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帶着墨鏡的熱火身材的女人正挽着他的胳膊走進了一家叫tffany的店鋪。

她的未婚夫有喜歡的女人?既然有喜歡的人爲什麼還要和她籤那種東西? 晨曦傻傻的盯着tffany店鋪發呆,就在這時她的肩膀上搭來了一隻手。 思琪站到她的身後喘着氣說道,“可是追上你了,你亂跑什麼,想凍死我,走,回去了。” 晨曦的眼底帶着那麼點點失意,她的身子硬被思琪拽着前進,可她的頭

她的未婚夫有喜歡的女人?既然有喜歡的人爲什麼還要和她籤那種東西?

晨曦傻傻的盯着tffany店鋪發呆,就在這時她的肩膀上搭來了一隻手。

思琪站到她的身後喘着氣說道,“可是追上你了,你亂跑什麼,想凍死我,走,回去了。”

晨曦的眼底帶着那麼點點失意,她的身子硬被思琪拽着前進,可她的頭和視線依然停止在那個店鋪的櫥窗上,那個女人會是誰?

“來不及了,你快點,我好冷的。”

晨曦硬被思琪拉回了車裏,思琪還是善作主張給她買了那雙鞋。

買了就買吧,等她賺了錢在送思琪一雙鞋好了,計較反而不合適。

汽車又一次行駛了起來,思琪和邵青倆人聊得很是happy,晨曦被逗的都忘記了剛纔的那一幕。

晨曦被思琪帶去了美容店,她按着思琪的吩咐換了幾件思琪帶來的衣服,最後思琪決定讓晨曦穿上那件白色的七分袖連衣裙。

白色很適合晨曦的氣質,所謂人靠衣裝馬靠鞍,果然換上衣服,換上鞋像是換了一個人似的。

晨曦坐在宮廷式樣的椅子上閉上了眼睛,各種固體和液體在她臉上模來模去,各種大小的刷子換着位子刷來刷去,等晨曦睜眼時差點就沒認出自己。

思琪看着鏡中的晨曦大笑。

“晨曦,太美了,我都要嫉妒死啦!”

晨曦呆呆的望着鏡中的自己,“是我嗎? 極品王妃,王爺我要和你離婚 我都…不認識了,化妝好神奇!”

萌娃奶爸:嬌寵恐婚妻 “思琪。



“嗯?”

“回來你教教我…”

“教你什麼?”

“化妝。”

“我沒聽錯吧,化妝!晨曦,你終於清醒了,終於知道要打扮了!阿彌陀佛,善哉善哉,我的誠心終於感動了上天…”

, ? 舊愛,請自重! 晨曦和思琪從美容院走了出來,邵青看着倆女人傻傻地愣了愣。[燃^文^書庫][www].[774][buy].[com](閱讀最新章節首發.bι.)

總裁的貼身下堂妻 “老婆,你好sexy,我決定了,不送你去同學會。”邵青耍着脾氣坐回車裏。

晨曦被二人逗的捂着嘴笑。

大個子邵青竟然吃醋了,竟然和思琪耍小孩子脾氣,一個大男人在女人面前可以這麼的原生態,顯然他對思琪的情意不淺,看樣子這個邵青挺在乎思琪的,兩人吵架都能這麼溫馨,真是好生羨慕。

“好,你不送,我可叫我前任了。”思琪絲毫不生氣,特淡定的提到了前任。

“你敢?”邵青搖下玻璃對思琪喊道。

“切,有什麼不敢的。”思琪掏出了手機。

只見高個子從車裏跳了下來,一把把思琪抱進車裏,沒收了手機。

“越危險,越要去,我要當着你的同學面宣佈你是我的女朋友,看誰還敢亂來。()”

“你敢?”

“嘿嘿,我不敢,老婆,不生氣啦啊,老公我一路護送您到終點。”

邵青一笑眼睛成了小縫隙,這細長眼睛好像朱明的眼,咦她怎麼想到了他?難道是剛纔的所見她開始在意了?

“這才乖嗎,老公,我漂亮嗎?”

“漂亮,太漂亮了,裙子就是太短了,以後穿的長點好不好。”

“那要看你乖不乖,你要不乖我天天穿n裙,哼!”

“老婆乖,老公就乖。



晨曦坐在後座聽着倆人打情罵俏很是悅耳,這樣的愛情也有一番風趣,可她明天開始連這種夢都不能做!

晨曦忽然覺得自己好慘…

“晨曦,到了,等等,那是…是上官文浩,真的是上官文浩。”思琪匆忙搖下車窗,探出頭大喊了四個字。

“上官文浩。”

“上官文浩?他是你們同學?”邵青青着臉回頭問晨曦。

晨曦的眼定格在前方木訥地點了點頭,只見邵青急速跳下了車。

“文浩,好久不見!”

晨曦看着車外的三個人,打開了車門,可她的腳不停使喚停在那裏猶豫了起來。

半年不見他還是原來那個樣子,不知自己這個模樣會不會嚇到他。

“邵青,思琪,你們怎麼會在一起?”

邵青看着思琪詭異的笑了笑,“我送女朋友來參加同學會。”

上官文浩看看思琪看看邵青,“你們倆,談戀愛了,可以啊邵青,都追到我們班花了。”

思琪的臉直接變綠,這麼巧,這倆人竟然認識!

思琪紅着眼睛瞪了瞪邵青,文浩都把她當成班花,明顯是有機會的嗎,都怪邵青,直接讓她成了名花有主,一句話就把一切希望給破滅了。

邵青想,這麼危險的人物竟是思琪的同學,怎麼着也得給思琪印個章,免得引來不必要的麻煩,今兒下午真沒白折騰。

“晨曦,走了。”思琪敲了敲車窗。

晨曦這才醒了過來,下了車。

“晨曦?晨曦也來了嗎?”上官文浩向他們這邊走了過來。

晨曦更加慌了,微微低着頭,勉強說出了四個字,“好久不見。”

“你,今天…”上官文浩不知怎麼說好中斷了話語。

“漂亮吧,我們晨曦本來就美,是你們這幫人沒看出來而已。”思琪拉着晨曦向前走了起來。

“她一直就很美。”上官文浩把口中的話語原樣吞了回去。

, ?思琪邊走着邊對晨曦的耳邊囑咐道。[燃^文^書庫][www].[774][buy].[com]【閱讀最新章節首發】

“晨曦,上官文浩可是響噹噹的實力股,你可不能錯過,這可是姐給你選的人,肯定錯不了,一會兒,我會想盡辦法把他送到你的碗裏,你可要抓好機會。”思琪在拍了拍她的肩膀,向文浩那邊走了過去。

“什麼,什麼,思琪,你別…”晨曦見思琪遠去,只好吞了話語。

晨曦真的好想告訴思琪不要亂點鴛鴦譜,告訴思琪她從明天開始要給某人當契約妻,可晨曦什麼都沒說出來,一來人多,二來有些事是要守住祕密的。

全班同學一聽上官文浩來了,好多人出門迎接,特別是女生幾乎全部出動,把門口堵得水泄不通。

一羣女同學看到上官文浩旁邊的兩女人馬上議論紛紛。

“旁邊那是誰啊?”

“不思琪嗎。”

“知道是思琪,我說的是另外一個,咱班有這樣的同學嗎?”

“好漂亮,清雅而優美,到底是誰啊?”

“是孟晨曦嗎?”

“啊?不可能!”

“是她!”

“天啊,醜小鴨變鳳凰啊!”

“她在哪兒做的,那眼睛,那鼻子,好精緻。”

“她好像,原先就是這樣的吧。”

“是嗎?”

豪門婚寵:邪魅老公夜夜撩 晨曦感到大家的視線全部落在自己的身上,弄得她極其彆扭,她有那麼特別嗎?

隨着走進人羣,她逐漸地被擠了出去,被推到了人羣的一邊,看着圍在美女中間的他,她的心無意間掠過一絲冰冷。

不知是穿得少不習慣,還是…

同學會開幕,身爲組織者的曼妮站了起來說了幾句。

可晨曦卻一句也沒聽進去,她的眼睛她的耳朵只注視着上官文浩的一舉一動,什麼言語也打擾不到她。

坐在人羣中的他還是那麼的完美,那麼的溫厚,那麼的遙遠…

晨曦吞下手中的液體,一杯接着一杯…

無意中她發現自己的身邊莫名的多了幾個男同學。

“晨曦聽說你也在讀法律,開始準備司法考試了嗎?”

“啊?”晨曦被這位不記得叫啥的男同學問迷糊了。

司法考試?她還處於休學期,還司法考試,貌似她壓根就沒想過這個問題。

“要走法律這條路,司法考試必須得過,你是不是還沒準備,我哪兒有不少參考書,明天要不我給你送過去。”

“啊?”晨曦歪了歪腦袋,這都哪兒跟哪兒啊。

“晨曦你家住哪個小區,明天你什麼時候有時間?”

晨曦這才明白了過來,某男同學是動了其他的想法。

“不用了,我已經休學了,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復學,你留着自己用吧。

”晨曦說完拿着酒杯挪了位置,她的視線在人羣中不停地尋找上官文浩的身影。

她和他能對話的幾分鐘好像也在沉默中度過了,如今何必在乎搭不上話,既然那麼遙遠,那就這麼望一望好了。

晨曦又要了一杯酒吞進了肚子,頭腦變迷迷糊,空間晃盪了起來,她是不是喝多了?不行得去洗手間洗把臉。

晨曦搖晃着身子走着八字去向洗手間方向走去,可這地怎麼晃得這麼厲害,地震了?海嘯了?

, ?身子不受控制歪歪扭扭,差點就摔倒,還好好心人扶住了她。[燃^文^書庫][www].[774][buy].[com]

模糊的視線裏好像出現了上官文浩,她竟然想他想成這樣,今天真不應該來。

他不是被自己埋得很深很深自個兒都忘了嗎,這會兒怎麼都到了想念的程度?

晨曦發現自己的靈魂出來了,這才知道自己的肉身已躺在上官文浩的懷裏。

原來不是幻覺,是他扶住了她!

上官文浩扶着她的肉身走了起來,晨曦正要跟過去時被貓頭鷹擋住了路。

“是你!你來這兒做什麼?這兒有失靈者嗎?”晨曦不悅的說道。

“沒有失靈者,這裏很安全。”貓頭鷹眨了眨貓頭鷹眼。

晨曦差點笑出來,這兒人真不識逗。()

“說吧,什麼事。”

“靈女不上崗,亡靈有意見,過來提醒提醒你,最近失靈者異常之多,很需要你的幫助。”

“幫助?我有那麼厲害嗎?我又什麼都不會,何況他們失蹤跟我有毛關係!”晨曦看着遠去的自己的**不安地說道。

“你真什麼也不記得了?我看看。”貓頭鷹揮一揮手。

晨曦忽然感到自己的項鍊微微動了一下,低頭一看,她的項鍊出現了異常。

六角形中的六個三角圖形中的四個被一個透明的液體裹住,那液體發着偏紫偏藍的光線。

這到底怎麼了?爲什麼只有四個地方出現了這樣的變化。

“貓頭鷹,這是怎麼回事?”

“這條項鍊被下了咒,你必須集滿六滴亡靈的眼淚,才能解咒,你才能恢復記憶,現在收集了四滴,還有兩滴,等你恢復了記憶你就明白我爲什麼這麼着急了,你是亡靈的靈女,命中註定的事誰也改變不了。”

記憶,什麼記憶?她沒失憶啊?還需要恢復什麼?可項鍊確實起了變化!這到底怎麼回事?

晨曦擡頭要問貓頭鷹時,發現周圍空無一。

又消失了?這貓頭鷹來也匆匆,去也匆匆,到底是什麼樣的一人?

對了,自己的肉身!晨曦急忙四處尋找,看到思琪和文浩坐在自己的身邊。

“文浩,晨曦好像喝多了,你說怎麼辦好?”

“我去送她吧。”

“那麻煩你了,邵青在等我,我也不好意思麻煩他送兩個人,只好拜託你了。”

晨曦這下明白思琪的意圖,原來思琪說的是這個意思,思琪啊思琪看來只能辜負你的厚望了。

“晨曦是好女孩兒你一定要送她到家,她的地址是…”

上官文浩打斷了思琪的話語,他皺着眉心看着她明確的說出了她家的地址。

“我知道,錦繡花園4號樓1門402,你放心吧。”

晨曦的心一下感到暖暖的,很是溫馨,他知道她住哪裏!她在他心裏原來不是透明的存在!

可他是怎麼知道她家地址的?

晨曦略顯吃驚,在她記憶力她好像沒告訴過他,整整三年她也沒和他說過幾句話,他竟然這麼清楚地記得她家的地址。

是他記憶超人,還是無意間看過登記表?

他到底是怎麼知道她家的地址的?竟然把哪門哪號都記得那麼清晰…

, ?上官文浩扶着她避開人羣從另一扇門走了出去。[燃^文^書庫][www].[774][buy].[com]如您已閱讀到此章節,請移步到中文小說讀最新章節

晨曦跟着自己的靈魂,坐進了文浩的車。

“少爺,您這?”司機叔叔轉過身用奇特的目光盯着她看。

“同學喝醉了,我去送送她,麻煩您開到錦繡花園。”

柔和的聲音聽着都覺得很是舒心。

看看人家這氣度,跟自己司機說話都不帶高冷霸氣,只有大方和憨厚,不像那個明主,天天板着臉,像是得了面癱病似的。

不知朱明是不是還和那s曲線女人在一起?

喂喂,你是考慮這個問題的時候嗎?晨曦敲了敲自個兒腦門。

發現依着椅子背的**,隨着汽車的擺動搖晃了起來,不爭氣的頭沒一會兒就直接倒進文浩的肩膀上。

對了上次喝醉後吐了的,這次不會也要?

他就在她的身邊,她要是萬一一吐…不就…不行,絕不能吐,絕不,一定要頂住!頂住!

文浩挪開臂彎讓她躺進他的懷裏,晨曦的心不知不覺暖了起來。

他真的好溫柔,要是還會做飯的話,真是完美的男神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