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柱說道:「哎,罰我三年內不準出山。」

白若彤說道:「那你偷偷出了山,也不知道呀。他!」 大柱指指自己心臟位置,說道:「我中了他的百花蠱!」 羅小冬咋舌,說道:「這百花蠱,是什麼意思?」 大柱擺擺手,說道:「老爹蠱術很厲害的,你們別跟他斗,你們來幹嘛?」 正說著,忽然,遠處,來了一群人,為首的人,正是大猛。

白若彤說道:「那你偷偷出了山,也不知道呀。他!」

大柱指指自己心臟位置,說道:「我中了他的百花蠱!」

羅小冬咋舌,說道:「這百花蠱,是什麼意思?」

大柱擺擺手,說道:「老爹蠱術很厲害的,你們別跟他斗,你們來幹嘛?」

正說著,忽然,遠處,來了一群人,為首的人,正是大猛。

大柱子看了一眼,說道:「不好,大猛來寨子里鬧事來了!」

羅小冬奇道:「大猛怎麼鬧事的?哦,是那個練習屍蠱的大猛嗎?」

大柱子奇道:「呀,你怎麼知道的?」

羅小冬說道:「我在集市聽人說的!」

其實羅小冬是聽老闆娘說的,為了不暴露人家好心提醒,所以說在集市上,集市人多嘴雜,所以說誰說的也就無法追究了。

不如隨心 大柱子說道:「你們跟我來。」

羅小冬說道:「好!」

這時候,大家跟進去,羅小冬才發現,那個大猛,刀疤臉,身後,居然跟著四個外國人!

羅小冬很聰明,第一反應是,這四個人該不會就是張教授、劉教授說道傑克教授吧?

白若彤看了一眼羅小冬,意思很明顯,也猜出來了。

只是,這傑克教授,怎麼和大猛這個苗寨叛徒混合在一起勾結在一起了呢?

羅小冬奇怪了。

這時候,怪事發生了,那大猛,也作聲,看了一眼羅小冬白若彤,又看了一眼大柱子,居然不說話。朝著南部走去!

羅小冬奇道:「他們去哪裡?」

這時候,苗寨的人已經出來了,包括一個老頭子,老人!

這個人吶,身後一群人,都是苗寨的人。

羅小冬估計,這個人就是老爹族長了。

果然,那大柱子上前,說話道:「老爹!」

那老爹哼了一聲,說道:「都是你乾的好事!怎麼又有外人來!」

大猛說道:「呀哈,老爹,你他娘的還沒死啊!」

老爹族長說道:「怎麼,你這麼快希望我死啊?」

斜著眼,看了下老爹族長,大猛說道:「好了不廢話了,你們讓開,我要和我的朋友去南山!」

他的朋友,顯然是這四個外國人了。

老爹族長怒火中燒,說道:「不准你們去!」

然後,退後一步,說道:「都給我滾出我們寨子去!」

那大猛,不怒反笑,說道:「哈哈,你以為你是誰啊,你讓我們滾我們就滾啊。」

大柱在旁邊,不說話,也不敢搭話,一看就是個老實人,說白了有一點窩囊廢!

羅小冬想說話,但是欲言又止。

老爹族長看了一眼羅小冬,說道:「你們是和他們一夥的嗎?」

羅小冬急忙解釋,說道:「不是的,我們是大柱子的朋友,來,來看大柱!」

果然,老爹族長態度緩和了一些,說道:「好,你們的事,我們稍後再論,就說你,大猛,你偷了我表弟的屍蠱書,害死了他,這筆賬,我沒給你算賬,你卻跑上門來,我現在給你一個期限,三天,交出屍蠱,然後,離開苗寨,永遠別再回來!」

大柱怕羅小冬和白若彤不明白,小聲說道:「大猛是個壞人,大大的壞人,他偷了老爹的弟弟的蠱術書,偷偷去山裡修鍊,那本屍蠱書籍和火龍洞一樣,是禁止的。」

羅小冬奇道:「你們這禁止的東西真多啊!」 大柱子還沒說話,那個老爹族長,冷漠狠狠的說道:「我們苗寨的事,容不得你們外人插嘴。」

羅小冬只好閉嘴。

這時候,大猛說道:「好了,不跟你啰嗦了,我要上山了。」

老爹族長厲聲呵斥道:「誰敢!」

然後補充道:「這南山,乃是苗寨禁地,誰敢去?」

大猛說道:「你們不是把我開除出苗寨了嗎?所以,我現在不屬於你管轄的苗寨的人,所以我可以隨時進去。」

大柱急道:「你,你這是歪理。」

羅小冬想說話,但是覺得不妥,於是欲言又止。

大柱則一副維護老爹族長權威的架勢。

我家貴妃在煉藥 羅小冬只好默默看著老爹族長。

老爹族長說道:「我不會允許任何人,進入後山南山的。」

大猛說道:「這,可就由不得你了。」

老爹族長身後,也有一大堆的苗寨的擁簇者,說道:「大猛你個叛徒!」

「大猛,你個垃圾!」

大猛完全不生氣,笑嘻嘻,說道:「老爹,我早聽說了,咱們的小南山,可是一個神山呢,裡面可是有寶貝的!」

這時候,有一個老爹族長的手下,擁簇者說道:「裡面有神聖的火龍,你們惹怒了火龍,就會降臨災禍給我們的。」

此話一出,引起了眾人大大的驚訝,不少的苗族姑娘小夥子,從小時,就被灌輸一個理念,那就是火龍南山,是不可侵犯的。

他們都知道,都認識到了這一點。

所以,現在,小時候的理念,生根發芽了,甚至於開花結果了。

羅小冬看到眾人眾口一詞,說道火龍南山不能進的時候,心想,這也許對他們來說是好事,如果那邊有輻射寶石的話。

不過,想到輻射,羅小冬奇怪,為什麼大柱拿了那麼久,只有胸口有事,而身體其他器官,並沒有出事呢?

想來是想去,有一個結論那就是,這個輻射寶石的輻射距離很短。

並且,從傷勢來看,輻射也不是很強烈,羅小冬知道,從新聞中得知,一些核泄漏的輻射,比這個要大的多,甚至當年的原子彈,打下來,輻射了多少生靈百姓。

現在這個小寶石,和原子彈,相比,那是小巫見大巫了。

羅小冬想著,也沒再說話,而老爹族長和大猛,還在爭執。

重生圈叉特種兵 大猛這時候猛的手一揮,說道:「你再不同意的話,我就讓你嘗嘗屍蠱的厲害!」

此話一出,如平地驚雷,立刻震驚四下。

大家紛紛往後避讓,顯然,是怕屍蠱波及到自己,並且大家也在暗暗的擔心,據說,老爹本人,並不會屍蠱,而屍蠱的詳細用法和破解之法,都是保密的。老爹族長也不知道,是他的表兄弟在外寨子里,才知道的。

這時,大家都開始擔心和後退,大猛見狀,歡喜異常,嚇唬大家:「你們都讓一讓,別跟著老爹族長了,跟我好了。」

有的人膽子大,還想反駁幾句,但是立馬被親友叫住了,不讓其反駁大猛,怕招災引禍。

羅小冬想說句話,想幫一幫,但是自己能否對付的了屍蠱,也不知道呢。

所以,只好暫時忍耐,等著看戲,兩幫人的矛盾衝突,這時候達到了頂點,這時候,巧合的是羅小冬看到了。

老爹族長很勇敢,遇到對方用屍蠱,剛練成的屍蠱威脅,居然毫不遜色,於是,羅小冬看到了兩個人大戰。

羅小冬趕緊也後退,和白若彤一起後退,讓出地方來,估計兩個人要開戰了。

白若彤說道:「注意蠱術!」

羅小冬點頭。

大家都讓開,讓一步。

大猛揮灑了一下,出現了白色粉末!

羅小冬大驚,心想,莫非這就是屍蠱?

然後,老爹那邊,居然毫不畏懼,也揮灑了一下什麼東西。

羅小冬看不懂,感覺跟看神仙打架似得。

但是這時候,羅小冬漸漸看出老爹族長,有些不支。似要昏倒。

大柱說道:「糟糕,老爹似乎不行了。」

羅小冬說道:「你懂屍蠱嗎?」

大柱說道:「我也不懂啊。但是看樣子,那個大猛,似乎沒練成,和傳說中的屍蠱並不一致。」

果然,被那大柱說中了。那四個外國人往後躲,而那老爹族長,則是怒髮衝冠的樣子。

然後。揮灑了一些粉末出來,大吼道:「你糊弄誰呢?這根本就不是屍蠱!」

大猛臉別漲得通紅,說道:「不用屍蠱,我也能制服你。」

然後,左手右手交錯,揮舞起來。

現場出現了一股子噁心人的氣味。

大柱說道:「大家捂住口鼻,是喪心蠱。」

羅小冬來不及說話,趕緊捂住口鼻。

然後,大柱子和大家齊齊看過去,只見那邊,老爹落下風了,只好往後退三步。

老爹一退開,那大猛和他的七八個手下,包括四個外國人,都往前沖了。大家勇敢往前一衝,苗人就散掉了,而老爹則被大猛一拳頭打倒在地了,大猛說:「你要解開我的喪心蠱,至少要一炷香時間,我們上南山,別跟他啰嗦!」

這時候,大家來不及多說話,大柱已經憑著一股蠻力,衝上去,想阻止,但是被那大猛的手下,一個拳頭,打了下來,三個牙齒,帶著血跡,飛了出去!

羅小冬趕緊扶住大柱,說道:「你沒事吧?」

大柱搖頭,唉聲嘆氣,羅小冬看到牙齒根部,全是血跡。

說道:「你不是他對手的,別沖了!」

這時候,老爹族長說道:「你們會遭到火龍的報應的,我們整個族群,都會遭到火龍的報應的!」

大猛說道:「我命由我不由天,我就不信這火龍能怎麼樣,我要見佛殺佛,見龍殺龍!」

羅小冬看著大柱的傷勢,暗自運作仙力,給大柱止血。

然後,心想,牙齒應該是無法再生的,這一點很不好。

仙力也沒辦法起到讓牙齒再生的作用呢。

這時候,老爹氣的昏死過去了,眾人包括男女,都不敢上前阻止大猛,還有他的七個手下,還有四個外國人。 長街一邊明,一邊暗,光線涇渭分做兩個天地。

那些宣武軍加快速度走來,宋傾堂伸出手,長槍橫握,說道:「止步!」

他身上所傳銀甲與宣武軍身上的玄甲不同,宣武軍輕易認出是巡守衛。

不過一個小小京都巡守衛。

「讓開!」近衛騎在馬上,居高臨下的說道,「我等奉皇令而來,識相的滾開!」

他慣來跟隨在其他人左右,第一次以自己的身份高聲喝令,這無端而來的威嚴感,讓他的聲音中氣十足。

「可有手諭?」宋傾堂說道。

近衛眉頭一皺,拔出佩刀,直直指去:「滾開,沒有時間與你廢話!」

「手諭!」宋傾堂半步不讓,冷冷的看著他,「奉的什麼皇令?」

奉的皇令是踏平東平學府。

至於手諭,為世人所詬病之舉,宣延帝哪裡會有什麼手諭。

「讓開!」近衛說道。

「手諭!」宋傾堂回道。

近衛大怒,雙腿一夾馬腹上前,手裡的大刀直劈而去。

宋傾堂手裡的長槍一抬,刀槍交擊,火光鳴響。

宋傾堂本身力氣便大,現在又因站著,腳踏大地,借力所回擊的力道更大,馬上的近衛踉蹌了下,及時穩住身形,虎口震痛。

「幹什麼!」

「你找死嗎!」

「你是誰!」

隱婚蜜愛:墨少,寵上癮! 近衛身後的士兵們上前,高聲怒喝。

宋傾堂後邊的士兵們同樣上前:「郎將!」

同時紛紛擺好陣仗。

宋傾堂手裡的長槍駐地,入雪半尺,濺起細碎雪花。

「手諭!」宋傾堂沉聲說道,聲音洪亮。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