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方乃是九名聖地高手,涅槃境,周寒必須再出底牌,那就是化出妖體!

「什麼?」見著周寒的神情,古土再次一驚,難道周寒能夠以區區一個人面對對方九個人嗎? 要知道,他之所以能夠殺死對手為首那人,完全是那人死的太自大了。而現在,這九個人,他們已經不會再輕視周寒了。 「你讓開便是了。」周寒意念一動,妖體頓出,生境的實力一下子就竄到了涅槃境。 「額……」見

「什麼?」見著周寒的神情,古土再次一驚,難道周寒能夠以區區一個人面對對方九個人嗎?

要知道,他之所以能夠殺死對手為首那人,完全是那人死的太自大了。而現在,這九個人,他們已經不會再輕視周寒了。

「你讓開便是了。」周寒意念一動,妖體頓出,生境的實力一下子就竄到了涅槃境。

「額……」見著周寒的妖體,眾人再次一驚,目瞪口呆! 渾身青色的鱗甲在陽光下面散發著青藍的光芒,這是防禦力強大的標誌。

還有那銳利的角刺,渾身上下,居然沒有死角,這令人難以找到下手的地方,除非用兵器硬抗。

「你居然凝成了妖體!」幽冥聖地的高手們發出了驚呼的聲音,要知道,妖體,這可是極為難得的法門啊。

幽冥聖地偌大的聖地,凝了妖體的人根本不超過兩手之數,不是幽冥聖地沒有凝妖體的底蘊,各種妖獸的精血寶骨他們都有,實在是凝妖體的法門異常的苛刻。

首先這越是強大的妖族血脈和寶骨,裡面都蘊含著妖族強烈的反抗意志,然後才是血脈寶骨裡面的劇烈排斥反應,這兩大問題可一直都是各大聖地想要攻破的難關呢。

猛獸博物館 之前那釋梟,他的父母被符宗抓住了,關在萬年寒潭之中,沒能夠從他們的嘴裡得到他們凝妖體的法門,這令幽冥聖地非常的不滿,但也無可奈何,只好把主意打在釋梟身上。

但釋梟行蹤不定,又很擅長隱匿和逃跑,不止符宗的人沒能夠抓住他,幽冥聖地的人也頻頻撲空。

而現在,讓他們意想不到的是,周寒,這個殺死了魔族的人,他居然也凝了妖體。

而且這妖體居然沒有尾巴,渾身的角刺和鱗甲看上去似乎比釋梟還要強大一些,這自然就令他們眼紅瘋狂了。

把這小子抓回去,一來弄清楚他是怎麼殺死魔族的,二來搞出他凝妖體的法門,一箭雙鵰啊!

九名幽冥聖地的高手沒有撤去陣圖,因為他們領教過妖體的戰鬥力,那是相當的恐怖,他們要用陣圖來困死周寒,然後將其活捉。

別看他們都是涅槃境實力,來自聖地,周寒的妖體也是涅槃境實力,但他們在這一刻,都沒有單獨和周寒正面對抗的信心了。

古土的神色也是相當的震撼,沒有想到,這天火塔的有緣人周寒居然凝出了妖體,這實在太出乎他的意料了。

也許那幽冥聖地的那些天才,都死在他的妖體之下吧。

見著幽冥聖地的九名高手逐漸縮小了陣圖,古土的神色變得凝重起來,看著周寒:「周寒,你有多大把握?」

「把握不知道多大,但我知道,這九個人必須全部殺掉!」周寒沉吟著目光,拳頭緩緩蓄力,然然把法則的力量添加其中。

現在不是藏拙的時候,這可是九名涅槃境的聖地高手,他們每一個都不是軟柿子,周寒必須要以摧枯拉朽的速度解決他們,然後快速離開這裡。

說完,周寒的身影瞬間消失在原地,空中閃過幾次殘影,然後周寒就出現在其中一名幽冥聖地高手的面前,直接將拳頭轟擊了過去。

「額……」

周寒的速度快的簡直就是匪夷所思,儘管九個幽冥聖地的高手早早有了準備,但他們還沒有捕捉到周寒的妖體在空中移動的軌跡,等他們看清楚周寒的時候,周寒已經接近了他們其中一人,那拳頭已經轟擊了過來。

面臨著這樣的場景,九名幽冥聖地的高手都在慶幸。

對方的妖體速度比他們涅槃境還快了不知道多少倍,幸好他們沒有再輕視這個少年,採取了陣圖組合的團隊戰鬥方式。

這時候,他們也沒有去惋惜頭兒的死。這周寒擁有妖體,就算頭兒不輕敵,也是打不過周寒的。

見著周寒的拳頭轟向他們九個人組合起來的陣圖,九個人的心中滿滿的信心。

這可是幽冥聖地一等一的禁錮陣圖,連苦海境的高手都掙脫不開,更何況你涅槃境的實力!

轟!

周寒的拳頭轟擊在幽冥聖地九個高手聯手組合的陣圖上面,發出了巨大的音爆聲音,這在九個幽冥聖地高手看來堅不可摧的陣圖,居然像紙一樣就被砸破了。

噗!

那名周寒接近的幽冥聖地高手沒有任何反應,整個人瞬間就被周寒的拳頭給轟成了一團血霧,飄飄洒洒,一陣血雨落下去。

「這,這怎麼可能……」不止剩下的八名幽冥聖地的天才大吃一驚,就連古土也傻眼了,呆若木雞一樣。

這可是幽冥聖地的高級禁錮陣圖啊,而且還是九名涅槃境高手聯手購置的,居然被周寒就這麼輕易的一拳給轟開了,這簡直就是不可能啊。

他們都在驚嘆,周寒的妖體居然會有如此強大的力量,能把這麼堅固的陣圖一拳轟開,其實這主要都是周寒暗暗蘊含了法則的力量。

噗!

噗!

周寒一拳轟沒了眼前的高手之後,立即又是身影一閃,閃到下一名告訴的身邊,一拳結果了他,然後接著又出現在下一名高手的身邊,又故技重施……

當五名幽冥聖地的天才被這樣殺死之後,剩下的幾個幽冥聖地天才才反應過來。他們的臉色帶著極度的惶恐,哪裡還敢有半點之前的興奮,連忙就想要分頭逃跑。

呼!

古土身影一動,立即攔下了一名幽冥聖地的天才,兩人纏鬥起來。

噗噗噗……

在古土和這名幽冥聖地的天才纏鬥的過程之中,周寒摧枯拉朽一般,將那幾個分頭逃跑的高手全部轟殺,最後回到古土身邊,輕而易舉的就擒住了這人。

這人滿臉的慘白,全然沒有想到,幽冥聖地派出了他們十名一等一的高手,現在居然只剩下他一個人了。

皇帝大叔是帥哥 這個少年,他隱藏的太深了,城府也真是可怕。

「說,你們還派了多少人……」古土的詢問話語沒有說完,周寒的手掌直接就拍在了這人的腦袋上,腦海裡面兩大祭靈開工,瞬間就讓他成為了一具乾屍。

從光明祭靈的掃描之中,周寒獲知了他想要的訊息,幽冥聖地還有後手,他們還在前面的路子上又布置了一個口袋,正等著周寒鑽進去不說,這傢伙在和古土纏鬥的工夫里,已經朝幽冥聖地傳訊,把周寒的妖體秘密泄露出去了。

「周寒,你這是……」古土的話沒有說完,被周寒打斷了,「古爺爺,我們就此分手吧,你去三大聖地找點人靠著,別讓符宗師會被殃及了,我這裡得走了。」

「周寒,那你多保重啊。」古土明白周寒的意思,他直接轟殺了幽冥聖地這最後一人,顯然是知道時間耽誤不得,而且也不能留著這人,因為可能會暴露行蹤。

古土帶著周寒逃離,幽冥聖地的人抓不到周寒,還損失了十個高手,肯定會拿符宗師會出去,古土得連忙找聖地的高手幫忙看場子去。

至於周寒,他這麼精明,還擁有妖體,古土相信幽冥聖地的人想不到他居然會藏入符宗,就算他們找到了周寒,也未必能夠抓得住他。

那死去了幽冥聖地九大高手不明白周寒為什麼會一拳轟爆他們的陣圖,但古土眼睛毒辣,周寒這一拳居然蘊含著法則的力量,這令古土對周寒的信心大增。

這個少年擁有妖體,領悟了武意和法則,這肯定不是他的全部底牌,天火塔選擇的有緣人,註定是一個天縱奇才,幽冥聖地的壓力不會壓垮他,只會成為磨練他的動力。

「古爺爺,再見了。」

周寒沒有多言,轉身就消失在天邊。

古土也懶得收集這些幽冥聖地天才留下來的貼身寶貝,比如兵器陣圖道具等等,這些玩意價值是不菲,但上面的氣息會暴露自己的行蹤。

古土朝著側邊急速飛行消失,他不會再走最近的路子了,因為他知道這途中肯定還有幽冥聖地的埋伏。

周寒的速度相當的快速,整個人像流星一樣劃過天際,瞬息千里!

「吞噬祭靈,把吞噬來的東西全部給我吧。」周寒落入了一個荒僻的山谷,剛才十名幽冥聖地的高手,他們的源力,身體精華等等盡數被吞噬祭靈給弄來了。

實力晉入了生境的階層,真氣已經沒有什麼用了。

這個階層的戰鬥,主要依靠源力和陣圖以及法則等了。

「騷年,加持在你的妖體上,還是你的本體?」吞噬祭靈問道。

「妖體吧。」周寒想也沒想,周寒的妖體秘密已經讓幽冥聖地的人知道了,那麼周寒自然就要把妖體的實力再往上面漲了去。

至於本體實力,暫時不著急。

「好的。」吞噬祭靈話語一落,然後周寒就感覺到吞噬祭靈空間裡面湧出了大批量的精華氣息,幾乎一下子就把周寒的妖體給充斥了個爆滿,搞的周寒差點吐出一口鮮血來。

不過還好,妖體的承受力量異常的強大,這十個幽冥聖地天才身體精華並沒有對周寒的妖體產生什麼損害,妖體的吸收速度也是相當快。

沒多久,這十個幽冥聖地高手的身體精華吸收完畢,周寒的妖體實力晉入了苦海之境。

人的身體經過了生死兩境之後,然後開始涅槃,涅槃成功之後,就和浴火重生的鳳凰一樣,進入一個全新的階段,這就是苦海之境。

苦海之境,這是身體已經修鍊到了極致,開始靈魂修鍊了。

一個人,只要靈魂足夠強大了,就算將來肉身死了,也能夠以靈魂的狀態繼續生存下去。

而靈魂攻擊,比身體的物理攻擊更加的有效和可怕,一個眼神,一個念頭,就可以湮滅對手的靈魂。

妖體晉入了苦海之境,周寒沒有多餘的時間來感受苦海之境給他帶來的什麼變化,立即化出了本體,重新換了一套衣服。

「光明祭靈,把我在這裡的一切痕迹都弄沒吧。」周寒道,為了避免讓幽冥聖地從這裡找到一點關於自己的蛛絲馬跡,周寒讓光明祭靈消除掉一切痕迹。

「騷年,你準備怎樣進入符宗?」在光明祭靈幹活的時候,吞噬祭靈開口了。

「當然是改頭換面,另外用一個新的身份混進去。」周寒道,幽冥聖地的事情,讓周寒失去了直接去獲得符宗保守派支持的選擇。

雖然說符宗已經結束了考核弟子,但符宗已經腐朽了,周寒完全可以用錢取疏通,相信可以輕鬆混進去的。

「符宗可不是那麼好欺瞞的,他們的鑒別手段也是厲害的很呢,要不就讓我來幫你弄個新的樣子,如何?」吞噬祭靈道。

「你會這茬?」周寒一愣,他不是沒有考慮過這個問題,化妝易容,這畢竟不是周寒擅長的,但現在是沒有了選擇,沒想到,吞噬祭靈居然好像會這茬。

「當然。」吞噬祭靈道。

「那好,你現在馬上幫我弄個全新的面貌吧。」周寒點著頭。

「好嘞!」吞噬祭靈說完,然後周寒就感受到吞噬祭靈搞出了幾股氣息,朝著周寒的全身游著,剛開始,周寒還覺得沒什麼,但慢慢的就特么的感覺到了不對勁。

首先的感覺,就是周寒在感覺自己的胳膊在慢慢的變細,兩條腿也是,這令周寒覺得沒什麼,估計吞噬祭靈想要把自己變成一個瘦子吧。

但是接下來,周寒的感覺就不好了,他感覺自己的臉有了變化,鼻子變得高挺,眼睛也變大了一些,嘴巴也在收縮,好吧,這其實也不是重點,重點是,周寒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胸口居然開始慢慢的鼓盪,撐起了兩座山峰,尼瑪……

「卧槽,吞噬……」周寒這鬱悶的話剛一喊出口,頓時間他就連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沃妮馬,怎麼連老子說話的聲音都改為了女人的聲音。

「住手!」周寒在腦海裡面沖著吞噬祭靈吼道,「尼瑪,老子不要變女人!」

周寒沒有想到,吞噬祭靈這貨這麼坑爹,居然把他變成了女人,卧槽!

「你之前又沒有說你不想變成女人啊。」吞噬祭靈三下兩下完工了,然後收回了那些氣息。

「你趕緊把我弄回來!」周寒吼道。

「哎呦,我突然覺得我的技能有點問題,不好意思,我去檢測一下……」吞噬祭靈說完,然後就沒有了生息。

「尼瑪,吞噬祭靈,吞噬祭靈……」周寒大感無語坑爹,尼瑪逼的,這貨是不想把自己變回來了。

娘的,老子堂堂一個大老爺們,居然被變成了女人,這真是忍受不了啊。

而且,這傢伙要是一直不配合的話,那自己豈不是就要一直當女人了? 「你嚎喪什麼,你又不是完全變女人了。」光明祭靈把活兒幹完了,開口了。

「我沒有完全變成女人,怎麼講?」周寒一愣。

「你拉開你的褲子就明白了。」光明祭靈道。

周寒連忙拉開一看,頓時間鬆了口氣,還好,鳥還在,這傳宗接代的東西還在,光明祭靈說的對,自己還不算完全變成女人。

但很快,周寒整個人精神都不好了,尼瑪的,那自己現在究竟算男人,還是算女人?

「光明祭靈,這,這,這……」周寒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語言來表達自己現在的心情了。

「周寒,其實吞噬祭靈的做法還是很有見地滴……」光明祭靈的話沒有說完,被周寒鬱悶吼斷了:「有見地個屁!」

「你想啊,要是你以一個女人的身份進入符宗,這對於你進入符宗這茬來說,豈不是最好的掩護嗎?所有人都知道你周寒是男的,他們的主要注意力就會在男人身上,不會檢查女人,這不,你就可以更好的隱藏了嘛。」光明祭靈說道。

「嗯,好像是有點道理啊。」聽光明祭靈這麼一說,周寒的心情頓時緩和了一下,好像還真是這麼回事呢。

「所以嘛,你應該感謝吞噬老夥計才是,他又不是不會把你變回來。等你殺死了周亮,完成了你的目標之後,它可以再把你便會來的。」光明祭靈道。

「萬一他不幹,怎麼辦?」周寒有些憂愁,要是不能變回來,那特么周寒以後怎麼見藤香去。

「有我呢,他到時不幹的話,還有我呢。」光明祭靈道。

「嗯,這就好。」周寒這才放心了下來,吞噬祭靈不靠譜,雖然說光明祭靈經常和他穿一條褲子,但這茬周寒還是相信光明祭靈的。

周寒從光芒祭靈空間裡面拿出了一把閃閃發光的靈性兵器,這是一把沉重的巨斧,這巨斧的斧刃磨的非常的光亮,可以當做鏡子使用。

從這斧刃反射的鏡像裡面,周寒發現了自己現在的模樣,頓時間一愣。

瓜子臉,亮晶晶的大眼睛,櫻桃小嘴,白嫩的皮膚,雙眼皮……

嘖嘖,這典型就是一個大美女啊。

沒想到,這吞噬祭靈的活兒還乾的真不賴,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

唉,就是這胸口兩團弄的太大了,掉在這裡不舒服。

「吞噬祭靈,能幫忙變小一點不?」周寒在腦海裡面詢問道,現在以女人的身份混入符宗,這茬有利於周寒的隱藏,這讓周寒對吞噬祭靈已經不那麼氣了。

「騷年,這地方不能變小的,就是要弄大點,做女人嘛,『挺』好!」吞噬祭靈道。

「可這兩團吊著不舒服啊。」周寒汗顏說道。

「不舒服,那是因為你沒穿女人穿的褻衣啊,你去買了褻衣托住這兩團,自然就不會覺得吊著不舒服了。」吞噬祭靈說道。

「也是,我現在都穿的是男人的衣服,該去買點女人的衣服穿上,這才像樣嘛。」有東西托著就不會覺得吊著不舒服了,這茬挺好。

周寒把自己的實力壓制在了真氣境二段左右,現在的年齡看上去就像是十八歲的少女,這等天賦進入符宗,應該是差不多了。

周寒立即拿出了一張飛行符籙,捏碎之後,凌空飛行起來。

要是周寒用精神力御空飛行,這被人發現,就會露出破綻的。

周寒飛到了一個上面扯著「猛龍寨」的山頭上,故意降落了下來。

「喲,哪裡來的小娘皮,模樣倒是挺俊俏的,來我猛龍寨做什麼?」這猛龍寨乃是一個強盜窩子,周寒感應出來裡面有好幾個真氣境五六段實力的人,自然是不懼怕周寒這個「真氣境二段」實力的人了,那為首的強盜頭子和魏不豹長的差不多,滿眼的yin光。

這些都是在刀尖上舔血過日子的悍匪,他們才不會顧忌周寒的來歷。

不過周寒故意落在這裡,主要目的也是想要弄幾套女人的衣服罷了。

至於去城池裡面買,咳咳,周寒也不知道該怎麼買,還是讓這些強盜頭子弄比較好,畢竟這些傢伙肯定沒少脫女人的衣服,對女人的衣服自然是相當熟悉的。

「去,給姑奶奶我準備幾套衣服!」周寒直接就對那為首的強盜頭子吼道。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