合如初,若耶江波濤再起,歐冶子也力盡神竭而亡,這把劍已成絕唱,區區駿馬城池何足道哉……」

勾踐滿意地頻頻點頭:「說得有理,既是無價之寶,我就永遠把它珍藏吧。」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