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

喬拉丹樂了。 眉毛一抖。 「跟你有關係么!」 黑手黨先生,離婚吧 「別以為你給她下了斷滅心法就把自己當成個人物了,小爺和她的事兒,用不著你操心!」 厲無涯,一怔,搖頭苦笑。 而後。 話鋒陡轉,竟講起了故事。 「五十年前,魔天崖出了一個天賦極佳的弟子,得魔

喬拉丹樂了。

眉毛一抖。

「跟你有關係么!」

黑手黨先生,離婚吧 「別以為你給她下了斷滅心法就把自己當成個人物了,小爺和她的事兒,用不著你操心!」

厲無涯,一怔,搖頭苦笑。

而後。

話鋒陡轉,竟講起了故事。

「五十年前,魔天崖出了一個天賦極佳的弟子,得魔主賞識,學習了斷滅心法。」

五十年前?

喬拉丹愣了一下。

之前聽小尼姑提起過這些事情,不過,按小尼姑所言,魔天崖和觀瀾寺,都是每隔百年才會出一名修鍊此術的弟子。

為何到了厲無涯這裡,就變成了五十年前呢?

難不成此中另有隱情?

想到這裡,喬拉丹收回了陰陽刻,靜待下文。

「與此同時,那觀瀾寺,也出了一名修鍊青蓮梵心經的弟子。」

「兩人,相遇,相識,相戀,愛到深處,兩人做出了一個大膽的決定,叛出門派,尋一山野之處,過那凡人的生活。」

這!

喬拉丹愣了。

凡人生活?

這怎麼可能!

有句話說得好,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且不說兩人背後的門派,單單是那青蓮梵心經和斷滅心法,就容不得兩人廝守一生,其結局,必將凄慘。

果不其然。

厲無涯,嘆了口氣。

「兩人隱姓埋名,倒也過了二十年幸福的生活,可是,這一切,在一個清晨,破滅了。」

「魔天崖和觀瀾寺,同時找上了門來。」

「兩人,被押回了各自的門派,被分開的,還有一對兄妹。」

兄妹?

聽到這裡,喬拉丹心底一個咯噔。

不等他詢問。

厲無涯繼續說道:「你可能已經猜到了,我就是那個兄長,那一年,我九歲,我妹妹,剛剛出生,不足兩月,好好的一個家庭,硬是被魔天崖和觀瀾寺給拆開了!」

「我父親,熬不過魔門的酷刑,死了,我母親,下落不明,我妹妹,亦是不知去向。」

「我想要復仇。」

「我想要屠盡魔門。」

「所以,我要修行,所以,哪怕明知道我父親是因斷滅而死,我也沒有放棄,依然選擇了修鍊此術。」

「可是!」

說到這裡,厲無涯滿臉的悲憤。

「為什麼,為什麼修鍊青蓮梵心經的偏偏是我的妹妹,我的親妹妹!」

「絕天,慧靈,混蛋,混蛋,老子就算是做鬼,也不放過你們!」

噗通!

明白過來的喬拉丹,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張北羽甚至都沒反應過來,眼前就出現一個駭人的場面。他不想看,不想讓這個畫面留在自己的記憶中,當即撇過頭。

但耳朵里充斥盤旋著圓溜溜凄慘的嚎叫。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了,或者說伍子的動作太快了,讓張北羽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他不斷後退,但卻壓不住心裡的好奇,只是微微回頭瞥了一眼,在地上一大灘血液之中,有一個…

「哇!」張北羽當即乾嘔了一下,捂著嘴跑到牆角,手扶著牆,呼呼的喘氣。

整個號子里都是圓溜溜的嚎叫,乍一聽,絕對不會認為是人發出的聲音。

……

張北羽已經不知道自己第幾次坐到了郝所長的辦公室。剛才的經歷,讓他還有點沒緩過神。但伍子格外鎮定,翹著二郎腿抽煙。

對面的郝所長一臉苦瓜相,「伍子啊,這事咋辦啊?那是郭雲龍的人啊!」

伍子白了他一眼,不耐煩的說:「還咋辦?你是不是傻?我都懷疑你是怎麼坐到這個位置的。第一,郭雲龍敢承認這是他的人么?第二,如果讓上面知道,你望看隨隨便便就能混進一個殺手,你會怎麼樣?」

張北羽在旁邊聽得都覺得很有道理,郝所長肯定也反應過來了。

「那你的意思是?」他試探的問了一句。伍子搖搖頭,「放了!他愛去哪去哪,哪怕走出你望看的大門就死了,也跟你一毛錢關係沒有,懂了么!」

說完就站起來叫了張北羽一聲,「小北,回去。」

這天晚上,張北羽本以為伍子會勸導勸導自己,但是他什麼都沒有說。回去就直接睡了,沒多久就開始打呼嚕。

他能夠安然入睡,張北羽卻不能。

腦子裡全都是剛才的畫面,地上那隻血淋淋的耳朵、圓溜溜捂著左耳位置痛苦的號角、伍子的淡定,這些匯聚成一個魔咒,在他腦子裡揮之不去。

翻來覆去到第二天早上才睡去。

……

第二天下午,張北羽無精打採的坐在床上。閑了一天的伍子終於過來找他,坐在了他旁邊,輕輕嘆了一聲,拍拍肩膀說:「你還是不夠狠啊。」

張北羽猜到他會這樣說,轉頭看著他,等著他繼續說下去。

伍子開口道:「他這輩子,有可能會永遠怕我。但絕對不會怕你,因為你猶豫了。」

「讓自己強大最好的辦法就是讓別人怕你! [全息]NPC的養老生活 有很多人,你對他越好,他就越會覺得你軟弱無能,然後騎在你頭上。相反,你對他們越凶越狠,他們就越會尊敬你!」說這,他指了指牆角的老鱉,「他們就是這樣。」

張北羽聽得很認真,若有所思的點頭。

「我聽小姐說過,你信奉『仁義』二字。可在這條路上,我還從來沒有看到過,有人用這兩個字走下去。」

「那靠的是什麼?」「狠!」

「在這條路上,只有狠才能站得穩,走得遠。你還遠遠不夠。」

張北羽默默點頭,嗯了一聲,低頭沉思。

「特別是你作為老大,如果你不夠狠,根本鎮不住別人。」

……

張北羽長吁一口氣,伍子對他說的每句話,都牢牢記在心裡。

狠,簡簡單單一個字而已,說起來容易,能夠真正做到的又有幾人。他突然想起了一個人,有些好奇的問:「王叔…狠么?」

「當然!不然他怎麼走到今天。」

張北羽來了興趣,攛掇他給講講王震山的事。

伍子笑笑,好像陷入回憶中,「從哪說起呢…對,給你講講三年前的一回吧…」

在講這件事之前,伍子問他認不認識水鬼,他當然不認識。

首先要說的是盈海是沿海城市,並且離韓、日很近,這就造成了走私的猖獗,甚至可以說,盈海的走私量高居全國之首。

而水鬼,霸佔了盈海走私量最多的平焦碼頭,幾乎壟斷了盈海的走私生意,也是黑道上響噹噹的人物。最早是個漁霸子,慢慢混跡起來。

水鬼的事只說到了這。

話說三年前,水鬼欠下王震山一個人情,而王震山從平焦碼頭以極低的價格拿了一批走私的蘋果電腦。水鬼也就算是還人情了。

當王震山聯繫好幾個買家,收了訂金之後,發現這批貨被手下一個小馬仔給吞了!抓到他的時候,他已經把貨以低價甩出去了,更要命的,他把錢全都給霍霍了,因為這小馬仔不但吸毒,還嗜賭成命。

這樣一來,王震山連虧帶賠,損失了有一百萬!他雖然是黑社會,但也是生意人,講究的是個信譽,收了買家的訂金交不出貨,自然能賠給人家。

後來,王震山帶著幾個人,其中就有伍子。把那個小馬仔帶到了自己的一個倉庫里,為了泄憤,他用一柄並不鋒利的斧子,活生生砍斷那傢伙五個手指。

「其實那柄斧子很鈍,是山爺特意讓我去找的,就是為了折磨那小子。當時…連我都有點不敢看,砍得duang!duang!直響,就跟菜市場里的屠夫切那種連筋帶骨的肉一樣。」

張北羽想象了一下,不禁打了個冷顫。

也許是伍子講的太生動了,老鱉他們也不自覺的湊過來聽。 終於被愛突破 但一看見伍子回頭,立馬爬回去。

「行了行了,爺爺今天心情好,讓你們長長見識!」提起舊事,伍子顯得很興奮,開始滔滔不絕的講起來。

又講了很多關於王震山的事,還講到了他幾次跟著王震山出生入死。其實,人都一樣,沒有付出,哪來收穫。

就算是王震山這樣的江湖大佬,當初也是從一個小混混一步一步走過來。

連吃晚飯的時候都在講。

一直到熄燈的時候,伍子終於是講累了,說要睡覺。

張北羽突然叫住了他,「伍哥,講了這麼多王叔的事,給我講講你唄。我聽說…你以前是當兵的?」

正準備躺下的伍子愣了一下,緩緩坐了起來,雙手搭在膝蓋上,陷入深深的沉默。

足足五分鐘之後。

「真想聽?」「想。」

伍子淡淡笑了一下,點起一支煙,彷彿只有這樣才能平復自己的心情。

「呼…」青煙繚繞,伍子說了一句話,如同這摸不著的煙絲,「我身上,背著三條人命。」 幸虧。

幸虧……

喬拉丹,擦了一把冷汗。

若不是自己陰差陽錯破壞掉了小尼姑的青蓮梵心經,那結果……

兄妹之間,哪怕是在修真界,那也是大忌。

「謝謝你!」

幾聲粗重的喘息之後,厲無涯,掙扎著道謝。

「要不是你的出現,後果,不堪設想。」

確實。

幸好。

只是。

喬拉丹眼珠子一轉,心中暗想,這傢伙不會是為了活命,故意編出來的故事吧?

見喬拉丹面帶狐疑,厲無涯一伸手,從胸口掏出了半枚玉佩。

「此物乃是我父親留給我的,原本是一對,那半枚,在我母親手裡。」

「剛才,我看到了,靜秋的脖子上,帶的正是那半枚。」

「年齡也符合。」

「眉宇間,依稀有我父親的影子。」

「我敢肯定,她就是我妹妹!」

好吧。

喬拉丹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鼻子。

剛才還誤以為厲無涯想襲胸呢,感情,是想看看那枚玉佩。

話都說到這份兒上了,沒啥好懷疑的了。

秀色田園:農家醜媳凶又甜 「你先別說話了,我看看能不能幫你把傷治好。」

既然是大舅哥,可不能讓他就這麼死了,得救活!

左手一伸,潤物無聲便要施放。

一隻大手,握住了喬拉丹的左手。

「不要!」

「我已經油盡燈枯了,救不活的。」

「況且,我雙腿已殘,經脈盡斷,就算是苟活下來,也不過是廢人一個,與其如此,我寧願死去!」

「那斷滅心法,霸道至極,根本就沒有辦法化解,我已經對靜秋施了此術,萬一……」

「不如死了乾淨!」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