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這還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小幽到現在都還沒有睡著呢!

這就是沒骨氣的代價呀,整整唱了兩個小時呀,現在是要多慘有多慘,自己怎麼就能為了那五十積分放棄掉作為主人的尊嚴呢? 「叮咚,任務已完成,五十積分已發放,積分累積中…」 「叮咚,女僕開心值上升至30%,開心值累積中…」 聽到了這個聲音,差一點絕望中的楊飛終於又提起了精神,又確定了一下

這就是沒骨氣的代價呀,整整唱了兩個小時呀,現在是要多慘有多慘,自己怎麼就能為了那五十積分放棄掉作為主人的尊嚴呢?

「叮咚,任務已完成,五十積分已發放,積分累積中…」

「叮咚,女僕開心值上升至30%,開心值累積中…」

聽到了這個聲音,差一點絕望中的楊飛終於又提起了精神,又確定了一下床上的那位姑奶奶已經睡熟了以後,這才鬆了一口氣。

女僕開心值?這個名詞楊飛能確定他是頭一次聽說,小幽她能不開心嗎,有主人給唱歌哄著睡覺,不開心才怪。

楊飛不屑的往床上看一眼,繞過這個問題不談,不光小幽開心,他也開心呀,被摧殘了兩個小時,終於有一點小小的成就感。

「要是再有50積分,我就可以抽一次獎。」楊飛暗暗謀划道,看到了實際的獎勵,他此刻都覺得,剛才雖然累點,但是很值。

「初級心理探測術嗎?這個技能確實是很誘人?可是有限制條件啊!要我選嗎,就先選擇風相拳法吧!只是那個初級淬體丹是個什麼東東呢?」

小幽並沒有說,楊飛也懶得去猜初級淬體丹的問題,他現在考慮最多的是,怎麼才能從小幽那兒獲得更多的積分。

「我一定要努力,上官雨靜,你等著吧,你一定會後悔離開我的!」楊飛給自己鼓勁道。

突然,楊飛卻是有幾秒的獃滯,他發現自己忽略了一個很重要很重要的問題。

那輪盤上共有十個格子,而只有兩個是有獎勵的,其餘那八個…

這不就是說,自己中獎的幾率只有20%嗎?

那這又需要多少積分才能中獎呢?

身為理科生的他,已經不想去算那個數字了,楊飛只覺得自己整個人都不好了!

這得需要做多少任務才能獲得這麼多積分呢?一想到小幽這個小禍害,他的眼皮就是一陣狂跳,甚至他此刻都沒勇氣往床上去多看一眼。

這是剛剛燃起希望呀,怎麼就又渺茫了呢?

「不對,一定不是這樣的!」

楊飛平復了一下自己那砰砰狂跳的小心臟,細細想了一會,卻有一個意想不到的驚喜。

就是剛才系統提示的小細節,除了那個五十積分獎勵的提示后,又有一個女僕開心值的提示。

要麼怎麼說是理科班出身的呢,以楊飛的邏輯能力,他敏感的覺得這輪盤中獎的概率應該和女僕開心值有關。

也就是說,女僕的開心值每提升百分之十,輪盤上就又會解鎖一個格子。比如現在,系統提示的女僕開心值提升至百分之三十,那麼此刻的輪盤上應該是有三個獎勵的。

楊飛覺得自己的猜測一定是正確的,這是和抽獎輪盤,嗯,應該說成是女僕小幽冥冥之中的聯繫。

本想立刻驗證一下的,楊飛看了看睡熟的小幽,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睡熟了也好,還是讓她消停會吧!

楊飛突然之間卻想不到自己該做些什麼,按照自己平時的習慣,星期日這一天,會去陪陪自己的女朋友,然而現在和她分手了,他竟然一下子想不到該去做些什麼事。

「還是玩會手機吧!」楊飛這樣想到,他拿出了自己那用了好幾年的山寨智能機。

上面有好多個未接電話,楊飛趕緊點開,基本上都是同學給打的電話,尤其是自己的死黨、同學兼同事劉子括打的最多。

「難道是出了什麼事了嗎?」楊飛心中有一些不安,正要給他回個電話。

正在這時,卻見微信上面提示有劉子括的信息。

「楊飛,你怎麼不接電話呢?出什麼事了嗎?你在哪兒呢?在家嗎?我馬上就到你家了!」

能聽的出來,劉子括在關心他,而且語氣有些焦急。

冷酷上司別誤會 「我在……」楊飛剛要回復自己在家,不過他突然看了一眼小幽,還是把這幾個字給刪除了。

「我能有什麼事!」

「你嚇死我了,等會,我就到你家了!等我到了再細說。」劉子括回復道。

楊飛被狠狠的嚇了一跳,小幽可還在床上睡著呢,他有心拒絕劉子括,可是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該如何拒絕,況且,劉子括也是好心好意的關心他。

想來想去,楊飛還是決定去見劉子括一面,但不是在這裡。

「就在我家外面的公園門口吧!我在那兒等你!」楊飛回復了一句,趕緊出門,至於小幽,就讓她好好睡吧。

楊飛住的這個地方,是天寧市的廉價房,具體的說,應該屬於爛尾樓之類的,要不然,房租怎麼會這麼便宜呢?

門前有小花園,如果不是這樓本身爛尾的問題,估計也能稱的上高檔小區。

當楊飛到公園門口的時候,正好看見從計程車上下來的劉子括。

「楊飛,你怎麼回事呀,打電話你也不接,我還以為你出什麼事了。」劉子括一見到楊飛就滿是抱怨的說道。

「沒什麼,只是沒有聽見而已!」楊飛找了一個借口說道。

「好吧,就不知道要你那手機幹嘛使呢!」

楊飛苦笑了一下,他能聽出劉子括是在關心他,只是自己卻還沒有想好怎麼對眼前的好朋友說出昨晚的事。

一想到上官雨靜的背叛,他的心就是一陣心痛。

「對了,你這麼急找我有什麼事嗎?」楊飛趕緊轉移話題問道。

「當然是有事了,你還記得上次我和你說過的,白老師要組織我們這一班的學生來一場同學聚會嗎?時間就定在今天晚上。」

「今天晚上?」

「對,就是今天晚上,所以我這不是專門來通知你的嗎,白老師打你的電話卻打不通。」

楊飛拿出手機一看,還真是有白老師的未接電話。

「晚上五點,地點是在夜焰酒店的餐廳,白老師可說了,一個都不能少,必須要去!」

「好吧!」 蜜愛獨寵:冷少的腹黑甜妻 楊飛無奈的答應著,他其實是不想去的,他和上官雨靜可不只是情侶,還是同班同學,昨夜剛分了手,今天就又要見面了嗎?

只是白老師組織的同字聚會,他卻不能不去。

送走了劉子括,楊飛便上了樓,期間又接到了白老師和幾個要好的同學打來的電話,楊飛也只是答應自己一定到。

「不就是會見到上官雨靜嗎?是她對不起我,又不是我對不起她,我有什麼不能見的?」楊飛給自己寬心道。

小幽依然熟睡著,楊飛無所事事的玩起了手機。

一天無話,不知不覺便已近五點。

小幽也醒了,楊飛讓小幽拿出抽獎輪盤一看,還果然如自己猜的那樣,又多出了一個獎勵。

「藥劑:初級變身丹,效果一個小時,需求條件,無。」

這中獎的概率果然和小幽的開心值有關,那麼當小幽的開心值到達百分之百后,那不是會次次中獎嗎?

自己突然覺得夢想就真的要實現了,只是一想到自己要逗女僕開心才能提升開心值,他自己就又不開心了。

「這是誰設計的抽獎輪盤,怎麼會有這麼坑人的女僕開心值設定!」楊飛暗暗罵了一句,還是無奈的接受了這個事實。

晚五點,夜焰酒店。

「主人,你說要帶我來吃飯,就是這裡嗎?」小幽問道。

楊飛撇撇嘴,無奈的看著這個拖油瓶,是我帶你來的嗎?是你威脅加強迫讓我帶你來的吧!

還說的自己和多麼無辜一樣,他就想不明白了,這看似美麗又溫柔的女孩,怎麼就這麼禍害呢?

迎面走過來的,是一對情侶!那女的,不是上官雨靜還有誰呢?

正在歡笑中的上官雨靜也是一愣,很明顯,她也看到了楊飛。

空氣都有些凝重,當再見面時,各自的身邊都有了另外一個人。

楊飛沒覺得什麼,可上官雨靜卻不這麼想。楊飛身邊的這個女孩,實在是太漂亮了!

自己和她相比,上官雨靜下意識的看了看自己,還真和她比不了,這一點,從正在摟著自己的張達眼神中就能得到充分的證明。

「呦,這不是楊飛這個土包子嗎,這是又騙到了哪家的姑娘呀?你就沒跟她說你銀行卡里的存款離五位數都差的遠了嗎?」上官雨靜嘲笑的吆喝道。

楊飛都沒想到上官雨靜怎麼會這麼說話,我是窮沒錯,你看不起我也可以,可是你這話里怎麼是這種語調呢?

劉子括也正好到了這裡,正好聽到了上官雨靜的這句話,再看眼下的情形,怎麼會猜不到一些事呢?

他有些怒火,正要替楊飛打抱不平,卻聽到楊飛身邊那個漂亮的女孩先開了口。

「這位姐姐,你是在和我說話嗎?」小幽一臉微笑的問道。

「對呀,我就是在告誡你,跟了楊飛沒前途的。你如今作為他的女朋友,我真替你感到悲哀啊!」上官雨靜說到這兒,還故作深沉的嘆了一口氣。

「我不是他女朋友呀!」小幽一臉無害的說道。

「那最好,我就說嘛,你這麼漂亮,怎麼可能……」

只是上官雨靜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小幽打斷了。

「我只是他的女僕而已!」

上官雨靜懵了,張達懵了,劉子括也懵了。

「我主人的女僕,嗯,也就是我都這麼漂亮,他的女朋友肯定會比我還漂亮,至於你,不配!」

小幽說完,便拉著楊飛走向了酒店,劉子括也趕緊追上。

只留下一臉懵了的上官雨靜還有看著小幽雙眼放光的張達。

是誰在諷刺誰呢? 任誰都能看出來,這段經歷對張北羽的影響有多麼大,可以說是永遠烙印在他的心裡,留下不可磨滅的印記。

那麼,這種甚至能夠改變一個人的影響,對張北羽來說是好是壞,現在沒人知道。

正如他自己所說,這段經歷已經成為了過去式,沒必要再提起。這就像他幹掉童古,幹掉崩牙狗一樣,不過是漫漫人生路中的一個插曲。

生活還要繼續,接下去還有很長的路要走,還有很多事情等著張北羽去做。無論這段經歷的影響有多大,為他帶來多少痛苦,他都必須要放下,重新面對需要面對的一切。

……

江南、立冬、鹿溪、王子、萬里,這五個人可以說是張北羽最親近的人,也是最了解他的人。大家都能看出來,他真的非常不願提起那段經歷。

可能每次想起,對他來說都是又一次折磨。所以,既然他這樣說,那也就不會有人主動提及。

只是鹿溪問了一個問題。這個問題或許會讓張北羽稍微回憶起不堪的經歷,但她必須要知道,只有她對余聖傑越了解,才能決定今後四方與他將以怎樣的方式相處。

「余聖傑…到底是怎麼找到你的?」

聽到這個問題,張北羽臉色如常,看上去並沒有什麼痛苦。他微微低下頭,陷入回憶…

「那天,余聖傑和祥叔把我救下來。當時我很好奇,所以在送我回來的路上,我有問過他。余聖傑沒什麼保留,能說的都說了…」

……

首先,大家知道的是,楊少將是副軍長,那麼不難得知,能夠如此輕易從楊少將手裡把張北羽要回來,余聖傑的父親至少是…軍區司令、參謀長!軍銜肯定也是少將之上。

據余聖傑說,這個楊少將跟自己的父親是兩個派系,兩邊的明爭暗鬥不斷。軍隊內部派系的鬥爭,甚至比政治鬥爭還要猛烈。

當時張北羽也沒有多問,因為他知道就算問了,余聖傑也不見得會說。

兩個派系鬥爭,自然要了解對方,雖然不說對彼此的行蹤了如指掌,但是發生什麼大事,肯定都會受到一些風聲。

在那幾天當中,余聖傑的父親發現楊少將的表現很異常,一頭扎進盈海周邊的山區里就不出來。調查之下才知道,楊少將收了別人的錢,要解決一個人,這個人就是張北羽。

而祥叔,作為余聖傑父親的親信,也很快收到了這個消息。在聽到「張北羽」這個名字之後,感到非常熟悉,於是就把這件事情告訴了余聖傑。

余聖傑當即決定救人,再接著,就有了後面兩人直接去要人那一幕。

……

這個過程聽上去有太多的巧合,哪怕少掉一個巧合,都不會形成如今的結果。但偏偏就是這麼多巧合湊在了一起,拯救了張北羽。

聽完之後,幾人仍有些后怕,都感覺這事實在是太巧了。如果沒有餘聖傑、如果不是楊少將而是別人、如果祥叔沒有收到消息…

少了任何一個如果,張北羽的下場就是死。

不過他自己對此看得很開,說完之後,自嘲般的笑了一聲:「這就是命,天不亡我…我得對得起老天給我的這個機會。」

江南這時候突然又問了一句:「連祥叔也說了,楊少將是收錢做事。他背後的人是誰?余聖傑有說么?」

張北羽咬了咬牙,緩緩搖頭,「沒有。不過我感覺他好像知道是誰,但因為祥叔攔著,所以沒說。」

沉默片刻之後,他嘆了一聲,「不說了,這些事我們幾個人知道就行了,別再跟下面的人說了,就當完全沒發生過吧。對了,現在外面的情況怎麼樣?」說完,他抬頭掃了一眼,目光一一從幾人身上飄過。

鹿溪道:「我們本來就沒打算讓風聲透露出去,消息封鎖的很到位,沒人知道這件事。」

張北羽聞言微微額首,忽然又無奈的笑著搖了搖頭。

「說實話,這一星期對我來說,不單單是痛苦,也算是件好事。它讓我認識到自己有多渺小…」

說著,張北羽慢慢低下了頭,臉色也沉下來,繼續低聲說:「那種感覺…終身難忘,我絕不想在經歷第二次,也不想讓你們當中任何一個有這樣的經歷。可是…想置我們於死地的人太多了,唯一的辦法就是打敗所有敵人!強大到讓任何人都無法撼動我們。」

這大概是張北羽從這次經歷中最大的收穫了。

立冬咧開嘴嘿嘿一笑,「沒錯!強大到人所有人都怕我們!」

「好,那這個艱巨的任務…就交給你們了。我得休息休息。」說著,張北羽重新躺在了床上,緩緩閉上眼睛。

「對了,去盈海監獄跟牛仙、小乞丐他們說一聲,就說我已經回來了。該報的平安都去報一次。四方的事,就交給你們了,我…太累了。」

……

張北羽的確有些累了,並不單單來自身體,也不是這段經歷所致,而是長久以來積累的疲倦。他覺得,可能有必要給自己放個假。

他也相信,就算自己不在,四方也能夠在江南、立冬和鹿溪的統領下井然有序。

第二天,他把自己的想法跟大家說了,說想出去散散心。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