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昭衣停下腳步,轉眸朝佩封城所在的天邊看去,目光悠遠。

良久,她收回視線,沉默的搖了下頭,抬腳走向前邊的木屋。 ……………… 迅疾的馬蹄聲踏破清晨的寧靜,高大駿馬在洛祠後山門口人立而起。 戴豫從馬上躍下,將韁繩往一旁的樹上一拴,對門口守衛叫道:「幫我看著!」 說完便大步跑了進去。 沈冽沒睡多久,早早起了,洗漱完畢后飲了茶,

良久,她收回視線,沉默的搖了下頭,抬腳走向前邊的木屋。

………………

迅疾的馬蹄聲踏破清晨的寧靜,高大駿馬在洛祠後山門口人立而起。

戴豫從馬上躍下,將韁繩往一旁的樹上一拴,對門口守衛叫道:「幫我看著!」

說完便大步跑了進去。

沈冽沒睡多久,早早起了,洗漱完畢后飲了茶,便在屋內安靜等著。

戴豫匆匆趕來,邁過門檻后便急急說道:「少爺!真有一條路是避開高山,且遠洞江的,路不好走,但不受暴雨影響,而且離此地不到二十里!」

沈冽起身抓起一旁的佩劍,沉聲說道:「走!」

江侍郎同樣起的早,坐在書房裡邊,正在看鋪開的輿圖。

手下來報說沈郎君來了,江侍郎親自迎了出去。

少年郎身材清瘦高大,烏髮束髻,配以白玉冠,一身墨紫色短打勁裝,衣上暗金香紋為邊,淡不可見,是極為華貴的竹州雲帛,整個人爽朗清舉,英氣勃發,抬眸望來時,眉眼中的淡漠疏狂,像極了他的二舅,江州刺史郭兆海。

「江侍郎,」沈冽抬手揖禮,「我找到去佩封的路了,你下令準備一下,我們可以出發了。」

江侍郎正要開口寒暄,聞言一喜:「賢侄是說,找到去佩封的路了?」

「是,我來時一路打聽,最後從幾個獵戶口中聽聞有此路,昨夜已派親隨前去尋過,找到了,」沈冽語速略快,說著又一揖禮,「時不我待,大人最好快些。」

江侍郎自然明白這個事情有多緊急,立即下令手下做準備,運籌各方。

死寂了數日的洛祠后宅變得熱鬧,人員來回跑動,收拾整理東西。

同時,兩匹駿馬朝洛祠南邊校場旁奔去,很快,近千個軍營大帳前便響起隆隆大鼓聲,振聾發聵。

沈冽沒有等他們,讓戴豫和石頭留下為大軍領路,他則帶著杜軒和馮澤先行。

「駕!」

清越聲音喝響,少年縱馬,挺拔清瘦的背影很快消失在清風小雨的桃山渡後山泥路上。

此時佩封,雨勢卻又變大了,並且都集中在中西部,佩封大城反而略微好一些。

烈風吹來遠處雨雲,大片大片的雨水,傾倒在這十方浩浩汪洋之上。

萬善關天雲翻浪,雷暴風動,大水早就沖毀了堤壩和關卡,吞沒掉了沒能及時帶走的糧食和瘦馬,以及跟在軍隊最後的人。

林耀心中鬱結,他立在山崗上,腳下的土地大片斑駁,近似荒土,飢餓的人將這裡的草皮都快要啃食光了。

他望著遠處極淡極淡的城樓,強烈涌動的渴望,讓心裏面的不得志變作了滔天怒意,越想越覺得胸悶狂躁。

這一連數日的大雨真的始料未及,將他們的步伐生生釘住,本想一路高歌,拿下佩封,進軍壽石,像一把銳利鋒刃,直入大乾最富庶的江南魚米之地,然後在最短的時間迅速建國封號,形成政權,與大乾相抗。

但人算怎敵天意,美夢還沒做完,就直接被一場滂沱不歇的大雨給兜頭澆下。

「將軍!」馬聞澤叫道,從山坡下一躍邁上,抱拳道,「啟稟將軍,都準備妥了。」

林耀目光未動,看著遠處,問道:「多少人?」

「選出了三千多個,都為年邁和身有殘疾,已帶去隱蔽處了,其他人不會發現。」

林耀的眉頭輕輕的皺了起來。

馬聞澤觀察他的神色,又道:「將軍,這個時候了,可不能心慈手軟啊。」

「嗯,」林耀淡淡的應了聲,眼眸微眯,沉聲道,「殺吧,刀子快一點,給他們個痛快。」

「是!」馬聞澤領命。

風聲呼號,高山連綿起伏,冰冷的半山崖坡外,傾盆如注的雨水忽從白練瀑布變為一條長長的血河,顏彩濃郁,從山上沖刷而下。

隨後,一具一具失了生命的軀體被拋擲下來,輕飄飄的,大雨裡面好似縫製的布娃娃,跌入滿溢的溪澗,漸漸於大水中疊出一座小山丘來。

天上電閃雷鳴,雲層積壓,凍骨的寒風刮過一座又一座大山,朝荒寂無人的更遠處吹去。

士兵們在瓢潑雨勢里直接以雨澆刀,擦過之後入鞘,歸隊離開,回去復命。

有人神情冷漠,有人神情凝重,有人不屑一顧,有人悲憤哀戚。

但亂世,別人死,好過自己死。 羅小冬關切說道:「我怕有人從我背後偷襲你!」

然後拉起夏璇的手臂,說道:「我們一起衝出去把?」

夏璇說道:「對方有衝鋒槍,那個首領!」

羅小冬這才想起,不能被勝利沖昏頭腦,這時候那個那衝鋒槍的老大,已經上來了,上了樓,在樓梯口,看到了羅小冬,然後沖著羅小冬就開啟了衝鋒槍,子彈如雨一般下來,羅小冬早有預備,往後一縮,然後拉著夏璇,身子縮在了一起,夏璇這時候,被羅小冬保護著,身子被羅小冬壓住在身下,心中激動不已,因為他看到羅小冬用自己的胳膊和寬闊的背,擋住了外面,保護著自己。

也就是,如果萬一,萬一有子彈彈過來,那麼打中的是羅小冬而不是自己!

夏璇一陣感激,心中萬分感激,但是想說點什麼,卻又不好說出口。因為太激動了,太緊張了。

這時候,衝鋒槍在外面響起,然後,人又衝刺了過來。

羅小冬把夏璇壓在身下,然後順便拿起了一把砍刀,剛才的砍刀在慌亂中掉了,羅小冬起身,這時候,外面的那個老大怒火中燒,已經朝著這邊開了三十多槍,而這時候,羅小冬已經把右手中的刀,砍刀,直接扔了過去,但是這個老大是有兩下的,所以一下子躲開了,刀尖沒入了牆壁之中,可見羅小冬的力量有多大!

都市最強修真學生 羅小冬不知道自己刀槍不入,所以這時候,忽然想起一計,把那桌子掀開,去擋槍!

但是,想去掀桌子,卻發現這桌子很奇怪,是上下連著的,只好作罷。

而這時候,人已經在外面了,那個老大。

羅小冬急紅了眼,直接以閃電般的速度沖了出去,然後,對著那老大的頭顱就是一拳頭。

因為衝刺的速度太快,羅小冬用盡了十成仙力衝刺,那老大看昏了眼,他只看到一個小夥子,羅小冬,像飛箭一樣的沖了過來,朝著自己便打,他想開槍扣動扳機,已經來不及對準了,槍花四濺,都射偏了,射到了牆壁上。

而後,只覺得自己的下巴掉了,脫臼了。沒錯,這正是羅小冬的右勾拳!

然後就昏迷不醒了!

門口和外圍的幾名兄弟手下,見老大被打死了,嚇一跳,不敢再折騰,都投降了。

警察也沖了進來,說道:「這簡直不可思議!」

然後,抓捕了其他幾個人,而這個老大,這時候已經斷氣了,連同那兩個手下,包括一個小弟和一個二號首領,都死去了,剩下五個人,這五個人見到同伴的屍體,不勝唏噓。

其中一個人說道:「這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

另一個人說道:「太神奇了,這個世界上竟然有人有這麼大的氣力!」

夏璇這時候,在背後看到了羅小冬勇戰歹徒,心裡激動,還記得剛才羅小冬為了保護自己,居然替自己擋子彈,現在,又看到了羅小冬一拳一個,打死了歹徒。

她早就聽說羅小冬力大無窮,並且在網上看到了羅小冬和東方夜,陳北冥的決鬥視頻,是網友傳上來的,但是沒想到羅小冬的能量如此之大,能夠對付持槍甚至是持有衝鋒槍的歹徒!

這時候,歐陽小西再次打來電話,夏璇接了電話,歐陽小西關切的問道:「我聽說京都發生了槍擊案,在你那附近,你發朋友圈的附近,你沒事吧?」

夏璇這時候,才發現情緒爆發了出來,哭泣了,邊哭邊說:「剛才是羅小冬救了我!我們這裡發生了槍擊案,羅小冬一招一個,打死了三個歹徒,才讓警察衝進來,制服了其他歹徒!」

而這時候,旁邊的倖存者,都驚魂甫定,周圍被封鎖了,記者們進不來,警察在收拾現場,其中收拾到那個腦漿迸裂的人的時候,警察看到頭骨都變形了!

所有的警察,都連連驚嘆,說道:「這好像是被鐵或者鋼套子打變形的吧?」

但是現場的服務員和食客們,都說是羅小冬用椅子和拳頭分別擊打的!

羅小冬說道:「郭大路,你沒事吧?」

郭大路這時候,說道:「等等,我去個廁所!」

門口的警察在給現場的倖存者做筆錄,所有的人都說,是這個穿的跟農民似得小夥子,就是大明星夏璇身邊的小夥子,救了大家!

郭大路上完廁所,開始吹牛,因為他的心情平靜了下來,吹牛的方向,無非是羅小冬多麼牛逼,等等。

而這一次,他的吹牛似乎有所根據,因為現場的五十多個人,二樓的三十多個人,全都看到了羅小冬勇斗歹徒的那一幕,而且,更重要的是,這是高級飯館,有監控視頻的!

警察調取了監控視頻,看到羅小冬第一擊,是用椅子,直接把一個人的頭砸的腦漿迸裂,椅子變成了四五段!

而第二個人,也是用椅子,第三個人,是羅小冬飛箭一般的速度,沖了過去打了一個右勾拳,而這個沖的速度,比一般運動員百米衝刺的速度還要快速!

警察都看傻了眼,紛紛說道:「這,這怎麼可能?」

「這是絕世高手啊!」

警察組組長,說道:「我,我得拿回去給領導看一下,我們的報告怎麼寫,很關鍵!」

另外一個人,是他的智囊,說道:「這很明顯,是這個羅小冬的功勞,但是,我們警察也有功勞,制服了其他五個歹徒。」實際上,這五個歹徒看到老大橫死當場,已經失去了抵抗能力了。

但是警察不能這麼認為,他們認為是他們的功勞,他們抓了五個歹徒呢。

一共是八個,剩下那三個都死了,死在羅小冬的手中。

郭大路吹完了,忽然關心起羅小冬來了,問警察,說道:「請問,羅小冬這樣做,屬於正當防衛吧?」

警察組長點頭,說話道:「當生命遇到危險的時候,怎麼做都不會當做防衛過當,是真的正當防衛,而且有視頻為證,不會出現問題的。」

郭大路這才放下心來,說道:「好,好!」 又過了一個小時,這時候已經是下午快要六點半了。

羅小冬說道:「我們這一頓飯吃的,還沒吃飽。」

夏璇說道:「這東風樓暫時被封鎖了,不能做吃的,我們去別的地方再繼續吃吧?」

郭大路說道:「這可以啊,我們去吃燒烤把?街邊燒烤?」

大家都同意,兩個保鏢回去了,何娜想繼續派別的保鏢過來,夏璇溫柔的看著羅小冬,說道:「不用了,我想不會有什麼事,而且真的出了事的話,羅小冬會保護我的!」

聲音充滿情誼。

羅小冬覺得聲音很溫柔,裡面包含著曖昧之情。

忽然又想起了白珊珊,心中覺得自己喜歡上夏璇,是不是對不起白珊珊?

但是再想到剛才危急時刻,自己不顧生命危險,去救下夏璇,包括關鍵時刻,用自己的身體護住了夏璇,然後夏璇的玉一般的身體,被壓在自己身下的這曖昧時刻,羅小冬頓時覺得,有一種捨不得放不開的情愫在裡面!

羅小冬正發愣呢,夏璇主動牽起羅小冬的手,說道:「走吧?」

羅小冬一愣一愣的,說道:「哦,哦,好!」

然後,就隨著夏璇拖著自己的手,出去了。

這時候,警察讓出道來,卻都看著夏璇,但是夏璇絲毫沒有放下羅小冬的手臂的意思。

這時候,外面的記者們看到夏璇出來,紛紛圍堵上來,對著夏璇想要採訪,夏璇一一回絕。做了個手勢,意思是暫時不接受採訪。

大家開始瘋狂拍攝照片,拍羅小冬的手臂的照片,而那夏璇,卻自然的把手放在了羅小冬的手臂裡面,手挽手。

羅小冬此時,不知道該說什麼,想放開,但是卻又怕傷了夏璇的心,或者在這麼多媒體面前,不好。

羅小冬五味雜陳,羅小冬很聰明,他知道,夏璇可能,有可能,是愛上自己了!

羅小冬無疑也喜歡夏璇,夏璇的美,傾國傾城,但是這樣以來,白珊珊怎麼辦?

羅小冬心中不知道是什麼滋味,就這麼隨著走著,隨波逐流著。

然後上了車子,終於,何娜開車,夏璇說道:「羅小冬!」

幽幽的嘆口氣。

羅小冬說道:「怎麼了?」

忽然,夏璇猛的吻向羅小冬,當場瘋狂的吻著。而旁邊,郭大路也看到了。郭大路說道:「完蛋,你們兩個真搞在一起了?」

羅小冬想推開夏璇,但是夏璇的吻來的太猛烈!這時候,如何抗拒?

豪門撩婚之嬌妻請上位 羅小冬試著推開兩次,然後,終於沉淪了,開始主動的吻起來,來了一個法式深吻。

兩個人足足吻了三分鐘。

這時候,何娜開著車,而旁邊的郭大路,居然拿出手機拍照。

三分鐘后,羅小冬不得已,推開了夏璇,而夏璇還想繼續吻羅小冬!

被推開后,夏璇奇怪的看著羅小冬,幽幽說道:「怎麼?嫌我臟嗎?」

羅小冬萬萬想不到夏璇會說出這句話來,急忙擺手,說道:「不,不是,是我配不上你!」

夏璇說道:「怎麼?什麼意思?」

羅小冬想了想,撫平自己的心緒,鎮定的說道:「我有個女朋友,她叫白珊珊!」

夏璇說道:「我,我!我知道!」

羅小冬點頭,說道:「他還在金海市平安鎮白石村等著我。你說,我怎麼可能和你在一起?」

夏璇想了想,說道:「可是我真的喜歡你,我愛你!」

羅小冬說道:「我,我,我不知道,我腦子好亂!」

夏璇忽然輕輕吻了一下羅小冬的臉頰,這次不是法式深吻了,然後說道:「我也不知道,我覺得,我覺得,我怕你嫌棄我!」

羅小冬說道:「我怎麼會嫌棄你?你是大明星啊!」

夏璇說道:「可是你會不會因為我是娛樂圈的人,覺得我臟呢?」

羅小冬認真說道:「不可能的,我不可能嫌棄你怎麼怎麼樣,我是在考慮白珊珊怎麼辦?」

夏璇放下心來,說道:「只要你不嫌我,不嫌棄我,我覺得其他的應該好說。」

郭大路在旁邊,插口說道:「好個屁。白珊珊不發瘋才怪。」

這時候,羅小冬的電話響了,羅小冬一看,是白珊珊。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