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盛夏面無表情地換衣服,似乎對這種環境習以為常。

顧立夏的神情動作,也毫無忸怩不適應。 這對姐妹之前經歷了那麼多,這點髒亂對她們來說,並不算什麼。 換好裝,出來的時候,兩姐妹看上去像是變了個模樣。 一個臉上長滿麻子,一個臉上長滿雀斑,十足的醜樣。 一直在等著的寧駿昊那幾個人,看到這兩姐妹的模樣,嘴角忍不住抽了。 只有

顧立夏的神情動作,也毫無忸怩不適應。

這對姐妹之前經歷了那麼多,這點髒亂對她們來說,並不算什麼。

換好裝,出來的時候,兩姐妹看上去像是變了個模樣。

一個臉上長滿麻子,一個臉上長滿雀斑,十足的醜樣。

一直在等著的寧駿昊那幾個人,看到這兩姐妹的模樣,嘴角忍不住抽了。

只有那個叫李政的警察,緊鎖眉心,仔細分辨這兩個人裡頭,哪一個才是他心裡頭的女神。

冷擎宇早就換好了衣服,高大挺立的身軀,配上制服,顯得特別有魅力。

顧盛夏臉上畫滿了雀斑,嗓音清冷低沉地指揮:「行動。」

她率先往那棟房子走去。

顧立夏臉上長滿麻子,緊跟上去。

她的一顆心,禁不住狂跳起來,心裏面反覆盤旋著一句話——

媽媽,等著,我們這就來救你了!

司傲霆開車到冷家之後,讓穆雨下去問冷家別墅的保安。

「少爺,少夫人不在冷家。保姆說冷少爺不在家,盛夏小姐還有少夫人一起出去了。保姆說他們也不清楚去了哪裡。」

穆雨小跑著回來,拉開駕駛室的門,坐進駕駛室倒豆子一般地彙報道。

「不在?」

司傲霆心裡頭那股說不出來的煩躁不安,越來越明顯了。

這個時間她不在冷家,會去哪裡?

他給顧立夏再次撥了個電話過去,電話依然沒人接聽。

不知為何,他的心裡頭,說不出來的煩躁不安。

出妻制勝:防郎一百招 「去幼兒園。」

穆雨一陣吃驚:「啊?現在去幼兒園?小北還沒這麼快放學呢。」

「我讓你去,你就去!」

司傲霆的嗓音里,夾雜了惱怒。

穆雨聳了聳肩,吐吐舌頭,急忙啟動車子,往幼兒園的方向開過去。

顧立夏一群人越來越靠近那棟房子的大門口。

她的一顆心狂跳,手心沁滿了汗水,手腳微微發抖。

她的手,碰觸到口袋裡的手機,下意識地,順手掏了出來。

手機屏幕上,全都是司傲霆的未接和簡訊息。

「幹嘛呢!」

顧盛夏有些不悅地提醒顧立夏,讓她警惕一點。

「哦,沒什麼……」

顧立夏咬了咬下唇,將手機準備放回口袋。

突然,她眼角瞟到屏幕上一個電話打進來,是幼兒園的電話,心裡頭莫名咯噔一跳…… 顧立夏條件反射地接起電話:「您好。」

聽到顧立夏接電話的聲音,顧盛夏不悅地皺起眉頭:「注意一下現在的時機。」

顧立夏的眸底,湧上濃濃的驚恐,臉刷的一下白了,沒有一絲血色。

盛夏的心裡頭,顫了一下。

但面上依然一副清冷的神情:「我只是想提醒……」

她的話還未說完,下一刻,顧立夏拔腿就往巷子里跑出去。

盛夏眼疾手快地拽住她的左手腕。

「你幹嘛呢!」

語氣里已經夾雜了几絲不悅。

其他人察覺到氣氛異常,一起轉過頭,看向這對姐妹。

顧立夏一臉的焦急,恐慌,眸底蒙著一層水汽,嗓音微微發抖:「幼兒園打電話過來說小北不見了,我去趟幼兒園。」

說出來的話,已經帶了幾分哽咽。

看著顧立夏這副模樣,顧盛夏的手,鬆開了。

「小北怎麼會不見?」

顧立夏看著顧盛夏,心裏面瞬間涌過關於小北失蹤的無數種可怕想法。

「我也不知道……幼兒園老師說剛剛才發現小北不見了,最後消失的地方,是監控死角。」

顧盛夏冷靜地說道:「你快去,興許小北只是在哪裡睡著了,幼兒園老師一時還沒有找到。」

「可這邊怎麼辦?」顧立夏焦急地瞟了一眼不遠處的那棟房子。

林嵐……還等著他們去救呢。

她可真該死,剛剛她下意識中,直接選擇了小北,忘記了林嵐的事情也同樣緊急。

這會兒她反應過來,心裏面湧起濃烈的懊惱情緒。

「這邊有我在。」

盛夏看出顧立夏的懊惱,語氣堅定地說道。

顧立夏感激地衝上去抱了抱盛夏:「你要小心。」

轉身快速往巷子口奔去。

顧盛夏的目光,迅速看向冷擎宇:「這一塊不好打車。宇,你開車送那丫頭去幼兒園。」

冷擎宇看向隔著只有十幾米遠的那間民房,挑了挑眉:「那這地方怎麼辦?」

顧盛夏冷靜地說道:「我和寧警官進去探一探。」

「不行。」

冷擎宇下意識地否決。

「我不放心你一個人進去。」

「我不是一個人。」

顧盛夏尷尬地看向寧駿昊。

她認識寧駿昊,知曉他是個能力很強的男人,他看在白深深的面子,這些年默默地幫助了顧立夏母子很多。

警察裡面,她大概只對寧駿昊一個人有好感。

其餘,也就呵呵了。

寧駿昊朝顧盛夏點了點頭。

冷擎宇還想說什麼,顧盛夏擰了擰眉:「宇,求你了。」

她極少開口求他,每次求,都是因為顧立夏。

「再說,我的身手你又不是不清楚,沒幾個人能傷到我。」

「那你自己小心。」

冷擎宇冷哼了一口氣,沒辦法,只能妥協,瞪了寧駿昊身後那個李政一眼,大步朝巷子口顧立夏的背影方向走去。

俗世地仙 顧盛夏收回遠眺的視線,神情變得堅定:「咱們走吧!」

寧駿昊目光深邃:「嗯,走吧。」

頓了頓,他突然問出聲:「以前我是不是見過你?」

顧盛夏笑得神秘莫測:「最近大家都在問我這個問題。雙生雙開,她就是我,我就是她。」

說完,目光投向面前這棟高牆。

她,在裡面嗎? 重生之盛世醫女 顧立夏焦急地跑出巷子口,站在馬路邊上攔車。

她焦急地攔了很久,也沒有一輛車經過。實在等不及了,她咬咬牙,直接往路上沖,攤開手去攔車。

車子應聲在她面前停了下來。

顧立夏嚇了一身的汗,睜開眼睛,準備接受司機的謾罵。

結果,她一睜開眼睛,卻被嚇了一跳。

冷擎宇黑著一張臉,坐在駕駛室,正一臉不悅地瞪著她。

「看什麼看,快點上車啊!」

顧立夏被冷擎宇一提醒,急忙往車上鑽。

上了車后,顧立夏坐在副駕駛室,一臉疑惑地看著冷擎宇。

「你怎麼跟來了?」

「你那妹妹說,你找兒子要緊,就讓我開車送你去幼兒園。」

「那豈不是就剩下盛夏自己一個人和寧駿昊進去?這也太危險了。」

冷擎宇聳了聳肩:「鬼知道!」

顧立夏更急了:「不行不行,你快點停車,我自己打車去幼兒園,你去陪在盛夏身邊。」

冷擎宇白了顧立夏一眼:「這會兒她們早就進去了,我怎麼跟進去?算了,那丫頭身手不錯,不怕。你還是擔心一下你兒子吧!」

「對啊!」顧立夏無力地靠在座椅里,「不知道小北到底怎麼回事。我心裡一直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冷擎宇側頭,看了一眼顧立夏。

她臉上的神情說不出來的落寞,無助。

讓人……格外的心疼。

冷擎宇搖了搖頭,提醒自己,這是盛夏的姐姐,他已經決定一心一意對盛夏好,那就不能再三心二意。

「你放心,你家小北一看就是個機靈樣兒,肯定是躲起來和老師開玩笑呢。待會兒找到他了,給我好好揍一頓屁股。」

顧立夏被冷擎宇這麼一安慰,心裡頭確實感覺安心了一些。

說不定,真的就像冷擎宇說的這樣,小北只是和老師開玩笑,自己找地方躲起來,等她去找呢。

冷擎宇看到顧立夏臉上的神情鬆懈了一些,也暗暗鬆了口氣。

等紅綠燈的空隙,他隨口問道:「對了,這事兒幼兒園怎麼沒找司傲霆啊?」

「不知道。 陪葬毒妃 不過孩子有事情,一般都是通知母親的吧?」

「你給司傲霆打個電話試試。」

「嗯。」

顧立夏點了點頭,拿出手機,看著通話記錄裡面那麼多來自司傲霆的未接,心裏面莫名感到一股說不出來的壓力。

她輕輕嘆了口氣,撥通司傲霆的電話。

結果,電話一直佔線,根本打不進去。

司傲霆坐在勞斯萊斯裡面,正在接來自穆風的電話。

「少爺,剛剛得到消息,西門雪兒這些天壓根兒就沒有出國。她用障眼法欺騙了我們。」

「什麼!」

一向遇事鎮定自若的司傲霆,臉色變了幾變。

他嗓音帶了絲沙啞地問道:「知道她這些天都在做什麼嗎?」

「具體不清楚,只知道,她這些天都待在西門家郊外一處度假村裡。而且……」

穆風吞吞吐吐起來。

「而且什麼?說下去。」

「而且,我們的人在那所度假村無意中拍到一個很像少夫人的中年女人……」 「很像夏夏的中年女人!」

司傲霆整個人不由得坐直了身體。

「你確定!」

「嗯,有照片,我馬上發過來。」

「好。」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