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隨著昆特魔神的消失,無數的魔鬼瘋一般從各處衝過來,沖向了孫立成他們。

可惜,人海戰術對已經得到了空中部隊支持的孫立成來說毫無用處。 在聖階巨龍的幫助下,維娜的飛空母艦很快掃蕩了空中的魔王,飛到了孫立成團隊的上空。 在密集的槍炮射擊下,無數的小鬼、瑪格、地獄獵犬、長角惡鬼甚至魔王都倒在了血泊之中。 不過面對無邊無際的魔鬼大軍,孫立成他們也不敢硬扛,在

可惜,人海戰術對已經得到了空中部隊支持的孫立成來說毫無用處。

在聖階巨龍的幫助下,維娜的飛空母艦很快掃蕩了空中的魔王,飛到了孫立成團隊的上空。

在密集的槍炮射擊下,無數的小鬼、瑪格、地獄獵犬、長角惡鬼甚至魔王都倒在了血泊之中。

不過面對無邊無際的魔鬼大軍,孫立成他們也不敢硬扛,在飛空母艦的主炮轟擊下殺開一條血路,終於衝出了光輝之城。

「父親!」,等脫離了魔鬼的追擊,變身回來的露露撲向了變成人形的巨龍。

看著父女相見而歡呼的兩人,孫立成和卡羅琳都露出了會心的笑容。這時,一個高大的身形出現在了孫立成旁邊,孫立成扭頭看去,現竟然是老岳父巴里特。

卡羅琳見到父親,也歡呼一聲撲了過去。孫立成用手摸了摸鼻子,覺得自己是被遺忘的那個。但很快,一雙玉臂就抱住了他的胳膊。

「謝謝你,維娜。」,孫立成真誠地說。

小美杜莎維娜嫵媚地一笑,指著不遠處說:「我們是第一批部隊,地精王國的後續部隊乘坐其他的飛空艇正在趕來。」

說到這裡,小美杜莎彷彿又想起了什麼,她的秀眉微皺。

孫立成疑惑地問:「怎麼啦?有什麼問題嗎?」

小美杜莎維娜想了想說:「半獸人領著部隊不聽我的號令,獸人帝國的巴夫族和茅斯族軍隊前往了獸人帝國都,所以我們只有自己的王國軍隊了。」

孫立成聽到維娜所說,心中有些失望,但是還是摟住她的蛇妖,笑了一笑說:「沒關係,有你們就可以了。」

說到這裡,兩人抬頭看向了光輝之城,那裡的火光更大了,這座人類最龐大的城市已經完全陷入了魔鬼的掌握,甚至在這裡都可以看到不時有魔王飛上天空。

正在這時,天空中傳來尖厲的動機聲,孫立成抬頭看去,現是一架機體修長的偵察機。等了沒多久,巧手先生帶著狗肉就返回來了。

「司令官,狗肉剛才偵查到,那帝斯塔王國的軍隊已經全面潰散,有大批軍隊從多個方向趕來。」,巧手先生的報告讓孫立成的臉色一下子陰沉下來。

一大片望不到頭的草原,漫開著艷紅的那傑拉花,在百草里亭亭玉立,像萬盞的金燈,陽光從褐色雲里斜著照射過來,幻成一種異樣的紫色,透明似地不可逼視。但是很快,這些美麗的那傑拉花就被無數的大腳踩在腳下。

大批戰敗的那帝斯塔王國士兵沒有了任何秩序可言,所有人都像沒頭蒼蠅般亂躥,戰馬與戰馬撞擊,騎兵與步兵衝撞,甚至互相擁擠互相踐踏,所有人都在拚命地逃跑,甚至沒有目的的逃跑,都想逃離身後的追兵。

而在他們的身後,是無數地反抗軍輕騎兵,這些反抗軍輕騎兵將大團的敵人衝散,殺掉那些頑抗者,剩下的便是一路趕著敗軍衝擊那帝斯塔王國殘存的軍陣。

「讓開,都讓開!」,草原上,一名獸人將領拎著大棍不斷砸在前方士兵身上,帶著自己的親兵在混亂的道路上硬生生砸開了一條通道。在他們身後,是一輛巨大的馬車,由二十四頭壯牛拉著,獸人帝國皇帝哈特王三世舒服地斜躺在馬車的靠墊上,品著美酒,看著自己的大軍前進。

在馬車的兩翼,上萬名獸人鐵甲重步兵邁著整齊的步伐在戰鼓的指引下緩緩前進。

這時,一聲馬蹄嘶鳴,一個狐族軍官縱身跳下駿馬緊跑兩步來到了哈特王馬車的前方。

「陛下,那帝斯塔王國軍已經徹底潰敗,伯尼王子的反抗軍進攻順利。」,狐族軍官大聲報告。

哈特王三世對這個結果毫不在意,他是一名優秀的將領,自然看得出現在的情況。

可是很快他就坐直了身體,因為狐族軍官繼續報告:「據可靠消息,光輝之城的神界之門被打開了。」

「什麼,光輝之城的神界之門被打開了?那個傳說是真的?我們能進入神界了!」,幾乎是同時,一名身穿金色法師袍的大法師興奮地問向正向他報告的斥候法師。

等再次確認后,這個金絲袍法師大笑了起來,顯得異常興奮。

等他笑夠了,臉上恢復了嚴肅,大手一揮命令:「命令部隊加。 盛世寵妃:重生不為後 目標,光輝之城!」

隨著他的命令下達,周圍響起了隆隆的腳步聲,在他四周,是一眼望不到邊的鋼鐵傀儡大軍,而在大軍中央,幾個乎想象巨大的巨人也在緩慢前進,這就是法師之國最新,最強大的武器,泰坦巨人。(未完待續)

.com。妙書屋.com 地精王國大軍已經全部到達,四萬人乘坐三千架飛空艇經過上萬里的跋涉到達了大6的最中心,光輝之城的東部外圍。&1t;/p>

地精王國大軍由地精戰士、食人魔戰士和戰鬥傀儡組成,雖然人數不多,可是因為武器裝備極多,所以封鎖了整個城市東面。&1t;/p>

在地精王國大軍到來的這段時間,地獄的魔鬼們也試探著進攻了兩次,可惜面對現代化武裝,這些傢伙除了給地精王國軍隊造成了些許損失之外,只是留下了遍地的屍體。&1t;/p>

而此時,地精王國軍營的中心大帳中,孫立成正和聖龍雅尼在喝茶。&1t;/p>

聖階巨龍是非常強大的,可能是面對自己的女婿要注意形象,所以這頭聖階黑龍幻化成的是一位風度翩翩的長者模樣。當然,對聖龍雅尼來說,經過無數歲月的沉澱,本身的氣質就十分出眾。&1t;/p>

雅尼喝了一口孫立成製作的茶葉,輕舒了一口氣,贊道:「非常好的飲料,沒有酒水那樣濃烈,可是卻口感極佳,回味無窮。」&1t;/p>

孫立成聽到后非常高興,趕忙端起自己製作的紫砂壺又給老岳父斟了一杯。&1t;/p>

孫立成的兩個岳父,巴里特和雅尼就是兩個極端,巴里特喝茶感覺還不如喝白開水,這讓孫立成非常鬱悶,能獲得另外一個岳父的誇讚,他自然高興。&1t;/p>

喝了一會兒茶水,孫立成詢問起了神界之門。&1t;/p>

原來,正是因為神界之門被打開了,所以聖龍雅尼有了感應才趕過來。&1t;/p>

「神界之門只是這個世界的一個傳說,據說是通往神界的一個大門,只要越過這個大門就可以進入神界,最次也會成為天使那樣永恆的存在。」,雅尼放下茶杯向孫立成解釋。&1t;/p>

孫立成聽后眉頭皺了皺。成為永恆的存在,也就是說會長生不老,別說在這個魔法世界,就是在於後世的地球上也極具誘惑性,所以神界之門的打開對這個世界的影響實在是太大了。&1t;/p>

孫立成想了想問:「這麼重要的大門為什麼一直是傳說而沒有被現?要知道它現在就在光輝之城裡。」&1t;/p>

雅尼聽到后笑了笑說:「這兩天抓到了一個魔王,從他口中才弄清了一些事情,大概想明白了原因。」,緊接著便介紹起來。&1t;/p>

根據聖龍的猜測,神界之門其實一直存在於光輝之城,而光輝之城建設在這裡的原因就是要守護神界之門。光輝之神教會的核心因為架設在神界之門上,所以光輝之神才有強大的能力,這相當於秩序之輪給予他的責任。&1t;/p>

「而不知道怎麼了,魔王們現了神界之門的秘密,所以打開了它。」,孫立成有些明白了。&1t;/p>

聖龍雅尼點了點頭,輕聲補充道:「而且光輝之神肯定遇到了大麻煩,所以根本沒有力量守護神界之門,這才讓魔神昆特尋找到了機會。」&1t;/p>

聽到這裡,孫立成又想到了一個問題,他疑惑地問:「神界之門所帶來的永生,對這個世界的生物來說非常有吸引力,但是地獄的魔神想幹什麼?他跨越進去也變成不了神啊?」&1t;/p>

雅尼也很贊同這句話,他皺眉思考了半天,最後只能無奈地搖了搖頭。&1t;/p>

沒有從岳父這裡獲得答案,孫立成的心更加沉重了,他總覺得哪裡不對,彷彿有一個黑手在幕後一直擺弄著一切,而自己就是其中最重要的一枚棋子,這種感覺實在讓人煩躁。&1t;/p>

第四天的時候,正在大帳中辦公的孫立成猛然聽到西邊有一聲巨響,急忙扶住刀柄衝出了大帳。剛一衝出大帳,就聽到刺耳的動機聲音,狗肉那架偵察機瞬間就越過眾人的頭頂,撲向了巨響之處。&1t;/p>

孫立成在帳外耐心等待了一會兒,就又聽到了偵察機動機的聲音,抬頭看去,卻現偵察機跌跌撞撞地飛了回來,機身上還冒著青煙,顯然被什麼攻擊了。&1t;/p>

還沒有等他下達警戒命令,爆豆般的防空炮火就響了起來,緊接著無數石頭碎裂的聲音從空中傳來,孫立成這才現,不知道什麼時候,漫天的黑色怪物已經飛到了軍營不遠處。這些東西好像是石頭做的,被防空炮火擊中以後立刻碎成了多塊,然後從天空中墜落下去。而這些傢伙顯然是追逐狗肉而來的。&1t;/p>

孫立成見到狗肉的飛機即將迫降,趕忙向機場跑去,等跑到機場的時候現偵察機已經橫躺在跑道右邊,三架消防用機械傀儡正在給飛機滅火。&1t;/p>

孫立成停住腳步看了看,就看到巧手先生領著狗肉跑來了。&1t;/p>

「司令官,據狗肉偵查,西方不遠處有數不清的機械傀儡,甚至還有可怕的巨人。」,巧手先生向孫立成報告。&1t;/p>

孫立成聽到后心中一驚,他先開始疑惑有另外一支地精帝國部隊,但是又很快想起來,在這個世界不是只有地精帝國才有機械傀儡的,而法師之國也有很多機械傀儡。雖然法師之國的機械傀儡很傻,靈活性非常差,但是卻是這個世界最厲害的兵器之一。地精帝國已經消失了一萬多年了,想來這麼多的機械傀儡,應該是法師之國的軍隊到了。&1t;/p>

孫立成想了想,自己還真不認識什麼法師,雖然在地下世界與法師之國打過交道,可是那個合作並不牢靠。無論如何,孫立成在這麼緊要的情況下不願再樹強敵,還是決定一會兒跟大家開個會,與法師之國的軍隊聯繫一下。&1t;/p>

不過想到神界之門對這個世界生物的誘惑,他無奈地用手揉了揉眉心,心中嘆道:「走一步看一步吧。」&1t;/p>

幾萬地精王國主力部隊的火力不是石像鬼這種簡單的二級兵種可以匹敵的,不一會兒,法師之國大軍留下了好厚的一層石像鬼碎片,灰溜溜地撤走了。&1t;/p>

等石像鬼撤退以後,孫立成派出了一支使者團前往西邊的法師之國營地,想與他們結盟共同對付地獄惡魔。&1t;/p>

大概等了半天時間,使團給他帶回來一個不好的消息。&1t;/p>

聽完格蘭特的報告,孫立成拍了拍這個有些頹喪的地精指揮官肩膀,安慰兩句后讓他下去休息了。&1t;/p>

當眾人離開,孫立成坐在帥位上看著靜悄悄的大帳,心中嘆道:「永生的誘惑太大了,看來,不血戰是不行了。」&1t;/p>

隨後,他想起了自己到這個世界一路走過旅程以及那些失去的同伴,心中暗暗給自己鼓勁道:「既然衝突不可避免,那就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一些吧!」,說完,孫立成眼中露出了攝人的光芒。(未完待續)&1t;/p>

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com。妙書屋手機版閱讀網址:.com 於是,羅陽便繼續抱緊洪佳欣,二人四目相交,她明澈的眸子似乎在說:姐就不信你一輩子這樣抱著我!

與羅陽相較,她的武技遜色許多。心裡對他是佩服的,只是嘴裡不會講出來。

每每與他嬉鬧時,她都希冀能贏他一次,來證明自己並不比他的武功差。結果,她每次都以失望收場。

現今與他對視,見他不羈的眼神裡帶著一抹狡黠的笑意,她又惱又無奈。身為他的徒弟,她是不服的。至少是沒有完全在心裡當他是師父。

她佩服他,但她心有大志,暗忖只要肯下苦功,終有一日會超越他。

有了這種積極向上的奮鬥意志,她難以在短時間內公開承認羅陽是她的師父。她就是想找機會證明他不夠資格做她的師父。

被他抱著,她的俏臉紅撲撲的,一是先前掙扎所致,二是由於坐在他大腿上,受了他體溫的灼烤,頗為羞窘,只是無法脫身。

她坐他大腿,他也窘,彼此都要分出不少的注意力放在下半身。她的溫軟使他著迷,他的灼熱使她嬌羞。

每當她的圓臀微微移動時,總是能教他渾身興奮。

二人挨在一起,卻是默默無言。

洪佳欣偶爾掀起眼帘瞥向羅陽,見他也望過來,她便倏忽收回目光,臉蛋那抹紅暈卻更鮮艷了。粉潤而有光澤的唇,抿出帶著三分嬌氣的弧度,嘴角若隱若現的笑意,淡化了眼眸里的那抹幽幽的怨色。

客廳里很安靜,能聽到屋外偶爾過往的行人腳步聲或車聲。

時間似乎停止了,二人的動作凝住了。

一縷縷冷香柔柔地涌過來,輕輕呼吸一口,用心體味,溫馨的感覺瞬間籠罩全身,人如在美妙的夢境,恬靜而舒適,悠然而流長。

體內的溫度居高不下,水分缺失,嘴唇自然乾燥了些許。

目光在洪佳欣俏臉與胸脯之間來回掃視幾番,透視著她的身子,羅陽禁不住舔了舔嘴唇,微微張開嘴,想要再次向她打聽黃花閨女體香從何而來。

洪佳欣見他的嘴巴靠近了幾毫米,含笑嬌嗔道:「你要是敢吻過來,姐就咬你!」

彼時,她雙臂和身子都被他緊緊地箍住了,實是動不了。

羅陽笑道:「班長,你誤會了。我沒有要吻過去。你肌膚越來越看了。」

說時,他一面目不轉睛地盯著她脖頸下方那片白嫩的坡地,一面咧嘴笑了笑。

洪佳欣雙手不能大範圍地運動,小臂與手指卻是可以自由發揮的。心裡正惱他看人的眼神竟發光,便用手指去鉗他的肋部。

「班長,你這鉗功果然天下無雙!」羅陽齜了齜牙。

她揚了揚嘴角,正要繼續擰他時,他的手機鈴聲響了。她停了手。

來電顯示是一個陌生號碼,還道是別人打錯了電話,接通后,一聽講電話那人的話音,便知是沖著他而來的。

打電話來的正是那位被羅陽揍過的沈先生。

洪佳欣也想聽講電話內容,羅陽便開了揚聲器,只聽沈先生說道:「你是羅先生吧?」

羅陽冷道:「想怎樣?」

彼此聽過聲音了,確認了身份。

「你曾豪言要挑戰忍者,他們經過考慮,決定光明正大地跟你比一比,領教你的高招。」沈先生說道。

當時,在酒店包廂,羅陽確是說過,只是沒料到他們這麼快就會來找碴。

「奉陪到底!」羅陽淡定道。

「很好。為了能正常在大庭廣眾下進行比試,他們會以民間交流的方式來宏海縣舉辦切磋大會,並且有豐厚的獎金。你報名參加就行了。他們說你敢小看忍者,他們會讓你付出代價。」沈先生說道。

「什麼時候?」羅陽問道。

「這幾天內吧。舉辦這種賽事要走走程序。等可以報名了,我打電話給你。他們讓我再三叮囑你,一定要參加。希望別嚇跑你。」沈先生答道。

自從學會影拳以來,還未曾遇到敵手,羅陽感到寂寞。他迫不急待想要跟那些忍者搏殺。

「今日就讓他們來吧!不必要搞那麼多花樣。」羅陽說道。

「羅先生,你說了要跟他們公開來切磋,他們按你的要求去做。私底下比試,他們覺得贏了你沒意思。他們要教你做人。」沈先生說道。

羅陽聽了,不禁笑了。但凡說要教他做人的,統統都被他踩在腳下了。

「不就是幾個小日苯嘛,還教老子做人?你最好告訴他們,不要讓那些沒用的傢伙來跟我較量。」羅陽冷笑道。

「羅先生,這點不用擔心。你到時只要出戰就行了。」頓了頓,沈先生又說道:「他們還有一個要求。」

閃婚虐愛:BOSS別上癮 「什麼要求?」羅陽不悅道。

豪門婚宴之談情說案 「你要是輸了比賽,他們可以饒你一命。但你要將那位姓洪的女生交出來,他們要跟她談談。」沈先生說道。

洪佳欣就坐在羅陽的大腿上,聽到這話,她陡地柳眉倒剔。

「你這個壞蛋!下次姐碰到你,揍到你求饒!」她憤怒到身子輕輕顫動。

電話那頭的沈先生不敢回嘴。

羅陽冷道:「姓沈的,給我聽好了。你再敢說這種話,我就算把宏海縣的地皮翻一遍,都要找出你!」

只聽沈先生顫聲道:「羅先生,我只是替他們傳話給你。我對洪小姐並沒有惡意。交不交出洪小姐,那是你的事。」

哼了一聲,羅陽正色道:「把我的話告訴他們,要切磋就切磋,別再扯到洪小姐身上來!」

結束了通話,洪佳欣滿臉怒色。

羅陽輕撫她溫軟的脊背,安慰道:「班長,有我呢。別擔心。」

洪佳欣猜道:「他們想從我口裡打聽木炭的下落。」

木炭到底有什麼秘密,羅陽也很感興趣。

「班長,我會保護好你的。他們想要動你,必須過我這一關。只要我還站著,他們就別想碰你一根頭髮。」羅陽鄭重道。

「這次他們沖著咱倆來,指明要跟你切磋,你要小心。」洪佳欣關心道。

「讓他們來好了。我要打到他們躺在擔架上回去。」羅陽話鋒一轉道:「對了,班長,你爸有沒有跟你提過木炭的事情?當然,你可以不告訴我的。我只是隨便問問的。」 光輝之城南部的提拉馬鎮已經變成了一個巨大的軍營,大部分房屋被拆成了平地,在上面支起了簡易的營帳,從滿布的軍營來看,這裡的軍人足足過了五萬。&1t;/p>

「這裡的軍隊人數好多啊。」,卡羅琳聽到耳邊響起了侍衛的聲音。&1t;/p>

侍衛的聲音不小,招待卡羅琳一行的匹格族軍官臉上立即露出得意的神色。&1t;/p>

他指著連綿不絕的軍營說:「為了這次出征,哈特王三世陛下徵集了帝國中的十個大型種族軍隊,總數過了十萬人。這裡只是先頭部隊而已。」,說到這裡,他停頓了一下又補充了一句:「當然,這些軍隊是帝國最精銳的軍團。」&1t;/p>

哪怕卡羅琳知道這個匹格族軍官有些言過其實,但是她也承認,這次獸人帝國出了血本,想到即將執行的任務,心中不由得暗淡起來。&1t;/p>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