擺擺手拒絕了這個全是紋身大光頭的煙楊風繼續吃著飯,示意他坐下。

黑鯊幫老大張大頭不敢擺譜,乖乖坐下。 他們這些人最怕的就是和警察打交道,但是現在警署老大都像是對方的小弟一樣不給自己面子那是正常的。 千萬不要覺得對方不給自己面子就不爽如果露出這樣的情緒來他就真的完蛋了。 能成為一個幫派的老大可不是沒有腦子的人物,知道什麼時候該凶面對什麼人能凶,

黑鯊幫老大張大頭不敢擺譜,乖乖坐下。

他們這些人最怕的就是和警察打交道,但是現在警署老大都像是對方的小弟一樣不給自己面子那是正常的。

千萬不要覺得對方不給自己面子就不爽如果露出這樣的情緒來他就真的完蛋了。

能成為一個幫派的老大可不是沒有腦子的人物,知道什麼時候該凶面對什麼人能凶,什麼時候應該慫面對什麼人變慫。

「把你們幫忙碰到鬼的事情和我說一遍,記住不要有任何隱瞞,哪怕是因為你們弄死人才惹上的麻煩也一樣雖然犯事很嚴重但我相信命更珍貴不要有任何隱瞞,否則誰都救不了你還有你的那些屬下。」

差不多后,楊風放下筷子拿起紙巾擦嘴順便警告一下張大頭,老實點,乖乖變代。

張大頭也沒想到楊風抓鬼還問這麼多,但看這情況是不說不行啊,還好死了幾個傢伙完全可以將鍋推給他們對就是這樣,現在沒證據的話警察能說什麼?況且我真的不知情啊。

「這位警官。」

張大頭討好的說道,只是話才開口就被楊風打斷。

「別叫我警官叫老大,我只負責抓鬼所以才了解基本情況,你們做了什麼事不歸我管?」

張大頭愣了愣這才明白過來,楊風是做什麼工作的。

「老大!」

穿越之至尊天下,絕寵帝妃 頓時張大頭都快感動的哭了您老可算是來了我都快被嚇死了,平時誰要是當著他的面稱自己為老大他會發飆。

但現在張大頭反而自己叫的很親熱,讓楊風打了個寒蟬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一個身高至少一米一八,一臉橫肉到處是紋身的左漢親熱的叫你老大,那感覺別提多古怪了,至少楊風感覺自己有點承受不住。

「得,還是算了吧你直接說事說事,沒事快點閃人。」

楊風覺得自己還是距離這些黑幫中人遠一點好。

叫你警官你不樂意,叫你老大吧你又不高興。

做人怎麼那麼難張大頭無語死了,只能弱弱的說道:「其實事情是從五天前開始的,我們幫派里忽然有人慘死說被砍死的一個女人來複仇了每天晚上都死了好幾個人,就算是脫離幫派的人也都死了,那叫一個凄慘五官流血,好恐怖。」

一邊說著楊風還發現張大頭的身體有點抖顯然是害怕平時爭強鬥狠最凶的就是他們這群人,結果現在被鬼嚇怕了。

「復仇?你們把別人玩死了?」

這應該是個突破口至少黑鯊幫的人知道這個女鬼是來複仇的,不是無緣無故。

「沒有!絕對沒有!」

見楊風和弗格森看自己的眼神變得不友善起來,張大頭嚇得急忙搖為擺手否認,並解釋道:「我們沒有人對那個女人怎麼樣,其實我也不知情是我的幾個屬下。晚上吃宵夜結果碰到幾個喝醉了挑釁的安南仔,於是就打起來了這個女人被波及到死,事後誰也沒放在心上誰知道這女鬼就來了。」

楊風聽到這裡,對弗格森問道:「最近幾天有身份不明的安南人死去嗎?」

弗格森愣了一下,回憶著點點頭,「但還真有,好幾個身上都帶著傷。」

你們做的好事不找你們找誰,楊風橫了張大頭一眼道:「去查查這個女人家裡的情況。」

你們打架把別人給波及到了,我想問問什麼樣的波及能殺了對方?

是不是打紅眼了看到個人就不管三七二十一,拿著刀子就捅?

黑幫的人凶,安南人更凶,這些人都是一群偷渡客不要命的那種。

你給他足夠的錢讓他們去暗殺港督他們都敢去,典型的要錢不要命。

別看這些黑幫凶得不行,讓他們和安南人拚命大多數人都不樂意,和一群瘋子拚命,傻了才那麼做,軟的怕硬的硬的怕橫的橫的怕不要命的這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每天晚上都會被弄死幾個,人死的人模樣恨恐怖。」

張大頭說著感覺自己渾身都是毛毛的,有些不安的看了看周圍,反覆那復仇的女鬼會隨時會蹦出來一樣。

「你們將別人弄死了,別人來找你們復仇難道還有錯?」

楊風無語感情只准你們殺別人上不準別人來複仇對吧?

看樣子,那女鬼是追著他們這個幫派的人不放了該如何將那女鬼收掉呢,只跟著人跑的話就簡單了,想了一下楊風對弗格森說道:「馬上去查那個女人家裡的情報,一切都查清楚,然後將這個幫派的人全部集中到警署操場去那女鬼肯定會跟著他們過來的,到時候直接滅了她。」

「好。」

弗格森笑著點點頭,然後扭頭看向張大頭臉上的笑容消失了,冷著臉使勁拍一下桌子怒道:「老大的話你聽清楚沒有,不想死的就給我快點,讓你們幫里的人全部到警署來誰不來,死了可別怪我們不出手幫忙,還有鬧事的人都死了沒有,沒死的交出來。不然這事沒完,你們弄死了人案子還在警署掛著呢,我怎麼交差?」

「馬上去,馬上去。」

張大頭聞言大喜現在對他來說只要不是被鬼殺死做什麼都好至於鬧事的人確實還有沒有死的,直接丟出去就行了。

反正一切都是他們惹起來的,按照幫里的規矩也必須交出去頂缸、你不死誰死,況且交給警方又不會死項多就是坐牢而已。

你坐牢,家人我們照看!

這個時期的幫派成員還是比較進義氣,不過頂多十年一切都會改變。

那時候義氣值幾個錢?一切以利益為重。

直接到警署就能搞定一切省了不少功夫,吃完飯一群人就回到了警署等著黑鯊幫的人前來當誘餌楊風需要他們將女鬼吸引出來。

果然小命很值錢這些個平時不怕死的混子們一個個跑的比誰都快,早早的就來到警署聽候發落。

「在警署,我不能幫你。」

況天佑小聲的對楊風說道,楊風點點頭不在意這些。

「沒事,我自己就能搞定。一隻厲鬼而已問題不大,一個小小的八卦陣看你跑去哪裡,至於材料費用?幫誰抓鬼誰出就行了就這麼簡單。」

「老大,女鬼的資料來了。」

很快弗格森就將查到的資料交給楊風,楊風打開來看了起來。

「原來如此難怪會直接變成厲鬼呢,怨恨不深的情況下是不可能的。」

不是每個人被殺死都會變成鬼,否則這個世界早就是鬼的天下了需要一定的條件才行。

這個叫王曉雨的女鬼就是如此,莫名其妙被牽扯到亂斗之中導致自己被殺死,這就算了家裡還有一個重病的老母和一個年幼妹妹,一家人都靠她。 她死了,重病母親和年幼妹妹的生活可想而知。

有這樣的因素在其中王曉雨肯定死不瞑目變成鬼也就很正常了,而且還是厲鬼她要報仇要殺死這些安南人,殺死黑幫的這些撲街仔,於是復仇就開始。

「將張大頭叫過來一身橫肉,還是老大居然叫這樣一個名字。」

對於張大頭的名字楊風不知道該如何吐槽,你這名字太經典了。

天價寵妻惹不得 弗格森和張大頭算是老熟人了,平時可沒有少找對方的麻煩,聞言笑著說道:「他很重視自己母親,所以就算混出頭了,也沒有改用母親給自己取的名字。」

就這樣的人還重孝道無語了,你自己倒是孝順了,但你弄得多少人妻離子散?

「你去將張大頭叫過來。」

叫人這種事弗格森自然不會親力親為,不然要屬下來幹嘛隨便叫了一個人讓他跑一趟,反正人就在下面的操場內跑不掉。

「警官老大,你們找我?」

很快張大頭就來了依舊還是一副老好人模樣等呵呵的對楊風和弗格森那叫一個恭敬。

「自己看看吧。」

楊風也懶得多說直接將資料丟了過去,張大頭愣了一下拿起文件去看了起來很快他臉色就變了。

楊風道:「這王曉雨家裡有重病老母,有年幼妹妹需要照顧她是家裡的支柱,但因為你的手下,結果被砍死了、死不瞑目所以才會變成厲鬼找你們復仇現在將她母親送到醫院治療讓她妹妹能安心上學錢你們出有沒有意見。」

「沒有。」

張大頭臉色變了又變恭維的笑容都沒了咬咬牙向楊風保證。

「老大你請放心,只要我張大頭沒死,那麼她老娘我養了我會當做我親娘來養,她妹妹就是我親妹妹。」

「很好,這句話我愛聽但記住你自己說過的話,男人可不能隨便承諾不然你死了我都不會放過你,到時候我有的是手段讓你生不如死不管是對活人還是死人你明白?」

這麼狠!

張大頭莫名的感到菊花一緊吃驚的看著楊風哪敢說半個不字,急忙點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絕對不敢辜負這一對母女一定會好好照顧他們。

楊風都不知道該怎麼評價這些人,你說他是壞人吧偏偏能做很多好人都做不到的事情,你說他是好人吧又專門做坑蒙拐騙敲詐勒索的事情簡直無法無天。

「算了,你下去等待吧掏錢訂飯,警署可不給你們提供免費的飯菜。」

上百號人吃飯不是錢嗎?自己搞定去。

張大頭離開后,楊風對弗格森和況天佑說道:「給我盯著他一旦他所說的話自己沒做到,馬上告訴我,我會讓他生不如死死不如滅!!!」

饒是見過無數的大風大浪,弗格森也被楊風這一份狠給嚇到了,況天佑也沒好到哪裡去對活人狠的人見得多了,比如當初的倭國人做著各種畜生不如的事情。

但對鬼狠的人可就少了,這樣的人千萬別隨便得罪他,不然你沒死很難過、死了會更難過,怎麼你都跑不掉。

「老大我們需要準備點什麼?」

「不需要帶何應求和你們的人多熟悉,熟悉以後很多時候都需要他來處理我沒那麼多時間一直幫你們的忙。」

擺擺手,楊風就拒絕了想幫忙的弗格森。

抓一隻厲鬼而已需要什麼幫忙?

幫忙的人都在下面了只要他們在,只要厲鬼會來剩下的事情就簡單了。

怎麼感覺楊風不是來抓鬼而是來享福的?

你也有這種看法,莫名的,況天佑和何應求第一次有了想通的見解。

在弗格森和一眾警員的強烈要求之下,他們從店裡定了火鍋,點了不少小菜送到了警署這是給楊風準備的晚餐。

知道楊風喜歡吃火鍋一群人連這種辦法都想到了簡直可怕。

吃著火鍋唱著歌這是電影劇情,楊風不會做那麼二的事情,吃完飯就等待起來,天還沒黑而且時間還早大概需要到夜晚十一點厲鬼才會出現。

雖然理論上而言只要天黑大陽沒有了鬼都會出現,但也不是絕對十一點后才是鬼和殭屍喜歡出動的時間段。

夜晚十一點到凌晨五點半這期間就是另類的高峰期,至於妖和魔沒有個限制妖和魔一般不怕陽光什麼時候都能跑出來,只是白天它們也不大喜歡出來活動罷了炙熱的陽光會讓它們的妖氣和魔氣被削弱如此還不如白天休息晚上再出來。

天黑了黑鯊幫的人都緊張的坐在操場內有些不安的東看西看,就怕那可怕的女鬼忽然跑出來,殺了他們。

「想要保證很好的抓住鬼,最好里陣法八卦陣就很合用,你師父估計也不擅長有空我教你。」

今天晚上的行動,何應求正好可以取經。

傳授八卦陣和八卦陣的妙用也沒什麼,八卦陣只是很基礎的陣法,不屬於不能隨便傳的那種,那些威力大強或是大詭異的陣法楊風不會隨便傳人。

就和九叔說的一樣除非碰到合適的傳人,不然寧可讓這些陣法失傳。

不然被一些心術不正的人學了去會出大事,比如楊飛雲那樣的。

夜晚十一點楊風帶著況天佑、何應求一起來到操場等著女鬼出現,隨著十一點的到來黑鯊幫的成員們顯得更加害怕一個個都擠在了一起像是冬天擠在一起取暖的小雞。

只是現在的他們不是為了取暖而是為了讓自己不會太害怕,人多了膽子自然會大一點嘛。

「來了。」

忽然,楊風和況天佑同時朝著一個方向看去。

楊風是因為感知強大,況天佑是因為對陰氣很敏感,並且這股陰氣充斥著很濃的血腥味。

一個穿著白衣服的女鬼從圍牆之中中了過來,冷冷的看著那些集中在一起坐在地上的黑鯊幫成員。

如果女鬼不願意現行這些普通人根本看不到她,現場的人唯有楊風、況天佑、何應求才能看得到。

其中何應求需要開眼,楊風和況天佑用不著這樣的手段。

「所有人都出去!」

當女鬼走進八卦陣之中,楊風就啟動了陣法大喊一聲。

「媽呀,女鬼啊!」

「跑啊!」

一群人得到楊風的提醒,加上八卦陣升起,讓女鬼直接現行黑鯊幫的成員們嚇得尖叫著拔腿就跑,一個個都拿出吃奶的勁來,以最快的速度衝出八卦陣。

「啊!」

看著自己的仇人們跑了,女鬼氣的大喊大叫朝著他們追了過去,結果卻被八卦陣給彈了回來,急的不行。

楊風一步步的走進八卦陣內,看著又喊又叫的女鬼沒有勸說對方的意思鬼一旦殺了人吞噬了人的魂魄之後基本就和殭屍吸了人血一樣,已經無法停止下來,說再多也沒用直接將她收了就是。

「你是誰?為什麼要組織我對付他們!他們都是壞人!壞人。」

女鬼大聲的叫喚起來覺得楊風也不是個好人否則好人怎麼會幫壞人呢。

「我也不知道我是好人還是壞人,不過自我評判,我覺得我還是個好人至少不會做傷天害理的事情,至於為何對付你難道你自己還清楚?既然已經死了那就乖乖的回到陰曹地府等待投胎轉世才是,為何還要留下來繼續害人?」

「哈哈哈!」女鬼忽然大笑了起來道:「原來你是個道士難怪會說這麼道貌岸然的話,臭道士既然你想對付我,那麼我就先殺了你!」

「啊!」

女鬼發出凄厲的尖叫聲聲音很刺耳,她原本看起來還有幾分漬秀的臉,瞬間變得血紅一片格外恐怖,楊風微微搖頭嘆了口氣,「這些對我沒用的別浪費力氣了。」

說著,楊風抬起手揮動一個金色八卦從他手裡飛了出去撞在了女鬼身上,剛剛還異常恐怖的女鬼直接被打的飛了出去落在地上。

「不可能!」

女鬼驚愕的看著楊風不敢相信自己的幻術對楊風一點用處都沒有,別人看到她那一副模樣,基本就已經嚇得兩腿發軟。尖叫不斷,哪會和楊風一樣淡定。

「死,我要殺死你!」

既然幻術沒用那麼就捨棄幻術,女鬼尖叫披頭散髮的朝著楊風飛來,一隻手臂不斷變大,手掌看上去比一個鐵鍋還大。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