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跟那趙思衣是什麼關係?」

唐玉不知道為什麼會問這個,卻也不敢隱瞞。如實回答說:「我們只是機緣巧合之下認識,算是朋友吧!」 「不應該啊,若是她將此秘密告知於你,必然會跟你建立無極血咒才是,不然咱們放心將這等秘密交給你!」雲夢閣主很是好奇。 唐玉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隱瞞無極血咒對自己無效的事實。「這個……晚輩就不得

唐玉不知道為什麼會問這個,卻也不敢隱瞞。如實回答說:「我們只是機緣巧合之下認識,算是朋友吧!」

「不應該啊,若是她將此秘密告知於你,必然會跟你建立無極血咒才是,不然咱們放心將這等秘密交給你!」雲夢閣主很是好奇。

唐玉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隱瞞無極血咒對自己無效的事實。「這個……晚輩就不得而知了!」

「權且信你,可你區區武師,如何敢一人獨闖雲夢閣!」

這話問出,唐玉立馬感受到了一對炙熱而有質感的目光,那雙目光就好像是兩道靈氣一樣。

步步驚情:冷梟霸愛 唐玉也不慌,直接洒脫的回答道:「受人所託,自然要忠人之事,答應她了,就算此地是刀山火海,我也要來!何況是如此人間仙境呢!」

一邊誇自己忠義,一邊誇雲夢閣美好,還一本正經的樣子,直接讓雲夢閣主笑了。

「嘿呀,你這小子,油嘴滑舌的,模樣也討人喜歡,莫不是已經將那趙家丫頭收入囊中?」

雲夢閣主的目光之中,多了一點中年男人的那種壞笑。

「沒有!」唐玉立刻篤定的回道。

「好吧!」雖然雲夢閣主嘴上答應了,可從神情來看,卻一點相信的意思也沒有。

「要讓我答應你幫助西林也不是沒有問題!」

「不過呢,我有幾個條件,就看你答應不答應了!」

雲夢閣主壞笑著說道。

那種壞笑,臉上的肌肉角度恰到好處,依舊是一副完美的模樣。

「前輩請講!」唐玉大義凌然道。

「這第一個條件嘛,就是……」

雲夢閣主眼珠直轉,似乎正在思考。

「就是,你先要陪我一夜!若是表現的好,讓我足夠開心,咱們再商量第二個條件!」

雲夢閣主說完,舌頭不自覺的舔了舔嘴巴,像是狠辣的毒蛇,看到了獵物一樣。

可這第一個條件,就讓唐玉愣住了!

「啊?」

在唐玉看來,雲夢閣主那是多高地位的人啊,居然會提出這樣的條件,著實讓唐玉想不明白。

「怎麼?不願意?嫌棄我不夠好看?還是身材不好!」

說著,雲夢閣主還刻意的挺了挺胸。

那若隱若現的雪白,簡直讓唐玉深陷其中。

「不是不是,前輩簡直美若天仙,身材更是完美,晚輩絕不是這個意思!」

這種事情,唐玉哪裡敢承認,對於任何一個女人來說,直接說她樣貌不好,身材不好,那簡直就是侮辱。

而且沒有一個女人不會生氣,即便是高高在上的雲夢閣主也不列外! 「好,我聽你的還不行嗎?」

「去吧。不要對任何人說我在這裡。」

「我知道,你這是在監視我們。不過你的監視對象錯了,你應該監視犯罪嫌疑人。應該監視壞蛋······」賀豐收嘟嘟囔囔的走了。

來到周玫家裡,周玫正一籌莫展。「表嫂,今天綁匪又打來電話沒有?」

「沒有,一直都沒有。」

「你準備了多少錢?」

「今天把我以前的私房錢取出來了,能借的都借了,只有六十多萬。」周玫說。

「綁匪如果打來電話,只管給他們交涉吧。」

真說著,電話響了。周玫顫抖著接了電話。

「錢準備得這麼樣?」還是那個沙啞的聲音。

「今天借了好幾家,又把我的私房錢取了,總共六十多萬。真的沒有了。求求你們,放過我們吧,真的沒有錢了,我們不是外界傳的那樣,廠子封了,錢都進了原料,一下子又賣不出去。」

「哼,看來你們是要錢不要命了?」

「你讓梁滿倉給我通話,我問問他把錢都放到哪裡了?」周玫說。

「休想。」電話「啪」的掛了。

「這可怎麼辦?綁匪看來是要對你表哥下手了。」周玫哭喪著臉說道。

「我覺得不會。綁匪就是為了錢,我們沒有報案,他們不至於不要錢,白忙活一場。要不,表嫂,報案吧?」賀豐收試探著問道。

「不要報案,你表哥說了,不準報案。報案了就是抓住了綁匪,你表哥估計就永遠回不來了。」

兩個人獃獃的坐著。賀豐收想著是不是找一個理由出去見一見金劍,吧情況給她說一下。電話突然的又響了。「你帶上錢,往鶴鳴湖的方向走,把錢放在箱包雕塑前面的第三課桂花樹下面。記住只能你一個人去,你自己開車。」

「好。」

「把錢裝進麻袋裡。」

「你們啥時候放梁滿倉?」周玫問道。

「只要你聽話,我們拿到錢,立即就會放了梁滿倉。你現在就開車走,半個小時以後我們必須見到錢,否則你就往湖裡打撈梁滿倉的屍體吧。」電話又掛了。

「綁匪要我現在就去送錢。」周玫說。

剛才她和綁匪的通話賀豐收已經聽到了。就說道:「你自己一個人去行嗎?」

「綁匪說了,只能我一個人去。」

「萬一綁匪耍花招,你也有危險。」賀豐收覺得表哥的處境和危險。

「有什麼辦法,我和你表哥離婚了,就再為他做這一次事情。以後就永遠不再往來,過去一切的恩斷義絕。」

「表嫂,我有一個辦法。你開車,我藏在車裡。萬一有了情況我們好及時處理。」

「你剛來這裡,還沒有掙到錢,有個萬一我沒有辦法給你父母交代。」

「我來投奔表哥你們兩個來了,你們有了難處,我應當站出來。」

「好吧。」周玫勉強答應。

趁著院子里黑暗。賀豐收先鑽進了車子里。周玫提著一個麻袋,麻袋裡裝著現金。打開後備箱把麻袋放了進去。

車子開出了大門,直接往鶴鳴湖邊開去,市區里車輛很多,賀豐收透過車子的后擋風玻璃,看見後面有很多車輛。他認真的分辨著,看是不是有車子跟蹤。

「表嫂,車子不要開那麼快。」

車速減了下來,還是分辨不清。

「表嫂,加速。」

這一次,他感覺後面有一輛車子,一直開著近光燈,不遠不近的跟著。來到湖邊,還不到二十分鐘,湖邊的車子少了,賀豐收覺得那輛車好像遲疑了一陣,終於還是跟了上來。

「後面好像有一輛車子跟著。」賀豐收說道。

周玫一聽後面有車子跟蹤,頓時緊張了起來。「會不會是綁匪在跟蹤?」

「你不要怕。圍著湖轉一圈,看看是不是真的在跟蹤我們?」

周玫聽話的又加了油門,車子問著鶴鳴湖轉圈,走到那個雕塑面前,她故意減了速,看看周圍沒有異樣,沒有任何人,雕塑前面黑洞洞的,三棵桂花樹枝繁葉茂,分外的顯眼。

車子開過雕塑,看見那輛車子依然在後面跟著。賀豐收也緊張了起來。

周玫的電話突然響了。「你走到哪裡了?」是哪個沙啞的綁匪的聲音。

「快到了。」

「把車開上國道,往南一直開,不能關手機。」沙啞的聲音說道。

看來後面的車子不是綁匪的,要是他一直跟在後面,就不會這樣說了。

周玫把車子開上國道。過了半個多小時。電話又響了。「你在小王莊的路口往山上開。」還是那個沙啞的聲音。

「我車子快沒有油了。」周玫倒是冷靜了很多,說道。

「小王莊路口就有加油站。」看來綁匪對這一帶很熟悉。

過了幾個鐘,果然看見路邊有一個加油站。周玫把車子開過去,賀豐收抬起頭,看了一下周圍,只有一個小姑娘在值班,打著哈欠,手裡拿著油槍在加油。四周黑乎乎,綁匪對這一帶很熟悉,隨時都有可能要把錢丟在某一個地方。

加了油,不見動靜,車子一直往山上開,過了不就,車子就顛簸起來,道路越來越窄,越來越難走。 權傾天下:霸道女帝 不久到了盤山公路。看看後面,不見有車子跟上來。賀豐收覺得不能這樣一直往前面開了,就給周玫說:「表嫂,你給綁匪打一個電話,就說自己駕駛技術不行,再往上開不動了。」

周玫把車子停到一處寬闊的地方,回撥了綁匪的電話,可是電話關機。

「就在這裡等著吧。」賀豐收發覺這是附近最開闊的地方,綁匪要是偷襲的難度比較大。

熄了車燈,外面靜悄悄的,黑夜想一個倒扣的大鍋,令人窒息。賀豐收趴在車裡面不住的往四周望。周玫像是累了,躺倒在座椅上。

忽然,山下想起了汽車的聲音,是一輛小轎車。小轎車不一會兒就開了過來,走到這輛車的旁邊減了速,賀豐收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肯定是綁匪上來了,他覺得綁匪一定就在附近,在暗處觀察著周玫的車子。 「不是這個意思?那你幾個意思啊?」

雲夢閣主將那條踩在躺椅上的腿挪到了地上,赤著足,而另外一條腿則是搭在了上面。兩條大腿交叉著,袍子淺淺的遮蓋著,讓唐玉時不時的就要分神看一眼。

「若是連這點要求都不答應,難道你是特地跑到這裡來戲弄我的?」

這話結束之後,整個房間里的空氣突然一窒,似乎所有的天地元氣都在那一瞬間之後凝固。

唐玉感覺到了無比的壓迫,來自於混身上下的每一個地方。

「不,不是……這樣的!」饒是唐玉如此強悍的身體,在雲夢閣主的高壓面前,依舊是有些喘不過氣來。

「不是這樣,那就是答應了?」

雲夢閣主稍許抬起下巴,眼神之中有濃郁的玩味色彩。

唐玉無疑是陷入了兩難之地。

答應,對不起家裡的那些愛人,而不答應,則要面對來自雲夢閣主的怒火。

「小子,你在想什麼?要是死了,什麼東西都成了空談啊!」殿靈在此關鍵的時候突然給出了意見。

唐玉還有些猶豫,殿靈著急道:「你要是死了,家裡那些嬌妻,不都成了別人的?到時候人家睡你的媳婦,打你的孩子!你在九泉之下,也不得安寧!」

這話,讓唐玉如夢初醒。

「對啊,我得活著!」唐玉心裡一下有了篤定的信念。

「嗯,我答應!」唐玉竭力保持冷靜,完整的回答給了雲夢閣主。

而唐玉這話一出口,整個房間之中的天地元氣,瞬間恢復了正常。

「這才乖嘛!小弟弟,過來讓姐姐好好看看?」

雲夢閣主瞬間嚴肅不在,歡快的笑著,伸出蔥白的手指,朝著唐玉勾了勾。

唐玉沒有辦法拒絕,只能朝著雲夢閣主走了幾步。

「再走近點,姐姐看不清呢!」

這聲音,猶如十七八歲的小姑娘一般,玩性十足。

可唐玉卻深深的知道,眼前這個女人,翻手間,就能夠將自己置於死地。

於是,唐玉不敢怠慢,繼續朝前走去。一直走到雲夢閣主臉前。

走到近處不可怕,可怕的是,雲夢閣主是坐著的,而站立的唐玉自然要高出一點。

「來,看著姐姐!」雲夢閣主伸出手指,輕輕的扶住唐玉的下巴。

唐玉眼睛朝下看去,可這個角度,順著面頰下去,那就是脖子!而脖子再下去,就是鎖骨!

而鎖骨再往下,那就是不見底的深淵!

唐玉的目光,就像是被海嘯席捲了的漁船一樣,根本無法掙脫。一下就被那深淵所吸引,根本扯不出來!

有一句老話說的好,當你凝視深淵的同時,深淵也在凝視著你!

這一霎那,唐玉將這一句話闡釋的異常清楚。

就在幾秒后,雲夢閣主突然溫柔的說道:「好看嗎?要是想看,到姐姐懷裡來,讓你看個夠!」

而說話間,雲夢閣主已經將唐玉扯低,嘴巴也湊到了唐玉的耳邊。

唐玉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卻是沒有說話。

此刻的唐玉,心裡可謂是天人交戰。

根本容不下其它的事情,一方面是來自理智的剋制,另外一方面則是來自本能的衝動。

歸根結底的,人不過是動物!

動物就有獸性,而獸性若是爆發,就會爆發出最瘋狂的舉動來。

而眼前的畫面,不過是一個暗示到極致的女人,和一個血氣方剛的男人。

唐玉渾身上下的血液幾乎都要沸騰了!

就在衝動即將戰勝理智的瞬間,唐玉靈骨突然一閃,一道金光從靈骨之中迸發。

瞬間覆蓋了唐玉的渾身上下,隨後,唐玉內心之中的獸性迅速消退,理智重新佔據了大腦。

那一瞬間,唐玉淺淺一笑。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