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鎮星河立即從儲物袋掏出一道黃符,掐了一個手訣手,原本平平無奇的黃符突然爆發出恐怖的氣息,堪比洗丹境巔峰的氣息。

「師弟危險,那道黃符封印有洗丹境巔峰武者的戰技!」飛羽脫口說道。 黃符無風自燃,消失之後有一隻銀光閃閃的箭出現在鎮星河的手中,鎮星河表情猙獰道,「能死在【閃光箭】之下是你的榮幸,所以還請你立即去死吧!」 鎮星河的話音一落,銀箭就嗖的一聲消失在鎮星河的手中,再出現時候已經到了蘇豪的面前。

「師弟危險,那道黃符封印有洗丹境巔峰武者的戰技!」飛羽脫口說道。

黃符無風自燃,消失之後有一隻銀光閃閃的箭出現在鎮星河的手中,鎮星河表情猙獰道,「能死在【閃光箭】之下是你的榮幸,所以還請你立即去死吧!」

鎮星河的話音一落,銀箭就嗖的一聲消失在鎮星河的手中,再出現時候已經到了蘇豪的面前。

雖然知道這是一支箭,但是落在蘇豪的眼中后就只剩一道閃光了,就像是一道閃電掠過虛空,根本不給蘇豪任何躲閃的機會。

眼看蘇豪就要喪命,關鍵時刻一堵風牆出現在他的身前,銀箭一頭扎在風牆上,刺目的銀光綻放出來,風牆只堅持了一息的時間便被刺出一個大窟窿。

蘇豪臉色異常嚴峻,無往不利的【風之障壁】竟然被銀箭刺穿,還好他也沒有完全把希望寄托在風牆上,所以一放出風牆后就立即後退。

銀箭彷彿帶有追蹤功能一樣,穿過蘇豪原來站立的地方后又向蘇豪躲避的方向追來。

「躲不了,只能硬扛了!」蘇豪眼神一狠道。

蘇豪用最短的時間打出【風龍破】,並且是爐火純青境界和十倍增幅的【風龍破】,以他現在的修為,這記【風龍破】的攻擊力至少也有15000。

無聲嘶吼的青龍瞬間與銀箭撞在一起,令眾人吃驚的場面出現了,本以為在銀箭的恐怖威力之下,青龍根本堅持不了多久,誰知道青龍異常頑強,竟然沒有一下子被掃滅,而是死死抵住銀箭,三息時間過後才被銀箭刺破。

而這時蘇豪的第二道【風龍破】也到了,同樣死死抵住【銀箭】,然後再為蘇豪爭取了三息的時間,三息時間過後,蘇豪的第三條【風龍破】又抵了上來。

蘇豪瘋狂打出【風龍破】,到了第十五條之後,銀箭終於耗盡能量,化作點點銀光消失在虛空中。

蘇豪低垂雙手,大口大口地喘息,頗有劫後餘生的快感,不愧是洗丹境巔峰武者的戰技,威力竟然恐怖如斯,他剛才甚至已經備好【守護天使】,就怕自己擋不住。

眾人看向蘇豪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個怪物,雖然洗丹境巔峰武者把自己戰技封印到黃符的時候會流失不少能量,讓黃符的威力降了幾層,但居然被一個煉脈境巔峰的武者接住了,如果不是親眼所見,他們打死也不會相信。

鎮星河越看越是覺得蘇豪恐怖,這種天資在劍宗不是沒有,十大潛力天驕排名第一的華道生就是這種天才,但是華道生是什麼人,師傅是尊者,修鍊的武法也是這天闌州一等一的高級貨,享用的資源更是天文數字,而這個衰敗的弈劍門能給蘇豪什麼,恐怕連完整的武法都沒有吧,更別說修鍊資源了,這樣比起來,華道生未必還有他天才。

「殺死他,一定要殺死他!」鎮星河的臉色更加猙獰了,又從儲物袋拿出一道黃符,氣息卻不再是洗丹境巔峰,而是更加恐怖的化晶境。

這時一人突然出現在蘇豪的身前,卻是柳長風飛到了擂台上,只見柳長風說道,「這場比賽已經沒有繼續下去的意義了!」

「滾,我鎮星河還沒認輸呢!」

「哼!」柳長風臉上出現怒色,只見他隨意一指,鎮星河便猶如遭受重擊一般摔下了擂台。

吃了一臉灰的鎮星河爬起來跳道,「師傅,你怎麼還不出手幫我,人家都踩到我臉上來了!」

誰知白狐尊者怒色道,「你剛才的作為不僅丟了我的臉,丟了你父親的臉,還丟了劍宗的臉!」

「那是因為他羞辱我!」鎮星河不服道。

「我早就說過,天下之大,武道奇才何其多,這就是你不信的後果!」

白狐尊者說完便不再理會鎮星河,而是眼光深邃地看向蘇豪道,「以你的天賦留在弈劍門實在是浪費,可願意跟我到劍宗修鍊,那裡有更好的武法,有更多的資源,以後成為尊者不算難事。」

柳煙兒等人臉色一緊,這個誘惑太大了,換了是他們自己都未必能拒絕。

場上臉色還保持平靜恐怕就只有柳長風了,只見柳長風對蘇豪點頭道,「蘇豪,白狐尊者給出的選擇無疑是最好的!」

「掌門!」蘇豪沒想到柳長風竟然也建議他到劍宗修鍊,難道他不知道劍宗是弈劍門的敵人嗎。

過了良久,蘇豪壓制住自己內心的衝動,對白狐尊者抱歉道,「尊者,十分對不起,我暫時還不想離開弈劍門!」

眾人原以為白狐尊者會暴怒,誰知白狐尊者彷彿已經料到一般,點頭說道,「本尊者也不喜歡勉強別人,如果你哪天你想明白了可以來找我。」 鎮星河看向蘇豪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個大白痴,有多少人削尖了腦袋也要拜一個尊者為師,即使是記名弟子也會趨之若鶩,別看他鎮星河是劍宗掌門之子,但是能拜白狐尊者為師也是花費了不少功夫的,而蘇豪這個鄉野小子竟然就這樣拒絕了,看著蘇豪那張不為所動的臉,他恨不得上去狠狠地掐死他。

尊者乃老祖級別的人物,能拜一個尊者為師沒有人不心動,蘇豪當然也不例外,只是有些事情蘇豪想的更加遠,其它撇去不說,一旦他進入劍宗,再見柳煙兒、飛羽等人的時候可能就是刀戈相向了,擁有前世經歷的他還無法做到這一點,只好無奈放棄這次誘人的機會。

至於柳長風為什麼要建議他加入劍宗,如果說是迫於白狐尊者帶來的壓力他絕對不信,要知道這弈劍門還有一個神獸大爺呢,那可是他親眼所見。

那麼柳長風的話就十分耐人尋味了,如果他沒有猜錯的話,柳長風可能是想讓他在劍宗做一名暗子,用前世的話老說就是卧底。

「捨不得孩子套不住狼,他還真可能捨得我!」

蘇豪想到了柳長風對飛羽和夜鷹說的計劃,毫不客氣的說,柳長風就是一個精於心計的人,這一點蘇豪倒也不怎麼意外,沒點腦子的人怎麼可能坐得上掌門這個位置。

鎮星河雖然十分嫉妒蘇豪,但是蘇豪已經是白狐尊者看中的人,他也不敢當面造次,不過有一件事他可沒有忘掉,這次不帶個美人回去怎麼對得住他在弈劍門受的苦。

「柳掌門,婚約之事你可還沒給我答覆!」鎮星河看著柳長風身旁的柳煙兒,那是越看越喜歡,長得太水靈了,心裡忍不住又讚歎了一句,「天然去雕飾,宗內那些庸脂俗粉是不會擁有這種味道的。」

「多謝鎮星河公子抬愛,雖然我也很想把煙兒許配給你,但是煙兒身上早有婚約,所以只能說一句抱歉了!」柳長風語氣無奈道,那表情似乎是說不能把柳煙兒嫁給鎮星河是天大的可惜。

鎮星河對柳長風的態度倒是不怎麼懷疑,開什麼玩笑,他可是劍宗掌門之子,生的也是俊朗非凡,不知道有多少女人千方百計想往他床上鑽。

「已有婚約?」鎮星河微微驚訝道,「那都不是事,解約就行了,我就不信誰敢跟我鎮星河爭女人!」

柳長風卻是搖頭道,「解約需要經過雙方同意,那人恐怕不會答應。」

「喲,聽你語氣那人似乎有些能量啊!」鎮星河冷笑道,「來來來,告訴本少爺是誰,讓我看看這人是不是有三頭六臂。」

「我可沒有三頭六臂,有三頭六臂的那是都妖獸!」一旁的蘇豪突然悠悠說道。

鎮星河開始還沒反應過來,愣了一會後才神色惱怒地看向蘇豪,「你說柳煙兒訂婚的對象是你?」

蘇豪直接從儲物袋拿出一張手獸皮紙給鎮星河看,語氣欠揍道,「不好意思,美人歸我了!」

鎮星河再次被氣的全身發抖,那猙獰的面目似要把蘇豪生吞活剝,他敢保證他的這二十多年人生中從未受到過這般恥辱。

「蘇豪,你給我等著,遲早有一天我要把今天受到的恥辱加倍還給你!」鎮星河擱下這句話后便踩著一個圓盤模樣的飛行寶器憤怒離去。

白狐尊者臨走前又看了一眼蘇豪,這個年輕人的天賦足以和華道生相提並論,他本想直接擄走,但是他不敢在弈劍門下手,這弈劍門雖然已經衰敗,能讓他放在眼裡的也只有柳長風一個,但是這個有過輝煌歷史的門派絕對不像表面看到的那麼簡單。

十年前劍宗就曾經派遣過一名神鼎境的尊者秘密潛入劍宗,然而之後就一直沒有傳迴音訊,彷彿憑空蒸發了一般,後來才查到這弈劍門疑是供奉有一隻厲害神獸,這才是多年來劍宗一直不對弈劍門下手的真正原因。

柳長風看著白狐尊者離去的方向不知道在想什麼,過了一會才說道,「夜鷹兄,恐怕你無法帶蘇豪前往天劍閣了!」

「你是說白狐?」夜鷹猜測道。

柳長風默然點頭。

夜鷹嘆了一口氣道,「為了蘇豪的安全,也只能這樣了!」

蘇豪聽到兩人的對話,想了想后說道,「夜鷹真人,我有辦法瞞過白狐尊者,不過要等你們離開后!」

「尊者的強大超乎你的想象,蘇豪!」夜鷹搖頭道。

「這點我十分清楚,你們只要在詩話小鎮等我一個晚上,第二天無論我到與不到你們都可以繼續返程!」蘇豪語氣誠懇道,他不能錯過治癒蘇晴雙腿的機會,還有那白花花的仙石…

「既然你有把握,那我們就在詩話小鎮等你一晚。」夜鷹最終點頭道。

蘇豪回到洞府之後本想打坐修鍊,但是心緒卻異常煩躁,感覺好像忽略了什麼重要的事情一樣。

「是什麼呢?」蘇豪摸著下巴思考道。

不知過了多久,蘇豪才眼神一亮道,「我這段時間諸事順利,差點忘了申屠光、申屠霸這兩父子,這兩人這段時間似乎有些沉寂啊,絕對不正常。」

蘇豪可不會天真的以為申屠光會因為他現在實力而放棄和他做對,「難道是正在醞釀大招對付我?」

蘇豪越想越覺得有可能,他現在在弈劍門的地位已經不同往日,可以說是弈劍門的重點保護對象之一,就算是申屠霸也不好明目張胆地對付他。

「如果我呆在宗門內,他們很難找的到機會對付我,但是如果是在宗門外呢?」蘇豪一拍大腿道,「我果然是忽略了,今天和夜鷹真人商量事情的時候,除了掌門,旁邊還有一個人,就是飲雷鋒峰主。」

「這飲雷鋒峰主一直都對我頗有微言,但是有柳煙兒這層關係在,想弄死我還不至於。」蘇豪內心分析道,「申屠霸今天雖然不在場,但據說他和飲雷鋒峰主的關係頗為密切,難保她不會把我的行蹤透露給申屠霸,如果申屠霸從中作梗,把這個消息透露給白狐尊者,那麼…」

想到這裡蘇豪的後背都不禁出了一身冷汗,「好險,我這段時間果然是有所鬆懈啊,不怕一萬就怕萬一,看來和夜鷹真人他們的匯合地點要改改了。」 通知夜鷹真人改變匯合地點后,蘇豪重新開始打坐,這一次他很快就進入了入定狀態。

由於神風柱的存在,洞府內的青靈氣十分濃郁,在蘇豪強大的汲取能力下,一個由靈氣形成的漩渦出現在蘇豪的頭頂上空,無盡的靈氣彷彿一條煙氣氳氤的瀑布垂落在他的身上。

蘇豪的武道修為已經達到煉脈境巔峰,上丹田內的真元也因為神識洗丹而提前液化,但這並不說明蘇豪馬上就可以突破至洗丹境。

除了靈氣液化,武者要成功突破至洗丹境還必須把自己的武道意境提高到洗丹境的程度。

武道意境不是屬性意境,簡單來說武道意境指的是武者對武道的認識,打個比方來說,原始人會做茅草屋,但是你想讓他們造一間更加高級的泥瓦房,那就比須要求他腦中有關於泥瓦房的構思,認識到泥瓦房與茅草屋的不同,如此他們才有可能造出泥瓦房,武道意境的意義正是在於此。

蘇豪的修鍊時間太短,修為進境是快,但是對武道的認識還很淺薄,實際上他的武道意境水平是無法支撐他突破至洗丹境的,正常來說,他要靜下心來參悟一段時間方能作出突破,還好他還有其他辦法可以快速提高自己的武道意境。

不知過了多久,蘇豪感覺體內丹田的真元恢復全滿狀態,這才從儲物袋拿出兩個小方盒,裡面收放的正是演武丹,一顆來自於入門試煉第一的獎勵,一顆來自於外門大比第一的獎勵。

得到第一顆演武丹的時候,蘇豪還不知道演武丹的價值,現在多少明白申屠虎當時為什麼千方百計要留下這顆演武丹了,本來入門試煉第一是沒有資格得到演武丹這般寶貴的東西的,但是因為祖師堂祖器一事,柳長風才把這顆演武丹獎勵給他,現在蘇豪也不得不承認柳長風的看人的水平很高。

不再多想,蘇豪打開小方盒拿出一顆通體圓潤的演武丹,這演武丹和蘇豪想象的不太一樣,竟然十分軟糯,感覺很像QQ糖。

「這東西真的能吃?」無論是前世還是今生,蘇豪對於軟糯的東西都是距而遠之的,尤其是拿來吃的。

「一定要忍住!」

蘇豪內心默念一句后便把演武丹一把塞進口中,那一瞬間,他感覺演武丹在他口中炸了開來,他的意識尚未來得及噁心就被拖入一個奇異的世界中。

蘇豪的意識彷彿被無盡的黑暗吞噬,就在他開始煩躁的時候,這個世界開始出現一點光,光越來越亮,然後變成一條線,這條線沿著黑暗前進,隨後又衍變成了面,光面再繼續沿著黑暗前進。

不知過了多久,閉眼打坐的蘇豪突然睜開雙眼,瞳孔中似有暗涌奔流,只見他面帶惋惜道,「這種感覺讓人無法自拔,武道之路果然玄妙非常,可惜我的武道意境還差一點沒有達到突破的要求。」

蘇豪又打開另外一個小方盒,想也沒想就把第二顆演武丹吞了進去,意識再度被演武丹中的那絲武道真意帶入那片令他痴迷的世界。

當蘇豪的武道意境突破的那一刻,他就像一個原本只會造茅草屋的原始人看到了泥瓦房,萬萬沒有想到房子還可以這麼造,他深深地被震撼到了,他十分渴望自己也能夠造出一間泥瓦房。

意識回歸身體后,蘇豪露出一抹自信的笑容,如果說原始人想要造出泥瓦房還要先準備泥磚和瓦片,那麼他已經是準備好了這些材料,剩下所要做的就是把這些材料按照泥瓦房的結構進行搭建。

洞府中,蘇豪的氣息越來越強大,隱隱有開始超越煉脈境巔峰的趨勢,他頭頂上空的靈氣漩渦也變得更大了,旋轉速度也更加快,彷彿要把更多的靈氣注入蘇豪的體內。

蘇豪現在確實需要更多的靈氣,因為他正在按照《大風決》給出的指引瘋狂煉化經脈,這一次他要的煉化兩條貫穿整個脊椎的主經脈和多條其它部位的次經脈。

正在修鍊的飛羽早就被蘇豪弄出的動靜驚醒了,面帶喜色地看向蘇豪洞府所在的方向,「師弟要突破了,就是不知道能衝到第幾層,至少也應該有洗丹境第二層吧!」

弈天峰天劍殿,柳長風一人隨意站在一根劍柱上,深邃的眼神中似有波濤洶湧,一股極為接近神鼎境的氣息圍繞著他,正在思考著什麼的他突然看向風回峰的方向,罕見大笑道,「很好!」

弈劍門深處有一座浮空的小島,島上大公雞形態的七彩神凰正在大快朵頤身前的一堆果子,這些果子如果被外人看到肯定會大呼仙果,因為這些果子無一不是珍稀之物。

「柳長風這小子這次弄給我的食物還不錯,好久沒有吃的這麼爽了!」七彩神凰神色頗為滿意道,下一秒它突然抬起頭看向風回峰的方向,「這小子我有點印象,他好像說過我走路的姿勢雄赳赳氣,我很喜歡這小子的說話方式。」

隨著一條又一條經脈變得晶瑩如白玉,蘇豪煉化的經脈越來越多,當他把最後一條主脈煉化完畢的時候,體內的所有經脈忽然同時爆發出一陣光亮,甚至在外面都能看到蘇豪身上發出濛濛之光。

這一刻蘇豪的氣息終於徹底衝破煉脈境巔峰,洗丹境的氣息從體內滾滾衝出,丹田內更是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不再是暗淡一片,而是散發著濛濛的白光,彷彿陽光照亮了黑夜,早已液化的真元中有許多晶瑩剔透的晶體沉浮。

「真元固化,這是化晶境武者的丹田才有的特徵!」蘇豪臉色驚喜道。

不過現還不是高興的時候,蘇豪繼續全力運轉《大風決》,突破到洗丹境之後的《大風決》汲取靈氣的速度更加快了,若非有神風柱的存在,這裡的靈氣根本不夠他吸。

靈氣進入丹田迅速化為真元,隨著真元的不斷增多,蘇豪的修為也在節節升高,洗丹境一層、洗丹境二層,一直漲到洗丹境四層才減了下來,最終停留在洗丹境四層後期的水準。

蘇豪緊握雙手,臉上有掩飾不住的喜悅,「茅草屋和泥瓦房之間的差距顯而易見!」 煉脈境巔峰時候的蘇豪實力已經很驚人了,堪比一般的洗丹境六層武者,突破到洗丹境之後,他的實力又會暴漲到什麼程度呢,蘇豪自己也很想知道,所以他已經打開劍豪模版開始計算。

天賦頁方面,由於蘇豪在試煉塔豪取了60點天賦技能點,加上了原本的12點,他總共在天賦頁撒下了72點天賦點,得到的數據就連他自己都感到可怕。

天賦頁基礎屬性:+11.4%攻擊速度,+32.4%額外傷害,+132攻擊力,+4.4%生命偷取,額外承受7.5%傷害,+4%護甲穿透,其中包括了一些恢復生命值的屬性。

終極天賦技能除了【戰爭熱誠】,蘇豪還點亮了【戰爭領主的嗜血】,吸血能力又一次得到大幅度的提高,生存能力堪比小強。

符文頁依然是90個【初級攻擊力雕紋】、1個【初級攻擊力印記】以及27個【高級暴擊精華】。

蘇豪原先的攻擊力就已經達到了800(包含裝備欄六神裝提供的攻擊力),煥然一新的天賦頁加上洗丹境四層,他的攻擊力至少暴漲了1900,也就是說他的攻擊現在至少達到了2700,而一般的洗丹境四層武者配上裝備后也不過1500左右。

「現在看來,趙長空說我是妖孽的話還是有幾分道理的!」估算一番之後,蘇豪暗忖道。

突破到洗丹境后,身體再度排出大量的污漬,不忍其臭的蘇豪捎上一套乾淨的衣服便直奔洗澡房。

翌日清晨,蘇豪腰間的千里傳音石傳來飛羽的聲音,「師弟,宗門派出的隊伍已經跟隨夜鷹真人前往天劍閣了!」

打坐修鍊了一晚的蘇豪緩緩睜開眼睛,「我知道了,師兄。」

千里傳音石又傳來飛羽的聲音,「我現在在弈天峰,掌門讓我帶樣東西給你,所以你記得等我回來,別到處亂跑。」

「好的,師兄!」

這時門外傳來蘇晴的聲音,「哥哥,你在嗎?」

蘇豪下床打開石門,看到蘇晴正瞪著大眼睛往裡面瞧,習慣性地摸了摸她的小腦瓜笑道,「丫頭,怎麼了?」

「聽說哥哥要出遠門!」蘇晴神色不舍道。

蘇豪蹲下來輕柔地捏了捏蘇晴的雙腿,「怎麼樣,有感覺么?」

蘇晴搖搖頭,「哥哥,你怎麼突然問這個,我的情況你又不是不知道!」

蘇豪眼神直視蘇晴雙眼道,「哥哥這次出去的主要目的就是要找到治療你雙腿的葯!」

蘇晴突然捂住自己嘴巴,語氣不敢置通道,「哥哥,你有線索了?」

見蘇豪十分肯定地點了點頭,蘇晴又擔心道,「那個地方危險嗎?」

「有點危險,不過我應該能應付!」

「真的嗎?」

蘇豪露出自信的笑容,「哥哥什麼時候騙過你!」

「哥哥,我還有點事,先回房間了!」蘇晴轉身的那一剎那,晶瑩的淚滴終於忍不住奪眶而出。

她早就知道她的雙腿非奇葯不可救,現在蘇豪竟然告訴她有希望了,心裡說不期望是假的,但是她更擔心蘇豪,就算她不是武者,但從小在弈劍門長大的她又何嘗不知道要得到珍貴的天地靈藥有多危險。

「哥哥,我知道你一旦作出決定,就算是父親母親再生也未必攔得住你,所以你一定要活著回來!」蘇晴心裡默默道。

蘇豪看著蘇晴離去的背影,神識外放的他把蘇晴落淚的一幕看的清清楚楚,神色露出堅定道,「晴丫頭,有一種人生叫站著活,所以我不但要找到治療你雙腿的靈藥,還要讓你踏上修行之路,等著我回來!」

走道響起節奏腳步聲,蘇豪循聲望去,看到飛羽的身影漸漸走來。

「進去再說!」飛羽的神色中有掩飾不住的喜悅。

待蘇豪關好石門后,飛羽才笑道,「這次我幫你從掌門那裡帶回了一件好東西!」

「是什麼東西?」蘇豪好奇道,既然飛羽說是好東西,那肯定不會差到哪裡去。

「嘿,先不急,先看看師兄為你準備的禮物!」

飛羽說完緩緩從儲物袋拿出了一樣東西,是一個栩栩如生的木雕,似鷹非鷹,似雕飛雕,姿態神駿之極。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